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2156928-12E56C90000005DC-184_634x566  

原本想在端午連假這幾天,好好的寫幾篇文章賺點閱率,突然在上週六晨間發現,我讀不下報紙了。

沒錯,我慌了;讀報找別人麻煩是我一天最大的樂趣,怎麼突然間失去動力了呢?

回想前一晚,我的睡眠品質不佳;事實上,知道連假要到,生活作息又將陷入虛無,已有好幾天半夜兩點被嚇醒,深懼是否會一直一個人活下去。那個令脊椎涼半截的慌亂,實如鯁在喉般的難受。

半夜躺在沙發上,心臟噗通、噗通的跳著,心想到底要不要搬回去跟老媽與老姊同住,還是再回去找舊識取暖,還是找幾個新對象,還是line人求救,還是…….

第二天早晨,覺得應找幾個朋友出來聊天,談談心事為恰。這也是我最不希望見到的景象;我知道自己有恐慌的歷史,希望能夠永遠不靠別人,而得到心理上的自由。

最後還是投降,恐慌症戰勝了我。瀏覽一下line名單後,首先看到覺醒一族的阿偉;還記得上次見面時,我們爭辯著柯P的施政像不像樣。但這次,帶著隱約的恐慌心態,約好咖啡廳,見了面後,也沒什麼心情聊政治了。

 

濕:「我最近恐慌嚴重!」

偉:「什麼?你怎麼啦!恐慌症?讓我突然想到鋼鐵人3,那個東尼史塔克不是也得了恐慌症?」

 

聽到偉哥的描述後,如獲至寶似的,要求他趕快跟我談內容。

 

偉:「好像是他因為要面對什麼大惡人,一時之間覺得無法面對,所以恐慌症併發。」

 

的確,類似的喬段在好萊塢電影中,也不時上演,好像功夫熊貓中也有類似的劇情,阿波因小時候遭遺棄,會對某種符號有特定的焦慮,只要敵軍配上這惡魔徽章,阿波就會瞬間凍結,毫無招架之力。

 

濕:「那他怎樣克服的?我的恐慌症,應該跟對抗敵人沒多大關係,比較像是把自己封鎖在一個小牢籠中,不知如何逃出;或是說,根本也不想逃出;畢竟,逃出來,意味著要面對更大的恐懼。偉哥,你覺得我該寫出來嗎?」

偉:「建議還是不要,你在讀者心中,還是文筆犀利的王大師,跟大家講你有恐慌症,別人可能不知該如何與你互動。等到有天大紅大紫後,再跟別人說有恐慌症好了。」

偉哥停了片刻,倒著剛上桌的熱茶繼續說道:「想像看,如果蔡英文是同志,選前就出櫃,你覺得2016年的選票會那麼可觀嗎?反觀如果卸任後,再跟大家說自己是同志,那就有不同的意義在,這時才會是加分。」

濕:「對,好比瑞奇馬汀也是要等到大紅大紫後,突然宣布自己是Gay,才會有加分的效果。」

 

感覺是否是最近同婚議題炒的過熱,怎麼都拿同志當例子,還是把議題導正:

 

濕:「我覺得我的恐慌有很多項,一是自從幾年前脫離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後,就往往一個人悶在家寫部落格,背了幾年債,好不容易熬到現在能夠損益兩平;正當慶祝自己財務獨立之刻,老婆突然要走了。」

講到此時,鼻酸了片刻,繼續道:「畢竟,之前雖獨自一人與這社會對抗,精神上感到無比勝利,心理上,也有個另外一半在旁,若隱若現;雖每日爭吵,但還是有個人在;如今,真的就只剩我一個人了,好恐慌喔!」

 

畢竟,這呼應到我的童年經驗,一個月大時,父母就因為要到國外經商,把我拖給親戚養大,等到5歲時,又要面對陌生的雙親。那時的掙扎與恐懼,一直烙印在心中。上學後,也都是每到熟悉環境時,就要被迫遷移,於是找不到一個定所。

不久後,與阿偉分道揚鑣。試圖整理這一段期間自己的「努力」,到底都是朝著正確的方向行駛,還是偏離了康莊大道。至少,守舊的老媽就是這樣訓我。她認為出社會,就是要「給人家好好的幹。」

Kungfu Panda 2...... 不確定她潛意識是否故意用這雙關語,「給人家好好的幹」。我就是不希望好好的被人幹,才離開職場,試圖尋找一片「自由的天空」。

但不是,經過多年的反省,我不是討厭「給人家好好的幹」,而是怕讓別人失望,怕自己的能力不足,怕能力無法符合薪資水準與留洋學歷,怕自己不適應台灣的職場文化,怕……

就是怕的東西太多,導致上班到最後,所有能量全耗在憂慮之中,恐慌症就偷偷竄起,如阿波見到那邪惡圖騰般,背後被捅了一刀,血流如注,倒地不起。

於是乾脆走另一極端,索性老子不上班了,再也不要看慣老闆臉色,與同事惡鬥,對自己不公感到忿忿不平,對不能碰的正妹感到不捨,對……

離開職場多年後,老婆也因為我的工作不穩定,以及宅男性質的起居,也要跟著說881。上班期間的恐慌症,也跟著SOHO族的型態接踵而來。雖然「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但反過來說,收之桑榆,當然也意味著失之東隅。兩個是相輔相成的,哪能讓我挑三揀四。

那這個恐慌症,到底要怎樣消滅呢?該回到朝九晚五的日子,還是繼續一個人與看不見的黑影搏鬥?

尼采在《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中塑造了一位智者的形象,他隱居於山中多年,突然悟到世間所有道理,都濃縮在一句話之中「永恆輪迴」;類似希臘神話中受詛咒的西西弗斯神,必須日以繼夜將石頭滾上山峰後,卻又註定下滑的命運。

人世間的出世與入世,成功與失敗,拉長時間回顧後,終究將回歸到查拉圖斯特拉的永恆輪迴中。當一段感情達到巔峰之後,很難讓它保持高溫;高處不勝寒,低處盡是霜。惟有紅塵中維持一劑清涼,才能渡滄桑。

延伸:

三五自述

來自首爾的山東大漢--

哥哥爸爸真偉大,金卡隨我刷 (遲遲未到的男權運動)

不知的智慧

這世界沒別人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