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dy and tragedy.jpg
                     "......And we are lost in this masquerade" - Carpenters                                                          

人生這齣戲好似一場繞著一圈比演員少的座位而舞動的化裝舞會,每個參與者都想搶到自己的一個位置,但這鬧劇必須隨著音樂的旋律而舞動,演員們不停的扮演著面 具的角色,但在音樂開始前不知其劇本為何,固無法準備,亦無法預演。演員的責任是盡其力的背好台詞,但又因演員們亦身兼裁判的功能,享有將不稱職的角色揪 出場外的權力,這可使舞池內頓時變寬敞,搶位置的競爭者亦可少一位,所以大部分的人都不敢不入戲,不是因為所扮演的角色多迷人,而是害怕失去位置的恐懼, 如偶遇情境穿破那片薄薄的面具,喚起深層的自我,其將毫不猶豫的攻擊危險源,以防禦自己的偽裝。

 演 媽媽的扮慈母,不熟稔的雙手半溫暖半抽離的撫摸在嗷嗷帶哺的孩子身上,一路跌跌撞撞但心裡掛念的卻是臉上不可露出任何遲疑的破綻;扮神父的裝全能、搞神 話,好似自己參與了整個宇宙從創世紀到二十一世紀的歷程;扮長官的裝無私,講公平,所說的每一句話皆為問題的解答;扮政客的假慈悲、拼績效,就算德政是建 築在老百姓的苦難身上;扮子女的裝孝順,討寵愛,在父母及長官面前毫無任何的瑕疵;扮妻子的裝賢慧,演忠貞;扮先生的裝辛苦,談犧牲;扮老師的裝正經,匡 品行;扮學生的裝積極,賣聰明;此時此刻命運的交響樂仍在背景演奏著

 但 戲裡音樂終將結束,結束後每一位演員皆需搶到位置,所以當節奏接近尾聲時,演員們內心最感掙扎,他該要繼續演下去呢?還是要虎視眈眈的搶空位?如果過分的 分心,別人是看得出來的,那屆時將又有一群演員兼裁判們會將他揪出,若太入戲,他將錯過搶位的時間。但有時亦有人跳到一半,受夠了這舞會的角色跟規則,不 需別人推,也不等音樂停,自己就先跳出來,他的缺席也會牽涉到別人的台步,從新思考這舞會的荒謬。

 人 生如戲,你我皆扮演著某種角色,你我也皆被這角色的蜘蛛網給纏住,這網是社會送給你的,但也因為你的執著而得到延續,因此不要怪別人;人生如戲,戲如人 生,但總有戲外人苦勸莫執著於戲中曲,但難道脫下面具即為解脫?那何苦這鬧劇?你我心中皆渴望著音樂快結束,找個位置,脫下面具,但跳脫即解脫,何苦需等 待音樂的休止,天竺鼠只需跌一跤,就可脫離滾輪,可是牠依然奔的如此甘之如飴,此時此刻音樂仍在背景演奏著,搶位人依然搶位,我依然跳著舞。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