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olution.jpg

前 一段時間趁休長假期間去了一趟拉拉山森林公園,觀賞神木群的生長環境,在人類文明生活一段時間後,常可以在大自然中覺察平日所難領悟的道理,尤其自然界常 常會反駁人類認為理所當然的信念,而這諸多信念中,萬物最不給世人面子的,莫過於推翻成功是憑靠個人努力而得來的大頭症。

神木的定義原則上是須超過1000年以上,台灣的神木不少,樹種以紅檜為主。多生長在15002500公尺 高海拔山區,尤其是潮濕多霧的氣候最適宜紅檜生長。神木的特性不單單為其長壽,最重要的是在樹幹上,可孕育各種不同的生機,一顆千年神木的軀幹上,不但佈滿蕨類、蘚苔等植物,並且更摻有其他樹木扎根於其內。

動物的常客則有松鼠、蟒蛇、貓頭鷹、鳥群、蜥蜴、甲蟲、螞蟻、蜘蛛、青蛙、等等不勝枚舉,甚至連黴 菌也是居戶之ㄧ,神木上所蘊含的生機無限,中國人認為老天爺謂之有德性,乃因其可孕育萬物於自身,照此理而論,神木不愧為一有德性之奇蹟。

但一顆神木,若將其移植至海拔1000公尺之下,並改變周遭生態及溫濕度,將立即凋零,不管其如何力挽狂瀾 都敵不過大自然的法則,因此與其說神木具神性,有造育萬物的本事,倒不如說大自然有著一套自發性的生長智慧,不需個體費神安排,萬物各取所需,各司其職。

  神木之所以能長成,是因大自然已供給其一切必然的外在條件,若一顆神木在其成長期間,改變了高度、濕度、溫度及周遭自然生態等客觀因素,或遭天災與人為因 素所破壞,其將不會繼續繁衍,也亦將失去所謂的神性,因為神木之所以具神性者,乃其環境使然,而又是何種力量造化此等環境?答案不外乎大自然是也,神木僅 不過是全宇宙中之一粒塵埃罷了。

世界文明猶如神木,文明內孕育各式各樣的種族、文化、部落、宗譜、技術、哲學、信仰。世界主要文明主幹概分3-華夏文明、印度文明、以及希臘文明,猶如3顆巨大的神木屹立在歷史的地圖上,其他文明可說是該3文明之分支,華夏文明為中、日、韓、越等國之文化源頭,儒家思想奠定東亞國家之家庭觀念乃至為官之道,以月亮圓缺為依據的農曆制度,衍生至農耕、命理、作息、節慶、藥理、遷徙等生活依歸。

印度文明孕育世界3大主要宗教,其吠陀傳統及瑜伽術仍廣為流傳至今;古希臘哲學則為西方文明之鼻祖,愛琴海一代的哲學家如數家珍,歐幾里得創始幾何學、亞里斯多德推演邏輯、柏拉圖草擬理想國、赫拉克利特教吾人每日不可兩次踏進相同川水。3大文明幅員遼闊,有容乃大,後人論前人,唯偉大稱之也,吾等實難望其項背,僅能大嘆人心不古哉!

 

                           

但此3大文明的人種真有如此神奇嗎?黃河、揚子江流域一帶人種真有如此深奧智慧嗎?印度、恆河2 之印度教徒又會多比亞馬遜森林的土著高明多少?愛琴海的征服者又會多比巴格達的軍事強人優越到何處?世界諸多文明皆孕育自以平地為主的河川或海洋區,原因 是河川可提供居民穩定水源灌溉農田,農業社會乃文明發展之必要元素,因農產品是跟隨一年四季規律作息,過剩農產品可囤積留至下年食用,因而奠定穩定發展的 文明要素。

海洋則可供魚群捕食,深海亦可供強大文明開拓軍事實力甚至貿易,反觀蒙古大草原的遊牧社會,或喜瑪拉雅山腰的不丹王國,人們需跟尋牛羊遷徙,有 限的草原會耗盡,游牧民族居無定所,難以發展穩定文明,因此內陸無河川或邊疆無臨海洋,或無分明之四季地帶,甚難發展恆久文明,歷史也證明此觀點,世界三 大文明揭發源於河川旁,並緊臨大海。

世界於18世 紀步入工業革命後,文明發展亦有新規則,且亦多屬天定,法國哲人孟德斯鳩深信氣候論,孟氏認為氣候及土壤對政體的類型有深刻的影響。大體上,寒帶地區容易 造就自由的政體,而熱帶地區則經常出現專制政體,孟德斯鳩的氣候政治論在當時頗為風行,連盧梭也深受其影響,甚至間接預測了工業革命適合於寒帶區國家發展 之論述,熱帶地區人因高溫而不願工作,且食物亦較寒帶區易獲取,因此無須特別以勞力及囤積資本謀生,亦無資本再投資的觀念,歷史證明工業革命之先驅確實也 皆位寒帶為主的北方國家。

montesquieu.jpg  

由 此可見,文明發展之先決條件,吾人實難不悲觀的推論其可掌握於人類手上者,真是甚少,一個生於伊索批亞的難民甚難在其一生中有如北歐人民在經濟或科學等領 域的發展,但往往居住在時代尖端的人民,經常大言不慚的稱其素質為獨一無二,其人種為最優越。

而不知如果將一白種北歐嬰兒帶到撒哈拉沙漠上成長,這位嬰兒 要在成人後得到諾貝爾獎的機率可說微乎其微。其他文明的大頭症也不惶多讓;中國的國名將其自大感畢露無疑;印度文明認其土地遍滿聖人:西方文明則將西方歷 史視為全球歷史,西方哲學視為世界哲學,西方宗教 則為救世主。

歷史舞台的戲碼物換星移,日日都在變,常常昨天認為理所當然的事,今日不見得就對,而弔詭的是,我們實在難以預測人類到底能夠掌握多少的未來,就像再賢能的 中國皇帝,也無法預測到西方的船堅砲利可輕易推倒其長城、刺穿其符咒;再神聖的印度聖者也無法預測何時能解決其國土的貧窮問題;再高超的西方經濟學家都無 法預測下一個金融海嘯,有時在想,到底是誰再操縱這世界,想著想著還真會不由自主的冒冷汗。


                     35-evolution-santiago-osnaya-mexico-thumb.jpg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