got-rope  

(刊於東森雲論)

就在「一例一休」修正與「罷昌案」吵得如火如荼的當下,一個藍綠政黨與各大媒體都不願讓民眾了解的數據,又悄悄的從新聞版面上溜走,這則新聞,就是勞動部甫公布的國際勞動數據。

根據最新資料顯示,近十年來,台灣的製造業勞動生產力年成長率為5.2%,位居全球主要國家之冠;反觀勞動成本則下滑2.4%。也就是說,台灣勞工的勤勞度與優質率,不但年年成長,且為全球冠軍,可「慣老闆」們明明「坐擁」勞動力優勢,卻持續減薪、壓榨勞工。

這個數據,剛好與政府欲修正「一例一休」法案的說詞大相逕庭。台灣多個主流媒體、商業大老與藍綠政客們,莫不批評「台勞」們好逸惡勞,只知小確幸,各個爛草莓,沒有人懂得勤奮與努力的真諦,還害老闆們想要求員工加班,卻被缺乏彈性的勞基法給綁死。

然根據最新的國際勞動數據顯示,「慣老闆」們的說詞根本就是鬼打牆!像是通膨,老闆們早趁「一例一休」上路時調升物價,哪來富邦集團董事長蔡明忠所言之「須漲價才能調薪」?而在競爭力部分,「台勞」們早因夯實的生產力,成為國際勞動力之冠,哪來行政院長賴清德所言之「缺乏企業所需人才」?再來看看勞動力成本,「台勞」早就被狡猾的老闆們啃到剩骨頭,哪來「一例一休使成本失控」?

換言之,賴揆與「慣老闆」所言之「一例一休」造成台灣勞動條件下滑之理,根本就是個假議題。事實上台灣勞工的生產力持續上升,根本沒有勞動力敗壞的問題,而且,台灣職場有系統性壓榨勞工的惡習,所以勞動成本才會持續下跌,使得勞工們必須加薪才能三餐溫飽,年所得更遠不如其他四小龍。

因此,更精準的修法是:不但該維持「一例一休」的福利,更該落實「加薪四法」的內涵,強制要求業主們將盈餘用在勞工的紅利與加薪上,因為「慣老闆」們不但有這能力,還欠勞工們這份道義!

如今的台灣,產業與資本環境並非「慣老闆」們所言之「景氣很差」、「資金不足」、「大環境惡化」,而是資方囤積了史上最高的盈餘,卻不願分配給勞工。尤其上萬點的股市,造成資本與財富分配不均,賴院長此時還要修稅法,圖利股市大戶。可這些老闆們卻還要跟勞工搶「一例一休」中的休息時間,連一點點的加班費都給不出去。讓人不禁納悶:台灣到底是有「草莓勞工」的問題,還是充斥著「草莓老闆」?

或許就是「慣老闆」們深知「台勞」們愈來愈難騙了,因此紛紛將腦筋動到人工智慧(AI)、機器人與金融科技(FinTech)等領域上。將來若再有討厭的「草莓勞工」要求加薪,「草莓老闆」們就會用Pepper取代銀行櫃員、基層業務、企業接線生、廠房工人,甚至新聞記者。

所以,台灣勞工能夠組織工會、捍衛勞動權益的日子也不多了。這個仍卡在17年前的實質經常性薪資,已讓勞資關係十分不和諧。資方們希望見到的,是一個永遠不會過勞死的機器人,一天24小時,利用AI與大數據加班,而且這些不須開燈就能工作的電動勞工,也不會動不動就跑到工商協進會的早餐現場丟饅頭,或是跑到臺鐵車站臥軌爭取退休金,真是聽話。

更棒的是,有了AI加入勞動陣容後,勞動生產力的年成長率未來將可能成雙位數邁進,而勞動成本則呈現雙位數下滑,屆時,「台勞」們要思考的是:這些都是你們犧牲鮮肝,幫「慣老闆」們打造出的「無勞工環境」。此舉等同幫自己編織上吊用的麻繩,值得嗎?

而「慣老闆」們該問的是:在一個無實體勞工與低薪的環境中,誰還會有足夠的可支配所得買你們生產的iPhone呢?屆時,你們將會發現,當初用來吊死勞工的麻繩,最終,也會將自己給勒死。

延伸: 

民主靠關燈 讓國會完全沒畫面

22k台灣島 直比南非種族隔離

圈養台奴 賴神與財團成共犯結構

再造神嗎! 彭總單人就A走幾十兆財富

ㄟ,賴神!加薪不要只靠張嘴吧!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呆丸哈哈哈
  • 【即時短評】別快跟勞工分手了還以為戀愛ing
    2017-12-30 聯合報 記者陳熙文╱即時報導

    除非是和平分手,雙方言明好聚好散;幾乎世上每一對情侶要分手的時候,總有一方是處於狀況外,連挽回都不懂得挽回,非得要離開的那一方鐵石心腸的拒絕才明白緣分已盡。
    針對勞基法修法、有條件鬆綁7休1,民進黨政府的態度強硬,已幾乎沒有轉圜的餘地。近來就算勞團數度走上街頭也難以讓民進黨回心轉意,傷透了不少過去把民進黨當作戰友的勞工朋友的心。
    然而,眼看民進黨就要與勞工分道揚鑣、向右派靠攏一去不回的時候,總統蔡英文卻在年終談話時表示,外界若單以一次修法來定位民進黨跟勞工關係的翻轉,有一點不公允。顯然兩者的關係正面臨終結,蔡英文還在狀況外。
    行政院長賴清德就任後,拚經濟的態度明顯,固然值得肯定;但做法卻像是在追求一名新對象,獻盡殷勤,對於資方的要求不遺餘力,對勞方的照顧卻是極盡推託之能事。
    現在民進黨的角色似現代陳世美,得到政權後便貪圖當駙馬爺的榮華富貴,冷落廣大勞工的權益,讓勞工無辜淪為秦香蓮的角色。但民進黨變心的同時好像又希望可以腳踏兩條船,強說自己仍跟勞工站在同一陣線,以為強辯就能讓勞工繼續無怨無悔的支持。
    可是政府既然可以對勞工無情,勞工又為什麼不可以對政府無義?既然已瀕臨分手時刻,民進黨若想勞工持續相挺,至少也要懂得挽回;否則一意我行我素,不給修法任何調整的下場,就是明明分手了還以為戀愛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