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gwater.jpg     

今天,趁著這冷颼颼的寒流週末,與久違的老姊一同去烏來老街泡湯。台北地區共有兩處可享溫泉;北邊的北投硫磺味濃,南方的烏來氣味清淡,我常常兩地交叉互換,這星期因為剩下烏來的票卷尚未用,所以決定與老姊一起消耗,順便刺激當地的經濟。

還記得小時候,烏來的雲仙樂園是學校遠足的首選之地,搭著銜接山谷兩側的電纜車回憶,至今依稀猶在。但長大後的日子,相較童年的記憶,色彩黯淡許多,不知這是否為成長的副作用。但不管起的作用為何,日子終究要過,而最佳的度日良方,就是泡湯。

今天的烏來人潮異常擁擠,我與老姊約莫1點鐘到達,我急著買路旁的山豬香腸,老姊則在一旁恢復暈車的十二指腸。烏來老街僅沿著一條小徑,延伸至一座橋前。沿路商家喧囂熱鬧,不時可看到原住民朋友,在旁叫賣著並非全為產自當地的名產。老姊買了一包酸梅解暈車,我則在旁回憶著與阿潔在此的時光,她總是喜歡買路旁的溫泉蛋。

Y006188000001_3_1.jpg

不久後,與老姊進入號稱不加一滴水的小川源溫泉館內。這家溫泉的裝飾與格局並非十分突出,大眾湯內的牆壁好像是用家裡浴室的小磁磚砌成,實非新潮脫俗,頂多稱的上是勤儉樸實吧。裡面的湯客多以上了年紀的阿伯為主,從這家溫泉配給每位泡湯客3條毛巾看來,會來這的應該屬專業級的湯客。

小川源的大眾湯約有4個池子,最大的是超熱湯,但習慣泡熱水的我,對於本溫泉的超熱區有點失望,旁邊沒有溫度計,但我粗估僅有39度左右,其他三池都是溫度差不多的SPA池,溫度好像暴露在室溫一段時間後的溫奶一樣,出池後不會使皮膚紅燙。於是我就在泡了幾次超熱池後,準備到旁邊的躺椅區休息。

原本還不知為何要提供客人3條毛巾,在觀察泡湯先進後才漸漸瞭解,原來一條較小的毛巾是拿來包裹頭部用,因為冬天在室外泡完湯後,頭髮容易被吹涼,裹著毛巾有禦寒的功能。其他兩條較大的,一條是拿來鋪在躺椅上,一條是拿來覆蓋身體用。對於這種專業級的準備,著實反應在來泡湯人的年紀上。

xin_32203061816297653012420.jpg

很奇怪,我發現裡面的泡湯客好像有種默契,好似空氣中有個磁場在運作。躺在躺椅區後沒多久,發現SPA池的聲音突然安靜許多,而剛剛還在打肥皂沖水的嘩啦聲也漸漸消逝。起先我不疑有他,繼續閉目養神,在過了約10分後,一張開眼,發覺旁邊突然如殯儀館般,躺了一排被毛巾覆蓋全身的軀體,原來大家都跑來休息囉,而當我丟下大家,逕自跑回超熱池後,不知為何,大家也慢慢蠕動軀體,紛紛跳回熱池浸泡。

我常常在想,這看似隨機的世界,是否真有著一套隱藏的邏輯交織於內,很多人都以為有獨立自主的「我」,在每一個抉擇背後作決定,可是越長大,越對這個「我」的自理能力懷疑。我是為何來烏來山上的,為何與老姊來,為何對路邊的溫泉蛋多看兩眼,又為何選小川源,為何特別記得烏來瀑布後的香腸攤,與橫跨雲仙谷的電纜車,這許許多多的為何,陪我度過35個酷似的聖誕,人又會有多少不同的聖誕可過,又有多少次的雲仙電纜可搭。記得上一次搭電纜車時,是與年過85的阿嬤,而再上一次時,則是8歲半的學伴。

2006980442624960.jpg

泡完湯後,與老姊又逛了烏來老街,停在溫泉蛋攤前望了一下,老姊則在旁買麻糬,突然一個精神狀態看似有問題的爸爸,抓著自己的女兒在街上大喊著:「我找到啦!!我找到啦!!」,一邊大吼, 一邊使勁的往自己頭上敲打。被緊緊抓住右手的小妹妹,很聽話的跟著瘋狂似的爸爸奔走,鞋掉了,就輕輕甩開爸爸再去撿,撿完後,又會馬上奔回老爸的身旁,乖乖被牽著。最後,那位老爸被幾個警察圍住,一旁的老婆安撫中了邪似的老公,兩個女兒則在旁默默的觀看,童真的臉龐,卻露出一絲的無奈。

我一時看了入迷,心想一個家人要忍受這樣的老公與爸爸是要花大的心思與毅力才能生活。一旁的圍觀民眾指指點點,當抓狂老爸靠近時卻裝作看不見,而當遠離後,又續投以看戲的注意力偷窺,過不久後,也就各自忙自己的事去了。看了這場景,我想到人們有限的注意力,常會著迷於突發的狀況,但不久後,又彷彿會窩回自己編織的故事中,繼續做夢;夢的盡頭,則是無垠的地平線那端。


                   samsara.jpg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