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76905_m  

(雅虎專欄)

 自從李遠哲職掌全台最高學術機構的中央研究院後,其崇高的學術光環漸漸退色。從瞎搞台灣教改,一直到讓政治髒手伸入院內,扶持受爭議的扁政權,將這具超然性質的學術機構,變得一點都不高尚。

但李前院長將其角色政治化尚有可原,畢竟誰沒政治傾向呢?但從李將院長一職交棒給翁啟惠後,這個學術機構就徹底走樣。修改內規,刻意將子女一項從利害關係人的定義中剔除,令人不齒

尤有甚者,翁大舉引入產學合作的概念,將純粹學術性質的機構與商業掛帥,很可能將機構的學術成果私相授受,轉讓給特定企業、圖利財團,甚至大剌剌玩起股票的內線交易。

當然,人們可輕易的將問題歸咎於翁啟惠一人的貪念,以及其與綠色權貴的一丘之貉。更重要的是,吾人應瞭解,是何種資本體制,讓這個金錢遊戲能夠屹立不搖?讓處於資訊弱勢的小股民蒙受其害?讓具內線的金字塔頂層,魚翅吃不完?

就在浩鼎解盲事件不久前,台灣藍綠兩大政黨,合力扼殺證所稅的上路。兩黨立委口頭說詞為證所稅促台股交易量下滑,並嚇跑股市大戶。但自從證所稅遭閹割後,台股交易量然仍鮮少破千億,指數一度滑落至7,600點。若不是國安基金護盤,台股恐早腰斬。

就連金管會也坦承,廢掉證所稅後,大戶仍持續潰逃。據金管會最新統計,今年第1季大戶數暴跌、只剩530戶左右,創下逾7年單季新低,更遠比去年第3季廢證所稅後,還少了118戶。

因此,廢證所稅與爭取大戶回籠,以及增加台股交易量似乎沒直接關係,甚至呈現負向關聯。所以本人判斷,其最主要目的只有一項,就是培養諸如翁啟惠這幫,善於利用人頭炒股的大戶們,掌握台股生死。將金融權貴維持在金字塔頂端,確保不公社會的基礎穩固。

倘若證所稅提早上路,台股人頭戶就會曝光,這將增加金主們的炒股成本,也會讓內線交易見光死。怎說?證所稅的意義不僅止於課證券所得的租稅而已,更重要的是,為了詳細登記所得發生事實,投資人必需呈報買賣明細。

如此,人頭戶就會一一曝光,稅捐機關就可勾稽帳戶,也就是詳實核對每筆資金流的出入。就算大戶們利用子女、親友,或是龍山寺外隨便一位街友的大名,有經驗的查核官員,仍可勾稽出最原始帳戶的來源。

這樣,主管機關就可知道浩鼎大股東Alpha,於解盲前拋售股票的人是誰;也可於第一時間掌握翁郁琇為翁啟惠之女,且為人頭;金管會也可掌握為何退休老師耿重萱,居然能擔任Alpha負責人?為何耿重萱如此巧妙的為張念慈鄰居?

如果有證所稅,金管會就可掌握浩鼎背後更多的耿重萱、更多的翁郁琇、更多的「借名持股」事實、更多的炒股蟑螂。主管機關也會第一時間瞭解,浩鼎於解盲前都是誰在放空個股。

不但知道是誰在借券,而且透析禿鷹集團背後的實際金主為誰,其中很有可能見到社會上公認的大善人、大宗教家、大社運聖人、大政黨精神領袖。

到底浩鼎案是否有更多藏污納垢之處?是否這家缺乏產品與營收的生技企業,依然存有其他大咖的人頭買賣,實耐人尋味。之所以無法徹底查察,主因台股人頭戶的氾濫,許多丙種金主於幕後養個股,獲利特定人士,但就因此為人頭交易,能夠輕易規避主管機關的監控。

如果證所稅不廢,社會就可知一些如尹衍樑等有頭有臉的大善人,其致富之道,或許沒那麼光彩。不願解決台股長年的丙種資金問題、人頭帳戶充斥、內線交易氾濫、與股市「養套殺」操作,似乎才是廢證所稅的項莊舞劍。

更可怕的是,這是橫跨藍綠兩政黨的歷史共業。畢竟,證所稅是由哪一個政黨提出,又是被哪一個政黨所閹割?被搓掉的當下,台灣有哪一個政黨反對過?他們的心態又是如何?

我們可以很輕易的將矛頭指向綠營權貴的炒股技倆,但藍營又何妨不是這共犯結構中的一份子?有爭議的黨產是否有透過人頭流入股市,掌控台灣經濟命脈?若無法去除這些深層病根,台股將難以達到效率市場的願景,更遑論符合公平正義的高尚目標。

延伸:

翁啟惠奇蹟痊癒中研院整廠輸出詐騙集團

50萬反服貿大軍50位進香團撐場

蔡皇炒股鐵三角太陽花改搭和諧號列車

勿看表象 誰從巴拿馬文件中獲利?

為何廢證所稅?每個財富背後都藏著醜聞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