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15paste.jpg  

語言家兼左派學者杭士基(Noam Chomsky曾說過,當代民主制度充其量只是牙膏與肥皂的戰爭罷了,因為幫這些產品打廣告的人,與各政營的選戰操手都是同一批。台灣政治說穿了,就是兩個品牌大廠在尬產品忠誠度的把戲。最後贏得消費者掏腰包的參數則是行銷、口號、包裝、以及最重要的─形象。

至於產品內容反而成次要屬性(secondary attribute),有當然好,沒有也無妨,只要包裝漂亮點,在行銷期間重金下廣告,黑的也可說成白的。這種政治行銷現象,可以在最近馬政府神速撤換邵燕玲提名大法官事件中,一目了然。

本來透過民選機制的領導人,提名另一政府權力機構的要職為憲法所賦予,這是奉五權憲法體制為基礎的台灣之根本法源,程序理應審慎、嚴謹、專業、且不含糊,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

        Checks_and_Balances.gif  

總統被憲法賦予的相關權力凌駕於一切之上,包括輿論,且不容挑戰,其僅接受政治責任的後果,對於外界一切所加諸如獨斷、狹隘、無能等批評皆不能輕為所動,因總統的高度以及意味的專業度有居先(a priori)的地位,這也是行政權制衡司法權的憲法要義所在。

當然,我前面所說的屁話在教課書中皆為金科玉律,放在現實生活中,慢慢等吧!!

最近看到民眾對於「恐龍法官」邵燕玲被提名為大法官,投以激烈的反應,我暫且保留對她的支持與否,因為我認為所謂的『恐龍』二字,容易流於情緒衝動,不易釐清癥結點,況且,這是一個以濫情、矯情、與激情為主的「三情主義」社會,對細節的研究、結構的分析,大部分人是沒有耐性去做的,而投機的政客也會趁機肆起,大打正義牌,使事件全貌更添複雜度。

我認為,在細觀所謂「恐龍法官」現象後會發現,這問題不是那麼容易可用二分法解決。據悉,邵燕玲的法學素養雄厚、學經歷扎實、品德與操守皆在評鑑之上,這樣的人,有可能會對一個也是同性別的小女孩遭性侵時麻木不仁嗎?但就因她主審了一個十分不「政治正確」的案子,搞得社會一片嘩然。

f_5331776_1.jpg  

根據監委沈美真的調查報告顯示,「恐龍法官」現象最主要是因為法條設計不良所致,因為基於法律「無罪推定」理論(presumption of innocence),法官審判時須採「嚴格證據主義」,類似英美等海洋法系的beyond reasonable doubt

點顯然在之前女童性侵案的證據中並無達到(不是說他沒犯喔!!),這也是法律在保障人權時的必要措施,如果硬要說是因為邵燕玲冷血,這說服不了我,性侵者既沒錢,也無權,法官犯不著為他解套而臭了名譽。

甚至如果以後的法官若執意判所有性侵者重刑,這也會提高加害者在事後為脫罪而將被害者滅口的機率。這一系列的結構問題,很多人不願意談,因為太複雜了,而且很有可能會檢討到自己,因為我們也是結構的一部分。社會一般來說只對找出「明顯的壞人」有興趣,而對於整體的檢討,是不願意投資太多時間,這點亦可以延伸至死刑議題的探討上。

昨晚,蘇貞昌在受訪時一度為了要跟馬英九品牌拉大差異,稱自己貼近民意,能夠與人民將心比心,像提名「恐龍法官」這種不知百姓疾苦的例子在他身上決不會發生,奠定自己的差異化優勢,而對於法律結構所產生的弊端,隻字不提,身為台大法律系高材生、美麗島辯護律師的他,應該不會不瞭解吧?

很顯然的,馬英九今天在向大眾回應其「錯誤的選擇」時,亦沒有基於對提名邵法官的「價值」(value)辯解,反其道的僅是對於負面聲浪的「代價」(cost)道歉,聲稱自己不知邵為恐龍,將一切責任推給蕭萬長、賴浩敏,試圖挽救自己的形象,對於當初推選邵燕玲的選擇,絲毫沒有自己的立場,甚至落於馬虎隨便。

這「價值」與「代價」的一字之差,使整起事件的內涵相差十萬八千里,這暴露出馬政府對民調數字的依賴,大於法律專業考量,我甚至認為他根本沒有將治國擺第一位,而是深怕自己的牙膏品牌輸給蘇貞昌的肥皂品牌,這種父子騎驢的現象,是台灣進入『淺碟式民主』不得不面對的課題。

如果他們這樣答.....侏儸紀公園一日遊

 

後記:這篇聯合報的社論『理盲與恐龍』講得極好,對於那些動不動就恐龍、恐龍的從眾者,不妨先看一下在決定。

 

            噗友小豆腐稱以下圖示為黑人牙膏與白人牙膏之戰!!

              presidential_comics.gif   

【延伸閱讀】

如果他們這樣答.....侏儸紀公園一日遊

論杭士基--來台演說前傳

從暴君到暴民(茉莉花革命與斷頭台)

現代民主國家機器運作與台灣民主亂象 ─上 (中時嚴選好文)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8) 人氣()


留言列表 (8)

Post Comment
  • veggieinlove
  • 「這是一個以濫情、矯情、與激情為主的「三情主義」社會,對細節的研究、結構的分析,大部分人是沒有耐性去做的,而投機的政客也會趁機肆起,大打正義牌,使事件全貌更添複雜度。」
    我實在很欣賞大師寫的這句話,連我這常常感性超越理性的人,每每回台灣看電視新聞報導時,都忍不住覺得這十年多來台灣已變成一個感情用事的社會。
  • 聽說台灣的新聞是世界最好看的,因為新聞娛樂化的緣故,所以我們也不必要看其他綜藝節目。NHK與BBC相形之下好像政黨宣教片,枯燥乏味。

    可是娛樂十足的東西,好像糖果一樣,甜了嘴巴後,就肥了腰圍,後果常常要在幾個月後才會發現。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4/02 08:50

  • Dai Lin
  • 乾脆讓立委們把總統罷免掉,並且廢掉台灣的總統制,然後請FB架設一台電腦在現在的總統府,有甚麼政策就PO上塗鴉牆,然後看哪個讚比較多~
    現在真的是個非理性時代,利益、感情比較重要~
  • 有點像楚門的世界,觀眾可以投票,決定楚門下一步要怎樣作,我們就叫馬門的世界吧。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4/02 08:52

  • 潘大鵬
  • 台灣政壇現在完全媒體取向,真讓人為這個國家擔心。
  • 媒體是很重要的,有時媒體弱智,是可以提高新聞點閱率,好處是至少民眾會介紹到事件中,參與討論,問題是討論的素質低落、馬虎、矯情,到時製造的問題比解決多。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4/02 08:54

  • 三分鐘熱度
  • 台灣社會很不理性,我同意。 台灣的報業,我認為都不能稱為Journalism. 真正的Journalism,是不允許有個人觀點,記者一定要作到中立、客觀。

    這點,美國NPR(National Public Radio)是一個借鏡,因為NPR的專業記者,只要一透露出個人觀點,就會被炒魷魚。

    但是,台灣的報紙,每一家都有預設的成見與意識型態。很可悲。我認為,這種媒體會興盛,除了和早期戒嚴,政府操縱媒體有關之外,可能也和台灣的教育有關係。

    因為,台灣的教育,我常見老師打迷糊眼。他們多半用許多『相關字眼』來困惑學生,但是很少有老師能真正提供『清楚的論點』和『詳細的論証』。沒有建立論証的習慣,學生無法『客觀地』辨別事情合理與否。所以,很容易抱著幾個激情名詞 (如恐龍法官),原地轉圈。既容易被有心政客利用,也永遠解決不了問題。


  • 對,就算NPR在美國也是被左派批評有主觀的偏見,記得Chomsky約莫20年前一次受NPR的採訪,內容是第一次波灣戰爭,當時美國對出兵的共識一致,對於當時Chomsky孤鳥般的反戰論難以接受,最後NPR的就叫Chomsky要先寫一份草稿,給主編審視,然後在2分一字不露照稿念,可是最後,那兩分鐘也被cancel掉了,所以要作到新聞自由,不簡單。

    新聞製作的關鍵,也就是守門人(gatekeeper)不是記者,而是主編,記者可以天馬行空,可是一但主編說no在好得新聞,也會被抽稿。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4/02 09:00

  • alin
  • 那麼主編到底是應該主觀還是客觀呢?
    談論點就難免主觀
    而主觀的法官 判下群體譁然的案例
    到底是突顯生活常識不足
    還是不知民間疾苦
    採證驗證的尺度
    究竟要用什麼尺才準嘛....
  • 這就跟黑貓跟白貓掉進麵粉袋裡打成一片,很難分清了,
    可是我會把大部分的錯歸於媒體的炒作,跟制度的盲點,群眾盲從其實是規律,要有好得制度防禦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4/09 09:38

  • emo Lin
  • 我對本文想傳達總統提名權的高度沒意見,不過看到「據悉,邵燕玲的法學素養雄厚、學經歷扎實、品德與操守皆在評鑑之上」這一充滿主觀判斷的句子倒令人無法接受;個人認為會寫出這句然後說其他人的評論皆是「三情主義」,自我感覺未免也太良好。這裡有人研究過邵或是與她熟識嗎?如果有的話,麻煩告訴我郭志宏殺人案是怎麼一回事?

    我能查到的網路內容如下:

    郭志宏自白殺人案(From 法治時報24期)

    郭志宏自白殺人案,相當驚怵的是:檢察官不僅幾乎完全僅憑被告自白就起訴郭志宏;更離譜的是,檢察官一收案,次日立即提起公訴,可說毫無後續偵查作為,檢察首長也毫無控管機制。

    本案衍生較嚴肅的話題是:偵查品質粗糙至此的殺人案,何以會在二、三審之間徘徊了十四年,歷經二審八次始終如一的無罪判決,最高法院才讓它無罪定讞?如此纏訟,完全歸責檢警蒐證草率公平嗎?二、三審法官的審判心理是什麼?

      當然,幕後的司法秘辛,也是有趣的話題:現任司法院刑事廳長劉令祺,八十一年間是一審審判長,他判郭志宏成立殺人罪,二審歷審雖然都不支持他,但案件在二、三審纏訟期間,八十八年初,他的妻子邵燕玲任職最高法院法官(目前是代庭長),碰巧擔任本案的受命法官,卻予力挺,一再指摘二審的無罪判決,前後發回更審五次,一挺就將近八年!才予無罪定讞,可稱得上「夫唱於一審,婦隨於三審」了。

    這篇新聞當然只講了一面,但從這篇有人會得到邵嚴守「法律「無罪推定」理論(presumption of innocence),法官審判時須採「嚴格證據主義」」的精神嗎?
    從邵的一些判決我得到一個結論:
    當一個人有爭議時,並不會只有一件事是有爭議的。

    我對大法官提名誰沒意見,但過份強調總統的提名權而不對反面的監督機制著墨其實並不周全,當然你可以說立院就是監督機制(國民黨立院絕對多數也是人民的授權之類的),所以馬總統就算提名西瓜當大法官也絕對沒有問題

    但在我眼中護航「制度」跟反對「某人」都同樣是見樹不見林
  • 不大確定吾兄的『護航』是什麼意思,本文是在批判馬英九用人之馬虎隨便、毫無擔當,非擦脂抹粉。不知吾兄有無抓到精隨。

    我之所以講到『邵燕玲的法學素養雄厚、學經歷扎實、品德與操守皆在評鑑之上』是引用媒體報導,因此『據悉』之言,此乃國文ABC也,怪只怪,我真的不認識阿玲阿!雖然我住在長沙街,她辦公地點亦在此,但我是2段,她1段。

    吾兄提供的資訊很好,但跟本文無關,也許您是想表達邵的審判漫無章法,這點,我不知做何解釋,倘若為真,為何大眾不針對這案子抗議,而是從性侵案切入,這好比有人被懷疑偷錢,可是舉證人因無法證明,就把他之前偷內褲的傳言搬出,間接證明他是兇手,這還是「嚴格證據主義」嗎?唉~

    不管是見『樹』還是見『林』,還是見到樹林火車站,試著先不要僅從自己『眼中』看,世界會比較寬。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4/20 01:10

  • 閎勝 陳
  • 法官是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當然也不懂民間疾苦,更有點事不關己的態樣,一句話-法官的自由心證就可以把你打死!
    然而自由心證意不能違背論理原則與經驗法則阿!
    常常他們的自由心證與社會一般普羅大眾的認知有如天差地別。
    這猶如生存在侏儸紀時代的恐龍復活後,然而早已和現代文明脫鉤而不自知!
    卻依然高高在上,猶如侏儸紀的霸王一樣,這就是恐龍-法官的由來!

    有空道我的網站逛逛!猛甲茶道(http://eagle1024.blogspot.com/)

  • 沒錯,可是我認為法官恐龍是一個問題,民眾耳聾是另一個問題,沒人肯聽對方說得話,都認為自己是對得,這也值得深思。

    我會常去你那看看。

    accrcw75 replied in 2011/04/23 13:39

  • 一個路人
  • 寫得真好
    希望有更多人能夠看到這篇文章
  • 謝謝,
    目前共有1204個,搞不好光我就點了一半。

    accrcw75 replied in 2012/02/09 1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