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igo-matrix_2283_1280x1024  

最近,台灣的媒體彷彿都在討論所有東西都在漲,唯有薪水不漲。台灣的勞工普遍『慣壞』雇主,『慣老闆』已成為一個新名詞。冷血老闆們,總希望能找到『速成、事多、不支薪』的員工。而台灣的勞工階級,系統性的被政府與企業政策綁架,將台灣的受薪階級訓練成怨言少、工作勤勞的機器人。這種低從22K薪制開始壓榨,高到給予名利的假性獎勵,使台灣的勞工壓縮至『駭客任務』中的電池般。這現象倒底是怎樣形成的?

如果有個科學實驗,準確度必須符合正負5%的誤差範圍,那痛恨工作可以說是最符合統計學標準的實驗。迄今為止,近從阿潔,遠至部落格中的網友,無不抱怨為企業主上班是個痛苦的差事,我只是很好奇,既然大家都能夠異口同聲的說痛恨工作,停滯多年的薪資,外加日益高升的物價水準不見改善;這個每人心理與身理都極端排斥的工作生活,為何每天早上捷運站上,還是會塞滿一個個撲克臉的上班族,穿著單調的衣服,魚貫的走出車站,無奈的踏向各種顏色的巨塔內。

其實,如此的盲從規律,是自小時的教育就灌輸給我們的。如果你要扼殺一個心靈,要趁早。如果能夠從幼稚園就培養出『體制化』的人格,上小學後,聽命指令,就好像排隊上廁所般簡單。過著、過著,我們的大腦彷彿內建了一種自動化的追隨機制。好像心理醫生Pavlov之狗般,一旦聽到鈴響,就會分泌唾液;現代人是一聽到晨間的鬧鐘,手腳就會機械式的啟動一天的程式。

Pavlov3  

如果不參與這個無聊的機器人遊戲呢?會發現生計就有問題了,但問題是,這並非一直是如此的。古人的生活,並非都圍繞在金錢的交易中,紙版的法定貨幣,約莫是在19世紀才被大量的使用,之前都是以有內在價值的物品當交易物,如黃金與白銀。而在更早之前,則是以物易物,一般人皆生活於「在地經濟」中。

也就是說我老王,只要有一畝田,就可以一家好幾代圍繞在這畝田旁,延續王家香火。當時的人並沒有過多的私人財產概念,以及現代貨幣經濟,所以很少有人需要加班賺錢,讓子女上補習班,好讓人生不輸在起跑點上。古人對土地的概念很深,但那是基於記憶以及對鄉愁而生,並非基於一坪幾十萬的炒作投資。

但就因為人要的東西多了,欲望增加了,且愛好安全感,所以就開始20世紀的紙鈔貨幣經濟,人類的貨幣儲量大量增加,為的是被誇大廣告刺激,而增加多餘物質的累積。小學教科書中,灌輸你勤勞、守時、聽話、忠誠是美德,然後企業就狡猾的說這些美德的對象是要用在企業主上。

而一開始從政府的立法機制得到生產機具的資產階級,開始囤積資本,然後在用資本生產資本,這個不斷需要生產與消費的盲目機制,需要有不斷的勞工犧牲時間與體力,將自己給燃燒在這個制度中。

Evil_boss_by_je_june  

不知不覺的,我們發現城市的土地變成一坪好幾十萬,這是誰定的?市場。市場是誰?投機客與仲介商,遊戲規則是國會定。你有參與到嗎?沒有。誰規定政府土地可以買賣,以及賣給誰的。你有決定嗎?沒有。這些都是偷偷在人民的背後,暗渡陳倉式通過的。

就像現代『央行』這個概念,是英國老為了要支援與法國的戰爭,而由一群猶太銀行家所發明的,將憑空製造出的紙鈔與黃金借給政府,然後在索取利息。不然能怎樣,這些銀行家是唯一有大量黃金儲備的人,沒黃金,就別打仗。你知道英國央行是私人銀行嗎?

就像美國的聯準會是一堆如摩根與洛克斐勒家族,在喬治亞州的一個小島內開個秘密會議,然後趁國會休聖誕長假時,偷偷開臨時會而制定的。最後卻掌握整個美國貨幣的生殺大權。你知道美國政府在跟聯準會搞量化寬鬆時,是跟私人銀行借錢喔;然後,銀行在逼著你每天加班還房屋貸款與信用卡債。

anti-money-laundering  

全世界的央行,包括台灣的小央行,也是比照著同樣的機制運作,政府呼籲央行印錢,銀行則用槓桿手段吹大貨幣量。小老百姓為了生活,必須像銀行貸虛無的電腦資金買屋,同意央行所制定的借貸成本,也就是利率,你的趴數,永遠比銀行高。

然後每日照著政府與企業所制定的價格交易貨品;物價只會上漲不會下跌,因為每天都有新的鈔票印出,所以幣值會不斷貶,勞工只好加班還債,這些都是有系統的壓榨。如果一旦發現這個機制不划算,想退出呢?

沒得退了,因為原本屬於大自然的水源已經國有化了,且只能在固定幾個水庫獲取,其他的河流與湖泊水源早被污染了。原本的田地不見了,因為已被政府徵收,然後賣給私人財團,將地價哄抬到要好幾輩子不吃不喝才能買到城市邊邊的房子。其他地方則蓋成道路、停車場、以及購物中心。

你發覺,幾乎每天的生活,都是需要參與在這個經濟遊戲中,才能移動,已經退不了了。但問題是,到底是誰規定一定要上企業提供的班,才能獲得貨幣交換物品的,不能自己工作嗎?誰規定交易一定要用央行所制定的法定貨幣的?誰說土地能夠自有買賣的,誰規定商品的制價機制,是靠幾個大國際市場的,且又要經過幾個大到不能倒的金融機構的居間媒合。誰規定我們要住在城市的?

如果有時間,從上游將土地的徵收定價、中到貨幣的成本政策、下到商品市場的交易規則,一一分析,最後會發現這個制度,呈現一個富者恆富的現象,只是這道犯罪程序,一般要經過多年的演變才能見到流弊。所以我們的法律會定義「偷」與「搶」為犯法。

而股市交易與銀行的『部份準備金制度』(也就是槓桿印錢法,金庫擺一塊,就可印10塊)則為合法,不但合法,而且具有無上命令。你看有多少國家的鈔票上,印有國家精神領袖的圖騰。美鈔直接說信鈔如信上帝:『In God We Trust

In-God-We-Trust  

如果這篇文章想表達什麼,其實是想敘述我們整個社會的運作只是一個幻覺,一個從小大到,不知不覺同意的催眠機制。鈔票的內在價值是不存在的,我們不能吃它、不能拿來當交通工具,而米與飛機可以。房屋的價值是虛幻的,因為房價是取決於都市生活的畸型定價機制,古人只要一個鹿角就可以換取一畝田,在畜牧時代,根本沒有私有土地概念,你愛去哪就去哪;其他如水源、燃料、木材、礦物,這些都是上帝給予每個人用的,是誰規定資本家有最終權?至少我沒參與到。

說實話,我不知道要如何改變目前糟糕的資本制度與工作環境,每當我有不悅時,心裡總會想,這些資產階級所享的權力,不是天生就屬於他們的,只是因為歷史的偶然,暫時享有使用權的;總有一天,當人民的民智展開,這一切不公不義的制度都會改變,因為老天爺認為地球太珍貴了,所以不能只給慣老闆濫用。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誰偷了你的乳酪?

愛用國貨能救hTC? 鬼才相信!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