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resdefault  

(原刊於觀策站)

上週沒修過經濟學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搞不好用了建商廣告上剪下的口號,意外的打開一場自己也沒意料到的經濟學論戰。這位選前玩左派,選後大右派的政治套利者,表示房市不能打,因為營建業是經濟火車頭,一旦打趴,台灣經濟就會沉淪!

喔!是這樣嗎? 

要回答這問題,可能需要從冰櫃中,推出兩位經濟學泰斗。一位是需求派的凱因斯大師,另一位則為供給派始祖的海耶克大師。

 凱因斯認為,一個經濟內的需求可透過人為創造,只要提供夠多的鈔票、夠低的稅率、充沛的政府支出,從直昇機上灑下的白花花銀兩,就能讓任何國家撐過大蕭條、金融風暴、歐債危機、失落二十年與中國鬼城。

 當然,凱因斯學派的好處在於,該大師曾說過一句話:「在長期時間內,我們都會葛屁!」也就是這句開示,讓凱因斯學派得到一張空白支票,讓政客不需擔憂長期的死活,使勁開選舉支票,刺激短期目標。

 也對!全球在二戰後,瘋狂使用凱因斯學派理論,讓貨幣制度脫離金本位,貨幣供給量年年破新高;股、債、匯、與房市屢刷新紀錄。一旦市場沒有實體買氣,政府就人為灑鈔票,瞬間就有投資客接手,以人為手段幫政客撐起市場,排擠搶不到資金行情的自住戶、低層勞工與弱勢團體。

 柯文哲市長的營建業帶動經濟說,類似凱因斯學派會採用的操作,靠營建業的哄抬、央行低利率政策,與充沛的貨幣供給量,人為創造買屋需求,最後帶動經濟起飛。至於長時間對經濟有何影響;沒差!反正:「在長期時間內,我們都會葛屁!」

 但凱因斯知道這機制有個弊病,會製造資產泡沫。身為左派學者的他,獎勵政府在刺激需求的同時,應推動財富轉移政策,保護弱勢團體。但這點,彷彿見不到柯市長有何作為。柯市長反而趁機調降囤積稅,使富者越富,窮者越窮。 

dont-worry-about-the-national-debt-in-the-long-run-were-all-dead弄到最後畫虎不成反類犬。年輕人無法獲得優惠的貸款與財力背景,也沒內線交易,以及建商、仲介、銀行間的三方合謀,只有乾瞪眼的份。實體經濟也沒因這些炒房手法,而增加生產力。

 那要怎麼辦呢?

 這就來到海耶克學派的理論了。這個學派不像凱因斯,認為經濟有個人工的火車頭,可靠政府透過各式的刺激政策帶起。海耶克所屬的奧地利學派,認為要讓經濟起飛,只能靠個人的自由意志、教育程度、高創造力、財務紀律,外加政府所維繫的自由市場與穩健貨幣,給有機式的帶起。

 政府的角色類似放一池水,再放入幾隻魚就好。其他的事情,就由池內的生態自行搞定。之後的供給學派再將「生產力」理論納入海耶克理論中,認為越有技能與創造力的生產者,就越能讓這池經濟活水暢旺。

 政府本身沒什麼角色,因為生產力靠的是人民與企業自己訓練而來,政府能做的,頂多就是儘量靠邊站。海耶克學派甚至認為,跟隨自然的經濟循環,本來就應該讓沒效率的產業倒一些。我認為,台灣的房仲、營建與金融業,確實可也趁此時倒一批,且不能救,這樣房價根本不需打,就會自動修正。

 再回到柯市長的營建業為經濟火車頭一說。請問,一個蓬勃發展的經濟,是靠資金行情堆疊出的現象嗎?還是有了足夠生產力的人民與企業累積財富後,再行購買產品與服務,所活絡起的呢?

 靠營建業帶起的經濟榮景,就是走偏了的凱因斯學派。房價被資金行情炒高,但實體需求卻受抑制,導致想買房的人搶不到,無住屋需求的人口袋滿滿。而需生產力支撐的實體經濟,卻毫無進展。這點,從停滯的薪資就可觀查到。

所以一個頭腦清楚的市長,不會說營建業是經濟的火車頭。剛好相反。他會說,政府的責任是維持好市場秩序,不讓投資客靠過度的資金供給、政策刺激、稅務優惠、與業者合謀,將房價搞失控。

如果要活絡經濟,人民必須鍛鍊好技能與競爭優勢,企業必須增加生產力,創造消費者真正需要的產品。人民有錢後,自動就會將財富花在房屋上。這時,房價會自然上揚,營建業才該增加新屋開工,而非後者帶動前者。

市長,您的邏輯,前後顛倒了!

倘若真要使用凱因斯學派的理論,政府的角色是提供低收入族群,足夠的起始資金,購買廉價房屋。這樣就可達到擴張型財政政策的效應,並弭平貧富不均的問題。防止資金堆疊出的金融遊戲。

但我看了又看,市長,您的住宅計畫中,好像都沒這些細節耶?又在物色別的弊案了嗎?

延伸:

TPP!?台灣不小心活著才用得到的東西

看了台版證所稅後,皮凱提說:「張忠謀真幸福!」

可抹平貧富不均、又可免大戰,請問你皮凱提了嗎?

台灣經濟從印鈔機上就開始輸.....(´Д`A

諾貝爾經濟獎得主真能解釋問題嗎?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膝關節
  • 不曉得他是靠下意識反應在回答營造業是經濟火車頭的問題,還是用大腦在思考後回答問題。如果是用大腦思考後回答該問題的話,這就表示有人要大難臨頭了。
  • 當選的是柯文哲,執政的是連勝文!
  • 原作者單厚之 | 社會觀察 – 2015年10月29日

    「為維持經濟穩定,採行適當政策穩定房價,最好的工具叫做審慎政策,例如針對低收入區域或所謂社會住宅,提高容積率,使低收入房屋市場增加房屋面積的供給。」

    「『打房』兩個字,無法實現臺灣的「居住正義」。在臺北市,市民的房屋自有率逾七成,要降低房價,當然得注意如何避免過度損及持有房屋的市民權益。房價過度震盪,也會對整體產業造成衝擊。」

    「參訪星、港公屋心得,認為透過現代化設計及管理方式,從最初設計就考量到和鄰近社區結合問題,包括青年托育、老人安養等設施,再搭配良好管理制度,可以降低很多社區居民對社會住宅的歧見及阻力。」

    「經濟原地踏步多年、所得根本沒成長,如今全民的財富有一大部分都在房地產,若政府繼續打,眾人的財富都會縮水,然後就會減少消費、讓經濟雪上加霜,形成惡性循環。」

    上面這四段話,立論的脈絡看起來沒有太大的出入,都是說居住正義不可能靠打房實現,而且還會出現其他的問題,但其實他們分別是四個不同的人講的,包括連勝文、蔡正元、趙藤雄和柯文哲,你分得出來哪句話出自誰的口中嗎?

    撇開藍綠立場不談,柯文哲(泛綠)的施政和思維,是不是越來越像藍軍?包括南港瓶蓋工廠不全區保留、為了都更無預警強拆汀州路的「龍腦」釘子戶、五大弊案中的華山、三創無疾而終,到最近的「不打房」,是不是都像是政商人脈豐沛的連勝文才會做的事?

    上任以來漲水費、漲公車票價、U-bike收費、全面徵收停車費,還準備取消悠遊卡搭乘捷運優惠,在「萬物皆漲、唯有薪水不漲」的大環境下(註:世界原油還持續下跌),(泛綠所執政的地方)政府還帶頭漲價、增加市民的負擔,又像不像是柯粉眼中「不知人間疾苦的連公子」才會做的事?

    開頭的那四段話,第一段是蔡正元講的,其餘三段依序是柯文哲、連勝文、和趙藤雄講的話。雖然選前大家的立場看似南轅北轍,如今藍綠的主張卻似乎漸趨一致。

    台灣政治很大的一個問題是,雖然藍綠對立嚴重,但其實並沒有真的左右之分,政治立場的差異,完全建立在面對中國大陸的立場、態度上。

    因為沒有真的左右之分,所以政黨和政治人物也就缺乏中心思想和整套的論述。誰執政,誰就變成右派,以發展經濟為先、向財團靠攏;誰在野,誰就變成左派,向人民靠攏,拉攏民心、對抗執政者。國民黨在野時,反美牛、反軍購;等到民進黨在野時,換成民進黨反美牛;等到明年,美豬要不要開放,又變成民進黨執政要傷腦筋的問題。國民黨眼看著明年就(可能)要在野,調漲基本工資到兩萬五之類的政策,全部通通出爐,提早從「執政黨模式」切換到「在野黨模式」,反正明年(也許)是民進黨買單。

    執政、當家自有一本難念的經,柯文哲「不打房」說並不讓人意外,就算營建業對經濟的貢獻並不如想像中的大,也要考慮廣大市民資產縮水,有房貸的年輕人變成無法解套的「屋奴」的連鎖效應。

    只是當所有政黨、政治人物都缺乏中心思想,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時,選民卻不要求整套完整的論述與作法,甚至還以「XX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口號自我催眠,只會慣壞政治人物,讓政治人物更不必思考、不求長進,永遠無法脫離政治惡鬥的循環。

    不管誰倒了、誰上台,只要腦袋是跟著屁股走,作法還是跟著位置變,不管政黨輪替幾次,台灣都不會好。

  • 佑仔
  • 記得去年選前,知名網路觀察家朱學恆都一直在政論節目歌頌柯文哲.朱學恆當時說他出身極為保守的眷村家庭,家族10幾年只有他會投票給柯文哲(符合外省人頂多10%支持民進黨的統計結果).在朱學恆對柯文哲不斷PS之下(即封面美化,就好像不少A片的封面和女優本人有落差.),柯文哲效應就外溢到其他縣市.年輕人再看到這些名嘴不斷吹噓親綠候選人之下,遂失去理智判斷而被宛如吹魔迪者的名嘴給催眠而投綠,讓民進黨僥倖大勝!

    去年318太陽花事件,就很明顯看出蔡英文在幕後操作,民進黨為選舉製作民粹但卻造成政府在國際間的信用破產!在去年1129選後還沒1個月,2014年12月25日下午的年代向錢看,當提到陳為廷事件,主持人陳凝觀和特別來賓莫不痛責陳為廷!黃光芹(五年四班0804)說陳為廷可以當他兒子,陳凝觀說她的年齡(五年九班0101)可以當陳為廷的姐姐!而在當天節目,陳凝觀還生氣的哭訴她從10幾歲就被性侵.近幾天又傳出當時的太陽花女王劉喬安,竟是大型跨國賣淫集團的主腦!(而且還索價不斐,處女的開苞費至少6萬元,當紅女星的夜渡資50萬元左右.)

    2015年7月23日下午的年代向錢看,當主持人陳凝觀不斷地質疑民進黨執政縣市也跟苗栗縣差不多以及批判蔡英文的空心財經主張,在場民進黨的林俊憲卻只能答非所問!劣者覺得2014年好家在是國民黨的徐耀昌當選苗栗縣長,徐耀昌只是遵循前任縣長的政策,而民進黨的吳宜臻卻是宣稱若當選還要加碼一大堆福利!

    2015年10月29日和30日的年代向錢看,朱學恆轉對柯文哲失望!不過卻沒看到朱學恆對他去年的錯誤推薦背書而向人民致歉!


  • 呆丸哈哈哈
  • 居住正義協會理事長黃益中:林榮三是台灣房地產最大吸血蟲
    2014-09-30 《周刊王》第025期

     為了追求居住正義,激起年輕人的憤怒與熱情,包括人民民主陣線等民間團體,在本周六(10月4日)走上街頭引爆「巢運」,展開「剷土豪行動」,打算號召10萬人睡在堪稱全台最貴房價的仁愛路上!與此同時,多名參與「巢運」人士挺身怒批,《自由時報》林榮三家族,靠著聯邦銀行與瓏山林建設公司,以旁門左道掠獵、炒地,根本就是台灣土地的吸血鬼!

     林榮三么子、瓏山林建設公司(瓏山林)董事長林鴻堯,因以不法方式取得士林官邸周邊土地,高院月前依偽造文書罪,論處這起「假贈與、灌人頭」處分權案,判刑4月、得易科罰金12萬元定讞,然而,林鴻堯似乎學不乖,近日又遭告發,他涉嫌以「假贈與、真買賣,規避優先承購」的手法,強行取得台北市松山區的一塊土地,被檢方傳訊。

    聯邦銀行 掠地白手套

     發起「剷土豪」行動的人民民主陣線研究員周佳君說:「士林案最該被揭露的是,瓏山林以『信託』的手法取得土地,這是瓏山林異於他人之處。」

     瓏山林之所以可以利用「信託」取得土地,當然得透過銀行,眾所皆知,林榮三家族擁有聯邦銀行、建設與建築經理公司,成為「土豪」當然順理成章,因為可以炒地一條鞭。

     周佳君點出,林鴻堯長兄林鴻聯主導的聯邦銀行,絕對是讓林鴻堯取得士林案土地入門票的重要關鍵,「聯邦銀行扮演的角色,不只是林鴻堯獵地的耳目,更是掠地的白手套,林鴻堯從獵地、買地資金、掠地人頭、建造、銷售,完全不必假手他人。」

     談起士林土地案,周佳君娓娓道來,早在民國92年,政府將士林區福林段2小段561地號「抵價地」分給所有人後,林榮三家族就開始布局,直到一名地主將土地信託給聯邦銀行時,林榮三家族立刻涉入這塊地,林鴻堯自民國100年起,分7次向聯邦銀行購得原地主的信託權利,轉眼之間,就掌握超過一半、537坪的土地(總面積1,064坪)。

    狠奪暴利 信託假贈與

     林鴻堯鬧出的土地爭議不只這一樁,周佳君指出,林鴻堯最近有一筆位於台北市光復北路、南京東路口的土地,正在調查,該土地原為多名地主共有,但瓏山林涉透過「假贈與」手法規避程序,完全是經濟犯罪的累犯。

     其實,瓏山林常被踢爆以「人頭」、「信託」、「假贈與」等手法取得土地,去年,瓏山林計畫在富陽街搞一宗都更案,但市府尚未通過都更劃定範圍審核,聯邦銀行就搶著信託房屋,接著利用原屋主對都更程序的陌生和資訊落差,「綁定」有意都更的屋主。

     瓏山林一方面偷跑,二方面利誘,三方面綁定,這些住戶就此無法處置自己的房子,只能坐視瓏山林牟奪暴利。

     此外,在台北市永吉路、松山路一起都更案中,瓏山林也被200多位地主指控以違法方式「信託」取得土地,地主曾集結到市府前抗議,瓏山林以「遭到抹黑」回應。

    公器私用 媒體轟敵人

     有人說,公部門太軟弱,瓏山林才敢在土地和房地產上巧取豪奪,但也有人替公部門辯護,林榮三擁有《自由時報》,公部門若不想猛挨悶棍只能摸摸鼻子,睜一眼閉一眼,對追求居住的民間團體而言,也相當畏懼《自由時報》的砲火。

     參與「巢運」的居住正義協會理事長黃益中無奈說,林榮三是台灣社會房地產不公義的最大吸血蟲,已是人盡皆知的事,但他擁有民間團體不敢對抗的《自由時報》,許多民間團體甚至因此不敢說出真話。

     身為高中公民老師的黃益中,認為年輕人應挺身而出,追求居住正義,「不過萬一林榮三看到報導惱怒,要《自由》杯葛抵制「巢運」,我就罪過大了!我很怕會為「巢運」惹來麻煩,畢竟《自由》是勢力很大的媒體。」另外,身分為國民黨員的黃益中,說自己多次為了居住正義問題,和國民黨青年團接觸,但從未獲得正面回應,令他很失望。

    屢挨悶棍 地方到中央

     過去,從中央官員到地方首長,都有人吃過《自由時報》的苦頭。

     前台北縣長尤清打造新莊副都心時,多數地主都依規定繳交市地重劃抵費地,但林榮三遲遲不繳,尤清因此拒發瓏山林大樓使用執照,《自由》從此對尤清鋪天蓋地修理,直到蘇貞昌擔任縣長時,瓏山林大樓才拿到使照。

     前汐止鎮長廖學廣與《自由》的恩怨也差不多。民國78年間,瓏山林在汐止推出高級別墅,遇到當時主張「鎮長稅」、建商要給地方回饋的廖學廣。林榮三最終允諾捐贈運動公園,卻又毀約跳票。廖學廣氣到將林榮三的土地劃為垃圾場、焚化爐和公墓使用地,爾後《自由時報》天天痛罵廖學廣,令外界相當傻眼。

     從民國78年就開始從事無殼蝸牛運動的李幸長,這次也參與「巢運」。他指出,民國81年間,時任財政部長的王建煊為遏阻房地產炒作,致力推動「實價課徵增值稅」,結果被《自由時報》鬥爭。林榮三其實是扼殺良法政策的劊子手,也斷送台灣社會尋求土地和居住正義的一線生機。李幸長實在搞不懂,林榮三現在怎麼還好意思喊「愛台灣」、「台灣優先」?林榮三根本就是台灣土地的吸血鬼!

    自由時報:媒體不私用
    聯邦銀:絕無違法

     外界對於林榮三創辦的旗下企業瓏山林建設取得土地和炒作房地產有質疑聲浪,同時認為《自由時報》作為關係企業一員,承老闆指示會對有礙土地取得的政府或個人指向性批評和打擊,《自由時報》回應指出,創辦人(林榮三)只針對國政方向與政策議題做指示,一向堅持媒體公器不得私用。

     聯邦銀行稱,該公司任何放款與業務作為,均符合金管會監管與相關法令,絕無違法。至於瓏山林是否將聯邦銀行用於不法取得土地或炒作房地產,聯邦銀行表示,兩者雖為關係企業,卻屬獨立運作,對此聯邦不予置評。

     最神祕的則是實際從事地產業務的瓏山林。記者致電瓏山林建設,總機表示該公司不設發言人、沒有新聞窗囗。記者留下聯絡電話,總機表示絕對轉達,但截稿前沒有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