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igion-was-invented-when-the-first-con-man-met-with-the-first-fool-mark-twain  

今天下午台灣資產最大、吸金最強、爭議最多的佛教團體慈濟終於讓步,將事業群下佔小數點後幾位的內湖開發案給撤回,雖然這個舉動是向社會大眾道歉,但骨子裡,這些把出家事業當Apple Store經營的修行人,應會抱怨自己供養的佛,沒比同樣建在保護區的AIT來的大尾。

我本身對佛法很有興趣,如果拿槍指問我宗教,我會答佛教,我的婚禮也在法鼓山完成,理應對這個宗教情有獨鍾。但不知為何,每當看到佛光山金碧輝煌的道場、中台禪寺猶如迪斯尼的主殿、以及慈濟所費不貲的雄偉精舍,總是覺得怪怪的。

 

也許很多人會說,因為佛經中常講佛法相莊嚴,應該納入富麗的大雄寶殿中、常保威儀,如此可吸引更多的善男信女,渡更多的苦難眾生。因為這是方便法門一環,佛寺的目的在引徒弟入室,修行則靠自己。

但問題是,這些方便法門,最後常成為有心人士的隨便後門,許多善款的食物鏈像澳門賭場般,不知來源的髒錢被東洗西搓,最後漂白成慈善事項;土地則由保護地、工業地,超度成社福用地,之後再開發成住宅與商業區,中間不知轉手幾倍的投資報酬率。

此外,台灣許多佛教團體,常會錯誤引用佛經意含,點綴自家的佛教事業。比方說慈濟的『上人』、『大愛』、『宇宙大覺者』等,皆為錯誤用法。台灣的佛教徒喜歡用『大』、『上』等字形容『不可思議』的境界,但這是不究竟的引用。根據佛經,真正悟透如來實相的覺者,不會有大小、上下等二分概念。

 因為所謂的『大』愛、『大』覺者,還是非究竟的法門,因為『大』還是不夠大;不管再大,四周還是有疆域;這個大,需要有小的概念襯托,否則大就會失去意義。也就是說,所謂的『大愛』、『大覺者』,必須跟著『小氣』、『小盲從』的概念而生,缺一不可。

Jacques-Derrida-Quotes-1這有點類似法國哲人德希達的解構主義,他認為所謂的中心,是來自外圍襯托而演化,一旦邊緣不見了,中心自然瓦解。所以慈濟的大覺者,根本就是壓在小羊群的背上,所投射出的3D影像,它並不存在。

這就是西元二世紀『中觀派』始祖,龍樹菩薩所創『四句破論述的內容,他說講到佛法,吾人無法用任何僵硬的標籤定義,否則就會創造出一個矛盾的相反詞自破。這四個矛盾概念為是、否、既是又否、與既非是又非否;不管吾人挑如何的命題,都會有個矛盾的反命題互相解構。

b013-0743  

所以真正的覺者不是大,也不是小,更不是既大又小、也不會是非不大也不小,他就是…..你最好不要在禪師面前回答,否則此時可能會挨一棍,這就是佛經常說的『佛曰不可說

什麼又是『不可思議』?它是『很難想像』的境界嗎?這又會引起困境了。難是個二分法、相對應的概念,是對應『易』的命題,因此非究竟法門,如此答偕,禪師又會給你一棍。

所以『不可思議境界』不是很難想像的意思,而是不能用思考陳述,遂『不可說』。既然佛法非思想、非非思想;佛像非像、亦非非像,哪來的宇宙大覺者呢?佛法無上亦無下,本來無一物,四方皆為佛,又何上人之有呢?

 

這就是我對台灣佛教的臧否,佛教團體常拿一堆佛經中的死人學,豎起殭屍、斂起活財,將善款當衍生性金融商品炒作;將無上甚深為妙法,當作一個投資者告白IPO;此等佛法,乃凡夫俗子把戲,當作六福村消遣不為過,且莫稱其為三寶法門。

延伸:

神人鬥上人:21世紀雙神記

受夠社會一片正面,不如聽大濕開示金剛經!

『日月光加頂新』猜一個職業:佛法推銷員

《一個新世界》--聽托勒談『空』

這,就是禪!

龍樹菩薩與大乘佛法釋義

人類的困境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