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大濕被廣為轉載的選舉結果文,其中有幾點慢慢顯出跡象。比方說藍軍大老紛紛歸隊、食安風暴抓門神、國際公正第三方攪局等;近來,又有新一波仿照預測文的攻勢正醞釀中,也就是『網路惡意Kuso圖』,讓人不得不質疑,到底這些素材都那來的?

就跟我之前質疑洪仲丘、反壟斷、反核四、跟反服貿的純度般,最近很多選舉醜聞與弊案,彷彿也是照著詭異的方式展開中。

當然,藍軍目前選的很爛,所以比較會利用各種手段做出一堆『類自導自演』的戲法,比方說神豬A片案、公車塗鴉事件等;說實話,我瞭解綠營的毒舌是知名的,只要一看PTT八卦版、臉書留言與圖像就可知一二。

d808663  600_1155161_1  

但要一個正值領先的陣營,PO一堆內容露骨、外表淫蕩的A片海報,也實在有點牽強,難道姚立明苦口婆心,引用毛澤東的兩段『要謙虛』真言,會在最後關鍵破功?除非他是『刻意破功』。

我瞭解,這種下流的海報,綠營確實會在非選舉時期惡意亂搞,但我懷疑會在選前關鍵兩週前後,藉由臉書這個匿名機制丟出,人們根本不知那位號稱『嗨森堡』的版主是誰。

同樣的情況,也可以在『別讓勝文不開心』塗鴉公車中見到,其中的操作手法跟上述的A片海報如出一轍。無聊小屁孩平常不去漆,選前突然來個犯罪大解放,蠻令人質疑動機der。

bkntw-20140605155641737-0605_04011_001_01b不知大家還記得『殺總統馬英九』、『殺光外省豬』的傳真嗎?就在太陽花學運之後發生,當時台灣的輿論紛紛將矛頭指向學運世代,外加鄭捷的砍到飽事件後,台灣的情治系統突然緊繃,跟隨著國外一系列網路監控行動,監視著每個人的網路訊息。

我是不是認為這都是自導自演的?很難說,但我非常陰謀,我會懷疑這些突發事件,為何總是在『議題熱區』中爆出。這些突發事件,不是讓監控人民的法案偷偷過關、再不就是政府於大眾運輸中裝置智慧監控設備、或是影響選舉結果。

比方說因應馬王政爭的『通訊保障及監察法』,最近又因食安危機巧妙復活,現在政府就可以因為失控的『食安危機』,監聽人民的通訊內容,順便查帳;當然,這個食安危機已操作至國安層級,也就是說我們的國安體系,可視任何自認的『國安機密』而監聽內容,這不是借屍還魂監聽系統嗎?

那在柯陣營這有沒有自導自演的嫌疑?說實話,可多了;先不說壹週刊低級的跟拍蔡依珊回帝寶。那個專門爆假料抓包的簡余晏,突然在上週與姚立明搞出『抓到了』的本土水門案事件,雖然警方表示根據所採的指紋判定,無法追溯至柯辦人員。

10696168_874986579192598_5802622473159236835_n  10419057_874987079192548_2935868806120700789_n  

但這還不簡單,我只要將這自導自演任務,外包給接Case專家不就好了,這樣指紋就不會追溯至柯辦了。反正那麼巧的,柯P挑個沒監視器、內有親藍的工商建研會作為辦公室,蔡正元又剛好是秘書長,想要作個栽贓事件怪罪給他,不是很方便?

但最有趣的是,柯P辦公室為何選在張景森的都更辦公室中密談?這好像比較耐人尋味吧!都更議題,不是綠營人士一向誓死反對的神主牌嗎?文林苑、大埔案、華光社區等歷歷在目,怎麼換成綠營與都更牽扯不清,網路就全沒聲音了?這充分表示台灣許多社運組織,多半是民進黨打手。就跟國安體系是藍營打手般。

所以這場有趣的選戰,很有可能會是國安體系的自導自演戰vs羊皮社運組織的嫁禍技倆對決,至於鹿死誰手,背後的金主,還在算雙方的投資報酬率。但我本能認為,兩黨的死忠支持者最終才是輸家,兩營核心團隊會在29日晚一起吃羊肉爐慶功。

延伸: 

看到中韓FTA後,安倍對太陽花忠告:閃邊尿尿去! 

ARMANI vs 阿摩尼亞;北市辯論連出頭 

台版水門案真丟臉!!......因為太低階了 

九合一結果公佈了!! 

走了洪案與狂犬,又來鮮奶危安!你就是這樣被耍的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訪客
  • 最近大濕學酸民們用COLORFUL的寫法
  • 您的昵称 ...
  • 歷史一再重演只是場景台詞不同/真相永遠不重要、成王敗冠、是唯一真理
  • 呆丸哈哈哈
  • 美式民主已日薄西山
    2013/10/28 筍子

    號稱民主模範生的美國,曾在冷戰50年間不斷的努力宣傳美式民主的優點,包含自由及人權。它一直想以美國民主的優點來抗衡蘇聯共產集團。世人夢眛不覺,被這種糖衣包裝的民主幻覺所洗腦,致被瞎折騰了50年。
    【「在這個國家裏,輪流執政的兩大政黨中的每一個政黨,都是各由同樣一批人操縱的。這些人把政治變成一種生意,拿聯邦國會和各州議會的議席來投機牟利,或是以替本黨助選為生,在本黨勝利後取得職位作為報酬。」「他們輪流執掌政權,以最骯臟的手段用之於最骯臟的目的,而國民卻無力對付這兩大政客集團。這些人表面上是替國民服務,實際上卻是對國民進行統治和掠奪。」】
    如果我不指明,看倌一定以為這是最近的評論。事實上,這段話是恩格斯在1891年說過的。怎麼樣?經過了122年之後,是不是鮮活宛若昨日呢?(註:這段話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第12頁,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過去50年來,美國政府的兩黨政客,常常在國家利益、民主人權的兩難中,對共產集團國家玩弄兩手策略、兩套標準,並從中獲取其做為資本主義軍工企業複合體代理人的利益。例如,美國它一直都在扶持南韓從朴正熙、崔圭夏、全斗煥、盧泰愚等一系列的軍人獨裁政權。又如越南的吳庭延軍人政權、智利皮諾切特軍人政權、柬埔寨龍諾軍人政權、伊拉克薩達姆軍人政權、印尼蘇哈托軍人政權、羅馬尼亞依利埃斯庫軍人政權、尼加拉瓜索摩查軍人政權、烏干達阿敏軍人政權、台灣的兩蔣軍事政權、菲律賓的馬可士獨裁政權等等,請問:那一個國家,美國不在後面大力支持呢?這些與它表面上一再呼籲的自由、民主、人權,令人感覺恍若一場荒謬絕倫的舞台劇。可以說:美國一直在用兩套標準的惡劣手段來打擊他所宣稱的不公義國家,也就是以保護專制獨裁來攻擊專制獨裁,真它X的。
    所以,天天高喊的民主、人權,都是唬哢落後國家如東歐、南美、非洲及東南亞各國,或像台灣、韓國、日本甚至中國等。直接了當的說,民主、人權只是搽臉的政治面霜罷了。在美國的國家核心利益面前,一切都是個屁。
    然而在最近自家情報監聽人員如曼甯、史諾登等一連串的洩密案件公開之後,美國它已不遮遮掩掩了。它乾脆拉下臉,公開承認監聽各國包括監聽美國公民秘密之必要。至於人權,似乎也不再提了。當然,碰到一個搞不清真正狀況的山東瞎子律師,還是要大大加以利用的,因為:自己的人權記錄雖然不怎麼樣,但比起中國的人權記錄,還是略勝一籌的。
    現在,中國共產黨以自家獨創的非美式民主政體,在經濟上取得了絕大的成就。它讓中國在30年中GDP連續以10%年成長,並在前年GDP開始超過日本,高居全球第二。它的外匯存底達到3.6兆美元,且持有美國國債高達1.3兆美元。世界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預計:未來20年,大陸經濟成長將保持在7.5%至8%之間。
    而美國民主發展卻是一路掉漆。從5年前在其民主體系下所產生的無限開放的自由經濟體系,及因此所延伸的衍生性金融商品,突然掀起的漫天金融風暴開始。它最後除了猛印鈔票將通膨禍延全世界之外,已完全沒轍。上個月,它又因兩黨惡鬥(原來標榜的是兩黨良性輪政)導致政府關門;居然連APEC的年度盛會,歐巴馬都無法出席。試問,亞太國家今後要聽誰的話呢?或誰說了算呢?或誰的信用比較好呢?
    政府關門事件,也讓願意思考的人對美國一直鼓吹的美國價值(或普世價值)開始深思。是否美式民主最後終有它的界限?它不能老是以「民主的壞處可以用更多的民主來治癒」來當做藉口。
    兩黨人馬經歷多年纏鬥,它們彼此間都有著歷經數十年都無法解決的巨大爭議,比如墮胎、槍枝管制、全民健保、宗教信仰與教育、種族平等、性別歧視、同性戀問題等等。今次的問題乃是少數茶黨堅持其狹隘種族意識形態所致,最後它以極少數的眾議員(不過33位)綁架了總數234位共和黨眾議員(總數435位),導致整個國政癱瘓。但它難道不是美式民主有它先天的跼限及永遠邁不出去的門檻嗎?
    它以佔全世界人口的5%,卻耗用全世界25%的能源,你就明白這個國家運作之糟糕了。現在,腦筋清醒的人都明白,這個地球是保不住了,因為它不可能在升溫2度後就停止的。這個日子原來估計要50年後,現在將在20年後達到。
    所以,美式民主體系的陰暗面,即在它無限民主、無限遊說、無限舉債下展開的自由經濟體系及因此所造成的巨大能源耗損,並因此而造成的地球溫室效應的加速成長。它整套的運作(包括無限民主、無限遊說、無限舉債、不斷打仗),早已運作純熟。只是落後國家夢眛不覺,卻將美國民主當成發達進步的靈丹及學習的典範;它們全然不知:整套的運作,其實是透過猶太金融集團及猶太經濟學者的理論支持。知道芝加哥大學,其七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獎學者中有六位都是猶太人嗎?知道歷任美國財長及聯準會主席幾乎都出身猶太人嗎?所以,猶太金融集團加上其一手泡製的產官學及軍工商複合體,早就將美國的民主當成斂財工具;人民只是這些大型產官學及軍工商複合體詐欺的芻狗罷了。
    所以美式民主是普世價值嗎?不要搞笑了。
  • 呆丸哈哈哈
  • 民間社會空洞化的困境
    2002/09/22 中國時報 許偉泰(鄭南榕基金會研究員兼代辦公室主任)

    傾讀二十日時論廣場所載黃文雄先生「拿回塑造議程的民主權利」一文,從核能議題討論台灣現今公民普遍缺乏批判智力和道德敏感度,進而「懈怠」去了解與行使公民塑造國家議題的民主權利與權力。現在核四苦行已經出發,在此想從另外一個脈絡,來談「核四公投苦行」與公民「拿回塑造議程的民主權利」。
    我個人長期以來非常注意黃文雄先生於報端,持續不懈地關心與撰寫人權議題的文章;也敬重他身為總統府國策顧問,著筆立言卻未曾動搖秉持民間立場的批判性格。在民進黨執政之後,像黃先生或林義雄先生這樣輩分與資歷的民主先輩,不願屈從權力與體制收編的人格典範者,無論就政壇或社運領域,已經算是稀有動物了。
    這樣的政治文化現象,有非常明顯的政治社會結構背景。以往,國民黨威權黨國體制統治下,民間對抗國家的立場與邏輯非常明確,五十年來改革力量的累積,民主運動與社會運動皆生根於民間社會。但是,從二○○○年總統大選民進黨上台執政,到去年縣市長與立院改選後的國家機器全面改組,民間社會的進步與批判力量,以及這些運動的「菁英」,大致隨著這兩次時間的波段,大量爭相流動到國家
    機器、離開民間社會。原本脆弱的民間社會,更陷入結構空洞化的嚴重困境。至今,青黃不接,新的民間力量遲遲不能形成氣候的情況下,缺乏有力的批判聲音與力量,使新保守主義抬頭的氛圍越來越沉重,政治腐敗分贓的運作也越來越「直接粗糙」。
    這正是我們看見出現劉冠軍案搜索報社事件、「國民指紋資料庫」爭議、澄社批判民進黨政府施政「向財團傾斜」「國營事業酬庸」、陳水扁總統出任黨主席使民進黨成為「個人扈從型政黨」等事件的原由。
    這樣的脈絡裡,該檢驗的不只是民進黨汲於權力利益的政治菁英而已,更該是許多社運團體與其「菁英」們;或輕易為權位被收編成為權力的奴婢、或輕易放棄了在野時的主張與原則。
    所以,談論公民「拿回塑造議程的民主權利」,核能議題的失聲沉寂是冰山浮現的一角;民間社會結構空洞化的困境,重新建立有力制衡國家機器的力量與機制,才是冰山全貌的基座。
    站在這樣的觀點來看,從澄社批判民進黨政府,到現在全島行走的核四公投苦行運動,以及九二八將動員站上街頭的全國教師會,似乎呈現一些面向的能量正在醞釀或成形,嘗試跨越社運斷層,重新建立新的進步與批判的民間力量。
    這樣的發展,該樂觀也該審慎。可預知的,這次苦行重新出發,面對從前截然不同的民間社會,比起過往,核四公投運動者將承受更多的錘鍊。
    然而,值得觀察與期待的是,這次核四公投運動的目標訴求,把戰線拉長到下屆總統大選時舉辦核四公投;從現在到二○○四年總統大選前後,核四公投運動的軸線,會不會經營與累積出一股民間社會有力的批判性聲音與力量?
    另一個層面,緊扣下屆總統大選時程的目標,卻隱然又關聯到,長期以來,台灣民間社會的社運發展如何面對國族主義的糾葛問題。舉例而言,如果陳水扁政府遲遲不願接受舉辦核四公投的訴求,在總統選舉前,面對執政者高舉國族主義旗幟、以民粹召喚與運作「團結」之時,核四公投運動陣營勢必要面對選擇立場的問題,是要堅持社運立場與主體、批判陳水扁政府?或是選擇沉默於國族主義的民粹壓
    力,讓社運經營起來的力量與批判正當性再次面臨流失與消耗的危機?
    在核四公投苦行即將起步之前,行政院急忙宣示「公投涉及修憲」、「非核家園是施政長期目標」。所謂公民「拿回塑造議程的民主權利」,社運團體在民間社會提出的改革與進步主張與議程,在無法有力且長遠監督與制衡的前提下,只是變成權力者手中一張張搪塞收割又拖延懈怠的空頭支票。
  • 李敖的神評論
  • 99%國民黨+1%混蛋=民進黨
    李敖有話說第276集
    http://www.jidubook.com/files/article/yuedu/3/3051/148544.html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rdf3RTxP9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8pGXEG2hpc

    台湾的陈水扁伪政府,在他当了“总统”以后,曾经在一开始宣布说: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这些团队可以做政权的和平转移,我们很能干。很能干,结果五年下来一事无成,什么原因呢?他们很无能。他们的“行政院长”,就是所谓的“国务总理”,一换、二换、三换,都无法推动他们行政上的成绩,最后呢就开始四换,换成今天的叫做谢长廷做“行政院长”。谢长廷是现任的高雄市市长,他北上做了行政院院长。
    这是当年我跟谢长廷的一张照片,请大家看看。那个时候我还算年轻,谢长廷当然也年轻,我们俩一起坐在哪里呢?坐在台北有一个山,叫做阳明山。我们俩坐在阳明山的公园里面,一起照的像。当年也算是革命战友,现在也没有翻脸。
    谢长廷做了行政院的院长,第一天要做施政报告的时候,他很礼貌的走下台,到我们这些立法委员,两百二十四个立法委员,到面前一个一个致敬。我在立法院坐的位置啊很有趣,这立法院的位置里面,所有的位置里面等于我坐在右下角,最后面一个,是个坡度的。所以我的位置是最后面的,是最高的。谢长廷跑过来问我,说:李敖兄,为什么你要坐在这个位置上面,就是为什么最后一个位置,最高的一个位置?我跟他说,我说:长廷啊,因为嗒嗒方便,我放机关枪的时候方便。所以我开玩笑,大家都笑。
    我看到谢长廷,就好像看到一个好朋友,一个老朋友他死掉了,为什么呢?因为当年我们一起反对国民党的时候,我们最主要的一个口号,最大的一个希望就是要结束国民党的一党专政。我们要谈民主政治,要有一个强大的反对党,或者像法国式的,很多政党互相跟它抵制,跟执政党抵制,并不是捣蛋哦,而是要监督这执政党。
    民主政治的一个基本原理一点都不高深,就是相信一个人有权力他就会腐化,所以要有反对党来监督你,使你不要腐化。这就是民主政治嘛,不相信有圣人。说是我一定不腐化,我不相信你,而是我们要用制度,用人来监督你,使你不腐化。有权必烂,我们使你不要滥权,这是民主政治吧。可是当时谢长廷和我,我们这些朋友们希望在台湾搞一个反对党来抵制国民党的时候,谢长廷写了一本书,书名叫做《党外党》。什么叫做党外党?就是在国民党以外的一个党,这个党跟国民党有什么不同?谢长廷的构想,也是我们大家的构想,就是它是一个民主国家的政党,像美国,像英国,这个政党本身是很松懈的,是没有固定的党员的,是没有什么领袖的,是没有什么党中央的,是没有什么中央常务委员会或者这种东西都没有的。它基本上是个很松懈的党,像孔子说“我欲仁,斯仁至矣”,我想到仁我就做到仁的地步,仁就来了。就是说“我欲党,斯党至矣”,我要做什么党员,什么党的党员,我就是那个党的党员,其它没有那么啰嗦的。这是民主国家政党的一个特色。
    可是谢长廷,在当年有机会在台湾创办推出一个反对党的时候,就是民进党的时候,他开始给民进党草拟这个党纲的时候,他完全退步了,完全忘记他当年在《党外党》这本书里面所表达的意思了。他把民进党党纲设计成一个具体而微的小型的国民党:国民党有党主席,民进党有党主席;国民党有党中央,民进党有党中央;国民党有党旗,民进党有党旗;国民党有中央常务委员,民进党有中央常务委员,相当于政治局的委员;国民党有中央评议委员,民进党有中央评议委员;加入国民党要有人介绍要宣誓,民进党也是要有人介绍要宣誓。国民党有党纲处分,就是要开除你党籍,或者处分你,有处分的权力;民进党也有,并且比国民党还严重,严重到什么程度?国民党原来党纲里面有一条就是说公开谴责,就是我除了把你开除党籍,或停止党权这些以外,你错了,我们大家公开谴责;后来呢,国民党把这一条取消了,民进党还保留了这个公开谴责。
    公开谴责是很封建的一个惩罚方法,是中国古代的皇帝,清朝的皇帝,他对大臣的惩罚,关起来,撤职,罚俸,使你少拿钱。然后还最新的一条,叫做奉旨申饬,得到皇帝的圣旨,我来骂你一顿。谁骂你呢?皇帝没有功夫骂你。皇帝抱了老婆在睡觉,他不会骂你。找谁来骂你呢?找这些没有知识的、生殖器被割掉的这种宦官,就是太监,他来骂你。
    这种人把你大臣在日正当中的时候,大太阳的底下,站在北京的故宫那里,然后这个宦官太监祖宗三代来骂你,多难为情啊。所以这些大臣呢就要贿赂宦官,给他红包,就是你不要骂我,少骂几句。多少钱呢?要四十两黄金,要四十两银子,就可以不骂你。可有的大臣很穷啊,他没有钱啊,就只给二十两,二十两就有二十两的骂法。这种奉旨申饬,公开谴责的陋规,在封建时代的陋规,在民进党里面还有,只不过他是用登报的方法来谴责张三、谴责李四而已。
    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因为民进党跟国民党学的。它不学美国的政党,也不学英国的政党。它好的不学,就学到了国民党。为什么学国民党的这个结构呢?因为容易凝固权力,有利于短期间的夺权。虽然长时期的看起来,对一个地区的自由民主是坏的,可是他们都很短视,所以今天就形成了民进党。我常常挖苦民进党:叫什么民进党呢?民进党就是国民党。民进党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国民党加上百分之一的混蛋,就是民进党。
    所以今天的民进党,除了谢长廷前一任的行政院院长叫做游锡堃以外,通通都是国民党出身。所以呢我跟大家说,根本在我李敖眼里看起来,没有什么国民党,没有什么民进党,都是一窝的,等于国民党一分为二。
    这个时候呢使我想起来当年土耳其的国父,叫做凯末尔。凯末尔当年他就是搞了一个大党,后来在全世界的压力底下,希望他不要一党专政,放松动一点。结果凯末尔很聪明,他把他的党啊分开两个。他找到一个好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组织了另外一个党,党中有党这样子演戏一样。结果搞了九十九天,这凯末尔还是受不了了,把他那个假的反对党,还是要把它消灭了。为什么呢?太不习惯,总觉得你只是演戏,你在旁边也是跟我捣蛋,所以还是不喜欢。
    所以后来凯末尔死了以后,他的接班人叫伊斯美。伊斯美他出来以后,又搞出一个党分出两个党,有一段时间还是相当的成功。所以呢我们大家看到,当一个党分成两个党的时候是高难度,这种情形在我们中国也面对了。
    在蒋介石时代,国民党如日中天,国民党口号就是党外无党、党内无派。党外无党就是全中国只有我们一个党,所以党外无党;我们这个党本身很团结的,所以没有派系,叫党内无派。事实上做不到的。当你变成这么大的时候,党外可以做到无党,可是党内呢一定有派。所以当时呢胡适就建议,说啊给国民党一个建议,叫什么呢?四个字,叫做毁党救国,把你这个党毁掉,一个党变成两个党,像细胞分裂一样,就变成两半。毁党救国,当时没有成功,可是胡适的确提出这个建议。所以呢国民党没有成功,没有毁党救国,里面呢派系众多。
    在我今天李敖看起来,国民党最大的派系就是民进党。今天好像把国民党推开了,它就是民进党。因为民进党刚才我说过了,除了前任的行政院长游锡堃以外,通通都是国民党出身。那么那个游锡堃这个笨蛋,当时加入什么党的呢?他加入的是青年党,是国民党的一个尾巴党,他押宝押错了。所以呢在我李敖看起来,今天所谓台湾的政党政治,就是国民党加另外一个国民党。这也就是我所说的,一再说的:台湾的民主号称民主,民主是假的,因为:表面上它不是一个一党专政,可是事实上这个国民党和民进党他们简直没有什么差异。唯一的差异是说:民进党从国民党出来以后,它腐败的程度、它堕落的程度、它滥权的程度、它不遵守宪法的程度,比国民党还严重、还快。
    那民进党学国民党,国民党学什么党呢?我告诉大家:国民党学的是这个人的党。这个人是谁啊?这个人就是列宁。我们今天在政治学上所说的列宁式的政党,什么叫做列宁式的政党?就是刚才我所说的,列宁式的政党就是一党专政,党外无党、党内无派,党里面有主席、有党中央、有政治局、有中央常务委员会,就这种党,这就是列宁搞的党。
    那为什么说列宁式政党呢,而不说马克思式政党呢?因为当时马克思的构想还是相当的均权的,权力会分散。列宁以后把它权力更集中了,这就是列宁式政党。国民党学的就是列宁式政党,表面上他们口口声声说是反共抗俄,事实上他们走的就是列宁式的政党。
    所以我们可以看这些资料,大家看到没有?国民党的内部资料,编号在一零五五的,你看我李敖拿到的,看到没有?机密,一开始说得很清楚:本党为革命民主政党。大家看这在一九五二年的国民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重要文献第三集,大家看到没有?本党是革命民主政党。什么叫做革命民主政党?要革命就别民主,要民主就别革命。又要革命又要民主,变成了既不革命也不民主,挂了羊头卖狗肉,一直闹到了蒋介石死、闹到了他的儿子蒋经国死,就是这么一个东西。为什么呢?因为它本身希望它是民主政党,可是它那结构是列宁式政党,就不可能的。
    我给大家看的内部资料,中国国民党党务法规辑要,极机密啊。我们都可以看到,这里面它们所要求的这些资料通通都是啊。你看看,党员违犯党纪处分的规程,在一九五零年十一月十三号公布的,看到没有?对党员的处分:党员违犯本党党纪律者,一警告,二严重警告,三停止党权,四定期开除党籍,第五无定期开除党籍,第六永远开除党籍。现在国民党的规定没有这么细腻了。
    大家想想看,有没有趣?什么叫定期开除党籍?开除一段时间以后,又不开除了,你可以回来。无定期的,不晓得什么时候让你回来,也许五年、三年,不知道。还有什么呢?还有叫做永远开除党籍。我手里拿的这个资料,大家看民国十八年,就一九二九年,中国国民党的年鉴。大家看这种书啊,当时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看到没有?随便看一个资料,顾孟余开除党籍三年,这都是开除的。请问:一个民主国家政党,怎么可以说我跟你是一个政治意念的组合,我加入这个党,你怎么可以这样子限制我的自由?你可以这样子考察我,你可以这样考察我、开除我,怎么可以这样子呢?这不可以的。
    所以呢,看来看去,我们从一九二九年的中国国民党年鉴里面就看出来。可有一点请大家注意:这个书的编辑,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看到没有?现在的国民党里面变成中央委员会,“执行”两个字不见了,只剩下中央委员会,为什么“执行”两个字不见了?“执行”两个字的观念就是原始的马克思的。马克思的观念里面,认为真正的权力就在中央执行委员里面,它执行它有权力的。可是后来怎么样呢?后来就被领袖把它抽走了,你们不要执行了,真正的执行权力是在政治局了,是在中央常务委员会了,所以权力越来越向上集中。这些中央委员慢慢的权力越来越小,本来是执行委员,对不起,“执行”两个字不见了。
    所以今天的国民党,我们看到的叫做中央委员,他们的会叫做中央委员会,可是“执行”两个字不见了。表面上看是少了两个字,骨子里面看这个权力被抽走了,已经不是原始的马克思的那种分权的思想了,这个权力越来越抽走了。列宁把它抽起来,斯大林把它抽起来,国民党学会了,所以就变成最后蒋介石一个人说了算,就这样子。当他一个人说了算的时候,他又当了党主席、又当了党的总裁、又当了所谓的国家的总统,党政大权一把抓,就变成了大独裁者。
    陈水扁当了所谓“中华民国总统”以后,也做了民进党的党主席,学蒋介石也是一把抓。最后直到今年选举,他们变成少数,陈水扁才把党主席放掉。这些故事就告诉了我们什么?告诉了我们:这些所谓的整天谈自由民主的这些人,在台湾的这些人,他们是一群假货:表面上他们谈自由民主、民主政治、政党政治,可是一旦他们一朝权在手的时候,他们所干的事情就是国民党、学的就是国民党。国民党学的就是苏联,学苏联的列宁式的政党。
    所以结论我们就看得很清楚了:台湾有执政党、有在野党,可是我必须跟大家说,两个没有不同:在民主政治的制衡方面有帮助,你整我、我整你,可是在本质上面,两个烂党。我们大家一定要有这种心理和这种眼光来看,台湾的民主政治是假的。
  • KH
  • 大師怎看這兩則新聞,感覺有關連性...

    11/17 聯邦銀行總行半夜竄火 1員工嗆傷
    11/20 邱議瑩(註:屏東縣立委)助理車竄火 嚇!中興樓冒濃煙
  • 楓子
  • 公車塗鴉抓到囉,是小屁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