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N14_003  

台灣一直有個很尷尬的紀錄,我們常說寶島內有人情味,台灣人各個好客、厚道,且對外國人有濃厚的歡迎度,就像江蕙拍的那支金門酒廠廣告,一個漂亮的台灣女子,思春般的盼望著帶給啊多仔驚喜,希望用本地最純正的美酒,擄獲外國人的心;然而,一旦將這畫面換上印尼來的娃蒂,或是泰國來的阿郎,整個畫面就會因此而僵住?這,就是『台版人情味』。

上週末時,回教國家剛好慶祝開齋日,台北車站大廳瞬時湧入海量的外籍勞工,當場將車站擠得像沒有板凳的士林夜市。許多本地旅客於是開始抱怨,有些人認為外勞席地而坐有礙觀瞻,甚至有些人認為很可怕,說是台北城被攻陷了,好像外勞會吸乾我們的財富般。

       

我認為這景象,當然恐怖!當然有礙觀瞻!當然阻撓移動路線!當然要適時規劃!但有個問題,是如何的外勞政策,導致如此的現象發生呢?

在國外待過多年,說時話,台版的外勞景象實在好太多了,拿美國來講,不管你去紐約的賓州車站(Penn Station)、紐華克(Newark)、亞特蘭大、波士頓、洛杉磯、或甚至是首府華盛頓,這些主要城市的車站,首先讓旅客印入眼簾的就是黑人流浪漢、皮鞋匠、以及拉丁裔打工族。但與台灣不同的是,這些少數族群,是長年累月的車站常客,趕也趕不走;當然,數量不會像上週末台北車站那樣多,差一點上演『佔領台北車頭!』

但是,美國的外勞階層,因為數量龐大,除了車站以外,在各鄉鎮早已形成聚落般的棲息地帶。比方說紐華克市,多數西裔勞工,慢慢的遷徙至隔壁城鎮的Harrison、Kearny等鎮,從此在這扎根;所以,每當有西裔的節日,他們也無須跑到紐華克市車站內互相取暖,就能得到熟悉文化的安撫。但這個前提是,在美國,外籍勞工的歷史、數量、移民政策、教育組織、以及族群意識,已成熟到可形成自己的社群。  

images (1)但台灣沒有,尤其是負責看護的外勞,尤以印尼為最。這些外勞,通常必須一天24小時隨傳隨到,居住地就是雇主的家,通常是最小間的那個。沒有什麼與外界聯絡的空間。

一個月的休假日,恐怕連一天都不到。一日中唯一與自己族群相處的時間,大概只有每日倒垃圾的時光,所以很多外勞,聽到垃圾車的音樂是會興奮的。這時會有三五成群的外勞,圍在一起吐苦水、聊八卦。吐完後,再繼續回家幫啊嬤換尿布。

那就更別說清真寺了,台灣像樣點的回教廟宇,恐怕只有幾間而已。台灣的回教外勞,根本沒有什麼時間去參與宗教事宜。在硬體方面缺乏規劃,在軟體方面則缺乏工作彈性,那就可想像每年一次的開齋日,會對台灣的外勞族群,帶來如此大的期盼性。但問題來了,硬體設施呢?

這就來到軟體政策了,台灣看護型外勞的時間可以說被綁得死死的,因此沒有時間投入社區型的宗教活動,清真寺也就蓋不起來,更別說活動中心或商店街。也沒有類似美國華裔移民的中文學校、韓國城、義大利街、皇后區(西與亞裔居多)、布魯克林(非裔居多)、與Astoria(希臘、土耳其裔)等族群集散地。

所以上述功能型的組織,受到軟性勞動政策的桎梏,無法建構起來,許多平常以電話聯絡的看護型外勞,只能約在大家來台後,唯一認識的場所台北車站內。所以上週末就塞滿了人。但問題是,如果台北市政府為了開齋日而規劃活動路線,又稍嫌用大砲打小鳥,因為一年僅此一次,好不容易今年規劃好了,又要等下一年才派上用場,基層員工早就忘記當初規劃的路線了。

055047raxnnv3vqrsrpji3那該怎辦呢?這就來到了『一個外勞,各成政策』的狀況。比方說來自歐美等地的語言教學者,在我看來也是個低能力的職缺,但卻因為擁有文化霸權,享有較高的時薪、待遇、與文化接受度(甚至崇拜度),所以聚會就不成問題。這些西方朋友,如果有特殊宗教節慶,通常會採取在高格調的場所舉行,而這些場所,一般非常商業化,且與在地人口可緊密結合。所以也就解決經費、客源等政策問題。

比方說愛爾蘭的聖派翠克節,白種的愛爾蘭人,與其相約蹲在台北車站一整天玩手機、抱怨冷血的雇主,他們多半可享受在東區的夜店或酒吧中,共度狂歡之夜;一堆喜歡參與高級文化的台灣在地人,也會跟著掏腰包共襄盛舉,看場足球賽、灌兩加侖啤酒到掛,順便來段不超過一夜的『真心』異國戀情。

999068_547358941996718_306526799_n所以,高級外勞,就不會出現週末擠爆台北車站地板的情形;如果有,具人情味的台灣人,一定會深感榮耀,各個搶拍照附打卡,政客也會前往取暖,說是台灣已正式步入國際之都、全世界都在看等鬼話。但就礙於東南亞的勞工,皮膚黑漆漆,又不符合正確的文化符號,於是就要威脅被取締了,雖然他們只是一年坐一次,一次不超過12小時。

所以要解決這個問題,不僅是要問:『外勞可不可以坐車站地板』,而是要問:『他們為何僅剩地板可坐?』如果我們誠心的如此提問,會發覺,這牽涉到文化、認同、勞動政策、產業結構、甚至宗教偏見等大哉問。

所以很有可能的是,這新聞炒個兩天後,有人情味的台灣人會發覺,馬的~要我犧牲那麼多,去管這些人,還是日後留給掃車站的阿桑去關心算了;沒辦法,這就是『台版人情味!』說實話,沒什麼人可免俗的。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台灣不只缺人才,還缺視力

韓寒『太平洋的風』,吹不到西門町街友

ㄈㄈ尺

白玫瑰運動證明一個泰國人等於1/4個日本人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留言列表 (23)

發表留言
  • 訪客
  • 一針見血
  • 訪客
  • 台灣沒有那麼多愛爾蘭裔美國人可以在火車站造成壅塞。

    如果台北有幾萬個愛爾蘭裔美國人,沒地方可以去,只能堵在台北火車站。也許一兩次還可以。多幾次以後,民眾也會認為愛爾蘭裔美國人是下等的垃圾人渣。

    失業的愛爾蘭裔美國人應該很多。但是只有少數會到台灣靠教英語混飯吃(管他是不是合法的)。就算台灣開放美國外勞到台灣做合法看護,也沒幾個人會接受這樣的工作條件。

    所以兩個族群會受到差別待遇,本來就很正常。

    排外是對的。種族歧視是對的。本來就是人類的本性。

    台灣不是錯在排外,而是錯在把少數外國人看得比自己更高。像樣的國家應該是一律歧視、一律貶低。
  • 訪客
  • 排外是對的,種族歧視是對的,但是歧視到我就是錯的~ 鬼島不意外
  • Kuo
  • "移民,難民,外勞",先弄清楚這些名詞再作文章吧王大師!建議您下次要發繆之前先看看書,增加自己的常識以避免這種毫無益處的垃圾蠱惑大眾。
  • 訪客
  • 語言老師「在我看來也是低能力的職缺」?

    不是要說歐美人優越
    但是這句話完全顯示筆者根本帶有職業歧視

    而且還把來台工作的伊斯蘭世界勞工也歸到低能力職缺的一部分

    筆者本身都帶有這樣的歧視何必還要寫這篇文章?
    其實你只是看不慣CCR吧
  • mtl
  • 與其防堵不如主動出擊,在特定節日封某幾條街,每國都有專屬園遊會,讓他們展示他們歌舞表演文化
    有些街不喜歡,但有些街看到顧客多了應該會歡迎,封街辦活動在美國很平常
  • chuck
  • 大師口中的低能力職缺是嘲諷中西文化的不平,非字面上解讀,大師之前也是教過英文的啊!其實大師只是想表達全球化下文化的對立造成的現象,是我們在習慣及被近於洗腦的狀態下該要重新思維,達到自我認知的能力。就這件事除了反應政策外大師更想挖出台灣在文化的尷尬點。
  • 阿杰啦
  • 第一,這些人這麼做是錯的。這件事對錯與膚色無關。
    第二,把人種扯出來的人才是真正造成種族爭議的人。和政治人物被調查就喊政治迫害一樣,模糊焦點。
    第三,這些人做錯是我(市民或雇主)的責任嗎?雇主付出應付的代價購買勞動力,而且這代價還不只是薪水而已,他們同時還享有與台勞相同的法令的保障,在我遵守法令和合約之後,不要再把勞工在工作場合之外犯的錯說成是我的錯;而且這些狀況,外勞在來台前就知道大半了(不要誤會,我只是和外勞一起工作,我連個看護都請不起)

    以上,其實重點就是一句「這麼作是錯的,政府該出來管」,我不喜歡像作者這樣把事情弄得複雜,然後別說是提出解決之道,連誰該負責都弄得很複雜(也就是說,沒有建設性)。

    外勞窮?其實只要問自己一句:「當我一個月只賺兩萬元的時候,我會不會覺得那麼作是理所當然的?」會,那跟他們一樣,認為自己(窮所以)可以視公德心為無物;不會,那教育的確發生了作用,至少讓人知道什麼叫公德心。白人?again, 干他們什麼事?

    一個月兩萬很窮?我不認為。不要扯外勞遠方的家裡還有一家老小這種事,那又只是把事情複雜化的無建設性連結,那不是台北市民的責任。

    而且誰說外勞一個月只領兩萬?「多、得、是」加班加不完一個月領4萬多的外勞,5、6萬的也不少。我有沒有胡扯?請翻開勞基法,就用底薪兩萬去算,把「你、自、己」每周實際工作時數算下去,你就知道那樣的可能性。其實勞基法我也沒有這麼清楚,只是我的工作包含了統計外勞工作時數,公司會計算給我的就是那麼多錢。

    算完有沒有發現工作時數相同,你底薪比他們高,但是總薪比他們低很多??悲哀,勞基法保障外勞工作時數,但只給你三個字「責任制」。哈哈,別再以為他們窮了。
  • 黃俊翔
  • 其實我不管他是從哪裡來的,不遵守規則就是要趕。新北市中和區南勢角,為泰勞辦了那麼多次泰國的潑水節大家也沒說過啥呀!
  • 訪客
  • 『勞基法保障外勞工作時數,但只給你三個字「責任制」』

    這是台灣人自找的。

    3K的工作本來就是算時間計費。所以你要他加班,他就有100%的權利討加班費。如果台灣人可以接受外勞工作條件,又能像外勞一樣隨叫隨有,照樣可以拿同樣的薪水。

    但是台灣人不接受這樣的條件。

    那就只好擠破頭去搶白領的工作機會,然後接受責任制。

    要不然世界上花錢買外勞的國家很多,台灣人可以出去當受保障的奴才啊。
  • 訪客
  • 還有一點,台灣人真是腦殘神經病。車站大廳本來就不該有太多椅子。沒有椅子最好。世界各國都是這樣。很多講人權的國家,例如美國啊,連人少一點的車站廁所都鎖起來,要尿尿就要去借鑰匙。我絕對贊成。我不要火車站裡一堆該死的遊民,也不要廁所裡有廢物吸毒。

    遊民問題是台北替整個台灣擦屁股。沒有環保和人權在台灣各地趕走工廠、趕走投資,就不會有那麼多人失業,最後流落到台北。

    台北替台灣擦屁股就認了。台鐵為什麼要替台北擦屁股?
  • 訪客
  • 最近我在路上看到一些ㄈㄈ尺,感覺好像是他們不遠千里而來,替我們挖恐龍化石,進行資源回收。
    有些人到現在還把歐美人優越掛在嘴上。說不定一般民眾早就進化了。
  • 黃俊翔
  • 華人沿街曬內衣褲 紐約居民憤而投訴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international/20130810/240344/

    以下是某網友"蕭忠義"的觀點

    這兩篇剛好可以拿來做一個對照,滿多人認為這是素質問題,認為在紐約那邊應該是入境隨俗,請華人不要在丟臉的把內褲拿出來曬了。
    但這篇卻是認為,席地坐在地上是外勞他們的文化,認為應該尊重他們的文化,不能歧視他們。
    那我們的文化呢?難道我們沒自己的文化了嗎?
    媽媽、老師從小教育,不要在公眾場合隨意坐臥,雖然很多人還是在北車等累了就坐臥,可是像這樣開野餐會的情況,我們從小沒被教育過啊!!
    何況,依蘋果提供的照片來看,現場是台鐵一樓的購票大廳,那是算是通入要道,一堆人等著買票已經夠煩悶了,還有喧嘩野餐的聲音,我想那種感受一定不好……
    雖然照片沒辦法表現出現場的聲音,但是依經驗法則,我在搭台鐵等大眾輸運時,外勞的嬉鬧聊天的音量「普遍」都頗大的,雖然這不是外勞的專利,我也遇過香港人在火車上放開嗓門的聊天
    那我試問,請他們輕聲細語是一種歧視嗎?請政府印製一份外勞文宣,勞請這些外勞來台時注意一下在台灣的生活大小事是歧視嗎?
    我們出國玩時,都還要上網查一下,該地風土民情,何以來台工作的這些外國人不用瞭解我們台灣的民情及法律?
    我記得之前不知道是哪一國的外勞朋友們,因為正逢他們國家節慶的日子,引起疑似私宰活體家畜的事件,那事件上他們否認私宰活體,宣稱是從市場買已經初步處理好的死體,但不論如何,都引起一番論戰說我們歧視他們的文化。
    那我在想,他們是否也應該尊重我們台灣的文化?我們國家的法治?既然法律上規定不能私宰,外勞朋友是否就應該遵從我們的法治及文化走?
    今天假如有一個食人族,或許在他家鄉能自由的殺人吃人,那來我們台灣觀光,然後殺人吃人,結果警察逮捕他,你要說:齁~你歧視食人族!!

    其實我對次事沒太大的歧見,我認為只要外勞朋友能適度尊重我們的文化,與我們文化相處,那我們也是能適度的尊重你們的文化,大家彼此彼此,都好辦事嘛!
    那反到是我們自己台灣人,真的要有自己的核心價值一點,不要感覺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美國人的屁好聞,結果別人在我們土地上失我們自己的禮,我們還要咬著牙說:沒關係沒關係……我們尊重你
  • 黑皮
  • 我相信今天如果是一堆白人坐地下
    大多人會想說是有什麼活動
    而不會覺得有礙觀瞻
    不過若是本國人或者外勞
    就沒這個待遇了

    刻板印象很難改
    台灣人對白人友善
    有多少只是單純好客
    而不是覺得台灣被高水準的國家人民給看上了
    人家來觀光一定要好好表現的心理

  • 訪客
  • 美國人不是從1492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或是1776年打獨立戰爭的時候就已經有烘乾機。

    美國家家戶戶有烘乾機,大概也是過去三十年之間的事。在這之前,他們也是要在院子裡、陽台上晾衣服。

    告訴你一件事:美國的房價沒有一天是穩的。過去超過半個世紀以來,大部分的美國房價天天都可能慘跌。這才是事實。

    二戰之後,美國有幾千幾萬個住宅區,只因為搬進幾個黑人,或者是有人僱用黑媽媽推著黑嬰兒車在街坊閒晃,白人就在一夜之間逃離社區,把自己的家便宜賣掉。整個芝加哥南區都是這樣。底特律等很多都市根本就是全體白人逃走。所以美國人很清楚:只要一個社區給人看到有問題,他的房價就垮了。

    紐約也許比較多元文化,比較容忍移民,但是美國人知道很清楚,只要有人不用烘乾機,在陽台上曬衣服,這個社區的房價就可能慘跌。光是「可能」兩個字,就可能嚇死他們了。

    美國根本不可能有硬房價。土地那麼多,隨時都能找到新的土地。大多數都市又沒有公共建設,要開設新社區,只要拉幾條水管、電線,挖幾條水溝、鋪設馬路就夠了。大多數都市根本沒有地下鐵,或者地下鐵車站就那幾個。根本沒有長期投資。

    就是說除了紐約的少數區域以外,成立新社區的成本很低,政府根本不必把電線埋在地下,不必挖地下鐵,到處都可以開發。

    如果我家附近就是地鐵站,還有各種高貴的公共設施,自然有人願意買我的房子,我的房價自然有支撐。美國有幾個都市有像樣的公共建設?
  • 訪客
  • 『我相信今天如果是一堆白人坐地下』

    你到美國去,除了露天音樂會,到哪裡你會看到一堆白人坐地下?

    如果真有一堆白人坐地下,一次兩次三次以後,白人就自然變成垃圾人渣廢柴了。

    當然也許有些人看到白人坐地下一次兩次三次以後還是自卑,還是以為自己有自卑的義務,那我真的沒話說。祝你自卑快樂。

    那些坐地下的本來就不值得尊重。他們被歧視那是活該。
  • ktsai
  • 席地而坐有礙觀瞻, 怎麼不多設一些座椅...
    一個每天幾十萬人次進出的首都車站
    整個車站大廳一張椅子也沒有...
    又不是什麼美術館...
    車站本來就應該把對旅客的實用性、方便性擺第一,
    不是把美不美觀擺第一...美觀又不能吃...
  • mini
  • 為何台灣一堆"東南亞外勞"及"外籍新娘",台灣都要成東南亞的移民國,真不舒服

    台灣人才出走,台商外移,失業人多,進口這些"外人",對台灣經濟有何幫助???只是佔了台灣人的工作缺,政府說外勞只作"三k"的工作,事實很多外勞做和台灣人相同的工作,台灣人很多沒工作,政府卻進口快"五十萬"的外勞,台灣鄰近國家日本.新加坡.韓國也沒進口那麼外勞,台灣人也沒人抗議,真怪...

    車站大廳,本是公共空間,又不是公園,要坐,要躺,不會回去他們國家躺,像難民營,有礙觀瞻.....
  • 蘿蔔
  • 我看到的情況是,外勞只有帶爺爺奶奶散步的時候才可以出來走走,和其他的外勞聊天,平常她們都是被禁止外出的,而且就算有外勞想打電話回老家,電話卡也是拜託別人幫忙買的。我覺得如果是電話卡為什麼僱主不能順便幫忙買一下,就先和外勞要錢就可以了,這樣也算是幫點小忙。
  • 踐踏弱勢移工將成蔡英文主席的就任大禮
  • 踐踏弱勢移工將成蔡英文主席的就任大禮
    2014/05/30 社運團體回覆潘孟安委員漁業法修法聲明稿

    近日立法院經濟委員會迅速地審查了由民進黨潘孟安委員主導的『漁業法增訂第69-2條』提案,將「外籍漁工」從社會保險性質的勞健保剔除。據了解,此修法可能在無人反對的情況下通過。此法一過,將使台灣再次蒙上剝削移工的國際污名,常被政府當成人權保障政策宣傳的兩公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也可以直接廢掉了。弱勢外籍漁工處境原已無人聞問,此後將墜入更黑暗惡劣的勞權黑箱。蔡英文日前就任民進黨黨主席,宣示「台灣需要改變,改變就從民進黨開始」。改變的確已經開始,但卻是朝向一個更槽的方向。踐踏沒有台灣投票權的弱勢移工,剝削外籍漁工基本權益保障,將成蔡英文主席的就任大禮。
    昨日(5/29)社運團體前將此一修法曝光後,潘孟安委員發表聲明表示,這一切都是誤解。修法是因為漁船勞雇雙方須支付勞、健保費,讓漁工誤以為被雇主扣薪糾紛不斷;且漁工長期在海上作業無法得到相對的醫療服務,卻須繳交健保費,又難以領取老年及生育給付,因此修法放寬漁工選擇商業或社會保險權利,近海漁船方便就醫,仍可選擇保健保。同時,草案亦規定有關外籍漁工保險項目與金額需經由中央主管機關訂定合理且可行規範,政府會依國際人權及勞動公約精神訂標準,不會損及漁工權益,修法亦與雇主勞保權益無關。
    潘委員的回應顯示其全然不瞭解外籍漁工聘僱的現實及黑箱勞權的現狀。以下分列幾點說明:

    薪資給付超混亂,漁工血汗值多少?

    薪資扣款爭議源自國內外仲介公司交相賊的仲介費超收,為了掩蓋違法超收,絕大多數的漁工不曾持有薪資單,好運一點的在申訴後可拿到看不懂的中文薪資單;漁工普遍被要求簽署三四張、各項扣款名目和金額不同的薪資單。因薪資給付衍生的扣款申訴,是因仲介費剝削根本與扣繳勞健保費無關,若有爭議也是扣繳保費但未加保。

    漁業法修法是假保障真排除

    勞健保與商業保險兩者並行不悖,根本無須修法增加選擇。以商業保險規避雇主勞健保責任的違法情事早已存在多年,此修法美其名是多給漁工、雇主保障及選擇,實質是排除外籍漁工社福身份,同時將雇主長久的違法行為合法化。移工團體早在2009年就要求勞動部、勞保局、健保局針對聘用外籍漁工漁船的勞健保進行全面勞檢,至今未保勞健保的狀況還是時有所聞,甚至有每月扣除保費卻未加保,或是直接扣除漁工薪資繳交商業保險費,從未詢問漁工意見。再現行制度下,行政部門的稽查及執行早已怠惰許久,何以期待修法後政府得以介入私人契約關係的商業保險,更遑論商業保險相對於社會保險保障項目的不足了,剩下的就是國家退位,弱勢自生自滅。

    沒有勞健保人命不值錢?

    討海是賭命的勞動,要與浪濤搏鬥,又和危險機械為伍,職災、海難頻傳,一不小心便是肢斷身殘、甚至命喪海底!然而,在如此高危險的勞動環境下,漁船雇主不替外籍漁工投保勞健保,而以商業保險代替的狀況早已存在多年。若不幸發生事故,即使雇主想賠也賠不起,更別提有外籍漁工在職災發生後,就被直接遣送回國、好似免洗餐具一般用完就丟!最重要的是,社會保險的精神就是分擔風險,建立安全網,讓弱勢在危急時有最基本的保障,不是成本效益掛帥的邏輯。若按照潘委員的回應邏輯,老年、重病、耗費醫療資源者,豈不是應該支付高額保費。
    長期以來的產業政策失衡,漁民得耗時費力地靠天吃飯,越是小資本的漁民就越難生存,漁業成為典型的3D行業--骯髒、危險、辛苦。多數漁船主便透過聘僱廉價勞動力/「外籍漁工」來補充人力節省成本。針對弱勢漁船主的保障及漁業長遠發展,應思考產業政策、人力養成或產業扶植計畫,而非便宜行事的砍低弱勢漁工權益,在短期內看到成本降低,實質卻是飲鴆止渴。更何況立院已於2009年通過的兩公約,排除「外籍漁工」享有社會保險的資格,將是帶頭違反兩公約不歧視原則的違法作為!

    蔡英文主席上任時宣示,民進黨將強化基層組織實力,盡全力打贏年底選戰,全面擴大社會基礎。難道此一修法是擴大社會基礎打贏選戰的一環?維護自身利益不應以剝奪弱勢來達成,為了維護部分雇主利益,拿賺不到選票的「外籍漁工」開刀,在歷經黑箱服貿的後318時代,這種為選票犧牲弱勢漁工權益的作為,將在民進黨歷史留下侵害人權政策買票的污名。

    聲明團體:台灣移工聯盟(天主教關懷外勞小組、天主教明愛會、天主教嘉祿國際移民組織台灣分會、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天主教會新竹教區外籍牧靈中心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天主教希望職工中心、天主教會新竹教區移民及外勞服務中心、天主教台灣中區外勞關懷中心、海星國際服務中心、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勞工關懷中心、台灣國際移民培力協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兩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台灣國際醫學聯盟、勞動人權協會、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桃園縣群眾服務協會、台菲友好協會、外籍勞動者發展協會、社團法人屏東縣好好婦女權益發展協會

    聯絡人:
    台灣移工聯盟/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
    台灣人權促進會/兩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秘書施逸翔
  • 訪客
  • 有礙觀瞻...
    某些自以為優秀的總是以有礙觀瞻的藉口歧視他人 他文化 他種族
    試問某些認為被歧視是活該的酸民...
    今天如果有人說長的醜還擋路...有礙觀瞻...你也要說長的醜被歧視是活該嗎???
    中國就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計程車司機對路過的行人說長的醜還擋路...
    唉...這什麼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