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and-the-new-world-order  

(刊於雅虎專欄)

國際政治有個惡名昭彰之詞,稱作「世界新秩序」(the New World Order)。這是一個由少數精英統治全球的企圖。最初由英國前首相邱吉爾、美國前總統威爾遜等人提出;之後受布萊爾、季辛吉、柯林頓與布希家族等金字塔頂端的領導者奉為圭臬。這些統治精英認為全世界的治理,必須透過單一政府、單一貨幣、單一財政與單一軍隊等方式管控。

然而過了70多年,這個跨國性政府的想像一直沒實現。許多政治學者認為美國可能有一天,能夠取代日不落的英國,成為引領全球邁入世界新秩序的國家。但這個想像,卻又因美元霸權的隕落,漸漸黯淡。

新總統川普更是跌破世人眼鏡,單方取消TPP、退出氣候變遷協議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他拒絕參與一帶一路與亞投行等倡議,最近還被媒體踢爆常因形象受損而「崩潰」,成為一個自己常咒罵的麻煩製造者。

更麻煩的是,美軍霸權也漸漸式微,連簡單軍艦的航行都會被貨輪撞出嚴重傷亡。迄今為止,南海猶如被中國大陸給壟斷,如果有個世界新秩序,這個掌舵的人,似乎十分不配川普的德行。

反觀剛落幕的中共十九大,習近平透過王岐山不入常與江派的交換,得到習家軍的全面卡位。新補入的中央委員中有20多人為「習勢力」。取代王岐山入常的則為習的拜把兄弟趙樂際。剩餘的常委為原習家軍的栗戰書、遭釋權的李克強與團派,與韓正一位江派。習近平未來五年可謂掌控了中國大陸的權力核心。

事實上,看了十九大閉幕會議中,習近平、胡錦濤與江澤民間的互動即可推論,習派已收編團派與江派勢力,成為中國自毛、鄧以來的最大派系。也就是這原因,「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被納入憲章,超越胡與江,甚至鄧小平的待遇,成為繼毛澤東之後,唯一現任中共領導人名字被納入憲章的例子。

12chinadomination  但說習近平的權力等同毛澤東又有失真的疑慮,因為毛澤東掌權期間,中國大陸雖擁有全球最多的人口,GDP卻佔不到5%。當時中國常年鬧飢荒、鬥爭、貧窮;最基本的工業技術依賴蘇聯支援,中共缺乏國際貿易能力,人民幣則是個封閉的地方貨幣。

反觀習近平的中國,卻是一個全球第二大GDP強國、第一大貿易大國;軍事武器大量銷往中東、北非賺取外匯,軍事投放遠及非洲大陸。人民幣交易支付擠入全球第五大;SDR納入這貨幣成為全球五大尊榮貨幣。(編按:特別提款權,英语:Special Drawing Right, SDR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創設的一種儲備資產和記帳單位)

此等程度的國力,能與土法煉鋼、拿石頭砸麻雀的毛澤東時期相比嗎?與毛的內強外弱權力結構對照,習近平所掌控的中國,是一個內強外也強的政治實體。在未來十年中,習還準備將歐亞非大陸,以一帶一路與亞投行串連起來,成為一個全球最大的貿易帝國。

事實上,就是看準習近平很有可能繼續坐十年,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嘉德才會在一場會議中表示,只要中國的經濟持續成長,十年之後IMF很有可能會將總部遷往北京。

十年之後,剛好就是如果習近平成功續任第三期的截止年。不成文的規定是,IMF的總部設在那,那裡就將是一統世界的強國。如果70年前邱吉爾與威爾遜所想像的世界新秩序過於早熟,或許十年後的「世界習秩序」,會是一個更有譜的替代品。

 

何謂世界習秩序?快轉到1:33:00,聽濕兒分析

延伸:

能塞人民幣 英帝不怕19大後被統!

亞投行:中國制定世界新秩序,台灣挫咧等!

全球即將奔向崩潰 The Road to Ruin》說了啥

歐習會結論:美中瓜分南北各半球

人民幣急貶為台灣核彈? 空心蔡恐搞錯方向!

到處都是陰謀論?!論黑格爾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路人乙
  • 昨天加泰隆尼亞宣布獨立,如果西班牙不派兵鎮壓,真擔心有些台灣人在2018與2020還是續投民進黨.
  • 金錢帝國
  • 可惜的是
    這個習秩序大概撐不久
    置於為什麼
    不解釋
    原來王大師是個自導自演的喜劇演員阿wwwwwwww
  • 呆丸哈哈哈
  • 加泰獨立鬧劇的代價
    2017-11-03 旺報 羅慶生(淡江大學整合科技與戰略中心研究員、助理教授)

    歹戲拖棚達一個月的加泰隆尼亞獨立鬧劇終於結束。加泰自治區議會在反對者退席抗議下通過議案,宣布獨立。西班牙參議院隨即也通過議案,解除加泰自治政府首長職務、解散議會,直接接管。自治區主席與數位閣員因而遠走比利時。事件雖然和平落幕,這個以工業與旅遊勝地聞名的富裕地區卻已付出龐大代價:觀光客銳減、1600家以上企業遷離;這還不算民眾受創的自尊,以及因凸顯統獨差異而造成的社會分裂。
    事件源起於10月1日,加泰自治政府在西班牙憲法法庭宣布違憲的情況下仍執意舉辦統獨公投。投票結果雖然有90%支持獨立,但在選民抵制下投票率只有43%。10月8日,加泰首府巴塞隆納超過30萬名以上支持統一民眾上街遊行。在反彈聲浪下,加泰自治區主席10日雖然簽署了「獨立宣言」,卻未宣布獨立。
    雖然如此,西班牙政府卻限期要求明確表態。期限到後,加泰自治政府只表示將繼續談判,並未表態獨立與否。10月20日,西班牙政府宣布將啟動憲法第155條,收回加泰的自治權。27日,加泰自治區議會通過議案,宣布獨立。西班牙參議院也立即通過,授權政府接管。英、美與德、法等歐盟國家也都表態不予承認。加泰隆尼亞的獨立如曇花一現。
    然而這樣的結果幾乎是可預期的。依據BBC的報導,加泰政府在今年7月委託進行的一次公開民調顯示,41%的加泰隆尼亞人希望獨立,49%的人反對獨立。如此加泰政府仍執意舉行獨立公投,議會也逕行通過議案宣布獨立,只是在操作民粹,並沒有真正思考可能的政治與經濟後果。如此鬧劇一場,卻讓全體加泰隆尼亞民眾承擔社會動盪的苦果,並非負責任的政治表現。
    加泰獨立鬧劇,從國際政治角度看,一度被視為普世價值的民族自決原則已經有過時疑慮。全球化將各國的政經利益緊密綑綁,不容許個別行為者破壞。而分離主義破壞現狀,因而在地緣政治經濟利益的拉扯下,政治前途不再是該地區民眾所能單獨決定。這是為何2014年克里米亞歸屬公投無法獲得國際承認,而加泰隆尼亞獨立不被國際接受。
    同樣的,即便有92.7%贊成的伊拉克庫德族「諮詢性」獨立公投,也同樣受到包括聯合國及美國、英國與庫德族地區周邊國家一致反對。這些愈來愈多的國際實踐,意味著「台灣前途由台灣2300萬民眾共同決定」的論述同樣也將面臨國際現實的制約。
    從國內政治角度看,任何改變現狀的政治主張都可能帶來難以預期的後果。雖然追求政治理想必然要冒風險,但是否具有道德正當性,應以人民生活能否因而改善為判準。如果不能使民眾的生活變得比以前更好,就是操作民粹,也難以獲得獨立的目的。加泰獨立鬧劇足當前車之鑑。
  • 呆丸哈哈哈
  • 覺醒獨吱就算幫牠們口中的"民主盟國"說話 "民主盟國"也不會幫助牠們獨立建國w
  • 呆丸哈哈哈
  • 客家台獨志工應主導台獨運動
    六堆風雲124刊(民國96年9月) 鍾孝上

    我用「客家台獨志工」而不用「客家台獨人士」,有兩個意思。第一個意思是:直到現在,所有口口聲聲喊台獨的台獨人士都是假的!我希望這些玩假的台獨人士先從客家台獨鄉親中產生來「獨領風騷」,勇敢主導真正的台獨運動!
      真的台獨志士和假的台獨人士應如何區別呢?
      1.主張「台灣的統獨應由公民投票來決定」的人都是假的台獨人士!因為投票的結果不一定獨立票會過半。
      美國獨立戰爭醞釀初期,很多人反對獨立。但獨立志士意志堅定,到處鼓吹「不自由毋寧死」,結果終於激起多數人的「同仇敵愾」而打勝八年的獨立戰。台獨志士也應該有「不獨立毋寧死」的浩然之氣。
      2.主張「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所以不必宣布獨立」的人也是假的台獨人士!因為台灣的國名仍然是「中華民國」,而中華民國現行憲法有關領土部分仍然涵蓋大陸和台灣。玩真的台獨志士應該主張立即把「中華民國」正名為「台灣共和國」,並制定台灣共和國憲法明定台灣共和國的領土只限台灣和澎湖,然後堂堂正正以「台灣共和國」國名申請加入聯合國。
      3.美國一再說明美國的台海兩岸政策是「一個中國,不支持台灣獨立」,而中共也明訂「反分裂國家法」。因此,主張「不採美國所設的紅線」的台獨份子,永遠搞不成台灣獨立!
      真正的台獨志士絕對不能認受「受制於人」!絕對始終如一,一以貫之,對自己的獨立建國理想和偉業百分之百忠烈到底!因此台獨志士當然要有「以非常的決心和行動來實現自己的理想和偉業」的覺悟!外有美中反對,內有不少民眾及國會議員及黨派等之扯後腿,台獨志士都要有應對及克服的「非常手段」。
      敬愛的客家台獨鄉親!你們說過:「台灣的自主運動(即獨立運動),客家人不能缺席!」所以你們很勇敢跳出來參與了這項活動!但直到現在,你們都一直跟在福佬台獨人士的屁股後面走,而這些福佬台獨人士都不是玩真的!只為選舉而台獨,不是為台獨而台獨。因此,你們再跟他們後面走不管多久,台獨的美夢都可能無法實現。只有你們先做玩真的台獨志士,然後勇敢主導真正的台獨運動,台灣獨立建國的偉業和理想才能實現!
      那麼,請問:你們都準備好要做玩真的台獨志士麼?如果是,就讓我們一起討論一、台獨的種類及二、如何實現台獨吧!
    一、台獨的種類
      台獨有兩種。第一種是從過去到現在一直進行中的「福佬本位排他性台獨」。第二種是從現在起應把福佬本位台獨取而代之,全力推行的「族群平等和諧的全民台獨」。請客家台獨志工認真思考:你們到底要幹哪一種台獨?請細讀下文,然後做明確選擇。
      1.台灣人、台灣話問題
      大家都知道台灣人包括福佬人、客家人、原住民(及新住民),所以台灣話包括福佬話、客家話、原住民話。但為了要台獨,福佬台獨人士不喜歡自稱為福佬人或閩南人或更中原的河洛人,他們只喜歡自稱為台灣人。因此他們並稱台灣各族群及其語言時,都琅琅上口說「台灣人、客家人、原住民」及「台灣話(或台語)、客家語、原住民話」,只把自己當作台灣人,也只把自己的福佬話當作台灣話或台語。幾十年來客家人提出糾正及抗議全無效,他們照說不誤直到現在!可見他們嚴重偏執而侵犯了客家人、原住民的尊嚴與權益!請問客家台獨志士:客家人不是台灣人麼?客家話不是台灣話的一種麼?如果是,你們就不應該在裝傻保持沉默,應該勇敢向福佬沙文主義嗆聲、糾正其錯誤!這就是客家台灣志士主導全民台獨運動應做的第一件事!
      客家人和原住民的名稱老早就這樣定名,並以這名稱為傲!但「台灣第一多數族群」直到現在尚未定名!到底是福佬人呢?閩南人呢?河洛人呢?HOLO呢?應該立即定名,否則名稱不定就有損尊嚴!
      2.國語問題
      請客家台獨志士自問自答:「現在乃至台獨後,最好的語言政策是什麼語言政策?」
      台灣是個多元社會,有客家人、福佬人、原住民及新住民。所以請自問自答:到底要不要一種通用語(或國語)在不同族群間,在教育、辦公、開會、論政等公眾場合裡共同使用?如果認為絕對需要,那麼請問:最好的語言政策是不是「公用國語、尊重母語」?所謂國語,是指推行六、七十年的北京話或普通話。至於「尊重母語」方面,為了保持各族群的母語及文化,應實施小學雙語教學,電視娛樂節目也按族群人口比例開放。所以「公用國語、尊重母語」的基本精神是對母語和國語都要有相同的感情,不應該只愛母語不愛國語,也不應該只喜歡講國語不願意講母語。所以不同族群間的聚會和活動一律只講國語不講母語,使每一族群的每一個人都精通國語和母語。
      但如果你們認為不可以有一種通用語,而堅決主張所有母語都是平等的官定國語,那麼你們認為最好的語言政策應該是「語言平等法」麼?如果是的話,即日起你們就必須帶頭做示範,不管公私場合,也不管多族群在一起,你們都必須始終如一,一而貫之,大聲講客家話!不可講半句福佬話及北京話!除此之外,不同族群間,在教育、辦公、開會、論政等公共場合,客家人講客家國語、福佬人講福佬國語、原住民(有不同九族)講原住民國語,那麼:一、到底如何同步翻譯?二、到底如何上課?你們都必須以負責態度說清楚講明白!
    現在再對兩種不同台獨做歸納整理,以便選擇。
    (一)福佬本位排他性獨台
      1.「我是台灣人,你是客家人,他是原住民」。
      2.「偏用閩語、排斥國語」,對現行國語沒有感情。
      3.「中國豬滾回去!」沒有包容新住民的胸襟。
    (二)族群平等和諧的全民台獨
      1.「我是HOLO人,你是客家人,他是原住民,大家都是台灣人」(總統府用HOLO名稱)
      2.「公用國語、尊重母語」,對國語、母語有相同感情。
      3.有容乃大!熱忱擁抱並尊重新住民。
    二、如何實現台獨?
      你我大家都知道:獨立不是用嘴巴喊、或全民投票,或宣布獨立就會獨立的!要獨立,就要上戰場打獨立聖戰!
      我相信客家台獨志士都有歡歡喜喜皆為台獨聖戰而戰死的勇氣和覺悟!但只有你們有決一死戰的覺悟還不夠!你們應該正式組織起來,分頭併進鼓吹你們的「不獨立毋寧死」的崇高理念,來教化所有不敢言戰的假台獨立份子都變成像你們一樣不怕死的台獨志士!這樣還不夠!包括所有族群的台獨志士,還要加倍努力激發兩千三百萬全台灣人民的同仇敵愾,使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勇敢臺灣人」都歡歡喜喜準備上戰場為台獨聖戰而光榮戰死!到那時獨立戰爭不必打,台灣獨立的悲願就能達成,不是麼?敬愛的客家台獨志士,加油吧!
    (文責作者自負)
  • 呆丸哈哈哈
  • 美國民主的五個真相
    2016-06-20 新華澳報 詹姆斯‧科克羅夫特(紐約州立大學教授、作家)

      眾所周知,馬克思主義者認為,資產階級民主就是富人用來維護自身權利、控制勞動者和限制主流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異見者影響力的專制工具。但是,很少有美國人讀過馬克思,很多人都把「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看做極權主義、甚至是「魔鬼的著作」。
      然而,就在這個「世界上最富有國家」出現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現象。民主和共和兩黨的主要政治人物都宣稱美國沒有民主,似乎大部分美國民眾也表示贊同。認為自己生活在「自由土地」上的公民意識到,他們的國家並不民主。這被很多社會學者稱為「矛盾的認識」或「混合的意識」。
      1.美國從來都沒有民主
      用美國前總統卡特的話說,「美國沒有行之有效的民主」,「我們的選舉程式是全世界最糟糕的程式之一,這是因為過度的金錢介入」。
      事實上,美國從未有過民主,它一直是為超級富豪提供憲法和憲法外保護的共和國。用美國歷史學家彼得‧J‧弗雷德里克的話說,「不同的是,(經濟)鴻溝在擴大,幾乎從未像現在這樣糟糕過」。如今,對於四年一次選舉的普遍感受是,這就是一場被一黨制操控的「作秀」;在這種制度下,超級富豪及其代表、兩黨領袖是決定最終結果的人,其他政黨實際上已經被排除在參與選舉的門檻之外。
      與民主神話相反的是,總統選舉並不是直接和普遍的,並非每個公民都有投票權,也不是每張選票都會被計,更不是「一人一票」。比如,波多黎各的永久性居民是美國公民,但他們被禁止參加美國大選最終投票,因為波多黎各並不是美國的一個州。
      美國每次總統選舉的結果都不是選民決定的,而是選舉人團。這是一個由538人組成的黑暗團體,據稱他們代表了除緬因州和內布拉斯加州外的選民參加投票,但他們對於結果卻並不承擔法律義務。贏得270張或以上選舉人票的總統候選人,即獲得選舉勝利。2000年大選時,選舉人團選出了全國普選票數未占多數的候選人成為總統,他就是喬治‧W‧布希。
      2.公眾的憤怒
      長時間的經濟危機導致了貧富差距日益拉大。在危機的影響下,美國人對未來已不抱希望,並對「權勢集團」(領導階層)感到憤怒。在兩黨初選和街頭抗議活動中體現出來的這種憤怒情緒,令美國的領導人和超級富翁們感到擔憂。
      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很少有人瞭解,這場全球經濟危機到底從何而來,以及去向何方。左派經濟學家持有一些相同的分析觀點,但也並非完全一致,並且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未來是不可預測的。他們指出,危機的根源在於工業生產過剩和在1970年代中期達到峰值的投資收益的降低,此後大資本開始更多的在金融領域而不是生產領域尋找自己的「解決方案」。美國和歐洲在海外發起了「再殖民」的戰爭,目的是將自然資源據為己有。軍火生產如火如荼,狂熱的投機行為製造了更多的利潤。技術的變革、資本的跨國化以及公共和私人「債務」,變成了重要的投機和開拓市場、生產和貿易全球化、降低工人工資的工具,隨之而來的是收益率的提高和各種領域的私有化。無產階級現在漸漸地過上了後現代的朝不保夕的生活,沒有固定工作和收入。
      所以,資本的積累建立在所謂的「全球化」基礎上,也就是在新的「自由市場」開放的框架內。通過對債務結構、貨幣和利率的操縱,而將更多的錢轉移到國際資本家囊中。所謂的「1%的人」從99%的人腰包中攫取利潤,因此導致了民眾對壟斷資本及其對政治制度的操控產生了怨憤之情。
      3.種族主義、排外主義、性別主義和千禧一代
      在共和黨初選中,極盡煽動之能事的民粹主義候選人特朗普以及極端保守派泰德‧克魯茲,之所以能夠取得最初的勝利,其主要原因就是美國國內種族主義和排外主義情緒的增長。這些不僅是美國歷史和媒體歪曲的產物,也是著名的「白人中產階級」迅速向下流動造成的結果。還有另外一個從未被提及的因素:在人口結構變化的影響下,所謂的「白人」對未來逐漸喪失信心。
      到2044年,美國白人將在數量上成為少數族裔。很多憤怒的白人男性和右翼的女性都加入到特朗普和克魯茲的戰隊中,表明了這種人口結構的新現實已經造成了恐懼。很多白人認為,「讓美國再次強大」這句選舉口號巧妙地暗示了對重建白人至上或昔日白人特權的渴望。
      選民的憤怒在所謂的「千禧一代」中表現得尤為強烈。這一代人經歷著就業形勢不穩、影響大多數公立院校學生的學校債務缺乏負擔得起的醫療服務,以及對「制度」本身的沮喪感。他們不喜歡政府捍衛或重複權勢集團制定的「遊戲規則」的態度。這一代及下一代人不信任希拉蕊和傑布‧布什這樣的傳統派候選人,也不接受主流媒體製造的各種謊言。
      美國有如此多的年輕人支持民主黨候選人桑德斯,這一點並不令人感到意外。桑德斯宣稱「民主社會主義」,抨擊「企業福利」制度,尋求資本主義內部更大範圍的改革。民調顯示,50%以上的千禧一代更喜歡「社會主義」這個選項。
      4.選舉反叛:候選人和媒體
      雖然選民通常都必須登記為共和黨或民主黨成員,但實際上美國沒有幾個人真正屬於哪一個黨派,最大的選民集團由自認為「獨立」的人構成。通常情況下,那些在四年一次的初選和最後的總統選舉中投票的人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們認為這是「責任」,或者因為喜歡某一個候選人的性格。
      但是,現在出現了一個意外而重要的情況:選民當中出現了針對權勢集團的反叛。關於誰將在7月的兩黨全國大會上決定總統候選人最終提名的問題,展開了一場公開的討論。出現了很多相互矛盾的政治議程。
      一個極其重要的現象就是主流媒體發揮了過分的影響,尤其是電視媒體。它們往往是企業或某些超級富豪的財產。美國也有所謂的公共電視台、公共廣播公司,但主要依靠大企業或「慈善」基金會的捐款維持。
      總而言之,電視媒體就是貪婪的資本主義的組成部分,是一項買賣。正因為如此,電視媒體對特朗普的報導時間才會比其他所有候選人加起來的時間都多。特朗普作出的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國或修建龐大的邊境隔離牆等可恥的承諾,以及他古怪、粗俗和帶有侮辱性的語言,吸引、甚至催眠了數百萬的電視觀眾。即使特朗普和除希拉蕊以外的候選人指責同一撥媒體謊話連篇和不負責任,這些媒體的老闆也深知,公眾就喜歡這樣的觀點。比起真相,媒體更感興趣的是收視率。正如特朗普本人所說,「當我出現在這些電視節目上時,它們的收視率就會翻番、甚至是三倍,這就讓一個人有了權力」。
      5.「民主的民主化」、社會運動和未來
      在當代,世界各地的社會運動都流行一句口號叫「民主的民主化」。這句話強調了一個明顯的事實:資產階級的民主並不是民主。
      美國進步的社會運動都支持這樣的民主化。此外,它們也拒絕接受新自由主義或任何一個黨派領導下的政府的所作所為——不管是奧巴馬、小布希、希拉蕊還是特朗普。然而,歷史告訴我們:這些異見者通常都會投票給民主黨的候選人,如同「矬子裏面撥將軍」。
      從歷史的角度看,一撥撥的社會運動興起又消失。它們都遭遇了暴力鎮壓和內部的分裂。各個社會運動之間缺乏聯繫,沒有建立持久有效的組織結構。儘管如此,最近的一個趨勢是:當一個社會運動出現並消失的時候,通常都會給我們留下一個得到普遍傳播的概念或想法。比如2011年「佔領華爾街」運動給我們留下的是「1%和99%」的概念,而支持桑德斯的社會運動最終讓「社會主義」這個詞語的使用合法化(這在冷戰時期是難以想像的)。
      未來的選擇,沒有一個簡單的定義;因為一切都取決於每個國家或地區的社會背景,以及人民的參與和領導。但是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每個地區和全世界如果不能為未來而鬥爭,就不可能有人類和地球的和平與生存。
  • 呆丸哈哈哈
  • 民主化的撤退:歡迎來到全球威權年代
    2017-02-20 信報財經新聞 沈旭暉

    假如要前瞻未來十年的全球形勢,除了右翼復興,還有甚麼?恐怕就是威權主義逐步取代民主化,成為主旋律。
    全球化時代剛出現時,美國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曾預言「歷史終結」,相信代表自由主義的歐美民主制度已成為人類發展的終極形態。而曾幾何時,這是教科書的內容。根據全球民主監測組織Freedom House的年度報告,1990-2005年間,全球被認可為「選舉式民主政體」的國家從76個上升至119個。然而,隨後世界民主化持續低迷,2009年錄得40個國家民主化倒退,選舉式民主政體下滑至116個。2016年,民主倒退國家的數目更升至72個。這組織向世界發出緊急呼籲,稱「民主」在全球正承受前所未有的壓力。
    關於這問題,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研究民主化的專家Joshua Kurlantzick出版了專著《民主在退潮》(Democracy in Retreat: The Revolt of the Middle Class and the Worldwide Decline of Representative Government),認為箇中原因(特別是在發展中國家)可從內外兩方面總結。在內部層面,根據傳統歐美民主制度的經驗,經濟全球化過程中不斷壯大的中產階級,才是民主化的中堅力量;但在東南亞發展中國家如泰國、還有眾多東歐及拉美國家,這一公式在過去十多年卻毫不成立,中產甚至走向了民主的對立面。
    在這些國家,中產階級數目可能顯著,但遠非大多數。當民主化改革以直接民主或代議制被推動時,廣大處於社會中下層的人民往往獲得比中產階級更多的話語權,他們與中產之間就全球化成果分配的利益衝突成了社會矛盾焦點。民選政府在執政初時,往往為了「民意」,實行傾向民粹主義的社會政策,嚴重衝擊中產利益。在成熟的民主政體,這一利益衝突可以通過健全的政黨機制加以調和。但在眾多新興民主化國家,政黨(尤其是反對黨)的功能尚不健全,相關政策易趨向極端。後果是昔日反獨裁的中產階級在利益受威脅時,情願重新呼喚強人入主政府,導致國家政治向威權統治轉變。當這一趨勢再被基層民眾抵制,各方互不妥協,所謂「民主」就淪為各方利益爭奪的口號。
    Kurlantzick亦提出另一個外部因素:「中國模式」作為西方民主化之外的「第二選擇」,正受到越來越多發展中國家青睞。中國、俄羅斯等以威權主義為管治哲學,輔以有限制的市場經濟,發展毫不遜於西方國家,而且能保持(高壓下的)穩定,還能積極參與經濟全球化,國際影響力和持份都越來越大。不少移植了西方民主後經歷國內動蕩、經濟發展承壓的國家,自然認為值得借鑒。與此同時,中國、俄羅斯都調節了策略,不再盲目攻擊民主,反而強調自己也是「另一種」「更有效」的民主國家。此消彼長下,西方民主化不再被視為天經地義的事。
    這些發展,配合了資訊科技新時代的出現,更是一發不可收拾。《華盛頓郵報》編輯部在對全球民主化危機的反思文章中提及,依托全球信息互聯之大勢,新時代的威權主義統治者們,都懂得利用互聯網操控網絡公共輿論空間,引導公眾輿論。威權政府不滿足於昔日對政治異見者禁言,反而會主動通過官媒和「水軍」向社會提供「另類事實」、「另類民意」,以抨擊自由主義民主制度。這正是本欄曾談及的「獨裁者2.0」模式。慢慢地,民意也開始真的支持這種模式。而另一方要用同樣方法迎戰,魄力和資源卻顯得捉襟見肘,大格局就慢慢改變。
    整個變革的轉捩點,大概是2008年,當時全球爆發金融危機,隨後國際油價持續低迷,唯獨中國發展一枝獨秀,俄羅斯也突破了能源外交局限有所斬獲;誘使了更多國家向威權主義轉向,以圖穩定國內動蕩。此後也不是沒有出現西式民主化實驗。中東、北非諸國出現的「阿拉伯之春」,根據另一政治學者Larry Diamond的框架,甚至可以說是「第四波民主化」,但效果卻是悲劇收場:獨裁政權倒台後,這些國家壓抑已久、錯綜複雜的社會宗教矛盾一發不可收拾,缺乏執政能力的新政府無力應對,國家隨即陷入分裂、內戰、饑荒;假如被逼在「伊斯蘭國」和薩達姆式獨裁當中選擇,當地人民會如何選,呼之欲出。即使是特朗普,也公開對埃及新強人塞西將軍推崇備至,而不再理會民主化的理念,餘事可知。
    在這情況下,即使在老牌民主國家,「民主」的光芒也逐漸黯淡。特朗普明言不再推動價值觀外交,固然是美國外交立場的一大扭轉;而即使是他本人的施政,也很有威權風格,頒布涉嫌違憲的行政命令、於Twitter公然抨擊法官判決、把主流媒體列為「人民公敵」,如此種種,皆是常規民主國家政客避之不及的地雷。但特朗普並不為此困擾,支持者更是堅定站在身後。歐洲諸國各極右政黨也正以「代表民意」自居,儘管主張屢屢涉及種族歧視、無視少數人權利,作風一如普京,但目前卻如日方中。這樣一來,就是本身不走威權路線的領袖,例如英國文翠珊,也宣佈外交不再推廣民主化了。
    說到底,這些都是全球化的濫觴。哈佛大學教授Dani Rodrik的著作《全球化悖論:民主於世界經濟的未來》指出,過去十數年中以歐美國家為主導,旨在打破各國界限,實現國際經貿、人口、社會高度融合的「超全球化」(hyper-globalization) ,實質上是無法與國家民主政治並存的:前者要求的政策,無可避免地,更有利於跨國資本與精英。但對那些久居本土、無力塑造全球化格局的人而言,他們的政治授權、利益訴求與社會身份認同,都在不斷被政府忽略;在他們眼中,所謂全球化的政治現實不是「真.民主」,而是「別人的民主」。當近年反全球化浪潮席捲歐美,各發達國家社會政治生態也顯著兩極化,全球化中既得利益者與「被遺忘者」對立尖銳,民主為不同社群凝聚共識的能力就不再存在。
    歸根到底,民主作為一種政治理念和政治組織形式,並不能保證滿足所有人的所有訴求,亦不能保障自身的永續,本來就是一個各方妥協下各取所需的藝術。一旦這藝術的前提不再存在,怎麼辦?不知道。這正是福山在近年一系列新著中對民主建設反思時特別指出的,當中不無自我批評之意。在全球民主退卻的年代,「捍衛民主」的答案或許根本在民主之外;而這一點本身,同樣諷刺。
  • 呆丸哈哈哈
  • 王炳忠:今天的民進黨 就是當年自己一貫聲討的國民黨
    2017-11-14 中時電子報 黃以謙

    知名律師陳長文近日在媒體上談盧麗安被除籍案,認為政府此舉有違憲之虞;對此,新黨青年委員會主席王炳忠頗有感觸,他表示:「今天的民進黨,不就是當年自己一貫聲討的國民黨?」
    王炳忠在昨(13日)發文,談及自己對盧麗安被除籍案的質疑。他說,台灣法律至今接受「雙重國籍」,既然民進黨認為兩岸既是「兩國」,為何盧麗安不能兼有「兩國」身分?若假設民進黨政府承認「一個中國」,認定兩岸是「一國兩區」,則在大陸地區有戶口即喪失台灣地區之戶籍,則不免仍停留在「漢賊不兩立」的過時思維,有違兩岸分治的現實。
    王炳忠表示:民進黨聲稱,台人一旦加入對岸共產黨,或任對岸黨政職務,皆可能喪失台灣身分,剝奪身為台灣居民應有之權利。這種想法完全停留在視對岸為「匪」的年代,但《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已廢止,試問民進黨是要繼續兩岸對抗還是和解?
    他強調:民進黨對盧麗安除籍的作為是剝奪人民權益,等同另類思想篩選,這與戒嚴時代國民黨搞「台獨黑名單」有何不同?今天的民進黨,不就是當年自己一貫聲討的國民黨,重演令立場不同的台灣人失去家鄉的政治打壓嗎?
  • 呆丸哈哈哈
  • 領導世界 西方人累了嗎
    2017-11-16 中國時報 楊雨亭(自由作家)

    德國歷史哲學家斯賓格勒於1920年代出版《西方的沒落》,認為西方文明正處於衰落之中,引起了長期的爭議。斯賓格勒的歷史觀認為:一個文明在經歷興起、繁榮之後,最終沒落衰亡。可是對當時東方國家的菁英分子來說,正在汲汲營營於模仿西方國家的現代化,怎麼西方已經要沒落了呢?
    西方經歷兩次世界大戰災難,曾經燦爛的歐洲文明幾乎一蹶不振。戰後在美國的資助下,西歐不久走上復興道路,使得西方的意義延伸至美、加、澳、紐等的以歐洲族裔及基督教信仰為主的國家,從而產生一個掌握聯合國以治理世界的大西方中心時代。廣義來說:1990年代共產主義體制先後解體的俄國、烏克蘭以及東歐國家,都可視為大西方的範疇。
    在重整的世界版圖中,1980年代開始,依靠農民革命起家的中國共產黨,放棄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治理思維,倡導改革開放,其實是摸著石頭過河走向西方模式的現代化。多年來,多數的國家與專家並不看好中國的發展,因為在需要政治體制與意識形態的轉變以推動經濟建設的過程中有太多困難。國家、共產黨、政府、民間及海外之間的攻防,在各個方面、各條戰線中不斷地磨蹭、妥協,也不斷地相互轉移陣地。事實上就是共產黨政權保衛戰的最後一搏。其過程極為曲折,不外乎是欲以13億人團結一心以30年完成西方300年的功業。
    《時代雜誌》刊出一篇文章〈中國經濟如何有望贏得未來?〉,選在美國總統川普10天亞洲行之前發表,提醒:美國不能再後退,將亞洲的美國影響力與主導權讓位給中國。文章中回顧:多年來,西方認為,中國的專制資本主義模式難以在全球的自由市場中生存與繁榮下去,總有一天中國需要根本性的政治改革來維護國家治理的合法性。但是文章強調:今天中國的政治經濟體系,比二戰結束以來主導國際體系的美國更具條件,甚至更具可持續性。
    雖然美國的優勢一時之間仍難以撼動,美元仍然是全球儲備貨幣。富有的中國人投資美國的房地產,把孩子送到美國讀書,並且許多人打算退休後居住美國。但是美國的貿易領導地位、軍事聯盟、以及促進西方政治與文化價值觀的意願正在迅速地削弱中。文章憂心:西方人一直認為,人類發展的漫長弧線傾向於自由民主;但是,是否是如此呢?
    目前看來,中國的政治體制缺乏法治造成社會層面的不公正;但是總體而言,似乎中國的制度能夠更好地抵消國內和國外衝擊,帶給多數人好處。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國將保持強勁和穩定,她的國際影響力將繼續增長。最重要的是,中國人現在充滿了雄心壯志;而西方人走過了太長的歷史,早已強調個人主義的生活方式,而不願意再去領導世界了。
  • 呆丸哈哈哈
  • 保加利亚学者伊万·克拉斯特夫指出,“民主的胜利,产生了自相矛盾的结果。柏林墙倒塌20年后,对现实存在的民主政体的不满日益增长,并且人们越来越感到民主大厦的内部存在问题。……在1989年之后的几年内,很少有人注意到,那一年的划时代事件影响了理解民主的方式,民主国家自身的公民开始使用这种受到影响的理解方式来理解民主,也很少有人注意到争论更强化了这种影响。坚信民主必胜的话语腐蚀了现代民主政体的理性基础。民主再不仅仅是最不坏的治理形式——最坏中的最好,如果你乐意的话。相反,人们开始视其为最好的治理形式。人们开始寄希望于民主政体,不仅是为了使他们避免某种更坏的东西,还要用一个大而奢侈的套餐来提供和平、繁荣以及诚实和有效等所有的东西。1989年的历史断点使得许多人认为,民主是和平和经济增长的同义语。坚信民主必胜的时代的根本特征是,试图把民主描述为所有社会问题的唯一解决之道,而且在证明民主的正确性时,不是把民主的优缺点与其竞争者的优缺点进行对比,而是根据民主满足现代消费者的物质需求的能力。民主被描述为许多互不相关问题的唯一正确答案,带来经济增长的最好方式是什么?答案是成为民主国家。保卫一个国家的最好方式是什么?答案是成为一个民主国家并且周围都是民主国家(任何地方都自由,会让世界所有地方都更安全)。抗击腐败的最好方法是什么?答案是成为民主国家。应对人口或者移民挑战的最好方式是什么?答案是更加民主和包容。花言巧语取得了对现实的胜利。民主传教士们没有认识到的是,主张腐败或者少数民族融合之类问题在民主环境能够更好地解决是一回事,固执地认为引进自由公平的选举和采用自由主义的宪法就能解决所有这些问题,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不到十年,用经济增长、安全或者善治来证明民主的优越性,就开始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全球经济危机和威权资本主义的出现叠加在一起,对人们长期持有的设想提出了挑战。民主最擅长促进经济增长这一主张被中国的成功所动摇。”(伊万·克拉斯特夫:《民主和不满》。见:伊诺泽姆采夫主编《民主与现代化:有关21世纪挑战的争论》,中央编译出版社2011年版,第117—118页。)
  • 呆丸哈哈哈
  • 兩岸都需要陳映真
    2017-11-18 中時電子報 張方遠(時評作家)

    11月4至5日,台北舉行了《陳映真全集》發表會暨第一屆陳映真思想研討會,海峽兩岸不同世代的讀者與學者共聚一堂,分享探討陳映真作品的影響與精神。在陳映真被兩岸定型的當下,大陸以「愛國」推崇他,台灣以「統派」拒絕他。這一場會議重新思索陳映真多樣、豐富、批判的思想世界,將「鞭子與提燈」從後街之中再度引領而出,振奮人心。
    陳映真這一位從台灣土地生長的作家,自萬馬齊喑的1960年代起,就把自己的靈魂鑲嵌進社會主義,關懷的視野遍及包括台灣的全中國、以及同為霸權宰制的第三世界。他不僅僅是作家、小說家。此次出版的《全集》共450萬字、820篇、23卷,單就這個文字勞動的數量而言,他更是一位將文字做為批判武器的實踐者與戰鬥者。
    陳映真的作品反映了台灣現代化過程中出現的畸型與荒謬,同時更深入地走進幽藏在台灣人心靈中難言且難解的歷史糾結。他說,「1950年以來,台灣的歷史學界、社會科學界和文藝界,長期受到美國意識形態的洗腦,對於台灣戰後充滿了歪曲、謊言、恐怖和暴力的歷史毫無批判的研究與創作能力;從而在40年間,為美國塗脂抹粉,把美帝國主義妝扮成人權、民主和自由的推進者、守護者」;只有真誠地直面台灣「新殖民地」的本質,才可能擺脫冷戰與內戰結構帶給人民的桎梏。
    陳映真痛苦於兩岸間的「近親憎惡」,正是因為他深知祖國不只是祖國:祖國所象徵的艱苦,是「不屑於充當本國和外國權貴之俳優妾妓」,「渴望國家的獨立、民族的自由、政治與社會的民主和公平、進步的人民」。陳映真與他的綠島前輩們都明言,一旦將台灣歷史特殊性從民族分斷與中國近代史範疇內抽離開來,便難以迎來兩岸真正正常化。
    在陳映真一生的作品與實踐中,無不直指人類最終的平等、幸福。1987年,陳映真即指出:「台灣的工人階級不能再繼續做這種不合理、不被賞識和感謝的犧牲。台灣的工人階級應該團結起來,堅強有力地要求他在台灣社會中遠比應得的還要少一些的權利和利益。」30年後的今天,面對史上最糟的《勞基法》,整體社會處境的倒退,陳映真的警惕無疑是雷鳴的黃鐘。
    1991年,陳映真在《尋找一個失去的視野》文章中也扼腕,大陸「已經不知不覺地失去了第三世界的視野」,「逐漸失去了與世界窮人同舟一命的認識」。做為崛起中的大國,以民族再復興為己任的台海兩岸中國人,都應該從陳映真的作品中獲得啟發。
  • 呆丸哈哈哈
  • 國際規範的制訂者與秩序的破壞者
    2017/10/15 udn網路城邦 筍子的部落格

    現在很清楚了。起先是西班牙,然後就是法國、英國、荷蘭、德國、義大利,接著就是美國,若從大航海起算,迄今已有500年了。正所謂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500年。現在輪到中國出頭了。思想起來,讓人有一種莫名的振奮:這一代的中國人總算對得起列祖列宗了。這樣的一個出頭的大波浪,沒有兩、三百年是不會停歇的。
    中國在明朝海禁前,本有這樣的能量;即便到了乾隆,也還是有機會的,但可惜沒有敏感到戰略機遇。
    現在中國要重新出發了。從前侵略中國的強國,許多都心有未甘,主要包括了侵華的八國聯軍一些老面孔;英國及日本是其中之最不甘心者。現在新的八國聯軍有一個最大理由,就是:中國是國際秩序的破壞者。
    這裡有必要將規範與秩序做一個釐清。規範通常有分為道德的規範與法律的規範。前者是個人的修養,後者則是國與國或人與人之間應遵守的準則(或條文)。秩序與規範不同:秩序指遵守規範的行為,秩序與規範是兩個不同層次。
    事實上,絕大多數的規範老早就由強國訂好了。中國是工業後進國,在貿易法規、海洋公約、軍備控管、文化保存、海空運輸、犯罪防治、環境保護、動植保護及工業規則等,只有遵守先進國家訂定的規範。比如說,WTO的法條就叫規範,而遵守這些規範的行為就叫秩序。現在美國自己將TPP砸爛,全球自由貿易將由中國主導,可是歐盟及美日卻不承認中國在WTO的市場經濟的地位,就看出其間的巨大落差及矛盾。
    按所謂市場經濟地位,大致包括貨幣的可兌換程度、勞資雙方工資談判的自由程度、政府對生產方式的控制程度、設立合資企業或外資企業的自由程度等。換言之,規範是洋人制訂的,但它們可能沒有料想到中國發展得這麼快,於是反悔,反說中國破壞秩序;這是很奇特的邏輯。然而中國搞亞投行及一帶一路時,各國照樣參加;這就所謂的偽善吧。
    所以問題已經很清楚:不是誰在破壞秩序,而在新規範的創建時機逐漸來到。我認為:要不了幾年,一堆的規範將由中國主導制定或介入,特別在環保、物流、人工智能、高鐵、網購、5G、生物科技、機電工業、造船,乃至空間站、量子通訊等。如果中國軍武外銷再多一些,許多國家的武器也將採取中國規範,如火箭砲、導彈驅逐艦、各類長中短程導彈、無人飛機、衛星等。最後這些規範將影響政治哲學思維(如中國模式),並擴及於國際關係,包括政治、法律、安全各方面;新的國際秩序將逐漸形成。
    只有規範的制定者才有資格說別人是秩序的破壞者,這就是八國聯軍的邏輯;過去如此,未來也必如此。反正2025年也快了,咱們就拭目以待吧。
  • 呆丸哈哈哈
  • 打破醜化中國的迷思
    2017-11-19 中國時報 張文基(美國中美論壇社社長)

    川普的12天東亞之行已經圓滿結束,特別是他非常珍惜與習近平基於彼此尊重下的良好關係。川普認為,這種互敬關係比私人友誼更重要!這次川習會將為未來數十年的中美合作關係奠定良好的基礎嗎?這次訪問肯定是個良好的開始。然而中美合作的穩定成長,首先必須打破華爾街金融寡頭所控制的西方精英階級長期所經營的、醜化中國的迷思。
    這些迷思常以下列的質疑方式蠱惑人心:習近平是一個獨裁者、靠高壓違反人權的手段鞏固政權,中國的制度違反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一帶一路是中國企圖控制世界建立霸權的手段等等。
    中華文明自西元前500年逐漸高速發展並逐漸領先世界,直到16世紀西方因文藝復興而重新興起。在這段漫長的時間,中國發展出一套獨特的基於仁、義、禮、智、信,也就是共享、合作、互利、和平的價值觀,它的核心就是以民為本。然而自從歐洲產業革命以後,中國因為故步自封,導致過去近180年的恥辱和喪失民族自信。在這段歲月裡,中華文明面臨兩千多年未有的衝擊,一直尋找新的自救自新方式,期間嘗試過各種思潮和制度,也造成激烈的上下震盪和許多悲劇。
    近年來,中國大陸終於接近完成了一個新的「道」:它融合了中國傳統精神,西方的科學方法,社會主義理想和市場經濟理論建立新的思想、制度和政策。中共十九大所展示的為全民謀幸福的理念,和林肯總統及中山先生的「民有、民治、民享」社會的偉大理想沒有本質上的差異。
    過去30多年金融寡頭所主導的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背叛了美國的建國理想,走了一個以金融炒作為主的錯誤道路。它犧牲了廣大美國中產階級和勞工的利益,只為少於1%的資產階級服務,造成了世界的動蕩和兩極分化。這也是造成今天台灣青年和中下階層民眾徬徨的根本原因。所以,寄希望於西方的所謂「普世價值」來解決台灣所面臨的挑戰,絕對是緣木求魚!
    大陸的發展理念是以科技創新為驅動力,以發展實體經濟為基礎來促進經濟增長,為全民而非少數精英階級謀福利。大陸正在探索一條新的道路,中間會有曲折,但是大方向是正確的。台灣須在繼承中華文明的基礎下,與大陸一起共同探索前進。
    中國在法治建設和民主實踐方面肯定需要繼續改進,這也是習近平在十九大演講中所提到的重要任務之一。但是,實踐證明,完全照搬西方的一套是不可行的,因為過去30年世界的發展經歷也證明了這一點。
    西方媒體和智庫長期的對大陸法治和民主的批評,有些可能是真誠的,但是也有許多是懷有不可告人的用心。最近美國民意調查機構Ipsos做的民調發現,87%的中國人對中國所走的道路及中國的未來最有信心,高於世界其他國家人民的47%平均值,更遠高於美國人民的43%。如果中國人民滿意,其他國家或地區的專家又有什麼資格說三道四?
    過去幾年,習近平展示了無比的勇氣消除貪腐勢力,獲得了大陸人民的支持,在這過程中也掌握了極大的權力。放眼將來,習近平的歷史定位將是他如何建立長遠的民主法治制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