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Korean-propaganda-1079455  

(刊於雅虎專欄)

立法院上週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在政黨輪替不知幾回的台灣島上,突然制定這無實質意義的法案,倍感莫名其妙。但有如萬金油般,此法雖無法達到藥到病除的特效,對執政黨這務虛的團體而言,能過個「去蔣」與「去中」的法案,等同幫自尊心馬殺雞了一節。

但本人認為,若要真正打通台灣人的任督二脈,不能只是小確幸的過一個「促轉條例」,原因是台灣早在20多年前就已陸續去威權化了。在這灌滿水的促轉運動中,真正侵蝕台灣人氣魄的,應為凡是披著「悲情心結」,猛套利受害者利多的心態。

兩黨中,就屬民進黨愛提領「悲情ATM」;每當一到二二八、鄭南榕與美麗島紀念日,綠營政客就愛將這群悲情殭屍從冰櫃中拖出,推到媒體前曬屍、提領受害者現金。這使得台灣政壇呈現一個極畸形的現象,就是民進黨有著天生的悲情資產,國民黨則背負著先天性的威權負債。

隨著執政黨通過促轉條例後,再度增加國民黨的威權負債;因此為求政治資產負債表的平衡,或許台灣社會也可談談民進黨的「悲情資產」,是否該繳一繳遺產稅了?

首先,沒有一個國家應活在偶像化的威權中,因此吾人仍需勉勵「促轉條例」中,導正威權象徵的初衷。但照民進黨如此只批「過」,不提「功」的操作,此舉過於片面與小鼻子小眼睛。有容乃大的台灣人,可適時寬容一點,幫執政黨因一例一休的惱羞成怒,找個下台階。

North-Korea-propaganda  然而國人不該漠視的,則是持續坐視民進黨提領悲情ATM。因此,建議藍營政黨,應推出相形的法案,將「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畫龍點睛。本人建議可朝通過「獎勵去除悲情條例」發展,簡稱「去悲條例」。

有鑑於民進黨過去30年來,除了部份的民主轉型外,對台灣的經濟、社會、交通、人權、能源、媒體生態與國際地位,可謂建樹不多。這個政黨複合體之所以能奪權,主要就是靠著套利「悲情紅利」,賺來大把政治橫財。

這個政黨將國民黨與外省族群扣上「謀殺者」、「屠殺者」、「外來者」、「壓榨者」等帽子,囫圇吞棗的將這族群集體抹黑,不分青紅皂白。

或許有部份早期國民黨權貴,對台灣有不公的待遇,但隨著時間的變遷,以及新一輩的更替,先前的不公現象早已淡化。此等悲情心結,成為讓民進黨,乃至台灣社會無法心智成熟的關鍵。

也就是這原因,台灣缺乏一個「去悲條例」,將這群長不大的心靈侏儒,打一劑催生針,讓小青草們茁壯成大綠樹。避免台灣成為一群走不出被害者心結,與套利悲情籌碼的思想魯蛇。

為了與民進黨版的「促轉條例」有所區隔,「去悲條例」必須還原台灣歷史上,各個族群的悲情史,以求全面性與客觀性。去悲條例中,應另立「不當悲情提領委員會」,簡稱「不悲會」。目的是追討台灣近50年中,一切靠悲情提領政治利益,但事後不理的政客。

此外,「二二八公園」還須「去悲情化」與「受害者平衡化」。在「受害者平衡化」部份,主管機關必須在二二八公園前後立上小桃阿嬤、莫那魯道與被害外省人銅像。同時間,另加慰安婦、原住民與逝去老兵的萬人塚意象。

「不悲會」應要求李登輝、阿扁與小英約個時間排排站、固定好,被前三個族群的後代吐口水。畢竟背負著國民黨原罪的馬英九曾遭此待遇過。為求「正確轉型」,如此的「口水戰」似乎是必要的。否則日本軍國主義與禍台皇民等加害者,就會偷偷從後台溜走。

在「去悲情化」部份,立委諸公應將二二八公園改建成類似迪士尼樂園的歡樂場所,並將這個公園改名為「二二六六公園」,藉以提醒過往政客不堪的民主素質。至於日期,就改成每年二月二十六日晨間六時。此舉不會與原本的二二八間隔過遠,以利休連假。

主管機關可在這歡樂的公園中,增添米老鼠、熊讚與波多野結衣等吉祥物,選這三樣是求國籍與物種的平衡。然後在「二二六六公園」中,公開販售紀念內褲與歡樂比基尼。最後再將國民政府遷台時搜刮的大陸黃金與故宮文物,集體回收,還給對岸作為央行儲備金。

當然,此舉可能會被國人斥為偏激、無厘頭、無聊當有趣。倘若如此,那原版的「促轉條例」,不也是同樣的腦殘邏輯?只是有了「去悲條例」當對照組後,思想不周的國人,才會有更全面的視野,不可謂無功德呀!

 延伸:

東吳拆完蔣公後 更該立慰安婦銅像

充滿政治謊言的二二八 建議砍掉重練!

《灣生回家》讓人期待不當洗腦委員會

如果林書豪敢挑戰二二八

要轉型正義就要徹底 先從二二八開刀

你知道二二八的真屠夫,早被偷渡了嗎?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4) 人氣()


留言列表 (34)

發表留言
  • 訪客
  • 真正要達成和解就是公佈所有資料,
    所有228、白色恐怖受害者的官方、非官方資料,
    不可塗改,完整呈現在民眾面前,
    無法正視真相就永無法和解,沒完沒了。
    顯然沒一個政黨敢這麼做,為何?
    就是有人不希望台灣團結,越亂越好,永遠在分原住民、本省外省客家。
    美國老爸?國民黨?民進黨?
    兩黨都有人當美國派、中共派,
    你在之前文章不是也講過,目前台灣社會是各社團平衡的結果。
    但又不往這角度寫,還要繼續仇恨下去?
    憲兵濫搜事件就告訴我們,政府是多怕真相攤在陽光下。
    憲兵憑什麼這樣做?一秒回到警總時代。
  • 引申
  • 歷史需要轉型正義

    而正在發生的歷史
    政府核准燃媒許可執照
    燒煤會排放法定毒性物質一級致癌物
    每年因空污罹病死亡六千多人
    去年肺癌死亡人數九千多人多數罹患肺腺癌
    不是被毒氣毒死的
    找誰轉型正義、找誰要回被毒害失去的生命
    現在正在發生納粹集體屠殺人民不是罪行不是邪惡泯滅人性
    現代文明冷血殺人不需要轉型正義?
  • 訪客
  • 轉型正義只是工具?還是價值?
  • 訪客
  • 我們的社會其實不需要在意和不和解
    只要不再殺人不再傷害別人
  • 訪客
  • 當總統蔡英文說冬天空氣污染是境外移入污染是來自中國大陸
  • 訪客
  • 表示蔡英文對生命的態度是如此冷血輕忽,

    人民的生命生活深受有毒的空氣污染毒害威脅,而總統並不在乎,只是告訴你「人不是我殺的」?
  • 訪客
  • 理由是冬天的用電量減少空氣污染反而比較嚴重證明空污是來自境外污染
  • 訪客
  • 如果是境外污染
    有毒的媒當然可以繼續燒
    燃煤發電機組可以繼續使用無需汰換
    有毒的污染繼續殺人

    這是總統對待生命的態度?
  • 訪客
  • 因為總統的一席話

    今天一早開始一直到現在戶外一直是伸手不見五指,污染又更嚴重了
  • 訪客
  • 真希望你能趕快下台
  • 訪客
  • 空污嚴重的問題
    重要原因之一是台電的供電需求增加、備轉容量不足,火力全開

    全世界最大的燃媒電廠就在台中火力發電廠
    (現有10部燃煤發電機組、預定會再增加2部燃氣機組)
  • 訪客
  • 當工商業用電需求不斷增加、大喊缺電
    而台電供電尖峰負載十年增加一千萬瓩、增幅逼近40%
    這表示什麼?
  • 訪客
  • 從經濟學的觀點表示電價太便宜了
  • 訪客
  • 經濟原理「需求決定價格」是指價格是由市場供需法則決定
    表示當需求增加大於供給價格會上漲

    或說,當需求增加大於供給表示電價太便宜了
  • 訪客
  • 而政府經濟部官員出來告訴我們
    「明年選舉前電價不會漲」
  • 訪客
  • 表示用電太便宜是拿全民的稅收去補貼工業用電大戶的電價
    表示政府在劫貧濟富
    表示錯誤的所得重分配使所得分配不均更加嚴重惡化
  • 訪客
  • 正確作法是用電占比不到20%的基本民生用電(一千多萬用戶)以外的電價必需合理反應電價成本,合理調漲
  • 訪客
  • 讓自由市場機制的「價格」淘汰市場劣幣
    (無法負擔合理電價、佔用國家有限的資源水電土地人力人才)

    讓國家有限的電力能源有限的國家資源水電土地人力人才保留給符合市場經濟效益的企業

    這不是政府經濟部應該做的事情?
  • 訪客
  • 工商業用電需求不斷增加、大喊缺電
    美台商會及六大工商團體大喊缺電、缺水、缺地、缺工(少子化)、缺人才(人才外流),不利於國內投資就業、不利產業發展、不利於國家經濟成長
  • 訪客
  • 是因為政府經濟部錯誤的政策造成
    而問題就出在「價格」
  • 訪客
  • 供電需求增加、備轉容量不足,問題出在市場供需關係受人為不當操控「價格」被扭曲了
  • 訪客
  • 少子化、人才外流、缺工、缺人才,問題也是出在勞動力市場供需關係受人為不當操控「價格」被扭曲

    增加工時,一個人當二個人用,等於增加市場勞動力供給,就會扭曲勞動市場價格

    少子化、人才外流、缺工、缺人才,就是勞動市場價格受人為不當操控扭曲的惡果
  • 訪客
  • 這是政府經濟部和勞動部正在做的事情?
  • 訪客
  • 是誰在搞垮台灣的經濟?
    是中國的窮台政策?還是我們自己?是老人政治害死了台灣年輕人?
  • 呆丸哈哈哈
  • 怎麼轉 地方有話說… 柯P:別成勝利者的正義
    2017-12-07 聯合報A3版 都會社會中心記者╱連線報導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三讀通過,台北市長柯文哲昨天說,支持轉型正義,但條例通過了,怎麼做還是要討論,若搞成勝利者的正義就失去意義。
    桃園市長鄭文燦、嘉義市長涂醒哲表示,促轉條例的核心是還原歷史真相跟回復人民權益,條例並未直接涉及路名與公園名稱更改議題。雲林縣長李進勇認為,更改路名、校名牽一髮動全身,待政策明確再視地方需求研議。
    新竹縣長邱鏡淳說,做人要飲水思源,不能過河拆橋。很多橋梁、路名都由在地民眾決定,中央應尊重民意。南投縣長林明溱說,看不出改路名、校名和正義有哪些關連,希望政府先務實改善經濟,不要勞民傷財。
    新北各行政區幾乎都有中正路,且是要道。板橋中正路梁姓住戶批評,政府「執政無能,亂搞最會」,住了幾十年忽然要改路名,「有多少證件要改,你們知道嗎?你們要來我家辦嗎?」
    高雄市有三個「中正里」,旗山區中正里長郭舜明批評,政府拚經濟「無半撇」,只會拚這種有的沒有的,以後改成「英文里」好了。苓雅區中正里長胡維成說,里名若改,戶籍、地籍資料都要改,里民罵死了。鳳山中正里長鄒家駿則是無奈地說,「政府要怎樣就怎樣吧!」
    【記者李京昇/桃園報導】桃園市長鄭文燦昨天說,桃園慈湖兩蔣文化園區並無個人崇拜味道,不會拆除,也不會更名。園區雕塑公園是全台唯一為個人雕像設立的紀念公園,有近兩百座的蔣公銅像。行館陳列故總統蔣中正生平事蹟,展示許多兩蔣(蔣中正、蔣經國)照片、墨寶與復刻物品。
  • scan
  • 王炳忠被檢調帶走
    請版主說說這件事
  • scan
  • 王炳忠被檢調帶走
    請版主說說這件事
  • scan
  • 版主寫得太精采:
    "BTW,空姐這次逮捕新黨人士的藉口是「國安事由」,這點最賤,因可無止境的提領「機密利多」,讓人權呈現黑箱。"

    我沒有臉書帳號
    只能在這為您喝采
  • scan
  • 有沒有可能老大姊只是在試試會有何反應?
    反應若只像黔驢的話那又有何懼?
  • 呆丸哈哈哈
  • 彰化介壽館要改名嗎?民進黨市長霸氣回應:不用改
    2017-12-08 聯合報 記者劉明岩╱即時報導

    立法院三讀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在彰化市除了中正路外,彰化市公所介壽藝文生活館以及中正路的中正宮土地公廟,是否也因威權需要改名,引來討論。民進黨籍的彰化市長邱建富說,民眾習慣就好,不用改。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針對校名和路名、建築有「中正」、「介壽」二字,或者公共場所有威權象徵者,是否改名或移除,最近引發正反兩面爭論。尤其是做為市公所集會、表演場所的介壽藝文生活館,是否去除介壽之名、另改名字,也成了民眾關注的話題。
    邱建富說,民眾已習慣介壽藝文生活館之名,如果輕率改名,很多民眾會找不到地方,造成困擾。況且,「介壽」不見得就要往威權去聯想,也可以解讀希望大家長壽健康。大家要往前看。不要一直活在過去,再去抓破已經結疤的傷痕,再度血肉淋漓。
    另外,中正路改名問題,他認為影響層面更大,除了路牌、民眾戶籍、土地等證件都要跟著改,可說勞民傷財。如果改名,一定會被民眾罵得很慘。
    連日因熱脹冷縮,今天上午造成中廊的一尊故總統蔣經國的塑像後方磚塊剝落。有人建議邱建富趁這個機會拿掉塑像,但他認為,蔣經國對台灣的民主與族群融合仍有不小貢獻,期期以為不可,決定繼續保存塑像。
  • 呆丸哈哈哈
  • 原、漢有別的轉型正義就是歧視
    2017-12-11 民報 施正鋒(東華大學民族事務與發展學系教授)

    立法院在日前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用來補足民主化以來各種平反機制的不足,特別是司法不公(羅織)、秘密檔案以及威權象徵。令人遺憾的是,儘管《促轉條例》適用的時期是「威權時代」,只限於1945-92年,剛好是蔣介石、蔣經國父子當政時期,因而排除了此前的政權,特別是令原住民族錐心刺骨的日本時代。畢竟,當下原民之所以有將近半數離開部落、流離都會,就是因為祖靈的土地被殖民政府掠奪,順手接收的國民政府不應該視而不見。
    要推動轉型正義必須先問什麼是不公不義(injustice),不應該是只有威權統治下的白色恐怖,還包括政治支配、經濟掠奪、社會歧視以及文化剝奪。轉型正義由戰後軍法審判納粹、南歐及拉丁美洲威權、東歐共產,已經進入第四波,也就是民主國家幾百年來對原住民族的內部殖民。有些立委以及名嘴,明明書念很少,卻硬要吊書袋假裝很懂,更可悲的是重複講一些他自己都不太懂的話,宛如在念人家準備好的劇本,完全失去應該有的社會良心。
    民進黨立委一再引用御用史學者的說法,主張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只是歷史正義,而且主張只有在同一個時代、同一個政權才有辦法伸張正義,因此認為日本時代是涉外、太複雜。如果真的是這樣,戰後德國為何要向法國、波蘭等國道歉,為何要賠償戰後才獨立建國的以色列?儘管充公原住民族土地的日本人已經走了,政權是有連續性的,政府為何不能歸還或賠償?原來,正義的伸張是高度選擇的:民進黨的轉型正義切割歷史,是柿子挑軟的吃!
    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的代表幫政府緩頰,表示《促轉條例》的用意,是在處理《憲法》保障的個人權,因而無法處理原住民族的集體權。試問,去除威權體制的象徵牽涉到的是個人權嗎?一般人以為原住民族的土地只有集體擁有,難道個人土地沒有被政府拿走嗎?年紀輕輕,就如此墮落、昧著學術良心。如果堅持法律只想要處理威權時代,就應該在法律前面這樣寫。不要寫成一般性的轉型正義條例,卻是刻意排除原住民族所遭受的不公不義,那是赤裸裸的歧視。
    談話性節目一再重播一名原住民族籍的立委兩度怒丟水杯,卻沒有說明他為什麼會那麼生氣。一般民眾看到這樣的一幕,多半會相信他蠻不講道理似的,那是相當不道德的作法。事實上,是因為民進黨立委嗆聲「你也不是第一年當立委」、「以前你擔任執政黨立委時怎麼沒提」,才會讓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非原民立委有用心,應該知道:5名各黨原住民族立委,在去年春天提了5個《促轉條例》,硬是被在國會優勢的民進黨閹割掉了。理虧在先,就不應如此得理不饒人。
    蔡英文總統大選政見的第一條是「總統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積極實現轉型正義」,應該不是只有道歉。總統及黨籍立委一再強調,因為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比較崇高,所以在總統府設置「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問題在於目前的原轉會,性質上是總統的顧問,沒有國會所賦予的調查權,找幾個學者寫寫報告,那是應付了事,從加拿大及澳洲的經驗看來,只有象徵意義、不會有實質的結果。總之,謙卑不是客客氣氣而已。
  • 呆丸哈哈哈
  • 2017-12-07 彼得大叔的兩岸筆記FB

    已故的歷史學巨擘黃仁宇教授有一本大作:「從大歷史的角度讀蔣介石日記」。對岸的歷史學家楊天石更接著寫了一本:「找尋真實的蔣介石~蔣介石日記解讀」。美國知名的歷史作家陶涵,還有一本「蔣介石與現代中國的奮鬥」。來自中美台三地不同的立場,不同的解讀。這三套書看完,你大概差不多可以了解蔣介石到底是什麼人。在歷史之前,沒有秘密。特別是已經過世40年的政治人物,無論在世時多麼權勢熏天,這時候也人走茶涼,差不多可以蓋棺論定。在史料如此豐富透明的當下,竟然還有人說蔣介石的功過定位需要另外一個政治團體來「效勞」,若不是無知,就是赤裸裸的政治遊戲。
    DPP堅持要用一黨之私的小歷史去強迫台灣民眾扭曲整個大歷史,不幸的只會是台灣人。就像是日本戰敗那天,聽到「天皇玉音」廣播放送,竟然還痛哭流涕、數典忘祖的「那些人」。
    蔣介石會在乎DPP的看法?蔣介石會在乎他們對這段歷史的詮釋?他不會在乎的,世界也不會在乎的。那些人完全不具備詮釋歷史的能力與資格,因為他們所追求的不是歷史的真實性與正確性,他們只在乎歷史是否能給他們帶來政治利益。拋棄歷史、拋棄正義、堅持仇恨對立的DPP,已經無法成為凝聚台灣民心的黏著劑與方向盤。造假的歷史註定是矛盾遍地、破綻百出,中共已經吃了很大的苦頭。所以在信息透明的互聯網時代,中共改變歷史的立場,揚棄過去造假的手段,回過頭來重新面對「正面戰場」的抗日史實,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他們在這條錯誤路線上面再多做一些,其實已經無損大局,也無損於將歷史詮釋權拱手讓給對岸的愚蠢與無知的後果。你們現在鏟得越兇、滅得越狠,將來的後座力會更強更猛。這不是政治,這是歷史。
    中正機場花大錢改名為桃園機場,並不能改變跑道爛得一塌糊塗、在亞洲已經逐漸邊緣化的事實;沒有中正路的台灣,人民會因此掙更多錢、休更多假、退休生活更有保障?年輕人更看得到未來的希望?貪官污吏會更少?恐龍法官會絕跡?馬路三寶會收斂?經濟會更繁榮?產業會更發達更創新?他們可以永續執政好棒棒?
    其實,最需要國民黨的,就是他們。唯有國民黨繼續存在,才能維繫他們執政的正當性。他們比誰都要更清楚這個道理。若是沒有國民黨,民意將會聚焦到他們真實的執政能力上,而這點是他們最弱也最沒有辦法的一塊:帶給人民幸福。那時候他們將會成為一切怒火的箭靶、一切不幸的根源。這兩週的「勞動惡法功德事件」,已經讓他們嚇得魂不附體~勞團、輿論、青年族群竟然全面倒戈,證明這不是瞎說的。
    無奈,現在的國民黨已經被「割喉割到斷」,誰也不相信現在的國民黨能有一點點威脅性。國民黨當前的領導階層只要堅持採取「不抵抗主義」,那些人自己將被自己的執政能力與豬隊友們拖死,距離再次成為民怨的箭靶已經不遠。兩邊的著急與盤算,昭然若揭。
    因此,既然現在的國民黨2.0毫無戰力與戰意,他們只好施展招魂大法,呼喚墳墓裡的國民黨1.0出來做假想敵,用一堆死人來繼續「證明」他的執政正當性。意思是,如果你不繼續支持他們,蔣介石就會從墳墓裡爬出來欺負台灣人。執政的策略走到這一步,除了深深感到可憐與悲哀,實在讓人也沒什麼話好說的了。
    台灣很好,沒有DPP的台灣會更好。
    希望DPP早日安息。阿們。
  • 呆丸哈哈哈
  • 二二八家屬廖繼斌:綠執政哪些作為比蔣還壞?
    2018-01-08 中評社台北1月8日電(記者 倪鴻祥)

    二二八受難者家屬、二二八紀念館前館長廖繼斌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由蔡政府主導、2017年12月5日“立法院”通過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所指威權統治時期是1945年8月15日到1992年11月6日止,正好是國民黨主政,當然是針對國民黨;但能否讓民進黨在選舉上得逞,得看國民黨面對的態度,能否勇敢承認、面對並正面迎敵。質疑現在民進黨執政哪些作為比蔣介石還壞?例如蔣介石為權力修法,但民進黨現在不修法卻硬幹。
    廖繼斌1951年生,台中豐原人,與陳水扁是台灣大學法律系同班同學,祖父廖進平是二二八事件受難者,家族三代都投入平反活動。廖繼斌後來由綠轉藍,為馬英九輔選2008、2012大選,曾任台北市二二八協會理事長、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執行長,二二八紀念館首任館長,2016年10月遭蔡政府點名撤換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現為台灣抗日志士協進會常務理事,編有《見證二二八》、《二二八事件文獻目錄解題》等書。
    廖繼斌不認為民進黨可以利用促轉條例、二二八事件平反,一再打擊國民黨來謀取政治利益:其實2006年馬英九在台北市長任內就關心二二八家屬、支持成立二二八紀念館時,就已經定型了。
    他說,能否讓民進黨在選舉上得逞,得看國民黨面對的態度:假如以前真的做錯就承認,因為像是二二八、白色恐怖時期“密裁(秘密殺害)”、“無差別殺人”,本來就事實,這個不是新聞;但國民黨可以正面迎敵,就是說轉型正義是要記住歷史教訓,不要再重蹈覆轍。但現在民進黨執政哪些作為比蔣介石還壞?例如蔣介石為權力修法,但民進黨現在不修法卻硬幹。
    他指出,國民黨可以勇敢地講:如果民進黨處在蔣介石當年的時空環境,兩岸對峙、共匪要過來,如果真過來了,台灣人的日子會怎麼過?台灣最幸福的狀況是什麼?是二戰結束、沒有開羅宣言,台灣還是日本的?還是沒有開羅宣言,台灣變美國的一州?可是很多文件已披露,美國當時不想養台灣,只想在台灣建立軍事基地,進行軍事合作而已。民進黨的政策作為有什麼更好的選項?這都可以提出來討論,也才有歷史意義。
    他分析,解嚴後,政府要去處理以前人權侵害事件、平反受害者的權益,目前有5個條例。第一個是1995年8月7日生效的《二二八事件處理暨補償條例》,2007年該條例名稱把“補償”改成“賠償”。馬英九執政時把“永續經營”這幾個字寫進二二八條例,賦予其法源成立二二八紀念館,新台幣15億二二八基金全部到位,基金會運作若有不足由公務預算支應;去年5月23日通過修正案,將到期的申請賠償年限再延長4年,所以目前仍在持續受理賠償。
    第二是1998年12月17日生效《戒嚴時期不當叛亂及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即白色恐怖),當時也有設置基金會,後來在2014年底解散,期間受理上萬個案件、總補償約新台幣200億左右。相關檔案交文化部,剩下善後業務交二二八基金會,但不包括補償案件認定與補償。所以現在若有白恐受難者要求賠償,是沒有單位可以受理的。
    第三是2016年8月12日生效的《政黨暨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大家心知肚明是針對國民黨。
    第四是2017年12月13日公布的《國家人權博物館組織法》,但規定行政院另定日期實行,因此目前還沒生效。
    第五就是2017年12月27日公布、29日生效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所以現在政府業務與轉型正義有關的包括二二八基金會、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以及未來的促轉委員會。
    廖繼斌表示,促轉條例在研議期間,不論是公聽會或是委員會討論,他幾乎每場必到,認真筆記;可是大家都沒在討論法律條文,而是在吵可不可以加掛處理原住民的轉型正義。
    他指出,促轉條例內容問題很多:既然要開放政治檔案、清除威權象徵、保存不義遺址,促轉會卻只有2年就要結束業務,雖可延長,但也不能一直延長下去;說要平復司法不法、還原歷史真相,等於指國民黨執政時的刑事判決都有問題,萬一有罪的都來主張“什麼叫違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侵害公平審判原則”,請問該怎麼辦?
    台大法律系畢業的廖繼斌說,最嚴重的問題是一個國家行政機構同時擁有司法權:因為促轉會不用聲請搜索票,可以直接搜索、留置、封存或攜去,還可以直接訊問。簡直無法想像這樣一個司法怪獸。
  • 呆丸哈哈哈
  • 從0到80,或是從180到100──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的數字弔詭
    2017-02-24 報導者 林益仁(臺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

    關於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劃設,爭議持續發展中。
    原民會認為新公布的劃設版本,為原住民族爭取到80萬公頃的公有地傳統領域,是轉型正義的第一步,多少表達一種所謂「先求有,再求好」的做法。但是,抗議的原住民群體卻認為,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原本包含將近180萬公頃,如今卻限縮為80萬公頃,實際上是足足減少了100萬公頃已經淪為私有地的傳統領域。這種政治算數,其中掩藏了不同看待傳統領域的觀點以及不同族群利益的差異。
    首先,原民會所云將會劃設的80萬公頃公有地,並不意味原住民馬上就可以擁有使用這些土地的權利。在記者會中拋出這個數據,無非是一種政治措辭,為要表示政府落實承諾,原民會「爭取」這些土地的功績。
    實際上,這些座落在不同族群的傳統領域都必須再經過與擁有這些土地的公產機關,例如林務局與國家公園等,透過原住民族部落或是族群積極參與在共管協商的過程中,才有可能取得這些土地資源的使用權利。換句話說,關鍵在於積極的部落主體,不是原民會。如果沒有積極的部落主體積極協商,這些土地資源的使用很有可能是黃粱一夢,或更糟糕的是,再度淪入有心的私人手上。
    所以原民會並非「爭取」,因為真正要「爭取」的主動權是在於族群與部落。在這次的公告中,原民會真正做的,是決定只要處理公有地的80萬公頃,而放棄了已淪為私有地的100萬公頃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認真來說,原民會是在「表態」不願意處理位於私有地的傳統領域範圍。
    但是,原民會的說法與做法都必須付上沈重的代價。即是,100萬公頃淪為私有地的傳統領域,其中包含了太多土地不正義的事實,而這些正是蔡總統轉型正義與歷史正義承諾的重要關鍵。
    再用一個比喻來說,如果民進黨政府認為轉型正義必須涉及追討國民黨的不義黨產,那麼那些在過去因為威權與不義政體而淪喪成為私有財產的原住民傳統領域不也是一樣必須用正義的眼光嚴肅來對待嗎?蔡政府與原民會豈可對於此真相的追尋卻步、且噤聲不語呢?這是轉型正義的精神所在,它必須有一個一致性,不能在弱勢的原住民議題上就轉彎了,這樣做一定會被看破手腳的。蔡政府對於淪為私有地的傳統領域處理態度,就是一個試金石。
    其次,關於淪為私有地的傳統領域在原住民各族的程度不一。其中,居住在平地的原住民族尤其感受迫害更深,甚至在這一波劃設辦法的公布中猶如二度傷害一般,而其中阿美族尤其嚴重。難怪,在蔡總統就職大典獻唱的阿美族藝術工作者巴奈以及得獎無數的阿洛,都嚴正地在總統府前面抗議這個公告辦法。
    阿美族是台灣原住民族的第一大族,也是傳統領域淪為不義私有地主手中最嚴重的一族。土地廣大的台糖土地與阿美族傳統領域的關係即為一明顯個案。相較之下,山區的原住民族則因為傳統領域土地多半為公部門的林務局所管轄,在此劃設過程限於公有地的做法上則會較有感。劃設辦法在族群之間出現極大的反差,原本要解決不義的土地現象,卻反而造成族群間的不義現象,說來弔詭。
    蔡總統去年11月特別到阿美族的都蘭部落去承諾傳統領域公告的事。如今劃設辦法公布,都蘭部落的傳統領域淪為私有地的狀況,不僅無法改善,反而比以前更加難以處理。如今,部落族人被迫要自行公告傳統領域,否定原民會的公告辦法,直接打臉蔡總統,真是情何以堪?更何況,原民會主委自己也是阿美族人,不知道怎麼看待這些事情且面對族人呢?
    我同意這些議題都必須在總統府的原轉會(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更進一步地討論,但原住民族的議題應盡快跳脫一種泛原住民族的觀點來處理,原民會的數字遊戲即顯現此一迷思。相反地,政府必須有能力促進個別族群的特殊歷史地理脈絡的清楚說明,亦即建立他們完整的傳統領域家園空間與文化內涵,以此深化轉型正義,才是正途。
    結論來說,100萬公頃原住民族淪入私人土地的傳統領域範圍,是蔡政府面對轉型正義與歷史正義不能迴避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