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_economics.gif        

好文.bmp  馬團隊在2008年總統大選時,針對經濟議題提出「633」的目標,但因預期與實際的差距實在太遙遠,而「愛台12項政策」亦多屬國家建設,此為刺激內需市場的長期政策,因此成效的彰顯所需費時,馬政府為因應去年的金融海嘯,對外開始緊鑼密鼓的鼓吹ECFA以及MOU政策,打通外貿及大陸金融市場的經脈,對內則剛通過《產業創新條例》,藉降低營利所得稅,以爭取境外的台商歸國,並吸引外商來台投資,甚至設立營運總部,徹底實現李登輝時代所推出的「亞太營運中心」藍圖。大師想在這篇文章針對這兩項「內外兼施」的經濟政策做一點個人評論。

ECFAMOU這兩樣對外貿易及金融措施是馬政府今年的重頭戲,雖然皆非新的產物,但是老酒新瓶還是有除舊佈新的效應。尤其在經歷去年的金融風暴後,對全球的出口明顯驟降,但對中國大陸的出口始終依賴度高。我對中的出口佔總出口數的4成,台灣在去年雖然出口下降,但整體的貿易數字尚呈現順差,而這順差須歸功於我對中國的大量出口(美國已退居第二),如果去年沒有中國的幫助,台灣GDP的衰退,很可能會像里昂證卷所說的達-10%。

IntlCompet-1-c.gif

既然中國是台灣目前的衣食父母,簽ECFA又可以降低對中國的關稅,而MOU可以增加對大陸市場的金融布局,為何還是有一堆人不主張洽簽?原因很簡單,在野黨為反對而反對,這其實也並不是新聞,普天下,在野黨的天職即「為反對而反對」。

企業管理有一個觀念叫做 “the devil’s advocate”,或是「魔鬼代言人」,他的角色就是在開會中,要向任何一項提議做反方的辯證,以求縝密的思辨。心理學家艾爾芬·詹尼斯(Irving Janis)在50年代提出一個社會現象稱『團體迷思』 “Groupthink”,就是在一個組織內,當大多數的聰明人為了不讓自己顯得笨拙,不敢在有共識的議題上,持反對意見,雖然心中有個聲音深深的認為不對勁,而事實常常就是那個不對勁的聲音。

groupthink.gif

詹尼斯拿甘迺迪於「豬玀灣事件」(the Bay of Pigs)做例子,參與會議的皆精英中的精英,但實際的結果卻是一齣只有笨蛋才會演出的戲。美軍支持一個不得人心的叛亂軍隊進攻古巴,欲推翻當時民意甚高的卡司楚(Fidel Castro),而又為了避免國際輿論的壓力,沒有提供適當的人力及物力,以切斷外界對美國支援的聯想,導致整個政變成為一齣鬧劇。

事後,與會的精英們檢討當時其實很多人皆認為貿然的推翻卡司楚很不智,而且整個計畫亦無縝密的規劃,但當時與會者皆認為這是最好的解決方案,又不想自己站出來反對,導致「全體無異」通過這荒謬的政變計畫。

group-think_thumb.gif

雖然民進黨最近的一些小動作,給人一種小家子氣的感覺,說實話,綠軍對ECFA議題根本無一替代方案,更遑論整體經濟論述,但是我還是主張要執行辯論,其一,猶如英國哲人彌爾(John Steward Mill)所云,民主的可貴,在於每個不同意見的總和,可以得到最大的整體利益;其二,如果沒有2000年的政黨輪替,民進黨盲目的搞台獨與國際孤立,老共也不會瞭解「台灣意識」(雖然此般的台灣意識屬於非理性及排他性)的存在,因而對馬政府上任後拼命伸出橄欖枝,這有點像美國電影中的 “good cop, bad cop scenario ”翻譯成中文既「扮黑白臉」。


      JohnStuartMill.JPG

    John Stuart Mill (20 May 1806 – 8 May 1873)


至於《產業創新條例》,本師認為降稅吸引資金不是長遠之計,尤其是營利稅,這其實是利益到有錢人的法案。台灣的營利稅在世界上並不是很高(原本為25%,與中國相當),美國的稅率高達30%,且還有州稅及市稅(state and municipal taxes)。台灣雖然拿香港(16.5%)及新加坡(17%)做文章,但是他們屬城市國(city states),國內並無台灣天文數字之國家建設、國防支出及健保開銷。稅收之運用不可僅考慮到企業的營運,尚要顧及到社會建設及均衡發展,台灣的經濟政治光譜不像上述國家之右傾,政府稅收是國家政經體制健全重要的一環。

諾貝爾獎得主克魯曼(Krugman)曾寫過一本書叫做「模糊的數學」,書中提到美政府(尤其是共和黨)常常藉著提供一堆減稅的有利數字,去闡述減稅的益處,但是細觀後發現,受惠到的皆是金字塔頂端的有錢人及企業主,中產階級則慢慢的消失中。美政府對大企業提供 “corporate welfare”「企業福利」,卻對健保的預算大砍(最近才通過了歐巴馬的方案),造成社會極其不公的所得分配。

fuzzy.jpg

 再者,國民黨所提出的17%(原本為20%),非經過縝密的構思,而是與民進黨的17.5%在那喊價,再再讓人感到政策程序的馬虎及隨意。

道德經云:「治大國者若烹小鮮」,小鮮要烹的好,不能隨反對黨的喊叫而亂翻,不然小魚沒煎好反成了魚鬆。希望政府以後在提出相關政策時,不要對應到過程的噪音,不然父子騎驢的窘境,會持續上演。  

                                                                                                                                                                                 tao.jpg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