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Artist2  

反服貿大魔術已經結束,對於佔領活動本身應該可蓋棺論定。又剛好大濕明天要參與張大春在News98的『大春泡新聞』節目。在張大師的臉書中,有一些朋友對王大濕的文章起疑問,我想用Q&A的方式,一併答覆近來在各社群媒體內讀者對我的指教:

 

Q:請問大濕,您不是自詡左派,那反服貿IPO是個反貿易自由化的活動,你為何不支持呢?註: IPO就是熱炒初次上市股票的意思,我拿來當作一些有心人等,將社運當作投機事業炒作的行為

大濕:錯!大錯特錯。反服貿IPO不是左派的派對,而是極右派份子的饗宴,與其將這些投機份子比成2011年的『佔領華爾街』(OWS)活動,更好的例子是2009年的茶黨。

一般而言,左派希望能有個大政府,幫助弱勢團體發聲。但你仔細看太陽花的制服,上面印有『Fuck the government』字樣。這是一個希望有小政府的號招。比較像右派的茶黨、甚至無政府主義倡議者。

Occupy-Wall-Street-Anti-B-007此外,佔領華爾街(OWS)抗議的目標是大銀行體系,所以這活動一開始時,佔領了紐約的Zuccotti Park,而非政府機關。甚至OWS的活動,與民主黨的歐巴馬政府合作,快速通過一系列如Dodd Frank ActVolcker Rule、與巴菲特條款等法案,限制大到不能倒銀行的風險承擔力、縮減肥貓津貼與制定富人稅。

請問,反服貿IPO有嗎?他們反而要顛覆政府機能,且與茶黨類似,這個組織成員有收受民進黨小英基金會的津貼;且活動期間的網軍、物資、貨櫃、文宣、美編,背後皆看似有強硬後台,甚至可追溯至王金平、柯建銘、甚至李登輝。而茶黨則是收受保守派資本家寇克兄弟(Koch Brothers)的贊助。

反觀左派的OWS,這點難以觀察到。參與者真正為烏合之眾,之後也未聽說有人將參與政治活動。茶黨則選出一堆議員,我認為反服貿會比照辦理。所以要說反服貿是左派活動,這是不正確的描述。畢竟,你有看到他們反TIFATPP、台紐與台新FTA嗎?他們其實包裹接受非中國的各類FTA

 

Q:請問左派論述就會反服貿,或是反FTA嗎?

大濕:不見得,從克魯曼、史迪格里茲、Jeffery Sachs、薩默斯、Robert Reich、林毅夫、張夏准等東西方左派經濟學者,都認為全球化,或是FTA體系,為造成全球分配不均的主因。且皆認為右派學者所說的涓滴效應,根本不存在。

joseph-stiglitz-was-at-occupy-wall-street-yesterday-and-he-looked-like-he-was-having-a-great-time但我舉的上述學者,沒有一個包裹反FTA;史迪格里茲最近在紐約時報的專欄中,抱怨的是TPP的資訊不透明,以及FTA近來將重點放在『排除貿易障礙』的技倆,其中涉及到法規的不當鬆綁、產業壟斷、與企業利益凌駕國家主權等疑慮,他認為TPP的禍害將不斷。

但史迪格里茲認為全球化的弊端,可藉由有效的貨幣、財政與勞動政策救濟。而克魯曼的諾貝爾獎論文,甚至是靠國際貿易理論奪得,他對FTA的支持,可算是左派中,最受矚目的學者。

甚至連極左派的喬姆斯基(Noam Chomsky),也支持某種程度的國際化。更不用說結構主義的Sachs與柯林頓時期的全球化推手薩默斯與Reich

至於大濕對政府在推廣FTA時,應該採何種政策,可參這篇

 

Q:請問,反服貿IPO是台獨份子嗎?

大濕:不盡然,雖然他們一度操控台獨訴求,爭取極右派勢力。但我認為這些IPO客甚至不反中,也不是真台獨份子。否則不會現在派對結束後,突然不談『退回服貿』了,而是要制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這個王金平與民進黨最熱愛的法案。由黃國昌等人所推出的民間版,引用『兩岸政府』為談判雙方,非民進黨的兩國論,藉以繞過台獨疑慮。

27DB8715-F4D2-4607-9992-03532CB552D7_mw1024_n_s而制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是要稀釋行政權的爛招,也就是要架空馬政府。這個爛招,一度被想耍這爛招的蔡英文於2002年否決過。如今在野了,就故計重施,很沒品。

況且,你看這些IPO客們,在佔領國會時,並沒有污損國父遺像。這是中華民國的象徵,但確實在旁邊畫了很多鹿茸照。所以我不認為林陳集團,是真玩台獨。但確實是玩『反馬行動』,以及爭取中國代理人的角色。

好讓蔡英文接掌民進黨主席後,能無縫接軌『中國政策』的最後一哩路。我甚至認為這次的反服貿IPO,有經過中國的備查,派林全赴中交待,走恩師李登輝密使的黑箱路線。但最後被一堆屁孩玩到失控後,老共就叫美國老爸警告,結果是兩天內宣佈投降,我大笑。

 

Q:很多人說反服貿是操『公民不服從』的高道德,所以有正當性。

大濕:放屁!講到『公民不服從』的始祖梭羅,剛好大濕又是專家。

你知道梭羅當時是如何搞『公民不服從』的嗎?他是因為美國打了一場墨西哥戰爭,搶了這個國家大半土地,且種族歧視嚴重的白人,不把印地安人當人看,於是拒絕繳稅。

images梭羅認為一旦繳稅,會間接支持這個不公義政權。於是他『一個人』拒繳稅,然後『一個人』被押進牢房中。最後被自己阿姨交保。

他從不呼朋引伴、從不結黨營私、從不搞時髦、賣潮T、上新聞面對面,他不搞IPO這套。梭羅認為,革命永遠是個人的事,必須行進在自己的鼓聲中。

而美國的金恩、乃至印度的甘地,雖然有集結成群眾運動,但兩造皆未佔領任何公家機關。甘地的群眾,甚至排排站讓警察打,前排倒下、後排接上,從未與警方有拉扯與爭執,或抱怨冷氣不夠強,更遑論佔領國會了。

所以IPO們,請不要濫用『公民不服從』好嗎?

    

        人家甘地是這樣玩『公民不服從』運動,大腸花們,敢嗎? 

 

Q:自稱王大師的,真確定他評論的是什麼嗎?關於TPP,美國內或國際社會確實有批評反對聲浪,但肯定並非黑箱作業,至少不像馬政府的十幾條對中協議那麼烏七八糟,那麼政商集體夜行獵食!

大濕:這位仁兄分享了這則文章

其中有段: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s office has held over 1,200 meetings with the US Congress about 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 agreement, USTR Michael Froman told a congressional committee hearing on the US trade agenda today. This appears to counter criticism that the TPP talks have lacked transparency and non-industry input.

 

我則想回覆這則紐約時報的專欄

其中有段:

Although Congress has exclusive constitutional authority to set the terms of trade, so far the executive branch has managed to resist repeated requests by members of Congress to see the text of the draft agreement and has denied requests from members to attend negotiations as observers — reversing past practice.

 

這位提問者的文章,內容提到美國條約締結方,共舉辦1,200場聽證會,其中有邀請國會議員。我的答覆是,然後呢?參加了這些文宣活動後,請問議員們有看到TPP的文本嗎?答案是沒有。

TPP黑箱到談判進行到一半時,許多議員想一窺文本內容,但遭拒絕。但因為反對聲浪過大,行政部門終於讓一位國會議員賞閱TPP部份文本,但必須關在一個密閉空間內,且不能攜帶錄影機、相機、紙與筆。而且,這個議員還要簽『保密條款』。

啊,不就有看沒看還是一樣!根本不能對外張揚。

  反觀服貿,文本早在去年6月就出爐。有關金融業的部份,早在去年4月初的金銀會與金證會的結論中,就可看到非常具體的結果。大濕甚至寫了一整篇警告可能的弊端。而民進黨新潮流的蔡其昌,甚至與國民黨的立委,一起參與台灣金融業不夠大的會議,建議要西進大陸,台灣業者一定要整併。哪來的黑箱?

1364973891-1782400161_n

政府也招開過3次立法院專案報告、20場公聽會、144場產業說明會。馬總統甚至一度要與蘇貞昌辯論服貿,是民進黨自己臨陣脫逃,最後卻怪人家玩黑箱,真是奇怪。

28_1反觀TPP,美國已經討論5年囉。請問目前有誰看過文本?有啦,維基解密的亞桑吉,他是怎麼看到的?沒錯,要『駭客』才能看到,發現一堆恐怖內容。

服貿要如此嗎?不要,甚至國民黨與民進黨想要的版本,重疊度高達95%。就算是所謂的黑箱,好像也沒有什麼好爭議的耶。

那請問,這些反服貿演員們,你們怎們都不反TIFA?不反TPP?這不是『拼裝式反黑箱』、『黑箱反服貿』嗎?

你會不會覺得這個月來,台灣又被魔術師的把戲給耍了呢?至少我沒有!

 

延伸:

服貿都可佔領國會,黑箱之母TPP佔領個白宮剛好而已 

台灣有言論自由、你是否敢自由言論?!

好一朵美麗的大腸花

李、馬、蘇;台灣新三國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