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in_station_1_lg.gif

“Whenever you feel like criticizing any one,” he told me, “just remember that all the people in this world haven’t had the advantages that you’ve had.”

--《大亨小傳》


 噹!噹!噹!;「車廂門將關閉,請乘客儘快上車。」

捷運站的罐頭廣播重複播放著…………..


今早上班時間的人潮與往常一樣擁擠,搭乘捷運的人群來回穿梭在台北車站內,從大廳的天花板上俯瞰車站的上班族,猶如沙丘堆的螞蟻般,成千上萬隻工蟻提著公事包,匆忙的由上層的大廳趕至下層的捷運月台。

當車廂的左右門正掙扎的關閉時,捷運公司的人員,吃力的推著剛退伍的年輕人上車。迴繞在年輕人心裡的是今天如果再次遲到,絕對會被老闆叫去參加晨間「教育訓練」班;那是件極其丟人的事,如果看在心儀的女同事眼中,被老闆歸為待加強對象,一定會認為自己很沒出息,所以不管如何也要擠進這一班。

當年輕人好不容易被捷運人員擠進後,發覺自己身旁頂著一位壯漢,他留著一臉落腮鬍,身高不下180公分,亦有如牛般的體格;這壯漢看起來著實不好惹,嘴中還飄來陣陣酒氣,前一夜肯定多喝了。雖然當天氣溫才12度,壯漢也穿著長袖,可是從袖口可依稀顯示幾撇淡青的圖騰,很容易可看出是一條刺青的末端;也許是龍尾,也許是字塊。年輕人故意裝作沒看到。

可是當車廂門要關閉前,發覺裡面根本塞不下那麼多人,也沒人願意犧牲自己下車,所以年輕人只好跟壯漢倆搶那30平方公分不到的車門空間。當車門好不容易關閉後,發現壯漢很不客氣的霸著扶手桿的位置,壯漢的身體離扶手很明顯尚留著一個瘦小身材還能擠進的空間。看在年輕人眼裡,心理有著說不出的憤怒,但礙於實在不想惹壯漢,所以僅客氣的往手臂那慢慢推過去,想試著爭取稍微多點的呼吸空間,且希望讓壯漢可以明理的瞭解自己無言的抗議。

那知道這方法不但未奏效,壯漢彷彿瞭解自己的地盤將被佔據,連本帶利的往回擠來,甚至把自己的身體更往外拱,背後鼓的好似清民節的墳墓般,一點都沒有讓位的意思。年輕人慢慢開始緊張了,其他乘客好似在抱怨他的上車,因為年輕人是最後才被用力的擠來,如果有人需在下一站出局的話,理應是他。可是年輕人怎能屈服呢,女同事對自己的觀感,緊繫在公司晨間的「教育訓練」班上,說啥他也不能加入受罰的一分子。

於是年輕人使出更大的力氣往壯漢那推,這次雖然力氣大些,可是為保與壯漢不至撕破臉,也僅止於加入自己的臀力;剛開始,冷不防的壯漢有稍加撤軍些,鼓起來的墓皮確實有消腫,但有如鋪設不佳的地毯般,壓下一塊,另一塊就突起;而且不但突起,隆起來的幅度還要比之前更大,好似地板裡面漏了氣般,一直往外洩。

competition.jpg

年輕人心想,這也未免太針對他了吧,本來想要更進一步的攤牌,直接全身撲過去,以自己整個身體的力量,排山道海的壓過去,看壯漢能夠持續漠視其他乘客的權益多久,頂多大家一起罵,把壯漢歸為全車公敵,可是心想,要採取以寡敵眾的戰術擊垮秦國,也要周遭戰國6雄的合縱連橫。可是圍繞在壯漢邊的乘客,並無投以年輕人同情的眼神,他著實感到納悶,覺得今早實在出師不利;眼看納粹將要佔領歐陸,可是諸國卻忍心看他滅亡;想著想著,見到既然勢不利己,只好學仲尼的明哲保身學,在下一站以走為上策。

                   

                              ***


「噹、噹、噹,忠孝復興站到了,前往木柵動物園方向的乘客,請在本站下車」;


當年輕人下車後,本想投以壯漢不屑的眼神,突然發現在他的心窩處,裹著一個約莫5歲大的小女孩,女孩看起來很纖弱,從手上的棉花可約莫看出剛剛應該在醫院打完點滴離開,礙於爸爸無正當工作,或與妻子離婚,口袋沒錢坐計程車回家,只好搭乘捷運。小女孩眼神緊閉硬撐,彷彿在祈禱可以快離開這擁擠的煉獄;無助的爸爸,只好戰戰兢兢的以那最本能、最裸露的肉體,抵擋社會的無情與誤解,直到終點。

                     mrt.jpg

china good article superface.bmp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