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colm-x-quote-newspapers  

好啦!這個搞了快3個月證所稅的財政部長突然宣佈下台,離開時不帶走一片雲彩,只帶走內閣團隊無限的傻眼(聽說目前陳沖仍在慰留中),以及民眾百般的無奈。一個原本可以弭平貧富差距的好措施,搞到最後不但散戶排斥,連一般不投資股市的升斗小民也無緣無故的一反到底,把證所稅跟油電雙漲扯在一起,包裹反對,就可知這社會對真正推動公平正義的反撲勢力有多大,連被老虎當午餐吃的羊群,也跟著杯葛對虎口拔牙。

很諷刺的是前個禮拜時,號稱全台灣最有Guts歐吉桑的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才在抱怨台灣是個沒有社會公平的國家;他不怕得罪總統馬英九,也不怕冒犯內閣團隊,以及內閣戰友前財政部長李述德,多次公開批評台灣財政政策之敗壞,政府減稅多以有錢人為考量,卻將小老百姓的賦稅重擔加倍。

而台灣的健保制度亦將於未來不保。關於這點,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在楊志良著作《台灣大崩壞》一書中見聞,也心有慼慼焉,感嘆台灣的有錢人,悄悄的躲在政府優厚的稅務制度之後,推卸應付的社會責任;自問為何如此不公的制度,仍能持續下去?


P_GBP003  

施振榮此番並非孤立的呻吟,而是在歐美歷經各自的金融危機後,許多處在金字塔頂端的共同感嘆。像股神巴菲特亦在美國響應佔領華爾街運動,對於自己所承受的稅率,竟比自己的秘書少而感到極端羞愧,遂鼓吹富人稅的建置,隨後成為美國總統歐巴馬政府「巴菲特條款」的緣由。

施振榮也在台灣呼應巴菲特的努力,指出台灣猶如風中殘燭的全民健保系統,很有可能在未來10~15年內崩盤,因為民眾太習慣低廉費率,他指出,政策上應設計新機制,尤其是開徵「全民健康福利稅」,讓有錢人多負擔一些,透過這項新稅,創造更大的價值。就連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4年前也曾主張「富人加稅、窮 人減稅」的觀念,並贊同開徵證所稅。在這點上,施振榮同意張忠謀的看法。

但是,以徵稅為主的財政措施,是個非常難推行的制度。我們今天也見到,劉憶如就深受打擊,當然她本人在執政團隊中,並未遵守應有的官場倫理,頻頻遭罵白目、爆衝等難聽字眼;但我認為更重要的是,其被後的黑暗勢力,才是真正讓人毛骨悚然的。

原本以公平正義為考量的措施,亦是馬英九在競選時所允諾的「稅賦正義」及「量能課稅」,但頻頻受到黨內與黨外、金融圈內圍大戶與外圍散戶的撻伐,搞得老劉裡外不是人,由此可見,一個真正要觸動社會公平正義的法案,是多麼窒礙難行。

mfnn27l  

因此,退而求其次的,一般其他國家的政府,都會實施廉價的貨幣政策來「修理」財經問題。從美國聯準會的一系列量化寬鬆(QE)政策,就可見到端倪,這項操作將全球的資金市場,像個水龍頭大開的水庫一樣,灌滿美元、推高通膨,使原物料價、油價、金價糧價飆漲,讓東南亞等新興經濟體的通膨失控,甚至有人指控間接導致中東與北非的動盪。結果金融海嘯是抑制住了,但華爾街肥貓的口袋卻更飽滿了,平均受薪階級的工資卻諷刺的不升反降。

經濟學有個基本概念,就是貨幣政策的確重要,此為政府扶持經濟成長的主要工具之一,且挹注資金有立竿見影的效應。但在長期間,貨幣政策會失其效益。量化寬鬆是解救金融海嘯因應而生,如此吹大資產泡泡,在當時也許情有可原,但介於2001~2007年的「零利率」政策又是如何?

回顧當時雖有911恐怖攻擊事件及Dot-Com泡沫,美國並沒有長久步入衰退的立即性危機,然葛林斯潘及柏南克這兩個前後任聯準會的掌門人,抓準這兩個事件的契機,不吝採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廉價的將房市、股市、債市拉抬至人造的歷史新高,最後卻適得其反遭致歷史新糟的大衰退。

adjust-interest-rate  

另一方面,最近大陸央行也是見到其內需數據不佳,連忙調降存準率50個基準點。這與之前大陸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所訴求,不再「保8」的政策有點背道而馳,大陸的經濟成長率明明尚未滑落至8以下,離7.5%的距離尚有一段,為何如此急忙放鬆貨幣?這不但對大陸CPI高達3.4%的水位,恐有負面影響,對該國進入以內需為主的十二五規畫助益亦不大。恐怕政治考量大於實質經濟效應。

這點在歐債危機中,也可見到端倪,原本僅負責調配通膨的歐洲央行,在見到歐豬5國的未爆彈,一個一個滴答作響後,最後也顧不得解決歐債的根本問題,就先用大量的廉價資金紓困再說;ECB的兩輪長期再融資操作(LTROs),確實一度壓低西班牙與義大利的公債殖利率,但好景不常,又或許是貨幣政策根本無法解決根本問題,此兩國的殖利率最近再度拉警報,且兩輪的貨幣操作,卻使歐洲銀行的命運,與所購入的主權債務國家牢牢的綁在一起。

euro-debt-crisis-medium  

但真正能夠解決歐債危機的財政措施,卻是不動如山,撙節方案又搞得整個歐洲灰頭土臉,區域領袖走了快一打。財政政策有兩大收入要項,一為舉債,另一為增稅。第一項的濫用,是歐豬國家惹禍上身的主因;因此要重整,勢必要綁入體質較為健全的國家為恰,主要以德國為主。

而 「歐元債券」(Eurobond)迄今為止,仍然難產,這在道義上實難說通;德國最常指控希臘的弊病就是好吃懶做,但健忘的德國佬,忘記當初在其經濟疲弱多病時,就是靠著歐元區內的區域間貿易,以及共同貨幣機制才漸漸振興,現在反過來咬餵食自己的手,看來實有不夠厚道之嫌。

fuck-gold-print-money  

如果不制定高品質的歐元債券,加稅好嗎?當然好,加稅(尤以富人稅)是最安全、最直接的解決債務危機之道。也就是這個原因,讓剛當選的法國總統歐蘭德獲得大位。因為額外的稅收不會透支未來的盈餘,不會強迫必須要成長的僵硬模式,卻製造更多的碳排放量,或民營化國營事業(通常是民眾賴以維生的國家事業,或是古蹟)以償債。

最後卻成為歐美500大企業的搖錢樹;同時,額外的稅收也不會無謂的動用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推高通膨,這些都不會是 強制的措施;增稅不但可以讓財政平衡,最重要的是,增稅可以弭平財富分配不均現象。

但問題是,以增稅為主的財政政策實在太難推了,大師也極度懷疑歐蘭德真能推動課徵法國富人75%的高稅率。增稅猶如左派學者喬姆斯基(Noam Chomsky)所說的缺乏「政治支持」,或是可稱「政治自殺行為」(Political Kiss of Death),因為多數受增稅、以及能夠造成影響力的課稅標的,屬於社會的頂層階級;但也就是這個階級,操控著許多民主國家的政治程序。

這情況很有趣,一個可以直接幫助99%人口的政策,卻會難以得到「政治支持」,我們就能見到現代所謂的自由民主制度,存在著「民主赤字」,對政府有影響力的「黑箱子」過程,其中既得利益勢力有多大。

由上述論點,再回到台灣的財政議題,李述德先前對產業的減稅措施,被楊志良指為「財政部拚命為有錢人減稅,卻不斷發行公債要全民負債,這是不公道的制度」。 國科會主委朱敬一也曾表示看不下去的論點,批評李前部長降稅使經濟成長率大幅成長的說法是誤導,並表示,台灣租稅負擔率只有11.9%,是全世界最低的國家之一,其批「用膝蓋想都知道這樣的財政無法永續!」

  20120529124930  

值此之故,難怪施振榮會有感而發指出富人應「享受犧牲」,而這個觀念其實是當年故總統蔣經國提出來的;施振榮鼓勵富人多繳一些稅,既為了自己的健康,也可以照顧弱勢,何樂不為?更強調,其實這點小錢對富人而言,不痛不癢。

但按照目前台灣證所稅推得氣喘如牛樣,施振榮的全民健康福利稅,恐也會得不到「政治支持」而胎死腹中。最後,政府恐怕又會以「降低利率」為主的過度寬鬆貨幣,來拉抬經濟,使用如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Ron Paul所說的「偷窮人錢的技倆」;屆時,收割利益的各方,恐是炒房地產的投資客,以及股市大亨了。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相關文章:

油電雙漲、瘦肉精、證所稅解套要靠519遊行?

歐洲變天、台灣變臉,歐債危機釀證所稅大難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