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p030.jpg  

繼稍早前大師對「華嚴宗」的初步介紹後,不知各位有無對此門佛教宗派有更進一步的瞭解與興趣,若要更進一步認識華嚴,讀者很難忽略佛教由小乘入大乘的指標人物—龍樹菩薩(Nargajuna)的哲理。龍樹菩薩是第一位將原始佛教的厭世觀作更新一步解釋的人物,並創立《中論宗》 (Mādhyamaka)。龍樹之於原始佛教,有如耶穌之於舊約基督教般,兩者皆打破先前狹隘的教義解釋。龍樹批評小乘對「空」的執著,耶穌則揚棄舊約對暴力的著迷。

在 佛陀圓寂後的五百年內,佛教徒總共發起了兩次大結集,原因是佛陀在「鹿野苑」講法時,不好書寫,凡是皆以口述的方式開示其「無上甚深微妙法」,手法很像 當時的孔子、耶穌、及蘇格拉底等聖哲們,搞得大家不知道要如何傳頌老人家的智慧之言,弟子們遂召開兩次緊急會議,討論一切經典的集結與僧伽制度(sangha)的戒律。

 

但荒謬的是,這些和尚們對很多佛法討論的方式是採妥協的策略,比方說對持戒的標準,若有某長老認為7戒是僧侶基本的持戒標準,但另一長老認為3戒就夠了,僧侶們就將兩位因年資而卡到位的和尚所舉的數字,取中間值決定,(7+3)/2就得到5這個數字,從此,佛教的僧侶團就以持五戒為鐵律,好像五這個數字有某種神秘的魔力似的,其實不過是個權宜之計後的妥協數字罷了。看來,台灣立法院的朝野協商技倆,早在2,000多年前的宗教界就開始實行了。

 

佛教的前五百多年,其教義的解釋皆以《阿毘曇》(Abhidharma)之流的小乘佛教為主,這一流派的佛教思想,視娑婆世界(samara)為虛幻的存在,實相有如一把搖動快速的火炬,在空中來回劃圈,因為搖動快速,觀者會誤以為火圈是個實體的存在,可是這僅是一種假象而已,相對的,眾生因為五蘊(five skandhas)的執著,誤以為有個永恆的「我」存在,但無常又短暫的外境,終將無情的摧毀執著「我相」的有情眾生,「八苦」因此隨之而來,小乘的修道者遂以遠離娑婆世界的幻相為修持,投向涅槃世界(nirvana)的空(sunyata)。

01p160graph.gifimg_27_1314_0.gif

龍樹菩薩就是在小乘佛教走到「斷滅空」的極端背景下,創立了中論觀,並奠定佛教後2,000年以 大乘佛法為主的教義。大乘與小乘的不同處,除一般人所認知大乘不屑小乘的「自了漢」外,最主要的是其不認為宇宙實相可光以「空」解釋,大乘雖承認萬物無一永久 存在的實相,但一味的執著於「空」,亦是一種不圓滿的障礙,故禪宗有一說「真空生妙有」,就是結合「空」與「有」的最圓滿境界。

龍樹菩薩英明之處為其是第一位,藉由邏輯法的「四句破」(tetralemma)方式推導此理之人。所謂的「四句破」即古印度用來耗盡解釋實相的 邏輯法則,龍樹認為一切可用邏輯推導的結論,皆係執著於真理的某一面相,而佛法的「空」,是不可用言語或思想去定義的。龍樹將邏輯的命題分成四等份,第一為「肯 定」命題,比方說肯定我的存在,但這會否定我不存在的可能性,係非圓滿之法。第二為「否定」命題,亦即否定我的存在,但這又會否定我存在的可能性,故亦非圓滿之法。

modal.jpg

既然如此,一個狡猾的人可續提出「兩者皆是」的論點,聲稱我「我既存在,又不存在」,但此論述亦否定「我非既存在,但又不存在」的可能性。而當快沒耐性的挑戰者提出「兩者皆非」的可能性時,聲稱「我非既存在,但又不存在時」,卻又會被「非我非存在,但我又不存在」給打敗,一言以蔽之,任何被主張的論述,皆有一個對向的反作力平衡之前的論點;龍樹在《中論》一書中道:「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故知無生。」因此,宇宙的實現,不可以言語論之,此即 「佛曰不可說」的真義。

龍樹的中論說,與大乘的許多經典如《般若經》、《心經》、《金剛經》、《楞伽經》相互影響,並傳至後來禪宗的《六祖檀經》等「不二」(non- dualism)說,有趣的是龍樹很少批評講「有」的古印度吠陀(vedanta)教義,卻將砲口指向愛講「空」的小乘佛教,這與現在許多學佛之人,在不明瞭教義前貿然出家,滿嘴看破紅塵之云(有趣的是紅塵二字,實非佛教之用語),這是極其短視的佛法認知,真正的大徹大悟者,不會是個表情沈重,凡是悲觀的 厭世主義者,相反地,如果讀者喜歡禪宗的藝術,裡面對禪師的描繪,不難發現常是個開懷大笑的調皮鬼。我沒看過龍樹,但我可想像,他應該不會是個動不動就譴責人的說教者吧!

 

延伸閱讀:華嚴宗釋義、綠野仙蹤與禪(下)



                 Ink Buddha.gif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酷斯拉
  • 這篇文章寫的好,華嚴宗的哲學真是精妙,讀了讓人起雞皮疙瘩。
  • 謝謝酷兄,我只是整理了一下龍樹
    跟大乘佛教的一些觀點

    accrcw75 於 2010/10/22 12:05 回覆

  • 石頭
  • 精譬得分析,不知大師對其他
    宗派或大師有更精彩的論述
  • 或許我會再寫天台宗或慧能大師

    accrcw75 於 2010/10/23 00:39 回覆

  • cyk
  • 空有本一體
  • 一體無空有

    accrcw75 於 2010/10/23 00:39 回覆

  • 映緣
  • 原始佛教的阿含經典,是全世界公認佛口傳法諭中最可靠的資料。佛的弟子有500位成就阿羅漢,在阿含經典中卻不見有一位成就菩薩,大師知道為什麼嗎?而大乘經典依一般的說法,都是在佛涅槃後4、5百年以後才問世的。
    佛大弟子迦葉尊者是禪宗的西域初祖、常被大乘行者譏罵的阿難尊者則是二祖。若非佛的阿羅漢弟子們弘傳,兩千多年後的我們又怎能聽聞佛法呢?而佛弟子若不以弘法為本職,又當以何事業為菩薩行呢?
    說『原始佛教的厭世觀』是對佛法外行的人說的,佛說四聖諦以「苦」諦為先,「苦」能啟發覺醒,滅「苦」是人的根本動機,若人生無苦,若苦不會逼迫人生,誰會需要學佛。一般的人追求快樂,常得苦果的原因,就是因為不知「苦」啊!對「苦」認知不真切,學佛的基礎是很難穩固的。
    依大乘的教法,阿羅漢對「空性」的體證是和八地菩薩一樣的,只是不夠寬廣。而初果須陀洹就已經見法(空性)了,大師說『龍樹批評小乘對「空」的執著』,這樣的說法讓人不能理解。龍樹時佛教的弊病,難道是佛後就有的嗎?還是佛的教法有問題?
    『經典的集結與僧伽制度的戒律,是個權宜之計後的妥協。』這種說法對500位集結的阿羅漢聖者,似乎也不恭敬。我只能說大師勇氣十足。

    中國因為地理位置的關係,所以很自然從大乘思想發揚的中亞地區,傳襲了佛法中的大乘法教,因而以前國內佛教皆以大乘為依歸,所以大家眾口鑠金常譏小乘為焦芽敗種。如今資訊發達網路無界,展開視野後方知淺薄。
    小乘是大乘人口中的小乘,用原始佛教來稱呼,可能比較適當。而大乘人所認知的「小乘」,已經變成了一種偏見,若不調整心態,只會彰顯自己的狹隘。
    「大乘」因以前教團人為的偏差而進行改革,當然有它的因緣,也有它的價值和特點。但如果背棄原始佛教的基本精神,又怎能以佛教自稱呢?
    我是一個大乘佛法的學習者,見大師所言「心情真的有些沉重」,也為您捏了一把冷汗,建議可以多看看順印導師的著作。
  • 關於各經典的可靠問題,公說公有理,婆說.....其實很難辯說阿含經的純度是如何,佛教有云「依法不依人」,我則認為,佛法在證悟的最終,連法也不可依,就依自己的自性,經典也只是知障的一部分罷了。

    相傳原始佛教下,成佛的人數如麟角,但在曹洞的永平道元卻有500弟子成道,不知映緣知道為什麼嗎?佛教有個很不得體的觀念,就是佛法,或是整個世界都在腐化中,遂有正法期、象法期,以及末法期等觀念,其認為整個存在都在腐敗中,我則認為是胡扯。

    所謂四聖諦的「苦、集、滅、道」誠然重要,但在大乘的經典集結後,這個觀念卻常故意被忽視,吾人隨便翻一本大乘經典既可知,舉凡楞伽、金剛、六祖檀經、碧嚴錄,皆鮮少論及「苦」字,心經說得最棒:「無苦集滅道」,短短200字,能夠悟得這段就夠了。

    至於對龍樹之於空性的批判,那是對「斷滅空」的論調,而非圓滿自性的「空」性,在「中論」一書中,龍樹鮮少對吠陀經典的大梵天(Brahman)作批判,卻對小乘的無我(anātman)頗有微詞,吾兄若對於推導過程有興趣,可參文內之四句破邏輯。

    至於地理位置論,離古印度最近的國家其實係往西之中亞乃至中東地區,與往東的中南半島,但這兩地區皆無大乘佛法的蹤影,尤其是往西,幾乎沒有佛教的藏身處。

    中國當時反而受地理的屏障影響極深,中印間,隔了世界最高的山脈群,中土亦有崑崙山、天山、塔克拉馬干沙漠等,與夾雜於其中的西藏等異域,實非吾兄所云地理位置近,這點,僅需查看往西走的唐僧,或往東行的達摩之腳皮便知。

    且印度的大乘,與漢傳乃至韓國、日本的大乘佛教,已為截然不同的產物,若非當時中國已受道家思想薰掏的成熟,佛教根本不可能往東土發展。

    吾兄無須為別人捏冷汗,亦無須將死人之言奉作圭臬,胡適之先生說:「從前禪宗和尚曾說『菩提達摩東來,只要尋一個不受人惑的人。』我這裡千言萬語,也只是教人一個不受人惑的方法。被孔丘、朱熹牽著鼻子走,固然不算高明;被馬克思、列寧、斯大林牽著鼻子走,也不算好漢。」,建議吾兄,不要在將自己埋在印順著作中了,我則盡量不去「心情真的有些沈重」。

    accrcw75 於 2010/10/23 09:28 回覆

  • 映緣
  • 依大師的規格 原本也不期待您接納粗言
    佛說一切法無非破除「我」「法」二執
    從知病、明患、離執、去欲、證道、而究竟苦邊
    誰管他小乘大乘金剛乘 能渡彼岸的乘乘有功
    若只是強言論道 只怕流入口頭禪和狂禪了
    大乘的可貴是直指本心、趨向平等、契入空性
    這樣才能省得許多葛藤
    若喜好分別、心不平等、正知見不確立
    別說是入「乘」了 連加行位、資糧位都有問題
    能圓頓而修當然最好 有沒有使上力 自己最清楚
    若想一腳踏上妙高峰 還須腿夠長 要不然該是再來之人

    大師認為,『佛法在證悟的最終,連法也不可依,就依自己的自性』
    這樣的說法實在可議 若還有自相、自性可言
    我執尚未破 連證果的門檻都沒入 又怎能到達證悟的最終
    倘若尚未明心見性 而要依「自己的自性」而修
    就不知依得是「習性」呢 ?還是「真性」?還是自以為的「真性」
    此說尚須三思

    我因大師對「小乘」的偏見而說
    為得是大師 而不是大師以為的「小乘」
    我也並沒有一句輕視「大乘」之言 請大師不要曲解

    雖說「論法無情」 但論的目的無非是要讓「法」彰顯
    大師讚歎心經中:「無苦集滅道」說得最棒
    大師不察 卻也說到了重點
    心經說種種皆「無」,是在「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蘊皆空」的前提下,才能度一切苦厄的。
    若未「行深般若波羅密多」就說種種皆「無」,只怕是妄語了。這也是我們大乘行者,必須特別要注意的地方。

    言盡於此 不再叨擾
  • 美國哲學家肯恩偉伯提出一個觀念,就是沒有深度瞭解知識的大腦,就好比活在平面世界(flatland)一般,所有看到的東西都是一樣的,並無深淺差別,遂平面世界化。

    佛教之演化,有受過基本訓練的人,都不難看出,其有明顯的見地差別及去蕪存菁,常常有許多信佛人,為了不願冒犯其他宗派或解釋,導致一切法皆為平等,這是不正確得。

    對於吾兄其他論述,大師只有一個故事分享:

    『靜修室裡一陣風把油燈給吹熄了,甲和尚說"油燈滅了",乙和尚說"噓~安靜",丙和尚說"靜修室內不可說話",丁和尚說"只有我沒說話"」

    accrcw75 於 2010/10/24 10:15 回覆

  • proync
  • 說得做不得
    做得說不得
    阿彌陀佛
    祝福兩位
  • 還有一種,是既說不好,
    又不做不到,此等人最掙扎。

    兔拔你好,祝日安。

    accrcw75 於 2010/10/24 15:10 回覆

  • 自了漢
  • 哈哈哈
  • 頂呱呱

    accrcw75 於 2012/05/13 21:55 回覆

  • 訪客
  • 說得再多,你也不過依舊是凡夫俗子一個。
  • STT
  • 驚 樓上一句讓我想到了凡四訓... (遠望)
    p.s.: 映緣跟大師的回應真精彩 有切磋之實 也讓看的人進而思考
    (好拉我很淺 只當看書人看他人發表意見 T_T)
  • your nickname ...
  • 這裡高手雲集,感恩大家。小弟很開心路過這裡,學習了。發現大哥的確見解獨到,實在難得。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