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ers.jpg

安祥 best.bmp 「頭仔!頭仔!出歹事了!!阿忠被壓在礦坑內,動彈不得,看他那個樣子,好像好痛苦,一直在那唉唉叫,真希望他昏過去就好,不需要那麼掙扎。」阿雄從礦坑裡狂奔出來,對著工頭大聲的吼,好像在找一個驚嚇過度後的安撫。


「這安檢不是上個月才做過嗎,怎麼會出事呢?」工頭聽了後,略帶惶恐的講給旁邊人聽,臉部表情顯現強忍的鎮定。


這裡是安祥礦場,台灣在光復不久後,因日軍撤出寶島,國民政府接管許多資源事業,並與美軍合作在南投這裡找到一個煤礦區。安祥礦場一帶,不但含有豐富的煤礦,連天然氣、金礦也時有所聞,甚至有人相信,再往裡挖些,可以開採到提煉核彈頭的鈾及鈽,這對當時二戰後的國家而言,是個天降的禮物,那個國家有鈾或鈽,就在國際舞台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當時美國政府於國民政府遷台後,派五星上將駐守台灣,想就近接管東亞一代的事物,當時美軍策劃著一條連接西太平洋島鏈的連線,封鎖紅色中國崛起的勢力。起先,國民政府數度要派密使與紅色中國談判,但都遭美軍強烈反對,甚至揚言於台海發生戰爭時,不惜使用核武對抗紅色中國,對岸聽聞此事後,再度將防線伸起,瘋狂的轟炸台北及高雄兩地。


「真是的,我們國家到底何時才能停止戰亂,現在連飯都沒得吃了,還在開採什麼鈾阿鈽的,這可以讓我們有飯吃嗎?」阿雄憤怒的說。


「不要講那麼大聲啦,後面有警備的人在聽,我們就乖乖的做我們的事就好。」阿雄的鄰居,阿田連忙阻止阿雄繼續說話。


「阿忠到底傷得多嚴重?」工頭問道


「不知啦,我看到礦車先是整個往他的身體上衝過去,阿忠為了不讓礦車翻覆時車內的金塊短少,所以硬撐住不讓它翻,可是那礦車至少有100公斤,他那頂的住阿,沒多久,礦車就直接輾過阿忠的肚子,直衝剛挖好的土壁,撞倒2樑柱,上面的土石就往下塌,他現在只剩頭跟右手在沙外,在那唉唉叫,說是肚子很痛;這要怎樣跟他老婆交待,昨天還在一起泡茶的,今天卻….」本來阿雄還要繼續的講,可是看到工頭越聽越激動,就住口了。


雖然安祥礦坑並不是以開採金礦為主業,但是挖到金礦的機率時有所聞,所以在每個礦坑內備有金礦車,每當開採到黃金寶藏時,礦工都要繳到此處,並由副工頭登記,如果誰來繳金礦後有少,最後繳的那個礦工就要負擔短少的一切責任,所以當礦工在靠近金礦車時,都不趕徘徊太久,就怕少金塊的時間與繳回的時間重疊。這次金礦車突然脫節,阿忠用性命去顧,也是大家可以瞭解的無奈。


「我跟你們說,先不要讓那些政府的人知道,不然他們又要關人了。」工頭大聲的囑咐著。


「幹!明明就是我們的後院,突然因為阿多仔要挖啥咪鈽阿鈾阿,國民黨就像走狗一樣照著做,咱們的工頭也有夠沒覽啪,國民黨說什麼,他就像條狗一樣,屁都不敢吭一聲的照做。」阿雄走到阿田旁,輕聲的道。


「還有誰知道礦坑塌了?」工頭問道。 「只有我,副工頭、阿田跟你」;「好,就我們四個進去,有別人問時,千萬別說出去,尤其是警備的人;阿田,去拿鏟子;阿雄,去拿手電筒,我們到裡面見副工頭,一起去挖。」工頭又花了約5分的時間分派任務,才著手進行救援的工作。


 miner2.jpg

***


「人呢?」工頭問在事發後一直在礦坑裡守候的副工頭。「還躺在裡面哀叫,可是聲音變小了,你們怎麼那麼晚才來,阿雄,你在幹麼呀?」副工頭苛責的道。


「我?……」阿雄回著。「好啦,不要吵啦。快拿鏟子來挖」工頭打斷爭執。


「頭仔,用鏟子怎麼行啦,要挖到什麼時候?阿田,快去開怪手來。」副工頭大聲的叫。


「不行,開怪手會讓警備的人知道,用鏟子。」工頭回著。


當時,除了工頭外,每個人面面相覷,想要說什麼,可是也都不敢嘗試。隨後,大夥兒就拼老命的在那挖呀挖。挖到一半時,上層的鬆土層,因經不起下層一再的攪動,開始慢慢的滑落,可是,下面的人還是不顧一切使命的挖,可是上層的土還是依然的在鬆動,眼見阿忠的手,本來還可以看到手臂的,慢慢掩蓋到手肘,最後只剩下幾根手指,跟奄奄一息的呻吟聲。

 

                                                    ***

 

咿翁、咿翁,救護車停在坑道旁,阿忠的老婆跟小孩在外面哭嚎著。那四個人,拿著鏟子,滿面漆黑,無力的站在阿忠老婆不遠處,但始終不願靠近。阿雄在旁邊啜泣,副工頭則面向另一邊抽著煙;阿田一臉緊張,深怕自己闖下大禍,工作將不保;工頭則裝作沒事,忙著跟警備的人解釋著。

miner3.jpg

過了5年後,美軍在確認安祥礦場並沒有蘊藏鈾與鈽後,停止一切的補助,國民政府因沒有資金來源,又發覺礦坑的媒含量不足以維持開採的開銷,遂停止繼續開挖。


   ***


時光又過了三十年,現在的安祥老街已被改建為觀景點,昔日的工頭一人坐在厝前的矮椅上,手上拿著進台北城找工作的兒子照片盯著,兒子已許久沒過問過老爸的近況了。阿忠的老婆則經營著麻糬名產攤(雖麻糬並非當地之名產),默默的供兒女讀研究所;阿雄最近則因酗酒暴斃;阿田也因簽賭六合彩負債過多跑路了。入夜後,觀光客紛紛離開安祥礦場回市內,此時場景與礦場的全盛時期相比,顯得格外冷清。


                 ghost-town.jpg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