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_the_bloggers_dilemma  

晚上從西門町步行至永康街用餐時,剛好遇到許久未見的反核四團體,正在號招30日的遊行。想說好久未見反核團體的演說,今晚突然遇到,還真忘記台灣有個我是人活動。

約莫兩小時後用完餐,照原路走回,反核團體依然零星的散落在自由廣場的匾額下。視線被遠方眾多觀賞熊貓世界之旅的人群所掩蓋。

幾分鐘後靠近反核區,原本想直接穿越稀疏的人群,卻依稀聽見熟悉的聲音,定下神後,發覺是之前反壟斷、反監聽與目前反服貿的中研院副研究員黃國昌,正鼓吹大家參加30日的反服貿遊行。

  當然,當黃教授激情的講完服貿的禍台論後,現場掌聲如雷。看起來,大家紛紛力挺反服貿主旨。我當時則納悶,反核四與反服貿的性質相同嗎?一個是國家的能源政策,一個則是防範大陸吞台的貿易協議,為何兩個團體會有如此高重疊性的支持者?

IMAG1291[1]原本還想繼續延伸下去,但最後放棄。反思一下我最近的『挺服貿』舉措,是否皆符合一向的論述。細思後發覺不盡然,我對自由貿易協議的簽署,帶著很多遲疑,甚至認為FTA通常會加大對國外壟斷型企業的依賴,並擴大貧富差距。

也就是為何,我常常以批判的角度,分析TPP與服貿等FTA議題。然而就在上週的佔領立法院行動後,突然激起我挺服貿的熱血。我開始用情緒看待一個需要以理性做分析的FTA議題。原本主張細查協議內文的我,突然包裹力挺政府的包裹表決,但這是正確的嗎?

不然,因為服貿中大部分細節,我是不清楚的,突然拿槍逼我以二分法式的選邊站,會讓我急的擇一而終。但這是十分不理性的政策孵化過程。我發現自己受到反服貿團體,挾持立法與行政院的行徑所影響,認為服貿議題,真的只剩下『挺服貿』與『反服貿』的兩個選項,其中毫無轉圜餘地。

至少這是目前『反黑箱』學生的訴求。但服貿能這樣看嗎?我挺服貿,但我深知服貿的許多缺陷,以及30秒熱到家的速審功夫,對法案的品質會有多傷。當然造成這局面,兩黨都認為是對方的錯,但這已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何服貿議題只剩下二選壹?

同樣的核四議題,被利益團體、台電公司、反核團體、立委諸公們,操作到只能二選壹的『擁核』與『反核』局面,但是這樣嗎?孰知政策制定的國會老手,都知道一個完善的法案,根本沒有一刀切兩面的利弊關係。多半是一個法案,必須規劃縝密的配套措施,控管各項弊端,副作用才會降至最低。

像核四就是如此,反核人士反的是核四施工的草率,但核四真是無法轉圜嗎?不是,至少核能專家林宗堯就不是如此說,國際組織也不認為核四無救。然而摻上一些利益團體、社運組織、以及立委的強行拉扯後,全成為你要不就是擁核,再不就是反核,排除一切替代組合。這比問你喜歡媽媽,還是喜歡爸爸還痛苦。

dilemma_citizen服貿也是如此,就算這個法案充滿可議的程序問題,然就因學生的急迫與反覆,突然要求政府必須接受退回服貿的前提,否則無法退出立法院。但這排除了逐條重審、弱勢補貼、制定配套方案等選項。

被槍頂著頭所制定出的法案,就必定是個惡法,最後一定會出現瑕疵與副作用。假設政府答應學生所有訴求,之後其他組織是否也可依照辦理。那我是否也可因政府無能,而拒絕繳稅?反正只要我說稅租不符合經濟效應,政府常亂花錢,屬黑箱財政。這樣不就沒完沒了?

也許各位過了這一週多時間的沈澱後,可稍微恢復理性,注意自己是否被情緒給逼到二分法的困境。這樣子的兩難,確定是靠堅持理念化解嗎?

莎士比亞的著作,常喜歡對人類的傲慢與自負多作文章。他的悲劇人物很少資質平庸,或渾渾噩噩;許多是刻苦、耐勞、極端聰穎,但最重要的是,他們常堅持自己是唯一正確的一方。

『通往地獄之路,通常為善意所鋪成。』莎氏如是說。尤其當這些善意,摻有些許的不懷好意時。

 

延伸:

核能發電與肝功能(中時嚴選好文)

核四與火把

反核大魔術:將人口瞬間從22萬變2.2萬技倆

一齣服貿猴戲,撩起全島心魔

ECFA應該要這樣辯!!

國光幫幫馬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