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phrase3.gif

斷梯

小康沿著學校外的道路一邊走著,一邊踢著可樂罐。可樂罐被踢著噹噹響,但心中卻是沉悶著。今天已經是這學期第20次蹺課了,爸媽跟老師真拿他沒辦法,雖知道保送實驗班的機會得來不易,卻眼睜睜的看著它像腳下的可樂罐,慢慢被踢走。

今天小康踢著可樂罐,照樣路過常逃避世界的斷橋邊。在橋後方不遠處,與陽光背對那方,站著一位老伯,這位奇怪的老伯好像一直在等他到來似的,一邊撿著垃圾桶四周的瓶罐,一邊注視著他。老伯的體態俐落中帶點輕盈,穿著簡樸但不髒亂,明明是個拾荒者的行徑,卻有種與拾荒物不相稱的比例。小康不自覺得被這股安靜給吸引過來。


「小伙子,你來啦?」老伯道。

 

「這位老伯,我認識你嗎?」小康回。


「幫我拿起這袋罐子。」老伯伯沒回答小康的問題,但囑咐著道。


原本這是個很無禮的要求,但老伯的聲音充滿著渾厚的音質,讓小康不由自主的想要聽從。當小康撿起地上的瓶罐後,心不甘情不願的抬著。但是老伯伯並沒有進一步的指令,小康就僵在那。

 

「ㄟ,老伯,這袋子很重耶,你到底要我抬到什麼時候阿?」小康不耐的問道。


「你想要放下嗎?」老伯回。


「當然阿,這袋子至少有我體重的1/4,就這樣的一直拎著,手總有一天會斷。」小康回。


老伯伯卻一邊撿拾著地上的垃圾,一邊又將綁好的垃圾袋往小康的肩膀上扔去。堆到最後,垃圾袋已滿滿的將小康的臉給遮住。


「小伙子,如果你全身都是垃圾袋,你可以試著用腰部以下的空間阿。拿!我幫你掛在腰際上,這樣,你又可以再拎一些了。」老伯道。


「這位老伯,我可沒有說要一直幫你拿垃圾喔,你這樣子,會不會太過分點?」


「小伙子,你認為這輩子,有多少事情,是你可以選擇的?」老伯一邊繼續撿著地上的瓶罐,一邊漫不經心的反問。


「不多,甚至可以說沒有。」


「那你為何要抱怨幫我拿些垃圾呢,至少我給了你選擇呀。」老伯道。


「你話不能這樣說,這選擇是你逼我做的。」


「手明明長在你身上,但你卻依然在幫我著這些垃圾,是否有某種魔力,驅使著你的小腦袋,就算認為愚蠢,但依然想看看結果為何?」


「似乎是。」小康若有所思的道,手中依然拎著那堆垃圾袋。


「小伙子,你何時想要將身上的垃圾給丟掉呢?」老伯繼續說。


「現在阿。」小康回。


「那你有沒有發現,你的口跟你的手,好像都不一致耶。」老伯回。


當小康意識到這點後,隨即將身上的垃圾全丟在地上,此時身體頓然一輕,感到無比的舒暢。抬頭還想跟老伯抱怨這無聊的舉動時,卻已不在眼前了。回神一看,手錶已經顯示五點,不知不覺,下課的時間已過,但小康的心裡卻想著廟口擺攤的爸媽;這次,他打算幫他們端盤,不管何時收攤。


               drop.jpg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