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and-the-new-world-order  

(刊於雅虎專欄)

國際政治有個惡名昭彰之詞,稱作「世界新秩序」(the New World Order)。這是一個由少數精英統治全球的企圖。最初由英國前首相邱吉爾、美國前總統威爾遜等人提出;之後受布萊爾、季辛吉、柯林頓與布希家族等金字塔頂端的領導者奉為圭臬。這些統治精英認為全世界的治理,必須透過單一政府、單一貨幣、單一財政與單一軍隊等方式管控。

然而過了70多年,這個跨國性政府的想像一直沒實現。許多政治學者認為美國可能有一天,能夠取代日不落的英國,成為引領全球邁入世界新秩序的國家。但這個想像,卻又因美元霸權的隕落,漸漸黯淡。

新總統川普更是跌破世人眼鏡,單方取消TPP、退出氣候變遷協議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他拒絕參與一帶一路與亞投行等倡議,最近還被媒體踢爆常因形象受損而「崩潰」,成為一個自己常咒罵的麻煩製造者。

更麻煩的是,美軍霸權也漸漸式微,連簡單軍艦的航行都會被貨輪撞出嚴重傷亡。迄今為止,南海猶如被中國大陸給壟斷,如果有個世界新秩序,這個掌舵的人,似乎十分不配川普的德行。

反觀剛落幕的中共十九大,習近平透過王岐山不入常與江派的交換,得到習家軍的全面卡位。新補入的中央委員中有20多人為「習勢力」。取代王岐山入常的則為習的拜把兄弟趙樂際。剩餘的常委為原習家軍的栗戰書、遭釋權的李克強與團派,與韓正一位江派。習近平未來五年可謂掌控了中國大陸的權力核心。

事實上,看了十九大閉幕會議中,習近平、胡錦濤與江澤民間的互動即可推論,習派已收編團派與江派勢力,成為中國自毛、鄧以來的最大派系。也就是這原因,「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被納入憲章,超越胡與江,甚至鄧小平的待遇,成為繼毛澤東之後,唯一現任中共領導人名字被納入憲章的例子。

12chinadomination  但說習近平的權力等同毛澤東又有失真的疑慮,因為毛澤東掌權期間,中國大陸雖擁有全球最多的人口,GDP卻佔不到5%。當時中國常年鬧飢荒、鬥爭、貧窮;最基本的工業技術依賴蘇聯支援,中共缺乏國際貿易能力,人民幣則是個封閉的地方貨幣。

反觀習近平的中國,卻是一個全球第二大GDP強國、第一大貿易大國;軍事武器大量銷往中東、北非賺取外匯,軍事投放遠及非洲大陸。人民幣交易支付擠入全球第五大;SDR納入這貨幣成為全球五大尊榮貨幣。(編按:特別提款權,英语:Special Drawing Right, SDR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創設的一種儲備資產和記帳單位)

此等程度的國力,能與土法煉鋼、拿石頭砸麻雀的毛澤東時期相比嗎?與毛的內強外弱權力結構對照,習近平所掌控的中國,是一個內強外也強的政治實體。在未來十年中,習還準備將歐亞非大陸,以一帶一路與亞投行串連起來,成為一個全球最大的貿易帝國。

事實上,就是看準習近平很有可能繼續坐十年,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嘉德才會在一場會議中表示,只要中國的經濟持續成長,十年之後IMF很有可能會將總部遷往北京。

十年之後,剛好就是如果習近平成功續任第三期的截止年。不成文的規定是,IMF的總部設在那,那裡就將是一統世界的強國。如果70年前邱吉爾與威爾遜所想像的世界新秩序過於早熟,或許十年後的「世界習秩序」,會是一個更有譜的替代品。

 

何謂世界習秩序?快轉到1:33:00,聽濕兒分析

延伸:

能塞人民幣 英帝不怕19大後被統!

亞投行:中國制定世界新秩序,台灣挫咧等!

全球即將奔向崩潰 The Road to Ruin》說了啥

歐習會結論:美中瓜分南北各半球

人民幣急貶為台灣核彈? 空心蔡恐搞錯方向!

到處都是陰謀論?!論黑格爾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ccrcw75 的頭像
accrcw75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


留言列表 (22)

發表留言
  • 路人乙
  • 昨天加泰隆尼亞宣布獨立,如果西班牙不派兵鎮壓,真擔心有些台灣人在2018與2020還是續投民進黨.
  • 金錢帝國
  • 可惜的是
    這個習秩序大概撐不久
    置於為什麼
    不解釋
    原來王大師是個自導自演的喜劇演員阿wwwwwwww
  • 呆丸哈哈哈
  • 加泰獨立鬧劇的代價
    2017-11-03 旺報 羅慶生(淡江大學整合科技與戰略中心研究員、助理教授)

    歹戲拖棚達一個月的加泰隆尼亞獨立鬧劇終於結束。加泰自治區議會在反對者退席抗議下通過議案,宣布獨立。西班牙參議院隨即也通過議案,解除加泰自治政府首長職務、解散議會,直接接管。自治區主席與數位閣員因而遠走比利時。事件雖然和平落幕,這個以工業與旅遊勝地聞名的富裕地區卻已付出龐大代價:觀光客銳減、1600家以上企業遷離;這還不算民眾受創的自尊,以及因凸顯統獨差異而造成的社會分裂。
    事件源起於10月1日,加泰自治政府在西班牙憲法法庭宣布違憲的情況下仍執意舉辦統獨公投。投票結果雖然有90%支持獨立,但在選民抵制下投票率只有43%。10月8日,加泰首府巴塞隆納超過30萬名以上支持統一民眾上街遊行。在反彈聲浪下,加泰自治區主席10日雖然簽署了「獨立宣言」,卻未宣布獨立。
    雖然如此,西班牙政府卻限期要求明確表態。期限到後,加泰自治政府只表示將繼續談判,並未表態獨立與否。10月20日,西班牙政府宣布將啟動憲法第155條,收回加泰的自治權。27日,加泰自治區議會通過議案,宣布獨立。西班牙參議院也立即通過,授權政府接管。英、美與德、法等歐盟國家也都表態不予承認。加泰隆尼亞的獨立如曇花一現。
    然而這樣的結果幾乎是可預期的。依據BBC的報導,加泰政府在今年7月委託進行的一次公開民調顯示,41%的加泰隆尼亞人希望獨立,49%的人反對獨立。如此加泰政府仍執意舉行獨立公投,議會也逕行通過議案宣布獨立,只是在操作民粹,並沒有真正思考可能的政治與經濟後果。如此鬧劇一場,卻讓全體加泰隆尼亞民眾承擔社會動盪的苦果,並非負責任的政治表現。
    加泰獨立鬧劇,從國際政治角度看,一度被視為普世價值的民族自決原則已經有過時疑慮。全球化將各國的政經利益緊密綑綁,不容許個別行為者破壞。而分離主義破壞現狀,因而在地緣政治經濟利益的拉扯下,政治前途不再是該地區民眾所能單獨決定。這是為何2014年克里米亞歸屬公投無法獲得國際承認,而加泰隆尼亞獨立不被國際接受。
    同樣的,即便有92.7%贊成的伊拉克庫德族「諮詢性」獨立公投,也同樣受到包括聯合國及美國、英國與庫德族地區周邊國家一致反對。這些愈來愈多的國際實踐,意味著「台灣前途由台灣2300萬民眾共同決定」的論述同樣也將面臨國際現實的制約。
    從國內政治角度看,任何改變現狀的政治主張都可能帶來難以預期的後果。雖然追求政治理想必然要冒風險,但是否具有道德正當性,應以人民生活能否因而改善為判準。如果不能使民眾的生活變得比以前更好,就是操作民粹,也難以獲得獨立的目的。加泰獨立鬧劇足當前車之鑑。
  • 呆丸哈哈哈
  • 覺醒獨吱就算幫牠們口中的"民主盟國"說話 "民主盟國"也不會幫助牠們獨立建國w
  • 呆丸哈哈哈
  • 客家台獨志工應主導台獨運動
    六堆風雲124刊(民國96年9月) 鍾孝上

    我用「客家台獨志工」而不用「客家台獨人士」,有兩個意思。第一個意思是:直到現在,所有口口聲聲喊台獨的台獨人士都是假的!我希望這些玩假的台獨人士先從客家台獨鄉親中產生來「獨領風騷」,勇敢主導真正的台獨運動!
      真的台獨志士和假的台獨人士應如何區別呢?
      1.主張「台灣的統獨應由公民投票來決定」的人都是假的台獨人士!因為投票的結果不一定獨立票會過半。
      美國獨立戰爭醞釀初期,很多人反對獨立。但獨立志士意志堅定,到處鼓吹「不自由毋寧死」,結果終於激起多數人的「同仇敵愾」而打勝八年的獨立戰。台獨志士也應該有「不獨立毋寧死」的浩然之氣。
      2.主張「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所以不必宣布獨立」的人也是假的台獨人士!因為台灣的國名仍然是「中華民國」,而中華民國現行憲法有關領土部分仍然涵蓋大陸和台灣。玩真的台獨志士應該主張立即把「中華民國」正名為「台灣共和國」,並制定台灣共和國憲法明定台灣共和國的領土只限台灣和澎湖,然後堂堂正正以「台灣共和國」國名申請加入聯合國。
      3.美國一再說明美國的台海兩岸政策是「一個中國,不支持台灣獨立」,而中共也明訂「反分裂國家法」。因此,主張「不採美國所設的紅線」的台獨份子,永遠搞不成台灣獨立!
      真正的台獨志士絕對不能認受「受制於人」!絕對始終如一,一以貫之,對自己的獨立建國理想和偉業百分之百忠烈到底!因此台獨志士當然要有「以非常的決心和行動來實現自己的理想和偉業」的覺悟!外有美中反對,內有不少民眾及國會議員及黨派等之扯後腿,台獨志士都要有應對及克服的「非常手段」。
      敬愛的客家台獨鄉親!你們說過:「台灣的自主運動(即獨立運動),客家人不能缺席!」所以你們很勇敢跳出來參與了這項活動!但直到現在,你們都一直跟在福佬台獨人士的屁股後面走,而這些福佬台獨人士都不是玩真的!只為選舉而台獨,不是為台獨而台獨。因此,你們再跟他們後面走不管多久,台獨的美夢都可能無法實現。只有你們先做玩真的台獨志士,然後勇敢主導真正的台獨運動,台灣獨立建國的偉業和理想才能實現!
      那麼,請問:你們都準備好要做玩真的台獨志士麼?如果是,就讓我們一起討論一、台獨的種類及二、如何實現台獨吧!
    一、台獨的種類
      台獨有兩種。第一種是從過去到現在一直進行中的「福佬本位排他性台獨」。第二種是從現在起應把福佬本位台獨取而代之,全力推行的「族群平等和諧的全民台獨」。請客家台獨志工認真思考:你們到底要幹哪一種台獨?請細讀下文,然後做明確選擇。
      1.台灣人、台灣話問題
      大家都知道台灣人包括福佬人、客家人、原住民(及新住民),所以台灣話包括福佬話、客家話、原住民話。但為了要台獨,福佬台獨人士不喜歡自稱為福佬人或閩南人或更中原的河洛人,他們只喜歡自稱為台灣人。因此他們並稱台灣各族群及其語言時,都琅琅上口說「台灣人、客家人、原住民」及「台灣話(或台語)、客家語、原住民話」,只把自己當作台灣人,也只把自己的福佬話當作台灣話或台語。幾十年來客家人提出糾正及抗議全無效,他們照說不誤直到現在!可見他們嚴重偏執而侵犯了客家人、原住民的尊嚴與權益!請問客家台獨志士:客家人不是台灣人麼?客家話不是台灣話的一種麼?如果是,你們就不應該在裝傻保持沉默,應該勇敢向福佬沙文主義嗆聲、糾正其錯誤!這就是客家台灣志士主導全民台獨運動應做的第一件事!
      客家人和原住民的名稱老早就這樣定名,並以這名稱為傲!但「台灣第一多數族群」直到現在尚未定名!到底是福佬人呢?閩南人呢?河洛人呢?HOLO呢?應該立即定名,否則名稱不定就有損尊嚴!
      2.國語問題
      請客家台獨志士自問自答:「現在乃至台獨後,最好的語言政策是什麼語言政策?」
      台灣是個多元社會,有客家人、福佬人、原住民及新住民。所以請自問自答:到底要不要一種通用語(或國語)在不同族群間,在教育、辦公、開會、論政等公眾場合裡共同使用?如果認為絕對需要,那麼請問:最好的語言政策是不是「公用國語、尊重母語」?所謂國語,是指推行六、七十年的北京話或普通話。至於「尊重母語」方面,為了保持各族群的母語及文化,應實施小學雙語教學,電視娛樂節目也按族群人口比例開放。所以「公用國語、尊重母語」的基本精神是對母語和國語都要有相同的感情,不應該只愛母語不愛國語,也不應該只喜歡講國語不願意講母語。所以不同族群間的聚會和活動一律只講國語不講母語,使每一族群的每一個人都精通國語和母語。
      但如果你們認為不可以有一種通用語,而堅決主張所有母語都是平等的官定國語,那麼你們認為最好的語言政策應該是「語言平等法」麼?如果是的話,即日起你們就必須帶頭做示範,不管公私場合,也不管多族群在一起,你們都必須始終如一,一而貫之,大聲講客家話!不可講半句福佬話及北京話!除此之外,不同族群間,在教育、辦公、開會、論政等公共場合,客家人講客家國語、福佬人講福佬國語、原住民(有不同九族)講原住民國語,那麼:一、到底如何同步翻譯?二、到底如何上課?你們都必須以負責態度說清楚講明白!
    現在再對兩種不同台獨做歸納整理,以便選擇。
    (一)福佬本位排他性獨台
      1.「我是台灣人,你是客家人,他是原住民」。
      2.「偏用閩語、排斥國語」,對現行國語沒有感情。
      3.「中國豬滾回去!」沒有包容新住民的胸襟。
    (二)族群平等和諧的全民台獨
      1.「我是HOLO人,你是客家人,他是原住民,大家都是台灣人」(總統府用HOLO名稱)
      2.「公用國語、尊重母語」,對國語、母語有相同感情。
      3.有容乃大!熱忱擁抱並尊重新住民。
    二、如何實現台獨?
      你我大家都知道:獨立不是用嘴巴喊、或全民投票,或宣布獨立就會獨立的!要獨立,就要上戰場打獨立聖戰!
      我相信客家台獨志士都有歡歡喜喜皆為台獨聖戰而戰死的勇氣和覺悟!但只有你們有決一死戰的覺悟還不夠!你們應該正式組織起來,分頭併進鼓吹你們的「不獨立毋寧死」的崇高理念,來教化所有不敢言戰的假台獨立份子都變成像你們一樣不怕死的台獨志士!這樣還不夠!包括所有族群的台獨志士,還要加倍努力激發兩千三百萬全台灣人民的同仇敵愾,使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勇敢臺灣人」都歡歡喜喜準備上戰場為台獨聖戰而光榮戰死!到那時獨立戰爭不必打,台灣獨立的悲願就能達成,不是麼?敬愛的客家台獨志士,加油吧!
    (文責作者自負)
  • 呆丸哈哈哈
  • 美國民主的五個真相
    2016-06-20 新華澳報 詹姆斯‧科克羅夫特(紐約州立大學教授、作家)

      眾所周知,馬克思主義者認為,資產階級民主就是富人用來維護自身權利、控制勞動者和限制主流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異見者影響力的專制工具。但是,很少有美國人讀過馬克思,很多人都把「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看做極權主義、甚至是「魔鬼的著作」。
      然而,就在這個「世界上最富有國家」出現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現象。民主和共和兩黨的主要政治人物都宣稱美國沒有民主,似乎大部分美國民眾也表示贊同。認為自己生活在「自由土地」上的公民意識到,他們的國家並不民主。這被很多社會學者稱為「矛盾的認識」或「混合的意識」。
      1.美國從來都沒有民主
      用美國前總統卡特的話說,「美國沒有行之有效的民主」,「我們的選舉程式是全世界最糟糕的程式之一,這是因為過度的金錢介入」。
      事實上,美國從未有過民主,它一直是為超級富豪提供憲法和憲法外保護的共和國。用美國歷史學家彼得‧J‧弗雷德里克的話說,「不同的是,(經濟)鴻溝在擴大,幾乎從未像現在這樣糟糕過」。如今,對於四年一次選舉的普遍感受是,這就是一場被一黨制操控的「作秀」;在這種制度下,超級富豪及其代表、兩黨領袖是決定最終結果的人,其他政黨實際上已經被排除在參與選舉的門檻之外。
      與民主神話相反的是,總統選舉並不是直接和普遍的,並非每個公民都有投票權,也不是每張選票都會被計,更不是「一人一票」。比如,波多黎各的永久性居民是美國公民,但他們被禁止參加美國大選最終投票,因為波多黎各並不是美國的一個州。
      美國每次總統選舉的結果都不是選民決定的,而是選舉人團。這是一個由538人組成的黑暗團體,據稱他們代表了除緬因州和內布拉斯加州外的選民參加投票,但他們對於結果卻並不承擔法律義務。贏得270張或以上選舉人票的總統候選人,即獲得選舉勝利。2000年大選時,選舉人團選出了全國普選票數未占多數的候選人成為總統,他就是喬治‧W‧布希。
      2.公眾的憤怒
      長時間的經濟危機導致了貧富差距日益拉大。在危機的影響下,美國人對未來已不抱希望,並對「權勢集團」(領導階層)感到憤怒。在兩黨初選和街頭抗議活動中體現出來的這種憤怒情緒,令美國的領導人和超級富翁們感到擔憂。
      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很少有人瞭解,這場全球經濟危機到底從何而來,以及去向何方。左派經濟學家持有一些相同的分析觀點,但也並非完全一致,並且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未來是不可預測的。他們指出,危機的根源在於工業生產過剩和在1970年代中期達到峰值的投資收益的降低,此後大資本開始更多的在金融領域而不是生產領域尋找自己的「解決方案」。美國和歐洲在海外發起了「再殖民」的戰爭,目的是將自然資源據為己有。軍火生產如火如荼,狂熱的投機行為製造了更多的利潤。技術的變革、資本的跨國化以及公共和私人「債務」,變成了重要的投機和開拓市場、生產和貿易全球化、降低工人工資的工具,隨之而來的是收益率的提高和各種領域的私有化。無產階級現在漸漸地過上了後現代的朝不保夕的生活,沒有固定工作和收入。
      所以,資本的積累建立在所謂的「全球化」基礎上,也就是在新的「自由市場」開放的框架內。通過對債務結構、貨幣和利率的操縱,而將更多的錢轉移到國際資本家囊中。所謂的「1%的人」從99%的人腰包中攫取利潤,因此導致了民眾對壟斷資本及其對政治制度的操控產生了怨憤之情。
      3.種族主義、排外主義、性別主義和千禧一代
      在共和黨初選中,極盡煽動之能事的民粹主義候選人特朗普以及極端保守派泰德‧克魯茲,之所以能夠取得最初的勝利,其主要原因就是美國國內種族主義和排外主義情緒的增長。這些不僅是美國歷史和媒體歪曲的產物,也是著名的「白人中產階級」迅速向下流動造成的結果。還有另外一個從未被提及的因素:在人口結構變化的影響下,所謂的「白人」對未來逐漸喪失信心。
      到2044年,美國白人將在數量上成為少數族裔。很多憤怒的白人男性和右翼的女性都加入到特朗普和克魯茲的戰隊中,表明了這種人口結構的新現實已經造成了恐懼。很多白人認為,「讓美國再次強大」這句選舉口號巧妙地暗示了對重建白人至上或昔日白人特權的渴望。
      選民的憤怒在所謂的「千禧一代」中表現得尤為強烈。這一代人經歷著就業形勢不穩、影響大多數公立院校學生的學校債務缺乏負擔得起的醫療服務,以及對「制度」本身的沮喪感。他們不喜歡政府捍衛或重複權勢集團制定的「遊戲規則」的態度。這一代及下一代人不信任希拉蕊和傑布‧布什這樣的傳統派候選人,也不接受主流媒體製造的各種謊言。
      美國有如此多的年輕人支持民主黨候選人桑德斯,這一點並不令人感到意外。桑德斯宣稱「民主社會主義」,抨擊「企業福利」制度,尋求資本主義內部更大範圍的改革。民調顯示,50%以上的千禧一代更喜歡「社會主義」這個選項。
      4.選舉反叛:候選人和媒體
      雖然選民通常都必須登記為共和黨或民主黨成員,但實際上美國沒有幾個人真正屬於哪一個黨派,最大的選民集團由自認為「獨立」的人構成。通常情況下,那些在四年一次的初選和最後的總統選舉中投票的人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們認為這是「責任」,或者因為喜歡某一個候選人的性格。
      但是,現在出現了一個意外而重要的情況:選民當中出現了針對權勢集團的反叛。關於誰將在7月的兩黨全國大會上決定總統候選人最終提名的問題,展開了一場公開的討論。出現了很多相互矛盾的政治議程。
      一個極其重要的現象就是主流媒體發揮了過分的影響,尤其是電視媒體。它們往往是企業或某些超級富豪的財產。美國也有所謂的公共電視台、公共廣播公司,但主要依靠大企業或「慈善」基金會的捐款維持。
      總而言之,電視媒體就是貪婪的資本主義的組成部分,是一項買賣。正因為如此,電視媒體對特朗普的報導時間才會比其他所有候選人加起來的時間都多。特朗普作出的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國或修建龐大的邊境隔離牆等可恥的承諾,以及他古怪、粗俗和帶有侮辱性的語言,吸引、甚至催眠了數百萬的電視觀眾。即使特朗普和除希拉蕊以外的候選人指責同一撥媒體謊話連篇和不負責任,這些媒體的老闆也深知,公眾就喜歡這樣的觀點。比起真相,媒體更感興趣的是收視率。正如特朗普本人所說,「當我出現在這些電視節目上時,它們的收視率就會翻番、甚至是三倍,這就讓一個人有了權力」。
      5.「民主的民主化」、社會運動和未來
      在當代,世界各地的社會運動都流行一句口號叫「民主的民主化」。這句話強調了一個明顯的事實:資產階級的民主並不是民主。
      美國進步的社會運動都支持這樣的民主化。此外,它們也拒絕接受新自由主義或任何一個黨派領導下的政府的所作所為——不管是奧巴馬、小布希、希拉蕊還是特朗普。然而,歷史告訴我們:這些異見者通常都會投票給民主黨的候選人,如同「矬子裏面撥將軍」。
      從歷史的角度看,一撥撥的社會運動興起又消失。它們都遭遇了暴力鎮壓和內部的分裂。各個社會運動之間缺乏聯繫,沒有建立持久有效的組織結構。儘管如此,最近的一個趨勢是:當一個社會運動出現並消失的時候,通常都會給我們留下一個得到普遍傳播的概念或想法。比如2011年「佔領華爾街」運動給我們留下的是「1%和99%」的概念,而支持桑德斯的社會運動最終讓「社會主義」這個詞語的使用合法化(這在冷戰時期是難以想像的)。
      未來的選擇,沒有一個簡單的定義;因為一切都取決於每個國家或地區的社會背景,以及人民的參與和領導。但是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每個地區和全世界如果不能為未來而鬥爭,就不可能有人類和地球的和平與生存。
  • 呆丸哈哈哈
  • 民主化的撤退:歡迎來到全球威權年代
    2017-02-20 信報財經新聞 沈旭暉

    假如要前瞻未來十年的全球形勢,除了右翼復興,還有甚麼?恐怕就是威權主義逐步取代民主化,成為主旋律。
    全球化時代剛出現時,美國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曾預言「歷史終結」,相信代表自由主義的歐美民主制度已成為人類發展的終極形態。而曾幾何時,這是教科書的內容。根據全球民主監測組織Freedom House的年度報告,1990-2005年間,全球被認可為「選舉式民主政體」的國家從76個上升至119個。然而,隨後世界民主化持續低迷,2009年錄得40個國家民主化倒退,選舉式民主政體下滑至116個。2016年,民主倒退國家的數目更升至72個。這組織向世界發出緊急呼籲,稱「民主」在全球正承受前所未有的壓力。
    關於這問題,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研究民主化的專家Joshua Kurlantzick出版了專著《民主在退潮》(Democracy in Retreat: The Revolt of the Middle Class and the Worldwide Decline of Representative Government),認為箇中原因(特別是在發展中國家)可從內外兩方面總結。在內部層面,根據傳統歐美民主制度的經驗,經濟全球化過程中不斷壯大的中產階級,才是民主化的中堅力量;但在東南亞發展中國家如泰國、還有眾多東歐及拉美國家,這一公式在過去十多年卻毫不成立,中產甚至走向了民主的對立面。
    在這些國家,中產階級數目可能顯著,但遠非大多數。當民主化改革以直接民主或代議制被推動時,廣大處於社會中下層的人民往往獲得比中產階級更多的話語權,他們與中產之間就全球化成果分配的利益衝突成了社會矛盾焦點。民選政府在執政初時,往往為了「民意」,實行傾向民粹主義的社會政策,嚴重衝擊中產利益。在成熟的民主政體,這一利益衝突可以通過健全的政黨機制加以調和。但在眾多新興民主化國家,政黨(尤其是反對黨)的功能尚不健全,相關政策易趨向極端。後果是昔日反獨裁的中產階級在利益受威脅時,情願重新呼喚強人入主政府,導致國家政治向威權統治轉變。當這一趨勢再被基層民眾抵制,各方互不妥協,所謂「民主」就淪為各方利益爭奪的口號。
    Kurlantzick亦提出另一個外部因素:「中國模式」作為西方民主化之外的「第二選擇」,正受到越來越多發展中國家青睞。中國、俄羅斯等以威權主義為管治哲學,輔以有限制的市場經濟,發展毫不遜於西方國家,而且能保持(高壓下的)穩定,還能積極參與經濟全球化,國際影響力和持份都越來越大。不少移植了西方民主後經歷國內動蕩、經濟發展承壓的國家,自然認為值得借鑒。與此同時,中國、俄羅斯都調節了策略,不再盲目攻擊民主,反而強調自己也是「另一種」「更有效」的民主國家。此消彼長下,西方民主化不再被視為天經地義的事。
    這些發展,配合了資訊科技新時代的出現,更是一發不可收拾。《華盛頓郵報》編輯部在對全球民主化危機的反思文章中提及,依托全球信息互聯之大勢,新時代的威權主義統治者們,都懂得利用互聯網操控網絡公共輿論空間,引導公眾輿論。威權政府不滿足於昔日對政治異見者禁言,反而會主動通過官媒和「水軍」向社會提供「另類事實」、「另類民意」,以抨擊自由主義民主制度。這正是本欄曾談及的「獨裁者2.0」模式。慢慢地,民意也開始真的支持這種模式。而另一方要用同樣方法迎戰,魄力和資源卻顯得捉襟見肘,大格局就慢慢改變。
    整個變革的轉捩點,大概是2008年,當時全球爆發金融危機,隨後國際油價持續低迷,唯獨中國發展一枝獨秀,俄羅斯也突破了能源外交局限有所斬獲;誘使了更多國家向威權主義轉向,以圖穩定國內動蕩。此後也不是沒有出現西式民主化實驗。中東、北非諸國出現的「阿拉伯之春」,根據另一政治學者Larry Diamond的框架,甚至可以說是「第四波民主化」,但效果卻是悲劇收場:獨裁政權倒台後,這些國家壓抑已久、錯綜複雜的社會宗教矛盾一發不可收拾,缺乏執政能力的新政府無力應對,國家隨即陷入分裂、內戰、饑荒;假如被逼在「伊斯蘭國」和薩達姆式獨裁當中選擇,當地人民會如何選,呼之欲出。即使是特朗普,也公開對埃及新強人塞西將軍推崇備至,而不再理會民主化的理念,餘事可知。
    在這情況下,即使在老牌民主國家,「民主」的光芒也逐漸黯淡。特朗普明言不再推動價值觀外交,固然是美國外交立場的一大扭轉;而即使是他本人的施政,也很有威權風格,頒布涉嫌違憲的行政命令、於Twitter公然抨擊法官判決、把主流媒體列為「人民公敵」,如此種種,皆是常規民主國家政客避之不及的地雷。但特朗普並不為此困擾,支持者更是堅定站在身後。歐洲諸國各極右政黨也正以「代表民意」自居,儘管主張屢屢涉及種族歧視、無視少數人權利,作風一如普京,但目前卻如日方中。這樣一來,就是本身不走威權路線的領袖,例如英國文翠珊,也宣佈外交不再推廣民主化了。
    說到底,這些都是全球化的濫觴。哈佛大學教授Dani Rodrik的著作《全球化悖論:民主於世界經濟的未來》指出,過去十數年中以歐美國家為主導,旨在打破各國界限,實現國際經貿、人口、社會高度融合的「超全球化」(hyper-globalization) ,實質上是無法與國家民主政治並存的:前者要求的政策,無可避免地,更有利於跨國資本與精英。但對那些久居本土、無力塑造全球化格局的人而言,他們的政治授權、利益訴求與社會身份認同,都在不斷被政府忽略;在他們眼中,所謂全球化的政治現實不是「真.民主」,而是「別人的民主」。當近年反全球化浪潮席捲歐美,各發達國家社會政治生態也顯著兩極化,全球化中既得利益者與「被遺忘者」對立尖銳,民主為不同社群凝聚共識的能力就不再存在。
    歸根到底,民主作為一種政治理念和政治組織形式,並不能保證滿足所有人的所有訴求,亦不能保障自身的永續,本來就是一個各方妥協下各取所需的藝術。一旦這藝術的前提不再存在,怎麼辦?不知道。這正是福山在近年一系列新著中對民主建設反思時特別指出的,當中不無自我批評之意。在全球民主退卻的年代,「捍衛民主」的答案或許根本在民主之外;而這一點本身,同樣諷刺。
  • 呆丸哈哈哈
  • 王炳忠:今天的民進黨 就是當年自己一貫聲討的國民黨
    2017-11-14 中時電子報 黃以謙

    知名律師陳長文近日在媒體上談盧麗安被除籍案,認為政府此舉有違憲之虞;對此,新黨青年委員會主席王炳忠頗有感觸,他表示:「今天的民進黨,不就是當年自己一貫聲討的國民黨?」
    王炳忠在昨(13日)發文,談及自己對盧麗安被除籍案的質疑。他說,台灣法律至今接受「雙重國籍」,既然民進黨認為兩岸既是「兩國」,為何盧麗安不能兼有「兩國」身分?若假設民進黨政府承認「一個中國」,認定兩岸是「一國兩區」,則在大陸地區有戶口即喪失台灣地區之戶籍,則不免仍停留在「漢賊不兩立」的過時思維,有違兩岸分治的現實。
    王炳忠表示:民進黨聲稱,台人一旦加入對岸共產黨,或任對岸黨政職務,皆可能喪失台灣身分,剝奪身為台灣居民應有之權利。這種想法完全停留在視對岸為「匪」的年代,但《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已廢止,試問民進黨是要繼續兩岸對抗還是和解?
    他強調:民進黨對盧麗安除籍的作為是剝奪人民權益,等同另類思想篩選,這與戒嚴時代國民黨搞「台獨黑名單」有何不同?今天的民進黨,不就是當年自己一貫聲討的國民黨,重演令立場不同的台灣人失去家鄉的政治打壓嗎?
  • 呆丸哈哈哈
  • 領導世界 西方人累了嗎
    2017-11-16 中國時報 楊雨亭(自由作家)

    德國歷史哲學家斯賓格勒於1920年代出版《西方的沒落》,認為西方文明正處於衰落之中,引起了長期的爭議。斯賓格勒的歷史觀認為:一個文明在經歷興起、繁榮之後,最終沒落衰亡。可是對當時東方國家的菁英分子來說,正在汲汲營營於模仿西方國家的現代化,怎麼西方已經要沒落了呢?
    西方經歷兩次世界大戰災難,曾經燦爛的歐洲文明幾乎一蹶不振。戰後在美國的資助下,西歐不久走上復興道路,使得西方的意義延伸至美、加、澳、紐等的以歐洲族裔及基督教信仰為主的國家,從而產生一個掌握聯合國以治理世界的大西方中心時代。廣義來說:1990年代共產主義體制先後解體的俄國、烏克蘭以及東歐國家,都可視為大西方的範疇。
    在重整的世界版圖中,1980年代開始,依靠農民革命起家的中國共產黨,放棄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治理思維,倡導改革開放,其實是摸著石頭過河走向西方模式的現代化。多年來,多數的國家與專家並不看好中國的發展,因為在需要政治體制與意識形態的轉變以推動經濟建設的過程中有太多困難。國家、共產黨、政府、民間及海外之間的攻防,在各個方面、各條戰線中不斷地磨蹭、妥協,也不斷地相互轉移陣地。事實上就是共產黨政權保衛戰的最後一搏。其過程極為曲折,不外乎是欲以13億人團結一心以30年完成西方300年的功業。
    《時代雜誌》刊出一篇文章〈中國經濟如何有望贏得未來?〉,選在美國總統川普10天亞洲行之前發表,提醒:美國不能再後退,將亞洲的美國影響力與主導權讓位給中國。文章中回顧:多年來,西方認為,中國的專制資本主義模式難以在全球的自由市場中生存與繁榮下去,總有一天中國需要根本性的政治改革來維護國家治理的合法性。但是文章強調:今天中國的政治經濟體系,比二戰結束以來主導國際體系的美國更具條件,甚至更具可持續性。
    雖然美國的優勢一時之間仍難以撼動,美元仍然是全球儲備貨幣。富有的中國人投資美國的房地產,把孩子送到美國讀書,並且許多人打算退休後居住美國。但是美國的貿易領導地位、軍事聯盟、以及促進西方政治與文化價值觀的意願正在迅速地削弱中。文章憂心:西方人一直認為,人類發展的漫長弧線傾向於自由民主;但是,是否是如此呢?
    目前看來,中國的政治體制缺乏法治造成社會層面的不公正;但是總體而言,似乎中國的制度能夠更好地抵消國內和國外衝擊,帶給多數人好處。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國將保持強勁和穩定,她的國際影響力將繼續增長。最重要的是,中國人現在充滿了雄心壯志;而西方人走過了太長的歷史,早已強調個人主義的生活方式,而不願意再去領導世界了。
  • 呆丸哈哈哈
  • 保加利亚学者伊万·克拉斯特夫指出,“民主的胜利,产生了自相矛盾的结果。柏林墙倒塌20年后,对现实存在的民主政体的不满日益增长,并且人们越来越感到民主大厦的内部存在问题。……在1989年之后的几年内,很少有人注意到,那一年的划时代事件影响了理解民主的方式,民主国家自身的公民开始使用这种受到影响的理解方式来理解民主,也很少有人注意到争论更强化了这种影响。坚信民主必胜的话语腐蚀了现代民主政体的理性基础。民主再不仅仅是最不坏的治理形式——最坏中的最好,如果你乐意的话。相反,人们开始视其为最好的治理形式。人们开始寄希望于民主政体,不仅是为了使他们避免某种更坏的东西,还要用一个大而奢侈的套餐来提供和平、繁荣以及诚实和有效等所有的东西。1989年的历史断点使得许多人认为,民主是和平和经济增长的同义语。坚信民主必胜的时代的根本特征是,试图把民主描述为所有社会问题的唯一解决之道,而且在证明民主的正确性时,不是把民主的优缺点与其竞争者的优缺点进行对比,而是根据民主满足现代消费者的物质需求的能力。民主被描述为许多互不相关问题的唯一正确答案,带来经济增长的最好方式是什么?答案是成为民主国家。保卫一个国家的最好方式是什么?答案是成为一个民主国家并且周围都是民主国家(任何地方都自由,会让世界所有地方都更安全)。抗击腐败的最好方法是什么?答案是成为民主国家。应对人口或者移民挑战的最好方式是什么?答案是更加民主和包容。花言巧语取得了对现实的胜利。民主传教士们没有认识到的是,主张腐败或者少数民族融合之类问题在民主环境能够更好地解决是一回事,固执地认为引进自由公平的选举和采用自由主义的宪法就能解决所有这些问题,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不到十年,用经济增长、安全或者善治来证明民主的优越性,就开始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全球经济危机和威权资本主义的出现叠加在一起,对人们长期持有的设想提出了挑战。民主最擅长促进经济增长这一主张被中国的成功所动摇。”(伊万·克拉斯特夫:《民主和不满》。见:伊诺泽姆采夫主编《民主与现代化:有关21世纪挑战的争论》,中央编译出版社2011年版,第117—118页。)
  • 呆丸哈哈哈
  • 兩岸都需要陳映真
    2017-11-18 中時電子報 張方遠(時評作家)

    11月4至5日,台北舉行了《陳映真全集》發表會暨第一屆陳映真思想研討會,海峽兩岸不同世代的讀者與學者共聚一堂,分享探討陳映真作品的影響與精神。在陳映真被兩岸定型的當下,大陸以「愛國」推崇他,台灣以「統派」拒絕他。這一場會議重新思索陳映真多樣、豐富、批判的思想世界,將「鞭子與提燈」從後街之中再度引領而出,振奮人心。
    陳映真這一位從台灣土地生長的作家,自萬馬齊喑的1960年代起,就把自己的靈魂鑲嵌進社會主義,關懷的視野遍及包括台灣的全中國、以及同為霸權宰制的第三世界。他不僅僅是作家、小說家。此次出版的《全集》共450萬字、820篇、23卷,單就這個文字勞動的數量而言,他更是一位將文字做為批判武器的實踐者與戰鬥者。
    陳映真的作品反映了台灣現代化過程中出現的畸型與荒謬,同時更深入地走進幽藏在台灣人心靈中難言且難解的歷史糾結。他說,「1950年以來,台灣的歷史學界、社會科學界和文藝界,長期受到美國意識形態的洗腦,對於台灣戰後充滿了歪曲、謊言、恐怖和暴力的歷史毫無批判的研究與創作能力;從而在40年間,為美國塗脂抹粉,把美帝國主義妝扮成人權、民主和自由的推進者、守護者」;只有真誠地直面台灣「新殖民地」的本質,才可能擺脫冷戰與內戰結構帶給人民的桎梏。
    陳映真痛苦於兩岸間的「近親憎惡」,正是因為他深知祖國不只是祖國:祖國所象徵的艱苦,是「不屑於充當本國和外國權貴之俳優妾妓」,「渴望國家的獨立、民族的自由、政治與社會的民主和公平、進步的人民」。陳映真與他的綠島前輩們都明言,一旦將台灣歷史特殊性從民族分斷與中國近代史範疇內抽離開來,便難以迎來兩岸真正正常化。
    在陳映真一生的作品與實踐中,無不直指人類最終的平等、幸福。1987年,陳映真即指出:「台灣的工人階級不能再繼續做這種不合理、不被賞識和感謝的犧牲。台灣的工人階級應該團結起來,堅強有力地要求他在台灣社會中遠比應得的還要少一些的權利和利益。」30年後的今天,面對史上最糟的《勞基法》,整體社會處境的倒退,陳映真的警惕無疑是雷鳴的黃鐘。
    1991年,陳映真在《尋找一個失去的視野》文章中也扼腕,大陸「已經不知不覺地失去了第三世界的視野」,「逐漸失去了與世界窮人同舟一命的認識」。做為崛起中的大國,以民族再復興為己任的台海兩岸中國人,都應該從陳映真的作品中獲得啟發。
  • 呆丸哈哈哈
  • 國際規範的制訂者與秩序的破壞者
    2017/10/15 udn網路城邦 筍子的部落格

    現在很清楚了。起先是西班牙,然後就是法國、英國、荷蘭、德國、義大利,接著就是美國,若從大航海起算,迄今已有500年了。正所謂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500年。現在輪到中國出頭了。思想起來,讓人有一種莫名的振奮:這一代的中國人總算對得起列祖列宗了。這樣的一個出頭的大波浪,沒有兩、三百年是不會停歇的。
    中國在明朝海禁前,本有這樣的能量;即便到了乾隆,也還是有機會的,但可惜沒有敏感到戰略機遇。
    現在中國要重新出發了。從前侵略中國的強國,許多都心有未甘,主要包括了侵華的八國聯軍一些老面孔;英國及日本是其中之最不甘心者。現在新的八國聯軍有一個最大理由,就是:中國是國際秩序的破壞者。
    這裡有必要將規範與秩序做一個釐清。規範通常有分為道德的規範與法律的規範。前者是個人的修養,後者則是國與國或人與人之間應遵守的準則(或條文)。秩序與規範不同:秩序指遵守規範的行為,秩序與規範是兩個不同層次。
    事實上,絕大多數的規範老早就由強國訂好了。中國是工業後進國,在貿易法規、海洋公約、軍備控管、文化保存、海空運輸、犯罪防治、環境保護、動植保護及工業規則等,只有遵守先進國家訂定的規範。比如說,WTO的法條就叫規範,而遵守這些規範的行為就叫秩序。現在美國自己將TPP砸爛,全球自由貿易將由中國主導,可是歐盟及美日卻不承認中國在WTO的市場經濟的地位,就看出其間的巨大落差及矛盾。
    按所謂市場經濟地位,大致包括貨幣的可兌換程度、勞資雙方工資談判的自由程度、政府對生產方式的控制程度、設立合資企業或外資企業的自由程度等。換言之,規範是洋人制訂的,但它們可能沒有料想到中國發展得這麼快,於是反悔,反說中國破壞秩序;這是很奇特的邏輯。然而中國搞亞投行及一帶一路時,各國照樣參加;這就所謂的偽善吧。
    所以問題已經很清楚:不是誰在破壞秩序,而在新規範的創建時機逐漸來到。我認為:要不了幾年,一堆的規範將由中國主導制定或介入,特別在環保、物流、人工智能、高鐵、網購、5G、生物科技、機電工業、造船,乃至空間站、量子通訊等。如果中國軍武外銷再多一些,許多國家的武器也將採取中國規範,如火箭砲、導彈驅逐艦、各類長中短程導彈、無人飛機、衛星等。最後這些規範將影響政治哲學思維(如中國模式),並擴及於國際關係,包括政治、法律、安全各方面;新的國際秩序將逐漸形成。
    只有規範的制定者才有資格說別人是秩序的破壞者,這就是八國聯軍的邏輯;過去如此,未來也必如此。反正2025年也快了,咱們就拭目以待吧。
  • 呆丸哈哈哈
  • 打破醜化中國的迷思
    2017-11-19 中國時報 張文基(美國中美論壇社社長)

    川普的12天東亞之行已經圓滿結束,特別是他非常珍惜與習近平基於彼此尊重下的良好關係。川普認為,這種互敬關係比私人友誼更重要!這次川習會將為未來數十年的中美合作關係奠定良好的基礎嗎?這次訪問肯定是個良好的開始。然而中美合作的穩定成長,首先必須打破華爾街金融寡頭所控制的西方精英階級長期所經營的、醜化中國的迷思。
    這些迷思常以下列的質疑方式蠱惑人心:習近平是一個獨裁者、靠高壓違反人權的手段鞏固政權,中國的制度違反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一帶一路是中國企圖控制世界建立霸權的手段等等。
    中華文明自西元前500年逐漸高速發展並逐漸領先世界,直到16世紀西方因文藝復興而重新興起。在這段漫長的時間,中國發展出一套獨特的基於仁、義、禮、智、信,也就是共享、合作、互利、和平的價值觀,它的核心就是以民為本。然而自從歐洲產業革命以後,中國因為故步自封,導致過去近180年的恥辱和喪失民族自信。在這段歲月裡,中華文明面臨兩千多年未有的衝擊,一直尋找新的自救自新方式,期間嘗試過各種思潮和制度,也造成激烈的上下震盪和許多悲劇。
    近年來,中國大陸終於接近完成了一個新的「道」:它融合了中國傳統精神,西方的科學方法,社會主義理想和市場經濟理論建立新的思想、制度和政策。中共十九大所展示的為全民謀幸福的理念,和林肯總統及中山先生的「民有、民治、民享」社會的偉大理想沒有本質上的差異。
    過去30多年金融寡頭所主導的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背叛了美國的建國理想,走了一個以金融炒作為主的錯誤道路。它犧牲了廣大美國中產階級和勞工的利益,只為少於1%的資產階級服務,造成了世界的動蕩和兩極分化。這也是造成今天台灣青年和中下階層民眾徬徨的根本原因。所以,寄希望於西方的所謂「普世價值」來解決台灣所面臨的挑戰,絕對是緣木求魚!
    大陸的發展理念是以科技創新為驅動力,以發展實體經濟為基礎來促進經濟增長,為全民而非少數精英階級謀福利。大陸正在探索一條新的道路,中間會有曲折,但是大方向是正確的。台灣須在繼承中華文明的基礎下,與大陸一起共同探索前進。
    中國在法治建設和民主實踐方面肯定需要繼續改進,這也是習近平在十九大演講中所提到的重要任務之一。但是,實踐證明,完全照搬西方的一套是不可行的,因為過去30年世界的發展經歷也證明了這一點。
    西方媒體和智庫長期的對大陸法治和民主的批評,有些可能是真誠的,但是也有許多是懷有不可告人的用心。最近美國民意調查機構Ipsos做的民調發現,87%的中國人對中國所走的道路及中國的未來最有信心,高於世界其他國家人民的47%平均值,更遠高於美國人民的43%。如果中國人民滿意,其他國家或地區的專家又有什麼資格說三道四?
    過去幾年,習近平展示了無比的勇氣消除貪腐勢力,獲得了大陸人民的支持,在這過程中也掌握了極大的權力。放眼將來,習近平的歷史定位將是他如何建立長遠的民主法治制度。
  • 呆丸哈哈哈
  • 印度真是世界級環境污染大悲劇
    2017-10-20 元毓

    華爾街日報報導:「The World's Next Environmental Disaster」
    摘要如下:
    1. 1988年印度恆河每100ml有大腸桿菌數12250,現在超過2千2百萬!大腸桿菌數超過500的水連洗澡都有危險性,而美國Vermont州的河水大腸桿菌數是235。
    2. 中國雖然工業化、富裕化過程中一樣出現污染問題,但有錢之後努力對付污染成效頗佳。印度卻是才剛剛開始工業化就已經污染嚴重。
    3. 445條河流中有275條高度污染。因為喝到污染河水而腹瀉致死是印度第四大死亡因素,人數遠超過中國因污染而死的人口。
    4. 事實上WHO列名的世界二十大骯髒河流,印度就佔了一半,名居榜首!
    5. 印度每天污水量超過160億加崙,62%未經處理直接進入河流。1993年起,印度政府在日本政府的技術援助下,20年內蓋了35座污水處理廠。但光德里一天就製造10億加崙污水,這些污水處理廠只能應付一半的量。加上污水廠員工能力不足,無法讓污水設備發揮最大效用。更荒謬的是因為「缺電」,這些污水處理廠很常被迫停擺(目光不禁瞄向蔡英文又要非核又要減碳的脫離現實之能源政策)。
    6. 每千人擁有汽車數量來看,美國821輛、中國118輛、印度22輛。但印度空氣污染程度卻比中國嚴重,因為印度政府希望讓有更多製造業來改善經濟發展,這些新興各種製造業處理污染能力遠不如中國,再加上印度以燃煤火力發電廠為主要電力來源。即便如此,印度政府仍堅稱,其經濟成長政策不會對環境帶來任何影響。
    7. 部分印度教派還要求信徒每年都喝恆河水來取得保佑,結果就是年年出事出人命。迷信害死人。還有因信仰不斷地把亡者或動物的骨灰、屍體倒入恆河,污染情形更難以改善。
    8. 因為恆河水太髒太優養化,裡頭小魚死光光,造成孑孓沒天敵。這兩年夏天,泰姬瑪哈地區蚊子數量高達數千萬。
    9. 中央管不動地方政府,各自為政下不能合作治水。甚至連最高法院關於河水污染的判決與命令,地方與中央政府20年來也都不理不睬。
    印度實在是民主國家的一個清新脫俗之範例,讓我們知道民主制度下的政府效率可以差到怎樣的境界,也代表交易費用可以怎樣被人為墊高。例如過去我曾記錄過:
    「從Kheri Shikohpur到New Deli約273公里的距離,約略等於台灣的基隆港到嘉義市,在台灣貨運大概一上午就能送到,而在印度得花上多久?
    首先,從Kheri Shikohpur到國有集貨市場約8公里,得花上45分鐘;上了高速公路,約225公里,得花上7小時;下高速公路到另一個集貨市場,32公里要90分鐘;從集貨市場到零售商,8公里得20分鐘。總共約9.5小時。
    而更恐怖的,在於印度冷凍貨運車數量很少,相關技工、機械供應不足,造成這200多公里路程多半是用無冷藏設施的貨車運輸。搭配印度奇熱的氣候,蔬果運輸損耗率高達3成。而在美國一批蔬果從西岸送到東岸2800多公里路程,損耗率也僅在1~2%之間,所費時間約略42~45小時。
    根據研究,美國貨車跑了800公里所用的時間,印度貨車只能跑300公里。
    印度其實是由28個小國組成的國家,各省自成一格,甚至老死不相往來。
    許多地區治安其差,當地的農民閒時順便當土匪,拿些土製武器攔路搶劫。根據WSJ記者報導,索取過路費的匪徒甚至還開收據給受害人報帳用。
    運輸消耗率、過路費、官員索賄以及行政壟斷的中間商,印度農產品產地價與零售價價差高達6~7倍!這都是交易費用過高使然。以台灣蔬果為例,2011年綠蘆筍產地價平均每公斤78.07元、批發價116.1元(但相較於前幾年,該年產量減少),但同年綠竹筍產地價每公斤60.38元、批發價59.1元(因產量增加,批發商就此品項可能是虧損的)。
    司法制度也是低效、無能到一個極致:
    某甲發現鄰居侵佔他家院子的土地越界蓋屋,跑去法院告訴,要求拆屋還地(我國民法第767條)。這麼簡單的案子進入印度法院排隊,幾十年過去,排到原被告都雙雙撒手人寰,連承審法官也過世了,才要第一次開庭!
    甚至有笑話云:在印度某案開庭審理時期,被告律師要求請假,因為家裡有小孩出生;法官允許,還恭喜律師當了新手爸爸。爾後該案繼續訴訟審理好幾年,律師又因家裡新生兒要出生,又向法官告假;法官雖然允許,但半開玩笑地責備律師,不該隔這麼多年才生第二胎;律師提醒法官,這次是孫子出生了。」
    結論:民主真好!
  • 呆丸哈哈哈
  • 日教授:勿蹈印對中開戰教訓
    2017-06-16 旺報 記者林永富/綜合報導

    日本大學教授川中敬一日前撰文指出,日本想要與中國爭強甚至開戰,應該以1962年中印戰爭為歷史借鏡。印度在戰爭中慘敗,是當時總理尼赫魯對本國軍力和國家體制毫無根據的自負,以及對中方意志和軍力不切實際的低估。也就是說,當時的印度既沒有與中國開戰的心理準備,也沒有實力和戰前籌備,只是基於唯我獨尊的幻想,而將自己引向了與中國的戰爭。他認為可以給現在的日中關係提供很好的教訓。
    川中敬一是日本大學危機管理系教授,他在日本《東洋經濟周刊》5月號雜誌的一篇題為〈在展示對決姿態前先看清中國的意圖〉文章提到,當前日本與中國的安全保障關係,與1962年10月起中國與印度持續大約一個月的大規模武裝衝突戰爭爆發前的狀況非常相似。
    中印戰爭以印度慘敗收場,日本人習慣上以為是中國單方面向印度發動侵略。川中敬一說,實際情況首先動手的是印度。
    川中敬一指出,20世紀初,中印間的領土和主權問題不斷。1957年,中國在西部地區建設戰略公路。而印度則越過邊境線,部署軍力,率先開炮。1959年達賴喇嘛流亡以來,印度一直庇護他。在中方看來,印度在煽動「分裂中國」的一系列行為,已經滿足了動武的條件。尼赫魯政府還沒有理解中方的意圖,便開始動用武力,最終為自己輕率和魯莽的軍事政治判斷付出了代價。
    對照最近的日中關係,川中敬一表示,兩國之間的確存在過紛爭。日本警惕中國和感到不快,最近日本輿論理所當然地表現出「反中」、「厭中」的傾向。然而,日本既沒有打仗的心理準備,也沒有展望。日本的實際狀態,國民也好,經濟界也好,都缺乏國家生存保障是生存前提。處在這種社會狀況下的日本,要想展示與有堅定理念的中國的對決姿態,可能會出現比過去印度得到更加屈辱的結果。
  • 呆丸哈哈哈
  • 老謝:投資趨勢大師羅傑斯預言「21世紀是中國的」 成真!
    2018-02-02 中時電子報 黃麗蓉

    投資趨勢大師吉姆.羅傑斯曾寫給寶貝女兒12封信,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表示,這本書再讀一次,仍覺得很可口溫馨;羅傑斯最堅定不移的是,他認為21世紀是中國的,還要女兒學中文,如今中國經濟列車仍向前奔馳!
    謝金河在臉書指出,羅傑斯在2008年之前經常受邀來台演講,這一年他的第2個女兒出生;他大力看好中國,他和他的妻子定居在新加坡,為女兒請了家教,教兩個女兒學中文;今年羅傑斯已經76歲,他的大女兒15歲,小女兒正好10歲。
    老謝說,羅傑斯非常享受家庭生活,他非常疼愛他的女兒,字裡行間充滿著對女兒的愛,這其中有幾個觀點很有意思,例如:保持熱情做你喜歡的事,敞開心胸將世界納入眼界,先讀歷史再去看世界,知道世界是變動不居的,了解世界的各種改變。他勉勵女兒:幸運女神只眷顧持續努力的人,他認為只有看見未來的人才能擁有財富。
    謝金河強調,羅傑斯最堅定不移的是他看好中國的未來,他認為21世紀是中國的,所以他要女兒學好中文。羅傑斯從90年代以來,一直是中國的大多頭,他深信原物料代表中國;因此,他成為商品大師。不過這些年中國調結構,原物料一度慘跌;現在中國經濟列車仍向前奔馳,只是不靠原物料,而是靠新經濟!
  • 呆丸哈哈哈
  • 價值觀悖論困擾歐美政治
    2017-02-27 北京日報 楊光斌(中國人民大學政治學教授)

    伴隨著柏林圍牆倒塌、蘇聯解體,鼓吹西方「普世價值」的「歷史終結論」一度讓西方人相信西方的代議制民主就是人類最好的也是最終的政府形式,很多非西方國家的精英階層也在心理上徹底臣服。然而,在還不到一代人的時間內,以輸出「普世價值」為宗旨的民主推廣活動不但給很多非西方國家製造了災難,「普世價值」最終也禍害了西方國家自身。在此情形下,務實的西方政治家們又開始實行有違「普世價值」的價值觀,從而形成了明顯的價值觀悖論現象,全世界為此轉向而愕然。
    自由市場在「普世價值」中占有基礎性地位。無論是古典自由主義還是新自由主義,都奉自由市場為圭臬。在西方,自由市場事實上由自由市場的經濟思想、保護自由市場的制度框架、全球化的政治思潮「三駕馬車」構成。
    當19世紀開始實行自由市場制度時,德國流行的則是李斯特的國民政治經濟學,鼓吹國家主義而抵擋來勢洶洶的英國商品;而李斯特的貿易保護主義思想起源於他在美國流亡時的所見所聞,整個19世紀的美國是貿易保護主義盛行的時期。二戰結束前,當時最有影響力的經濟學家凱恩斯認為,西方國家之間之所以總是發生戰爭,是因為沒有貿易一體化和自由化而導致利益衝突;於是設計出保護西方自由市場的布雷頓森林體系,其中包括IMF和被改成今天的WTO的關貿總協定等制度安排。冷戰之後,勝利的西方自然會把自己的制度推向全世界,於是才有了以自由市場和自由民主為動力的全球化。
    這一輪全球化體現了制度變遷的非預期性。以自由市場為動力的全球化至少有以下結果:一是加劇了全球的不平等,二是加劇了西方國家的國內不平等和不公正,三是實行市場經濟的中國的崛起。一句話:全球化讓世界政治的力量對比發生了根本性變化。
    在川普總統就職之前,美國等西方國家已經開始搞貿易保護主義。TPP就是對WTO的一種反叛性收縮,以圖把中國排除在經濟圈之外。中國加入WTO時規定,15年後中國自動成為市場經濟國家;但是2016年西方國家都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同時,西歐、美國還不停地對中國產品進行反傾銷,以「替代國」的作法來衡量中國產品的生產成本和價格標準。2016年是西方國家實行貿易保護主義的標誌性年份:首先是英國脫歐公投成功,這已經是對全球化、地區一體化的重大打擊;接著是主張貿易保護主義的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他公然要廢掉TPP,還要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重新談判,主張傳統的雙邊談判。
    這些無疑都是對自由市場原則的重創,也是西方國家因實力下降而改變其價值觀的象徵。
    和自由市場原則一樣,作為自由主義民主基礎的言論自由原則同樣產生於英國;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約翰·密爾在十九世紀五十年代的作品《論自由》,其中大談作為自由基石的言論自由。在冷戰時期,西方的「冷戰政治學」,比如美國著名政治學家羅伯特·達爾和喬萬尼·薩托利的民主理論,都是以言論自由為核心的自由主義民主思想體系,以此來抗衡當時作為世界性價值觀的社會主義公正原則。
    在言論自由的旗幟下,西方國家國內也產生了文化多元主義思潮。上個世紀六十年代美國黑人民權運動有力地推動了美國少數族裔的文化權力,到了上個世紀的八十年代最終形成了作為「政治正確」的文化多元主義:價值觀多元化、道德標準多元化、生活方式多元化、授課語言多元化、婚姻形式多元化、家庭模式多元化等等。從政府機構和公共輿論,到社區和家庭學校,言必稱「多元」,而且成為一種不能觸碰的「政治正確」。以至於,一個瑞典小鎮的即將退休的警察冒著被解僱的風險,發出這樣的「推特」:他受理的強姦、盜竊、搶劫等刑事案件,嫌疑人基本上都是穆巴拉克、阿里等姓氏,瑞典姓氏的只有一個,但是警察局就是不敢公開這樣的公開的秘密。哈佛大學校長因一句捯飭實驗室設備女生不如男生而被迫辭職,否則哈佛大學女生就在哈佛校園裸體遊行(性別平等原則)。
    凡此種種,文化多元主義的流行使得整個西方社會出現了浮誇之風,虛假泛濫成災。不僅如此,政治正確的文化多元主義是對以基督教文明為核心的「美國信條」的大顛覆。而川普之所以能當選,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代表了美國文化右翼的聲音,以捍衛基督教文明而反擊那些代表多元宗教的文化多元主義。因此,川普當選必然導致美國國內的「文明的衝突」,即基督教文明與文化多元主義之間的衝突。
    在西方,言論自由原則導致了文化多元主義,文化多元主義又變成了不可觸碰的「政治正確」原則,而政治正確原則事實上又在限制著言論自由,由此而導致的「文明的衝突」將是未來西方國家的一種長期性政治現象。
    受美國獨立戰爭影響而發生的法國大革命,將自由平等博愛寫進其共和國憲法;殊不知,這些基本價值是屬於歷史書寫者的。當其他族類分享這些價值而引發利益糾紛的時候,自由平等博愛中的族類性質就暴露無遺,那就是根深蒂固的白人優越論基礎上的白人至上論。
    自由是古典自由主義的核心價值,但是當自由主義的鼻祖洛克主張財產權的自由時,他自己正在從事販奴的生意,奴隸就是他的自由權即財產權。當1830年代托克維爾在美國發現了基於平等化趨勢的民主化浪潮時,他心目中的平等只能是在新大陸上的白人的平等權,而對當時正在對印第安人實行的種族清洗政策視而不見。作為托克維爾的信徒,密爾雖然以《論自由》而贏得「自由主義大師」的稱號,但其在著名的《代議制政府》中毫不掩飾其種族主義觀點,認為代議制政府只能是歐洲人的好政體,其他民族因能力不行而不合適。1857年,印度發生了反抗英國殖民者的大暴動,密爾宣布放棄其《論自由》思想,認為自由權利不是所有族類都配享有的。所有這些,都構成了19世紀的赤裸裸的白人優越論。
    面對種族主義的帝國主義,非西方國家的讀書人尚能同仇敵愾地搞民族主義革命。而當社會主義革命民族解放運動肢解了白人支配的殖民主義體系後,白人優越論在冷戰時期被改造為「普世價值論」,把基於本民族的、基督教文明的價值詮釋成全人類價值;結果很多非西方國家的知識精英腿軟下來了,心理上被俘獲了。既然是「普世價值」,人類皆兄弟,兄弟皆平等。按《聖經》信條,被西方搞亂了的大中東穆斯林人自然應該暢通無阻地進入歐洲避難,墨西哥人自然有權利移民曾是自己故土的加利福尼亞州和新墨西哥州,文化多元主義也自然是一種政治正確而批評不得。
    但是,移民潮打亂了歐美固有的安全秩序和生活方式,文化多元主義事實上是平等的宗教主義和平等的種族主義,這就從根本上衝擊了白人優越論,因此才有勢力強大的文化保守主義右翼。要知道,柯林頓總統信奉的文化多元主義已經讓文化右翼忍無可忍,因此才有長達幾年的對柯林頓羞辱性的萊溫斯基醜聞案的獨立調查。更讓美國白人焦慮的是,文化多元主義又催生了一個有色人種的黑人總統歐巴馬。川普當選代表了美國白人的恐懼心理,有評論說是美國白人的最後一搏。這不,川普剛剛就任,就宣布在美國-墨西哥邊境修牆,阻擋墨西哥移民並遣返非法移民,還頒布了引起司法官司的「禁穆令」——90天內不給七個伊斯蘭國家的居民美國簽證。我認為,與其孤立主義的經濟政策一致,川普總統的人口政策是典型的19世紀美國的政治傳統——一種白人至上主義的基督教文明。
    價值觀具有文化歷史性和政治實踐性,這是其一般規律。在第一個國際政治理論大師漢斯·摩根索看來,把自己的文明體系和自己民族的思想鼓吹為「普世主義的」,是帝國主義才會有的行徑。亨廷頓在其著名的《文明的衝突》中也直言,不存在所謂的普世價值,流行的價值觀是強勢民族國家物質文明的一種外溢,弱勢民族國家的價值觀不可能成為主導性價值。果然,短短的二十幾年內,歐美從鼓吹所謂「普世價值」突然轉而奉行起反「普世價值」的政策,世界還不能適應歐美國家的這種價值轉向。
  • 呆丸哈哈哈
  • 非洲人民明白誰是真朋友
    2018年2月7日《人民日報》3版 鐘聲

    中國—非盟第七次戰略對話在即,又將是彼此政治互信、深化合作的一次重要呈現。源遠流長的中非情誼,在在皆是的中非合作,早已成為世間最美好的畫卷之一。不過令人費解的是,面對滿滿正能量的中非友誼故事,有些人竟然生出怨憤,還躲在角落裡忙不迭編造謊言。
    法國《世界報》就是一例。該報日前刊文造謠稱中國在非洲聯盟總部大樓裡進行盜取電腦信息、安裝竊聽器等“間諜行為”,挖空心思拿中非合作的地標性建築做文章,還煞費苦心選擇在第三十屆非洲聯盟峰會開幕前夕發表,引來一些西方媒體跟風炒作。生拼硬湊的無稽之談,暴露了一些人的險惡用心。面對中非合作生機勃勃的現實,他們已經焦慮到無以自持的程度,殊不知他們抹黑中非合作的目的昭然若揭。
    非洲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知道誰是非洲真正的朋友和發展伙伴。非洲國家領導人當即紛紛對法國《世界報》的報道予以駁斥。非盟輪值主席、盧旺達總統卡加梅表示,絕不相信這些報道。非盟委員會主席法基在非盟峰會閉幕後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指出,非盟與中國一直保持很好的關係,沒有發現非盟總部大樓有任何受到監視的跡象。埃塞俄比亞總理海爾馬里亞姆表示,非中保持著全面和戰略性的關係,不相信對中國的無端指責。
    假的東西就是真不了。西方一些勢力抹黑中非合作的伎倆花樣翻新,前些年指責中國搞“新殖民主義”“掠奪非洲資源”,現在污蔑中國盜取非盟信息。但事實證明,中非合作的根基完全不可能被謬論和謊言所撼動。
    回顧歷史,人們不難發現:中非之間政治上平等互信、經濟上合作共贏、文明上交流互鑒、安全上守望相助、國際事務中團結協作的“五大支柱”,不是憑空而來的,而是有其深厚的歷史淵源和堅實的現實基礎。它們植根於中非人民反殖反帝、爭取民族獨立的鬥爭中,植根於中非攜手追逐夢想、發展振興的道路上。這是同呼吸、共命運、心連心的情誼。無論國際風雲如何變幻,中非關係的列車總是能夠一往無前。中國成為非洲穩定的最大貿易伙伴,中國幫助非洲興建了大量基礎設施,中國在醫療衛生、農業、科技等諸多領域對非洲的援助與合作,加快了非洲現代化進程。
    公道自在人心。中非合作是否使非洲受益,只有非洲人民心裡明白,也只有非洲人民才有發言權。權威民調機構“非洲晴雨表”發布的調查結果顯示,非洲36個國家的受訪者中,近2/3認為中國對其國家的影響是積極或非常積極的。中國對非洲的真心幫助,任何不戴有色眼鏡的人都會給予積極評價。英國《金融時報》曾多次在文章中指出,“中國將非洲當成朋友”,“比起西方對非洲的價值觀植入,中國為非洲提供了更實在的幫助。……”
    今年,中非合作論壇峰會將在北京舉行,中非關係將站上新的歷史起點。中國始終秉持真實親誠的對非政策理念,中非發展相互關係的意願只會越來越強。那些別有用心者如果堅持對此保持焦慮並行抹黑之舉,等待他們的就只有失信和幻滅的深淵。
  • 呆丸哈哈哈
  • 一帶一路碰撞門羅主義
    2018-02-19 中國時報 劉必榮(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美國國務卿提勒森2月1日展開對墨西哥、阿根廷、祕魯、哥倫比亞與牙買加5國6天的訪問。從去年2月參議院正式通過提勒森國務卿的任命開始,一年來他一共對海外進行了17次訪問,其中在墨西哥只停留過2天。但是2月1日他重新回到了墨西哥,雖然這不代表川普政府已經有了完整的拉美政策,但至少顯示美國的外交雷達中已經重新擺上了拉美的位置。之所以如此,原因無他:中國來了!
    冷戰結束後,地緣政治的傳統思維似乎已經褪色。連俄羅斯重新進入美國後院,和拉美左派國家建立軍事關係,都不曾讓美國皺一下眉頭。但這次中國大陸有計畫地進入拉美,卻讓美國提高了警覺。
    提勒森在啟程前往拉美之前,在母校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發表演說,提醒拉美國家小心中國投資的幕後用心。提勒森警告,「侵略者正進入我們西半球。中國在全球新興市場所做的事,表面上看來是提供發展的誘人道路,實際上是以短期利益換取對中國的長期依賴。」他說,中國政府的投資條件通常要求各國進口中方勞工,反而會讓當地失業率上升、當地勞工的薪資下滑。提勒森特別警告拉美國家,小心歐洲殖民歷史重現,「拉丁美洲不需要一個新帝國強權。」
    提勒森的講話,透露出他的焦慮。但話剛講出,就立刻引起大陸鷹派媒體的反彈,指責美國是想詆毀中國與拉美關係、是把拉美視為美國勢力範圍的「新門羅主義」。一下子,國際政治又回到古典歐洲的大國博弈。
    提勒森的焦慮其來有自。因為就在國務院規畫提勒森拉美行的時候,大陸外交部長王毅正在拉丁美洲。1月23日,王毅在智利首都聖地牙哥參加中拉論壇第二階段部長級會議,拉美國家有33國與會。
    中國大陸和拉美的經貿關係近年來不斷增強。2014年,中拉雙邊貿易超過2000億美元。從2000年到2016年,拉美國家從美國進口的貨物從占其進口總額的50%下降到33%,從中國進口的貨物所占比例則從3%增加到18%。2016年拉美對中國的出口,同比增加30%。如今中國大陸是智利與秘魯的最大貿易夥伴,對巴西也幾乎逼近是她的最大貿易夥伴。
    中國在經營拉美關係時,做法比過去更為精緻,目標也更於多樣。過去大陸在拉美所關注的項目只是石油與礦產,金援的對象也只是左派的委內瑞拉。現在投資的對象不再局限於石油、礦產,電廠、港口、鐵路、公路等基礎建設都成為中國投資的對象。貸款等經濟援助對象也不是左派的委內瑞拉,巴西、阿根廷等現也都是中國給予金援的對象。
    王毅在拉美時,也說明了中國一帶一路的倡議,歡迎拉美國家參與。英國《經濟學人》周刊表示,中國很能抓到外交的精緻處ㄒ因為王毅並沒有正式邀請拉美國家簽一帶一路合作備忘錄,只是強調拉美國家是一帶一路的自然延伸、是不可分割的夥伴。因為中國曉得,如果正式邀請拉美國家參與,必然會引起美國的強烈反彈,所以拉美國家也只有巴拿馬正式簽了帶路協議。這是中國把觸角伸進拉美時的謹慎之處。
    拉美國家之於中國,當然也有他們的考量。第一個有求於中國的當然是資金。很多拉美國家的政治並不清明,要不是軍事獨裁,就是貪汙腐化;這對要求必須有良好治理、制度透明化才給予貸款的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而言,這些國家根本過不了這些標準,所以也貸不到款。可是中國對這些都不管。不但不管,因為中國大陸堅持不干涉內政,所以也不會要求這些國家必須先進行民主改革才能拿到金援;這些都正對拉美國家的脾胃,所以關係自然密切。
    第二是中國大陸承包的基礎建設,也的確蓋得很快,這也是拉美國家過去完全沒有的經驗,所以中國逐漸成為拉美的靠山。但要說拉美國家自己有沒有一套對中政策或對中國的外交論述,可能也是沒有。
    所以我們發現,拉丁美洲一直是國際政治上被人忽略的地區。美國沒有一套完整的拉美政策。歐洲對拉美的貿易協定也一直談不定,因為內部還有不同意見。拉美國家自己也沒有一套跟中國怎麼打交道的內部共識,更不用說一套對中的戰略論述。唯一有完整拉美戰略的,好像只剩下中國。中國是有計畫的戰略出擊,美國是很焦慮地被動回應。一帶一路碰到門羅主義,會寫出什麼樣的大國博弈故事,是我們繼續觀察的脈絡。
  • 呆丸哈哈哈
  • 經濟決定統獨
    2018-02-14 中國時報 謝志傳(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

    《遠見雜誌》發表最新「2018台灣民心動向大調查」,調查顯示「贊成台灣獨立」的比率創下調查以來的10年新低,而「贊成與大陸統一」的比率攀上10年新高。這樣的結果可以看出台灣民意對兩岸關係的看法轉變。
    近幾年來,中國大陸的進步有目共睹,不僅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舉辦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與「中國-拉丁美洲加勒比共同體論壇」,國際形象大幅改善,儼然成為引領國際事務的領導者之一。這連帶使得台灣民眾對於中國大陸的觀感大幅改善,讓台灣民眾對於統一的排斥感降低。
    台灣民眾引以為傲的民主自由並未使台灣進步,反而使台灣與大陸的差距越來越大。尤其是台灣的低薪狀態已經使得年輕人紛紛西進,在大陸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天。也正因為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在大陸求職受到重用,更多的年輕世代表示有意願赴大陸求職。當然,想在大陸謀求好職務,先赴大陸求學適應大陸的生活環境,也是未來年輕人的選擇之一。因此,當台灣年輕人對於大陸的認識改觀之後,自然會使接受統一的比例增高。
    至於支持台獨比例的降低,更是兩岸實力消長之下的必然結果。當台灣在20幾年前,因為經濟蓬勃發展帶來民主化,使得台灣在面對大陸時充滿自信,對於己身的制度甚為滿意,對於大陸的集權專制或是大陸提出的「一國兩制」嗤之以鼻。可惜的是,台灣過度炒作民主政治,而拖累經濟發展。反觀中國大陸,依照鄧小平的「韜光養晦」策略,埋頭拚經濟。兩岸的經濟差距在扁政府時期尚不大,但是到目前為止已不可同日而語。越來越多人注意到:台灣往獨的方向走,只是招致中共的武統,並無法替多數人帶來福祉。
    民進黨政府上台以來拒不承認九二共識,兩岸關係大倒退,不光是兩岸關係受損,陸客的減少重創台灣的觀光業。加上民進黨過去一年多來操弄政治議題,處心積慮消滅對手陣營,還通過不少年輕人反感的《勞基法》,都使得年輕人看出他們在台灣的發展有限。加上最近兩岸因為M503航線的爭議,使得在大陸念書的台生、工作的台幹與眷屬或是台商面臨買不到機票、或買到昂貴的機票返鄉過年,讓民眾對於民進黨政府的兩岸政策不滿,促使民眾對於統獨看法的轉變。
    簡言之,所謂支持統獨態度的轉變,實在是跟經濟息息相關。如果台灣獨立可以讓民眾過上更好的日子,當然支持獨立的人變多。但過去20年來,大陸的進步超乎想像,台灣走下坡卻是不爭的事實,年輕人在台灣看不到未來,自然會冷靜下來看清兩岸的事實。
  • 呆丸哈哈哈
  • 多少美国白人认为穷国是“烂国家”
    2018-01-12 环球时报 社评

    美国总统特朗普被爆出在白宫会议上称海地、萨尔瓦多及非洲国家是“烂国家”(shithole countries),激起轩然大波。据美国主流媒体报道,白宫11日举行的那个会议是讨论移民政策的,有国会议员在场,特朗普在会上表示,为什么我们要让那些“烂国家”的移民来这里?为什么不能让像挪威这样国家的居民来美国?特朗普特别提到挪威,大概是因为此前一天他刚在白宫会见了挪威首相。

      将两个拉美国家和非洲国家称为“烂国家”,这在外交上无论如何不可接受。而且无论在哪个国家把这话拿到媒体上,政治都不正确。这件事肯定有损特朗普本人的形象,也会加深世界对美国正变得越来越不负责任的印象,整体上会给美国拉负分。

      这件事让我们相信,其实美国大多数白人都是这样看拉美穷国以及非洲国家的,只不过特朗普不善掩饰,把这话直说出来了。那些批评特朗普的白人政客和媒体人,心里未必不抱有同样的看法。

      再扩大一点说,整个西方世界都不同程度存在地域及种族歧视,与特朗普对穷国的类似评述会在餐桌、小型酒会等各种私人场合听到,尽管它们通常会被主流媒体屏蔽。

      特朗普上台是美国白人社会民粹主义高涨的结果,他的一些口无遮拦的话表达了白人民粹主义的种种情绪。尽管不少政治及舆论精英批评他,但他的做派也被相当程度上适应了。一个新的事件是否会发酵成对他的特殊政治打击,存在不确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话是特朗普在白宫闭门会议上说的,后被参会人“捅了出去”。白宫内部的事情不断外泄,这表明美国政治高层缺乏起码的政治共识和团结,各种政治势力之间相互倾轧的动力远远压倒了人们想象的“美国国家利益”。这实际在要求特朗普即使在白宫每说一句话都须多加斟酌,就像面对公众讲话一样。他显然承受不了这样的自我约束。

      特朗普本人对非西方世界存在偏见,这不是新闻。这种偏见普遍存在于大多数美国白人群体之中,甚至有着整个西方的烙印,也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然而美国社会需要外来移民的存在,西方的繁荣离不开发展中国家多元化的贡献,这些又是不容抗拒的现实。后一个原因决定了美国和西方形成了严禁种族歧视的道德和法律共识。而现在美国内部的政治对抗让此共识难以维持最低限度的正常水平,这是一个问题。

      美国社会内部来自穷国的移民肯定会有所反应,海地、萨尔瓦多也都表达了抗议,其他拉美和非洲国家的不悦大概也不会自生自灭。但这些都不会对美国的政治运转产生重大影响。

      最大不确定性来自美国内部。如果美媒的报道确凿,特朗普这次说严重错话就被“逮了个正着”。他将很难为自己辩护、开脱,他的政敌想怎么“收拾”他都有了道义上的名义。他们大概不会愿意轻易放过他。

      美国面临如何应对剧烈变动世界的挑战,美国全盛时期的很多优势都在衰竭。它依然很发达,但领导世界的能力开始捉襟见肘,整个美国社会变得焦躁,患得患失。现总统的行事和语言风格都与以往的总统大为不同,如何给白宫的变化定性,美国社会严重分歧。这种分歧是正常的阵痛,还是致命的断裂,现在很难下结论,人们只能拭目以待。
  • 呆丸哈哈哈
  • “日本製造”為何走下神壇?
    2018-02-07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

    日本在二战后打造的制造业模式帮助该国经济成功转型,被全世界的企业奉为教科书式的典范,日本品牌也成为“优质”的代名词。然而随着高田、神户制钢、日产汽车等一众名企接连曝出质量丑闻,曾经被竞相效仿的“日本模式”如今黯然失色。
    精湛的制造工艺和生产效率曾帮助日本经济在战后成功转型,不仅颠覆了全球商业行为,各种大谈日本制造业的管理手册和经商宝典也应运而生。然而现在,曾经的典范正在崩塌。
    最近几个月,神户制钢所(Kobe Steel Ltd.)、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Mitsubishi Materials Corp.)和斯巴鲁(Subaru Corp.)均承认存在质检造假行为,不过也都表示没有出现过安全问题。去年高田(Takata Corp.)宣布破产,此前该公司承认在美国供应了超过5,000万个存在缺陷的汽车安全气囊。三菱汽车(Mitsubishi Motors Co.)则承认瞒报汽车隐患并篡改燃油经济数据。
    去年9月份,全球第五大汽车企业日产汽车(Nissan Motor Co.)披露,其日本工厂让无资质人员对出厂前部分新车进行最后的质量检查,这个问题从上个世纪90年代就开始存在。日产汽车称,遇到审计时,领班通常会让培训生佩戴持证检查人员的工作徽章。
    一名熟悉流程的知情人士称,新车的质检结果被记录在纸上、然后装订起来保存在文件夹中,所以要搞清楚究竟有多少辆汽车涉及质检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日产汽车在日本召回了120万辆汽车,几乎相当于截至2017年9月份的三年里生产的所有汽车。日产汽车表示,从未在安全问题上妥协。
    公司行为失当是个全球性的问题。但日本的公司丑闻破坏的是该国产品畅销不衰的核心秘籍,以及支撑日本自我定位的根基。日本品牌曾是优质的代名词,在很多质量调查中得分很高,但在过去两年J.D. Power的《Initial Quality Study》被美国汽车制造商超过,其它产品制造商也在赶超日本。
    这些丑闻有可能加剧日本制造商品全球市场份额的流失,为其主要竞争对手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再添动能。日本的管理和制造理论的影响力在全球数一数二,然而也因为日本公司的丑闻而受到质疑。
    被《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等刊物称赞的日本模式主要依赖kaizen法(意为持续改善),在实践中即为取消不必要的活动,降低过剩库存,发生问题时利用团队精神解决问题。
    日本模式把日常经营管理和创新的巨大责任放在车间现场的生产线工人身上。这些工人被很多日本人视为匠人,传统上享有终身铁饭碗作为回报,工人对企业目标全力以赴。
    人们常举的一个例子是,无论何时发现严重问题,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的工人都有权拉动警报停止生产线运行。车间螺丝或工具乱放被认为是重大违纪,必须纠正。
    当前的问题在于,工厂技术工人终身雇用制成了许多日本公司负担不起的奢侈品。据了解情况的管理顾问和公司律师称,过分放权给生产线工人,不仅让公司容易出现欺骗和偷工减料的现象,也让高管有了推卸责任的藉口。
    东京律师Hideaki Kubori的专长是处理公司丑闻,他说,现场(genba)已经沦陷,由于公司失去了对现场的掌控,日本产业已经陷入某种危机之中。
    总部位于大阪附近的神户制钢所,生产用于火车、汽车和火箭的高端钢制品。该公司近期承认伪造了质量认证文件,事件涉及为500多个客户提供的数十万件产品。据去年10月份完成的内部报告显示,为了保持盈利水平,该公司要求生产线工人超时工作,高管也不了解工厂的生产情况。
    24岁的Takashi Ueda在神户制钢所一家分包公司工作,负责对用于汽车发动机弹簧的金属线进行最终质检。他称,上述问题在旺季更加严重。他说,在交货压力大的时候,尽管他指出有些产品可能无法满足质量要求,但神户制钢所员工还是批准发货。他说,在某些情况下,不得不为快速交货牺牲质量。
    一位在神户制钢供职30年的员工称,车间的压力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日本泡沫经济破灭之后开始加大的。该员工既担任过该公司工厂的经理,也在该公司总部工作过。他表示,质检员成为首批被裁员的对象之一,因为他们似乎不像生产线工人那么忙碌。这位员工称,生产线工人被要求自己检查质量,而在公司暂停招聘后,一些质检工作被外包。他说,参与数据造假的工人感到别无选择,因为他们需要维持生产,而一些有紧急订单的客户有时也会接受未达到技术指标的产品。
    神户制钢在一份书面声明中称,管理层对实现利润的要求以及赶工期的压力是造成不当行为的根本原因之一。该公司称,已委托第三方展开一项独立调查,以便为该公司提供改革建议。
    神户制钢在去年11月的一份报告中承认,导致这场丑闻的是一种“封闭的文化”。在这种文化中,工厂工人经常在没有公司高级管理人士参与的情况下自己处理问题,而公司的管理人士则否认在问题曝光之前知情。
    神户制钢首席执行长Hiroya Kawasaki在去年10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称,问题的普遍性超出了他的想象。
    神户制钢去年12月21日将三位业务部门主管降职,称他们早在2009年就察觉到数据造假。神户制钢称,多数已发货产品尚未发现安全问题,但仍在调查。
    日本仍是制造业大国。据联合国数据,日本制造业产值位列全球第三,仅次于中国和美国,但高于德国。
    日本每年出口价值约7,000亿美元的商品,其中主要是机械、汽车和零部件,例如iPhone的屏幕和存储芯片,以及为波音公司(Boeing Co.)制造的飞机机身。日资工厂在美国也是一股制造业力量,这些工厂在肯塔基州、得州及其他地方为日产和丰田品牌制造产品。
    支撑日本工业的力量源泉是二战后打造的一种制造模式,当时日本企业设法通过提高面向全球客户的产品质量而崛起。日本企业高管采用美国管理大师Edwards Deming的理论来提高产品质量,Deming建议企业通过让车间工人时刻集中精力解决问题来提高产品质量。这种办法与日本人勤奋工作和注意细节的职业精神十分契合,得到广泛采用。
    1980年丰田时任董事长Shoichiro Toyoda称,他没有哪一天不在思考Deming建议的含义,Deming的建议是丰田管理的核心。
    从1950年到1990年,日本的出口价值增长逾130倍,如此巨大的成功令美国公司艳羡。围绕日本公司如何智胜美国对手所进行的各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考察了禅宗佛教、武术以及日本推崇共识的文化所带来的种种影响。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等美国公司曾试图复制日本模式的某些方面,比如强调压低存货水平以控制成本。
    但日本模式也不乏缺陷。管理咨询大师德鲁克(Peter Drucker)在1981年刊于《哈佛商业评论》的专栏中写道,日本公司的高管在运营事务上投入的时间甚少,他们把精力主要集中在管理与客户、银行家还有政府官员的关系上。
    时至今日,也鲜有日本制造业高管接受过正式的管理培训,他们出身一线,严重依赖工人来解决一线车间的问题。东京早稻田大学(Waseda University)管理学教授Atsushi Osanai表示,制造方面的问题很少会上升到管理层层面解决。
    韩国和中国等国家已经吞噬了日本在船舶和电子产品出口方面的市场份额。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后,日圆走强也减少了出口产品的收入,日本制造商开始用临时工替代正式的一线员工。正式员工有带薪假期和退休金等福利,但临时工不会像正式员工那样为了企业的长期成功而努力。松下电器产业公司(Panasonic Co.)表示,目前家电部门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一线员工为正式员工,希望这一趋势能够逆转,否则可能有损其长期业务前景。
    旭硝子公司(Asahi Glass Co.)首席执行长Takuya Shimamura曾表示,过去10年间,该公司每年都会进行一项调查,询问员工是否会按照其负责人的指示帮助掩盖产品缺陷。他称,给出肯定答案的员工数量之多令人意外。
    Shimamura表示,减少招聘终身雇员的代价正在显现,他会定期视察该公司的工厂,要求雇员遵循正确流程。在Shimamura作出这一表态数周之后,旭硝子宣布旗下一家子公司在未进行必要检测的情况下,为一种玻璃管提供质保证书。该公司为此致歉,并表示将解决这一问题。
    由于一些业务被海外对手抢占,一些日本制造商转向了技术含量更高的产品。塑料、化学及其他工业产品生产商Toray Industries Inc.的利润创下纪录水平,得益于其高端产品,包括用于汽车轮胎的纤维制品等。东京附近的文教大学(Bunkyo University)日本制造业专家Hiroshi Osada表示,对于这些特殊产品的需求使得车间一线工人面临压力,需要加速创新并提高质量控制。
    去年11月底,东丽集团(Toray)称,旗下一家子公司修改了用于汽车轮胎的纤维还有其他产品的出货质检数据,修改数据的做法最早可追溯至2008年。该公司称其做法并不违背任何法律,也不会引发安全问题。该公司没有做出进一步的评论。
    此前,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一家子公司发生超过15年修改某些产品检测数据的事件。该公司在后来发布的报告中称,当时员工难以满足公司为汽车电子系统新产品定下的质量标准。这份报告称,由于开展不切实际的业务,致使许多产品在质量上无法达标,这或许是本次事件中不当行为的根源。该公司不予进一步置评。
    Nicholas Benes是日本董事培训学院(Board Director Training Institute of Japan)的联席负责人,曾协助撰写日本的公司治理章程,他认为,全盘否定日本的制造业模式并非解决之道。他说,办法在于加强公司治理,包括规定业务部门负责人必须为丑闻承担法律责任。
    近期在承认质量检查作假时,日本企业管理人士一再声称不知情。斯巴鲁管理人士和工厂经理表示,他们不知道工人此前创建了一套针对质检人员的非正式训练体系,其中包括有意将有缺陷的汽车放入生产线来考验新手能否发现问题。
    企业律师们表示,一项2004年制定的举报人保护法律确保让所有举报工作场所不当行为的人得到保护,但该法律的成效有限。日本的车间文化强调在员工团队内部应对问题,而不是将问题上报。一位已在神户制钢供职数十年的72岁员工称,这就像与其他人一道闯红灯并不感到难堪一样。
    日本2015年制定的首部公司治理法要求,在日本主板市场上市的公司至少需有两名外部董事。大部分公司都遵守了这一规定。该法规定外部董事须满足东京证券交易所关于外部董事独立性的规定,但在一些情况下,新任命的外部董事与上市公司之间存在关联。
    一些研究日本工业的专家把该国近期的系列丑闻视为一个积极迹象,因为这意味着问题正在浮现和得到解决。另一些人士指出,日本的一些质量标准也许高得不切实际。早稻田大学教授Osanai称,制造企业的员工自信公司产品足够优质,他们也许觉得让一些没有完全达到技术规格的产品发给客户没有问题。
    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Keidanren)会长Sadayuki Sakakibara曾敦促企业,提高公司治理水平和职业道德水准。但在东丽集团最近自曝质量造假丑闻后,Sakakibara道了歉。Sakakibara在东丽集团披露的造假问题发生期间担任该公司总裁,他表示自己当时不知道工厂车间里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