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rfd-custom1  

(原刊於UDN鳴人堂)

台灣在政治意識上是個很奇怪的國家,兩個政黨左右混淆。一般在歐美等民主國家中,各類政黨會分成左右兩大意識光譜。左派重公平正義,右派則關心自由發展。兩個相輔相成,缺一不可。但通常喊左派路線,比較能騙得到選票。

為什麼?除了左派聽起來很屌外,最主要的是左傾訴求可討好99%的普羅大眾。畢竟,右派玩的是自由市場、小政府制度、以及減福利厚企業。這是1%的上層社會所喜好的政策,因此能騙的選票不多。

但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右派的政策卻又有效率,且是政黨經費的主要來源。整個國家機器可說是繞著資本家的遊戲規則轉。台灣的兩大政黨,就學會了選前喊左派,選後則轉右派的戲碼。

最有趣的就是九合一選舉。這個追隨太陽花運動光環的選戰,主要以「公平正義」與「打倒權貴」為號召。國民黨以慘敗收場,許多老百姓將這個百年老店與權貴畫上等號,民進黨自動成為「左派」的代言人。但是這樣嗎?

選後不久,民進黨立委中的薛凌與吳秉叡隨即招開「取消兩稅合一扣抵減半」聽證會,試圖阻擋抽大戶股利稅收的法案。但爭議越釀越大,不久後小英主席出來喊話,表示「公平正義」是民進黨一路走來奉為圭臬的宗旨,她希望兩位行使「個人行為」的綠營立委能出來解釋。

然而翻一翻10月份的公文才發現,要翻盤「取消兩稅合一」的提案人中,大部分是民進黨立委,其中包括柯P競選時擔任黨政平台秘書長的李應元、台中市長林佳龍;剩餘的還包括蕭美琴、蔡其昌、陳亭妃、陳其邁、陳唐山、高志鵬、段宜康,這好像不是「個人行為」吧!

此外,真正能弭平貧富不均的證所稅,卻是馬英九這個「大右派」所提出。隨後註定命短,推出個稍微像樣點的證所稅後,時任的財政部長劉憶如馬上丟官,步入她母親的行列,初版證所稅隨即鎩羽而歸。此時民進黨正袖手旁觀。

不久後,8500點天險遭摘除、大戶條款被延期,外加房地合一受挫、兩稅合一卡關,這些原本應屬左派政黨監督的政策,民進黨都裝作昏睡般無作為。唯一肯推的政黨,居然是右派的國民黨,好不有趣。

更有趣的是,國民黨即將上任的新主席朱立倫,率先推出的居然是「企業盈餘要加薪」這種大左派思維。反觀民進黨同時間,卻忙著亮票、祭黨紀等獨裁行徑。所謂「無黨籍」的柯P除了期盼與陳德銘會面,疑似當中國買辦未果外,上任後最風光的業績竟是ㄠ小秘書到哭與濫用Line操員工。

更耐人尋味的是,民進黨前總統兼黨主席陳水扁,不久後應可保外就醫。但法院遲遲未針對阿扁在任時,圖利財團的「二次金改」事項審理下去,全案好像沒人違法般,著實掀了民眾一耳光。

這些現象再度證明,台灣政客真正服務的對象,根本就是大銀行與大財團。近年來,代理人甚至有偏綠的傾向。

前幾天看到一則報導,內容指出搜尋引擎巨擘Google是個耗電的企業,之所以會看上彰化成立資料中心,是本島的電價有夠便宜,政府拿納稅人的錢與舉債,補貼企業的用電成本。

但不知好歹的馬英九,居然在2012年時大調油電價格,讓全民陷入一片漫罵。矛盾的是,低油價所補貼的部門,一般民眾遠少於大型企業。所以這一吵,可樂得Google、台積電與日月光,一個原有左派內涵的政策,卻打成不知民間疾苦的大右派。

外加證所稅敗仗、軍公教年終慰問金改革等事件,剛好就是馬英九第二任慘遭滑鐵盧的濫觴。這教導台灣政客,選舉前嘴巴一定要喊左;上台後,則要當個大右派。否則,下場可能就是困在官邸中,令不出愛國西路。

 延伸:

選後一月,濃妝不再!

別人的仙桃自己摘,自己的闌尾要誰割呢?

咻~滑進陳德銘包廂!柯P也想當買辦?

從聖女貞德到剩沒貞操,太陽花世代崩壞如此神速!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的麵下
  • 大師新年快樂
    小弟又來拜讀大師的文了 = =+
  • 2015立委補選預測
  • 因為1129選後,有些選區立委要補選:

    1.苗栗第二選區(山線),民進黨所徵召的吳宜臻對戰國民黨的徐志榮(前公館鄉長).

    民進黨在整個苗栗縣(包含有海線地區的加持),得票率頂多只有陳水扁在2004的40%,民進黨在整個苗栗縣大都只有25%-30%的得票率,苗栗山線地區的客家人佔約70%,而北客七成以上支持國民黨(只認黨而不認人).


    2.台中第6選區,國民黨蕭家淇(前台中市副市長,行政院副秘書長)對戰民進黨的黃國書(在1129才剛連任台中市議員).

    台中市民會認為民進黨怎麼又推出"吃碗內看碗外的",加上林佳龍的副市長林陵三還沒上任就因涉嫌貪瀆而被監察院約談,台中人會認為要有中央的國民黨來制衡地方的民進黨!


    3.彰化第四選區,原本是國民黨卓伯源(彰化縣長)對戰民進黨陳素月(彰化縣議員),然而國民黨分裂,前彰化縣議員洪麗娜脫黨參選,還有張春男也參選.

    卓伯源擔任彰化縣長9年來的政績有口皆碑,魏明谷在選前辭去立委也是搞權謀,魏明谷在2013年民進黨彰化縣長黨內初選得罪很多黨內同志,包括他的師尊翁金珠.自從他宣布辭立委,翁金珠才開始幫他造勢(因為可接收徒兒的選區).後來魏派覺得選情比他們預估的還好,於是要整碗都拿去,要推出同派的陳素月參選明年的立委補選,這得罪了翁金珠以及其他派系,所以前幾天魏明谷到彰化縣政府和卓伯源談論交接事宜,陪在魏明谷身邊的不是翁金珠,而是跟魏派沒什麼淵源的前彰化縣長周清玉.

    魏明谷只輔選新潮流的民進黨彰化縣議員候選人,很多非其同派的同黨縣議員候選人都落選.比方說,在魏明谷的大本營員林區,民進黨只有兩席縣議員的實力,但是只有魏明谷所挺的陳秋蓉和賴澤民當選,但是非魏派的老將江瑞演卻落選!陳秋蓉已當了數年鎮民代表那沒爭議,倒是跟連勝文一樣沒什麼經歷的賴澤民原本選民不認識他,倒是他父親賴儀松曾經擔任過國大代表以及鎮民代表,又屬於魏派,所以原先不被看好的賴澤民竟以第二高票當選縣議員!

    2009年彰化縣長選舉,國民黨卓伯源348341票(54.89%),民進黨翁金珠276891票(43.63%,票數比她在1997年第一次參選之時還少.).張春男得票率1.48%.在1980年代,劉峰松和翁金珠夫婦,跟張春男是在黨外運動的親密戰友,當時劉峰松因政治案件被抓去蹲苦窯,張春男幸運地跑路出境,於是翁金珠代夫出征,開啟她的政治事業.在2009年選舉,翁金珠竟把張春男當成不認識的路人甲.

    因為陳素月在這次只把她當年縣議員選票分給陳情秋蓉和賴澤民,而同選區的江瑞演和彭國成就只能靠自己而落選.魏明谷說這次選舉不是藍與綠的選擇,而是黑與白的選擇,不過當熟悉內情,再看到綠色新官還沒上任,就要強迫政府釋放陳水扁,其實天下烏鴉一般黑!

    魏明谷在選舉所強調要分辨黑與白,但是民進黨在選後還沒上任,就強迫政府要釋放阿扁,好讓扁家不要不開心,讓人民感到2016若沒有鐘擺效應讓中央與地方互相制衡,台灣要再返綠色貪腐的時代!


    4.南投第二選區,主要是國民黨的許淑華(南投市長)對抗民進黨的湯火聖(前立委).

    只要政黨對決,民進黨在南投幾乎沒有在一對一的情形之下贏過國民黨!


    5.屏東第三選區,民進黨的莊瑞雄對戰國民黨的廖婉汝,然而民進黨的黃昭展極可能脫黨參選.

    根據以往林重謨事件,個人覺得民進黨的支持者要集中選票給黃昭展,而不要迷信空降的,以免又製造另一個林重謨!

    民進黨推出立委潘孟安參選屏東縣長,台北市議員莊瑞雄雖然要接收潘孟安的選區,要參與2015立委補選,但是莊瑞雄還是每天上各電視台的政論節目,而懶得回屏東跑基層,把屏東當成民進黨的禁臠!

    黃昭展還呼籲屏東人要選真正的屏東子弟,況且莊瑞雄原本是屏北地區之人,這讓本人想起2008總統和立委選舉,原本民進黨要派有地方基層實力者去挑戰鄭汝芬,但是當時台北市立委林重謨看到彰化該選區的立委選舉泛藍分裂,林重謨堅持要回故鄉到該選區參選.林重謨以為憑著他的全國知名度,鄭汝芬絕對不是他的對手,所以在選前林重謨還是跟莊瑞雄一樣,只忙著上政論節目批評台北時政而疏於經營地方基層,結果在2008只是彰化縣議員的鄭汝芬竟然打敗全國頗具知名度的立委林重謨!


    To sum up,2015立委補選是朱立倫接任國民黨主席的第一戰,泛藍的支持者看到新希望,而選民看到支持民進黨只是別讓扁家不開心而已,所以一直到2016大選會有鐘擺效應,因此,2015立委補選的結果,應該是以下的名單機率最大:

    苗栗第二選區:徐志榮 台中第六選區:蕭家淇 彰化第四選區:卓伯源

    南投第二選區:許淑華 屏東第三選區:黃昭展

    蔡英文因為大敗,辭去黨主席的位置!因為呂秀蓮絕食,國民黨才命令法務部釋放陳水扁,所以民進黨主席可能改由呂秀蓮接任,2016民進黨極可能是呂蘇配,蘇指的是蘇貞昌.
  • 呆丸哈哈哈
  • 獨派批民進黨:捏死其他本土
    2008.01.05 中國時報 林諭林、黃文博、鄭緯武/綜合報導 林修卉、顏瓊玉、林諭林/台北報導

     台灣社等本土社團呼籲立委選舉政黨票投給民進黨、不要投給台聯,多名獨派人士四日公開反彈。前立委謝聰敏批評說,「民進黨表面上要打倒蔣介石,卻都在學蔣介石,」想捏死其他聲音。
     前台獨聯盟主席張燦鍙、謝聰敏、淡江大學公共行政系教授施正鋒、前總統府國策顧問黃天麟、前南投縣長彭百顯昨在台北舉行「挺台聯,正本土」記者會,聲援台聯和前總統李登輝。
     彭百顯倡議第三勢力,並提出「新黨外運動」、「新台灣人運動」,認為即使是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馬英九,如果認同台灣,就是新台灣人。施正鋒將矛頭指向台灣社等本土社團,指「過去在民主運動根本都沒見過他們」,「根本就是當官俱樂部!」
     對獨派人士的批評,台灣社則表示,成員都是教授、醫生,不知上述指控的根據從何而來。
     然而,大綠小綠搶票白熱化,台聯不分區代表錢林慧君,也到台南地檢署對游錫箚等人提出違反選罷法告訴。錢林慧君並嗆聲,「要死大家一起死」,將發動支持者不要將票投給民進黨區域立委候選人。
     台聯不只搶民進黨的政黨票,在雲林縣,衝著黨主席黃昆輝與國民黨候選人張嘉郡的父親,即前縣長張榮味關係深厚,台聯黨在海線選區打出「區域選票投給張嘉郡,政黨選票投給台聯黨」的口號,爭食政黨選票大餅。
     民進黨、台聯各擁獨派人士相挺互槓,第三社會黨四日發表聲明指出,台聯和民進黨的社會基礎相同,才會互相排擠攻擊。並批判民進黨動員所謂的本土社團用以夾殺小黨,而台聯則是被自己過去所造的業反噬。
     第三社會黨周奕成表示,民進黨自命為本土政權,只准自己本土,不准別人本土,這樣民進黨才能獨占本土,若民進黨真的愛台灣,應該要容忍甚至鼓勵新的本土力量。
     由中華民國全國教師會等廿七個團體發起組成的「立委選舉推薦連線」,四日則為台聯、第三社會黨、新黨、綠黨、台灣農民黨,以及紅黨等六個小黨請命。
     周奕成表示,他投入選舉至今只花費十萬元,但兩黨候選人競選花費過高,光是文宣已花了上千萬,因為競選花費過高,候選人需要企業支持,更導致日後官商勾結嚴重,執政者向富人靠攏。因此他為藍綠兩大黨下了「要錢右派,要票左派」的註解。
  • 呆丸哈哈哈
  • 「民進黨只為公平正義護航」的歷史探索
    固定網址 由 呆丸哈哈哈 (未驗證) 在 2015-01-04 10:56 發表

    「民進黨只為公平正義護航」的歷史探索
    2014年12月27日 風傳媒 呂紹煒專欄

    民進黨政策會副執行長黃重諺為文指「民進黨只為公平正義護航」,聞之令人感佩不已,那就讓我們就好好探索一下「民進黨只為公平正義護航」的歷史與作為吧。
    先談簡單的幾個小錯誤(或是誤解)。

    [6成立委參與提案 與民進黨無關!]
    黃文是對「小英豈能放任民進黨為富人利益護航?」「民進黨為富人利益護航,豈是「個人行為」可推責?」兩篇風評的指正。黃文說該提案是民進黨立委的「個人行為」,「並未經過黨團、中央黨部政策會討論,也沒有透過黨團提案,當然不能代表黨的立場」,因此指責此批評是「對於國會法案實務理解闕如」。
    不過,通觀這兩篇風評全文,沒有一處說到此提案是民進黨的立場與政策,更沒有提到─甚至連暗示都沒有─這是小英的主張;兩篇文章都清楚寫出是由民進黨立委提案的事實。但對民進黨中央以「個人行為」推脫的作法,我們的確難以接受─畢竟,貴黨6成立委都參與提案了,民進黨豈可說與已毫無關係?這也是文章標題〈民進黨為富人利益護航 豈是「個人行為」可推責?〉之故。
    當然,如果6成黨籍立委都簽名連署提案,民進黨中央還是認為、也可以說出「與民進黨無關」的話,我們當然只好「棄子投降」服了你啦!不過,當國民黨從立委到行政機關發生一堆狗屁倒灶的事,民進黨不是最後都會算到(前)「馬主席」頭上嗎?
    此外,黃文說「評論逕以『為財團護航』厚誣本黨,並不公允」。這兩篇文章都從未提到或指責「為財團護航」,我們說的是「為富人護航」。財團與富人不是相同的指涉對象,財團的老闆是富人,但富人未必是擁有財團;民進黨立委薛凌,甚至黨主席小英,在社會階級劃分上也許算是所謂的富人,但卻絕對不是財團,請詳辨之。

    [從不提證所稅與實價課稅的扁朝]
    再來看看「民進黨只為公平正義護航」的歷史與表現。
    這裡說的公平正義指涉的是經濟、財稅─主要是所得分配的公平正義。數十年來,台灣稅制最為專家學者──甚至包括一般民眾──所批評垢病之處在:一般上班族的薪資所得全要納稅,一毛錢都跑不了;但炒房、賣股賺到的資本利得則幾乎都不必課稅。因此,課徵證所稅、房產交易實價課稅,就成為是否實現租稅公平正義的指標。
    那麼,民進黨這麼多年來是如何「只為公平正義護航」呢?
    民進黨在2000年阿扁執政後不久,有人從其競選白皮書中翻出要恢復課後證所稅的建議─當然,那是學者寫的,搞不好那些當權者連看都沒看過。但扁政府立刻出面否認,且承諾無意開徵證所稅,終其8年任內,證所稅連提都不提。房產交易實價課稅案亦相同,民進黨執政這8年,不僅於無意改革房市稅制,朝實價課稅邁進,他延用國民黨低利(購屋優惠貸款利率)救房市的政策以拉抬房市與經濟,甚至把土地增值稅減半徵收,各級稅率由原來的40%、50%、60%全部減半徵收,時間則是從開始時推出說的減半2年到延長、再到永久性調降,全部是在阿扁任內完成─土增稅減半到底是「為公平正義護航」還是不公不義?
    到2012年總統大選的「雙英戰」,蔡英文選戰主軸之一雖然是打社會公平、分配不均,但未主張恢復證所稅。馬政府第二任期開始啟動恢復課徵證所稅後,蔡英文倒是在2012年11月接受《今周刊》專訪時表示,馬政府現在處理這個問題(指證所稅)「時機不對」。

    [當年蔡英文主張「證所稅應該暫停」]
    訪問稿中,蔡英文說:「所以我的主張很簡單。第一,現在不要處理「證所稅」的問題。第二,如果真要處理,那就用林全的版本。我覺得以目前的情況來看,證所稅應該暫停。」至於房市稅制方面,蔡英文選前丟出實價課稅主張,但限非自用住宅、分階段實施、沒有時間表。
    回頭看國民黨,這個充滿金權、被譏為「永遠與財團在一起」的黨倒是在2012年重啟證所稅,原本端出的規劃案亦符合證所稅的精神,企業界、股市大戶、小股民當然是反彈不已。民進黨此時才跟在後面趕快端出一個證所稅案(黃文稱今年5月由林全等學者擬定的案子,應該就是肇始於2年前的民進黨版證所稅)。

    [國民黨為德不卒的證所稅與實價課稅]
    結果大家都知道了─空有理想無執行力、每遇阻力挫折即退卻龜縮的馬政府,讓國民黨立委把財政部的規劃案改得不成形,財長劉憶如認為「本人在政策理念上無法認同」而辭職。而這個反撲力道持續,「大戶條款」一毛錢都未徵到就被國民黨立委集體霸凌,在昨日(26日)正式通過延後3年實施─務實的看是不會實施了。股利扣抵減半也在實施前,換由民進黨立委出面霸凌,以「不溯及既往」為由要翻盤。國民黨立委主導的取消「大戶條款」,實際上也有多位民進黨立委加入支持取消行列─這些立委當然也是支持扣抵減半翻盤者。
    房市方面,國民黨先搞奢侈稅,再推房產交易實價登錄制,今年回應提高房地產持有成本、打擊囤房的聲音,提高了房屋稅率(不過作法很鄉愿,是授權各地方決定上調幅度,結果作了幾乎等於沒作);財政部原本已規劃年底開始推房地合一、實價課稅,但選舉大敗後,藍委們已要求財政部不得推此政策。敗選氣低的馬政府顯然已無推此政策的能量了;民進黨呢?是否有助推實價課稅?
    這就是「只為公平正義護航」、「對如何解決國人所得分配惡化、健全國家財政一直沒有停止努力」的民進黨,近年在這些事務上的表現。是不是好棒棒?

    [領導人借力使力的智慧]
    最後,再談一下領導人對內對外、借力使力的智慧。國民黨執政績效爛、九合一選舉大敗之後,民進黨與蔡英文已具備準執政氣勢,外界對之必然以更嚴格的標準要求與檢驗─小英與民進黨不僅在各項作為上必須站穩腳步,更要約束黨籍立委。
    曾有某家企業長期被特定媒體修理、痛幹,企業老闆當然氣得牙都歪了。但這位老闆說:「嘿,嘿,也正好藉此『電一電』公司同仁,讓他們皮繃緊一點,別犯錯被抓包。」這是一種「化外力為內力」,把外界批評之聲的負面力量,轉為內部提升的正面力量的度量與智慧。
    小英與民進黨幹部顯然不是太會讀文章,表面上看這兩篇風評的確強烈批判了民進黨,但實際上強烈批判的是那些要替「股利扣抵減半」翻盤的民進黨立委,文中未指責小英與黨部,反而是期待小英能阻止此違背公義的作為。懂得借力使力者,其實是會把此壓力轉那些立委,擋下此一提案─顯然其器度與智慧不及於此。

    [還是期待民進黨……..]
    但即使如此,我們還是有所期待,期待民進黨、小英能擋下那24位民進黨立委的提案;民進黨要重提證所稅案,是真要作還是虛晃一招?如果真要作,民進黨重提未通過(因為國民黨執政嘛!),未來總統大選時候選人是該會把此納入政見吧?讓大家瞧瞧、也感受一下正港的「民進黨只為公平正義護航」吧!
  • 呆
  • 台灣真的會更好嗎?
    2014/11/30 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

    這次的選舉很詭譎:選前詭譎,結果詭譎,選後政壇各種可能的變化更詭譎。想了一夜,擔心的事比開心的事更多。
    國民黨大敗之後,2016有可能會繼續輸去總統大選,「保住立委席次」將是國民黨(所有?)政要未來能有的最好出路了。為了保住立委席位,他們會做出什麼事?是學到教訓而變得更好?還是為了搶奪很難保住的席位而變得更糟、更不擇手段,更卑劣?
    馬英九萬般不是,不過他還算有試圖跟地方黑金派系作出切割。問題是,選後的國民黨會不會急於自保,而再度伸手去跟地方的黑金派系連盟來強化立委戰局的勝算?
    民進黨會不會像2000年那樣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獲得權力,因而在嬌寵與傲慢中加速腐化與財團化?財團與黑金會不會變成2016總統大選與立委戰局中,民進黨與國民黨競相邀盟的寵兒與「關鍵的少數」,而身價水漲船高?
    2000年陳水扁獲勝的那一天,我跟太太說:「從此我們不需要再用悲情的街頭運動去推動台灣的進步了。」不幸地,2000年之後的台灣卻迅速沉淪!2016之後,公民的力量會不會再度變成只剩悲情與遺憾?我們有沒有機會用兩年的時間去防止這種夢靨的發生?
    今天的聯合報把蔡英文看成2016年民進黨總統候選人,甚至問出:國民黨有誰能攖其鋒。這是我的第一個噩夢!
    台灣加入WTO的過程中,李登輝授權蔡英文全權決定談判,結果談出來的條件堪稱自有鴉片戰爭以來不曾有過的奇恥大辱:我們被迫以「已開發國家」名義加入,因而無法享受韓國和大陸享有的「開發中國家」禮遇,還被迫在沒有開始享受WTO會員國待遇之前就開始自砍政府補貼與自降稅率,其不平等待遇嚴重違背WTO許多公開炫燿的原則。不僅如此,蔡英文跟馬英九辯論ECFA問題時,曾經主持WTO談判的蔡英文竟然在許多問題上都遠不如只靠死記硬背的馬英九。這件事讓我徹底看破蔡英文:連自己負責的政務都不用心,哪能期盼她對國家大事用心?
    接下來,國光石化跟她在行政院副院長任內關係密切,空思妄想的生技產業也跟她有關。蔡英文擔任陸委會主委及行政院副院長的期間,其行事風格跟我們痛恨的國民黨毫無二致,你能期待她的掌權為台灣帶來什麼樣的希望?
    謝長廷呢?運動圈內盛傳這麼一句話:「要談理念,謝長廷保證讓你感動到流淚──只可惜他說的沒一句是真心的。」蘇貞昌呢?一位熟識他的朋友曾經對他讚譽有加,但是他跟謝長廷爭總統提名,把謝罵成無格無品的人,後來卻又願意跟謝搭配當副總統候選人,這件事之後我再也看不起這人。
    回顧2000-2008,蔡、蘇、謝都在行政院伸展過手腳,他們的政策哪一樣跟國民黨不一樣,他們跟財團的勾結哪一點不同於國民黨?頂多只不過八十步笑百步而已!
    昨夜電視論壇裡,一位民進黨立委嚴肅地說:民進黨縣市長絕對不能再讓郭台銘誤以為民進黨有反商情結,一定要積極爭取郭董許諾過的投資。還沒2016,已經對財團巴結至此,我們能對民進黨有何期待?
    如果你還記得2000-2008民進黨執政期間台灣人的痛苦,絕對不要忘記:當時職掌行政院的人就叫蔡英文、蘇貞昌、謝長廷、游錫堃。如果你太年輕,不知道當時台灣人有多痛苦,去問長輩或者Google一下,千萬別在2016年浪漫地用選票引狼入室。
    選前年輕人盛傳「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我很想加入下聯和橫聯:「柯建銘和天王們不倒,民進黨不會好」;「民進黨也倒,台灣會更好」。
    當年輕人快樂地在慶祝「我們教訓了國民黨」時,我不得不憂心:2016年,這些年輕人會不會被執政的民進黨整得更加地水深火熱?
    優質的第三黨是我唯一想得到的期待與務實的制衡力量,而我的期待也不多,只盼他們有機會在2016年搶攻下部分立法院席次,為政治的改革打下灘頭堡;就算無法阻擋官商勾結,至少讓官商勾結變得很透明──把裡面的齷齪事一一說出來,別讓選民被蒙在鼓裡。但是第三黨(第三勢力)有機會達成這個目標嗎?綠黨有機會崛起嗎?
    公民組合算是野百合世代第二次組黨的嘗試,上一次的嘗試是「第三社會黨」。可惜「第三社會黨」純真有餘而務實不足,不但推薦了江宜樺這個今天被大家唾罵的人,還被何東洪批評為「第三社會黨只有第三,沒有社會」──自命清流,看不起底層社會,以為民進黨的腐敗是跟草根力量結合太深而失去理想。
    今天的公民組合是比「第三社會黨」更成熟而值得期待?還是仍舊只有書生的熱情與天真,而對台灣真實社會的理解卻比馬英九、連勝文更無知,更像天龍國裡的人?我目前的觀察並不樂觀。
    劉兆玄組閣的那一天,我就跟朋友說過:「大家等著過苦日子。」朋友大怒,罵我不給人機會試一試。我回答他:「你看著這個校長內閣,所有人都有一個共通的特色。」「什麼特色?」「他們從進了幼稚園之後,直到進入行政院,其間從不曾離開過學校。對美國社會不了解,對台灣社會也不了解,其實對所有社會都一無所知。這樣的一群人,每人給他一千萬去股市投資,十天內就可以輸光光;叫他們到私人公司去上班,三個月試用期滿之後不知道有幾人能被錄用留下來。這樣一批人,你要如何把社會國家託付給他們?」
    公民組合裡有多少人是長期躲在校園裡的書呆子,有多少人是真的了解這個社會的多元需求,有多少人真的了解產業問題與經濟?太陽花學運要結束的那一天傍晚,我在立法院外找到四個最終決策者之一,我問他:「在你的認知中,如果沒有大陸市場,台灣的經濟會不會垮?」他笑嘻嘻地回答:「當然會。」我不得不質問他:「你如果這麼想,憑什麼反服貿?」
    年輕人的未來要靠自己救,但是面對險惡的政治、經濟、產業形勢和貪腐的兩黨,只有天真與熱情並不足以救自己的未來。
    我曾跟一位企業界朋友談過:要救台灣,必須有書生的熱情與理想,加上企業家的務實和歷練。我曾期待公民組合和綠黨可以結合台灣各界與各階層的佼佼者,使它既有理想性又有務實性與跨階層的寬廣性,可惜,這個夢想也許還比所有人的夢想都還更天真呢!
  • 呆丸哈哈哈
  • 誰在終結台灣
    2006-07-13 自由時報 黃天麟專欄

    如果台灣的人口不是二千三百萬,而是二億三千萬,而台灣的土地不是三萬六千平方公里,而是三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即筆者在兩岸經濟交流的問題上,絕對會舉雙手贊成「大膽西進、積極開放」的。但很不幸,我們必須務實面對事實。因為事實是台灣人口只有中國之五十六分之一,土地為二百六十七分之一。
    巧的是,「澎湖與台灣」之大小比,恰好與「台灣與中國」之比相同。澎湖土地為台灣之二百八十三分之一,人口在三十年代初約為台灣之四十六分之一。由於澎湖與台灣隔著一條海溝,坐船需八小時,因之改善台、澎交通,建設澎湖,一直是地方選舉熱門的話題。民國六十六年,澎湖終於有了馬公航空站,直飛台北只需半個多小時,大家都認為澎湖之發展可期,什麼魚貨中心、會議中心、觀光勝地都一一浮上檯面。但事與願違,台灣對澎湖之磁吸因直航而加速,二十幾年後澎湖人口由十二萬人減少為當今的九萬人,同一時間台灣的人口增加了一千萬人,所得差距也越拉越大,這就是所謂的「邊陲化」。
    能使澎湖邊陲化的,除大、小懸殊外,人、錢、貨之自由流動,語言、文化相同也是重要因素,也就是說,一大一小之經濟體,若相距不遠,語言相同,即小經濟體之人才、資金會被磁吸流向大經濟體,交通越方便,結合越緊密,被磁吸之速度即越快,最終成為大經濟體之邊陲。當然,澎湖之邊陲化本就不是問題,因為澎湖與台灣同屬一個國家,邊陲的澎湖對台灣還是有其貢獻的(起碼貢獻了人才,吃澎湖飯,長大到台灣)。
    能發生於台、澎之間的,當然也會發生在同樣大小比的中、台之間。二○○○年民進黨政府執政,對中國之經貿一開始就採取「開放」政策,經發會「積極開放」予以定調,六年下來,兩岸經貿關係確有長足進展,超過九成的海外投資已都到中國(六年前為三十三%),出口依存度今年上半年已達四成(六年前二成半),去年國人到中國旅遊人數亦達四百一十一萬人次,但同一時間我國經濟成長率卻腰斬(依他們說法應倍增),受雇人員薪資成長不足一%,股市由一萬點之水準下跌後一直徘徊在六、七千點之間,有氣無力,「台灣逐漸被邊陲化」的象徵已至為明顯。
    問題是,澎湖可以邊陲化,但台灣是主權國家,若被中國邊陲化,立刻產生生存的危機。可是真是悲哀,執政的民進黨還是執迷不悟,六月又帶頭召開「經濟永續發展會議」,結合了台商與統派智庫,再一次地高舉「開放」的大旗,美其名曰「全球的橋樑」(Global Bridge),主張對中國作全面性的開放,包括人、貨直航,銀行業登陸,取消投資中國四十%限制,處心積慮以台灣作為全球市場連結至中國的跳板及門戶。
    換言之,民進黨往後的政策將是過去「積極開放」的進一步深化,將兩岸關係帶到與台、澎一樣的自由與方便。澎湖是邊陲化了,台灣能不能如民進黨官員所思,會因對中國之全面開放而免於邊陲化?時間會很快地告訴我們,不過依過去之經驗一定是凶多吉少。本週一,經續會兩岸組北區座談會的公開場合上(地點在台北),即已有一位台商代表直稱「胡錦濤同志」。一葉而知秋,終結台灣的將不會是別人,而是泛綠自己。
    (作者為前國策顧問)
  • 笑笑~
  • 民進黨如果會正視公平正義~

    我想這世上就再也沒有不公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