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kuyama.jpg  

很可惜的,一位國際政治大師最近剛來台,而我卻錯過這次可聆聽其演說的機會。此人為造就我右派思想觀念的政治學大師: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這位福山兄是日裔美籍的大學教授,亦受雇於老美軍方知名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福山為另一右派政治學大師杭亭頓(Samuel Huntington)的學生,但兩人對民主與世界走向的看法不一,甚至極端相左,可是看在我的左派導師杭士基(Chomsky)眼裡,兩位都是美國統治階級的御用學者。

在諸多福山的著作中,最有名的莫屬《歷史終結者與最後一人》,這本書我已讀到破皮,書中引用尼采的最後一人(The Last Man)作為引述,尼采認為自由主義所培養出的人,大概就是生活安逸、缺乏挑戰,成天坐在電視機前按遙控器的大肚男,與上街血拼的拜金女。

Samuel Huntington.JPG  VS  035_FrancisFukuyama.jpg  

最後一人的生活枯燥乏味沒意義,但這是一種歷史的必然,因為以資本主義為依歸的自由民主制(liberal democracy),是能夠遏制人類較原始、較野性、較凶狠的貪權意識,因為民主的程序與制度,會制衡任何一個具有征服別人野心的暴君。所以民主主義會產生歷史演化的最後一人。

而所謂的終結就是綜觀眼前的政治實體,僅有自由民主制能夠勝出,歷史所產生的幾大意識型態如神權主義、法西斯主義、共產主義、無政府主義皆一一拜倒在以英、美、法為主的自由民主下,因此德國哲人黑格爾(Hegel)所謂的辯證式歷史將走向終點,但異於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福山認為歷史的終結點是自由民主主義。

hegel_2.jpg    nietzsche1.jpg   Osho-on-karl-marx.jpg   

這點在蘇聯於1990年代初解體後,福山對民主勝出的信念更有信心,眼前大概僅剩中國、古巴、北韓還在與共產主義拔河吧,其他則臣服在民主主義中。而最近的『阿拉伯之春』更使福山信心大振,因為原本他最不看好回教的民主化,反而認為中國或越南才是下一個隨蘇聯,或『蘇東坡』(東歐變天),或中亞的顏色革命而變天的共產國家,怎知始於今年初的Facebook/Twitter革命,是來自阿拉信徒。

福山在這次的研討會中表示,中國勢必也不會逃過這股民主浪潮,因為真正能夠運作的資本體制,是需相對應的民主制度輔助,像之前溫州的動車事件,這在民主國家是不會發生的,並可藉環環相扣的民主制衡機制,揪出弊端。因此,他認為其恩師杭亭頓的文明衝突是誤判,尤其是杭氏認為之後的主要文明衝突是由儒教(中國、韓、台、新加坡)與回教的聯手制衡基督教文化,但這點目前尚未發生,且機率微乎其微。

但在王大師看來,兩位都是狗屁,此話怎說?為何膽敢挑戰國際大師?Well,首先,自由民主並非一體適用的制度,甚至在許多情況下,掛著自由民主匾額的國家,實質上根本沒有民主到那去,比方說最近剛當上日本首相的野田,其民調支持度僅有5%而已,卻在前天的黨內投票中贏得派系支持,而奪得大位,請問5%的民眾支持度是民主嗎?

在看到新加坡的李式王朝,在國際上,星國的集權政治,諷刺的是國際上的模範生。一個東南亞的彈丸之地,竟可在世界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星國的國際競爭力、政府清廉度、移民政策、海外直接投資量皆排名全球之冠。其人均所得是台灣兩倍,經濟成長是美國5倍、失業率是法國的5分之1。另外,李光耀促成辜汪會談,所以理論上,『九二共識』還要歸功於他。請問,新加坡是自由民主嗎?李光耀還公然唾棄西方式的民主制度,公開讚揚鄧小平的『六四鎮壓』勒!

20090918121315125.jpg  

更遑論中國了,這個國家每年幾乎十啪的經濟成長,要等到他成為政治的民主,除非經濟要像埃及一樣的赤貧,領導人要像格達費一樣的瘋狂,制度要像突尼西亞般的反商,政府要像敘利亞般的無能,宗教要像阿富汗般狂熱,可是…會嗎?我目前還看不到民主的急迫性,這點在越南亦然,而北韓要的卻是市場自由,而非政治民主,而古巴要的是美國停止打壓,並提高科技產能的『賽先生』,而非政客產能的『德先生』。

在回到民主的本質,我雖然認同此精神,但不贊成此制度,我常講,人的資質不一,票票等值式的民主是非常危險的,也是此制度將李登輝的黑金王朝、陳水扁的貪腐政權,外加馬英九的臉蛋文化給發揮的淋漓盡致。

這體制好像是說,一個證嚴法師對於好壞的認知與許純美等值,一個中央研究院院士的思考,與大埔幹譙阿嬤同樣縝密;這點,在見到台灣民粹氾濫、以茶黨為主的美國債務惡鬥、英國暴民的燒殺擄掠、希臘公務員的擺爛享樂、與印度的貪腐無能,票票等值的民主,確實並非最完善的民主型式。

  國際知名資深貿易談判專家『大埔幹譙阿嬤』進行精闢ECFA分析(PS 內容18禁!!)

英國首相邱吉爾曾說過,『民主是除其他制度之外的最差制度』,聽起來很饒舌,意思就是說民主已經很爛了,可是其他制度更爛,沒得選擇。但我認為還是有方法讓它不要那麼差。比方說,以前的英國其實有實施過差異化的選票制度,像大學教授或社會顯赫人士的票數會比凡夫俗子多,但這又可能淪為菁英制度,或寡頭主義,可是如果細想,票票等值式的民主到頭來,不也是菁英主義的一種嗎?陳水扁不是菁英嗎,馬英九不是嗎?既然都會成菁英制,為何不將菁英主義的弊端去除掉,使其最佳化呢?

美國哲學家肯恩偉伯(Ken Wilber)有做過調查,他提出人類大概分為6級的意識級距,前5級的意識階級皆認為自己的標準是唯一的,所以會堅持己見,社會的紛爭也就隨著擴大。而要使社會和諧,並邁入下個里程碑,是需第6層的整合(integral)意識階層的人掌政,但很可惜的目前跨至第6級的人口不到5%,所以要其他95%的較差等級人民選出真正對社會有益的政治家,困難度可見一斑。

:1. Archaic 原始(人口比:10%)、2. Magic 魔術(20%)、3. Mythic 神話(30%)、4. Rational 理性(20%)、5. Pluralist 多元(15%)、6.  Integral 整合(5%)

6a00d83452841469e200e553be896d8833-640wi.jpg  

福山的書叢中,《歷史之終結》其實並非我的最愛,而是《信任》(Trust),這本書是描述韋伯(Max Weber)引用新教徒的道德觀,產生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的脈絡,書中提到美、日之所以會成為資本主義大國,是因為社會富有強烈的信任以組自願性的民間團體,之後演變成當代企業模式。

我原本還想深講,可是發覺突然又悄悄的寫到2500字囉,只好先忍痛割捨,等到有機會時在續談。對於想要瞭解福山的讀者,可以先從《歷史之終結》一書下手,時報出版有中譯版。或是直接在大師這兒討教切磋,小弟雖不是什麼福山專家,但也不至成福地高手。靠~~好冷喔 ~~~。


                     400000000000000092623_s4.png          francis_fukuyama-the_end_of_history_and_the_last_man.jpg 

 

延伸閱讀:

埃及也有紅衫軍!!(民主第四波遍地開花)

現代民主國家機器運作與台灣民主亂象 ─中

解決統獨之道:UN - China 3.0

紅衫軍與奶頭三國--TITs(中時嚴選好文)

春江水暖我先知 民進黨贏得大選,難喔!!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