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px-Cesar-sa_mort  

今天我很尊敬的政治評論者南方朔,在我每日必讀的中國時報內,撻伐我也每日必關心的證所稅議題;他不但臧否資本利得稅的改革,甚至更進一步,希望馬英九將近來所有的改革全都撤銷掉,內容包括油電雙漲、十二年國教、募兵制改革等;我想跟南先生說:『不要再自以為是了!』

自從小朔在3年前,將馬英九形容成崇禎皇帝之後,辱罵馬英九成了社會的顯學;雖然其中有很多重點有講對,我也在部落格中批評過小馬哥多次,尤其是在恐龍法案的判斷上尤其重;但我想講的是,南先生您的批評是否是在為自己累積「批判者」的趴數?讓自己感覺更有份量些,更加所謂的「客觀些」?

3336359_4461a997c0ff10f0fb26a4f34655d118  

南方朔常常以左派自居,但上述幾項建議撤銷的改革案中,除了教改與募兵制外,其他好像都比較偏左的政策耶,你這樣如此的一竿子打翻一船政見,是否稍嫌魯莽。而且如此的意識光譜,是否與您所創立的《新新聞雜誌,『為小老百姓發聲』的宗旨相違背?

南方朔在其專欄中指出,在人類歷史上,所有以「改革」為名的措施並不必然一定會福國利民,反而經常是替國家帶來厄運,甚至為國家的敗亡奠定基礎。南先生舉了宋神宗與王安石的例子,表示在宋神宗時,人人都有求變之心,但那時士大夫只會寫漂亮的詩詞歌賦,都沒有經世濟時的實學,會寫一點美文即可以當大官、做領袖。

1323910021-2101651709

這些是宋朝沒落的主因。宋朝有像蘇東坡、蘇洵這種只有小聰明、講風流的文人官僚,卻無可堪經國之大臣,於是最會講大話空話,王安石以「變法」、「改革」為名的胡作非為,最後會搞垮自己的國家。

那馬英九是否是宋神宗?劉憶如是否又是王安石?我認為不是,雖有一點這傾向。有許多人批評馬總統過於獨裁,而且不認真;至少李登輝是如此的看他;但我剛好相反,我認為小馬哥的問題在於,他既不獨裁、又太用功;用功到搞得旁人都覺得壓力大;一個當總統階級的人,啥都要管、啥都要抄筆記,連蓋個章的位置與標點符號都要錙銖必較;這些都是錯誤的,因為總統要懂的放權。

a9230297611  

而馬總統不肯放權的原因並非是獨裁,而是「怕挨罵」,就這樣而已。他很在乎自己的歷史定位,與別人的評語。我想一來是因為他身為所謂「外省人」的原罪使然,逼得必須要比別人更彎腰、更卑下、更鞠躬、更盡瘁;也就是這點搞死了他。馬缺乏的就是陳水扁的無賴,以及李登輝的權術、蔣經國的城府、以及蔣介石的威儀,所以剛好相反,馬英九不獨裁,所以他不是宋神宗。

劉憶如是王安石嗎?不是,王安石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學富五軍、才高八斗;他本以「天命不足畏,人言不足恤,祖宗不足法」的堅定意志推行變法,內容包括在中央設立改革機構,推行青苗法、農田水利法和募役法等新法;亦在教育、軍事的改革上有建樹,為時前後約10年。

反觀劉憶如,財富累積方式常被人譏為炒房部長,任職於外資投資企業的首席經濟師,當過立法委員與大學教授;所推行的證所稅改革歷時約3個月,遂告走人;一遇到挫折就神隱、抱怨、七早八早call李豔秋、陳鳳馨訴苦;所以我判斷,劉非王也。

那既然馬非神、劉非王,那為何將這一組人湊在一起,搞得好像馬政府所推得證所稅是毒蛇猛獸。而且證所稅的改革已經延宕了20多年,只要一碰觸,就以『實機不對』、或是『改革需要契機』等藉口搪塞。

054443frhcnptczrpcgrz8  

南方朔身為一個左派學者,沒有探討幕後的暗黑破壞神,卻希望改革通盤徹下,我實在不解,尤其是最後一句『請把改革為名的案子全都撤案,全力搞好經濟吧!』如果這是股市憲哥,或是遠雄老趙所言,我還能吞的下去,可是,,,,,,

這時突然想到莎翁的名著《凱撒大帝》;故事尾聲,古羅馬城的元老共同密謀,想殺掉這個討人厭的羅馬皇帝。就當最後一幕,城內所有背叛他的人,人人皆一刀的砍來時,凱撒大帝突然見到從小就對待不薄、呵護有加的養子─布魯塔斯(Brutus),也跟著送來第23刀,死前他說了一句話:「你也參一腳,布魯塔斯?」(Et tu, Brute?

這也是我想回南方朔的話:『你也參一腳,小朔?』

相關文章:

牙膏與肥皂─ 當代民主與恐龍法官現象

如果他們這樣答.....侏儸紀公園一日遊

現代民主國家機器運作與台灣民主亂象 ─上 (中時嚴選好文)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