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_different-1024x768  

"If a man loses pace with his companions, perhaps it is because he hears a different drummer. Let him step to the music which he hears, however measured, or far away. ".........Henry David Thoreau

 

這篇再回到論大師系列,想介紹的是一個在黑暗時期曾啟發我的美國思想家─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林語堂曾說過,梭羅這個佬傢伙屬叛逆的靈魂,就因為他的反骨,反讓他稍嫌幼稚;但不管如何,每當提到梭羅這個佬傢伙,我的眼眶常會泛紅,這是一個基於靈魂對靈魂間的賞識,讓我崇拜梭羅不羈於世俗的高傲,但又帶著種神秘的氣息;也不知道為什麼,寫著,寫著,心中又難免澎湃了。

梭羅生於南北戰爭前的新英格蘭。美國北方雖充滿自由氛圍,但難擋他當時對政府虛偽的憤怒。梭羅最不滿政府嘴臉的內容主要是兩項,一個為老美大剌剌在美墨戰爭(Mexican American War)中,奪取墨西哥領土的蠻橫行為;以及山姆大叔在獨立戰爭與南北戰爭後,依然沒有廢除黑奴制度,他當時覺得處在這個非法政權下,再繼續繳稅,就天不經、地不義,於是開始拒繳,最後鋃鐺入獄,待了一晚,然後被阿姨保出。

這就開啟他非暴力抗爭運動的濫觴,或稱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他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深深影響甘地、托爾斯泰、馬丁路德金恩、以及達賴喇嘛等人。在《論公民的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一書中,他寫道:

 

我由衷地同意這個句話『最好的政府是管得最少的政府』。我希望看到這個警語後,二話不說的迅速執行。我相信,在執行後,其最終結果將是『最好的政府是根本不進行統治的政府』………政府充其量不過是一種權宜之計,而大部分政府,有時所有的政府都是個不方面的產品。

   civil dis_cover  

由上述這段話可以看出,梭羅屬小政府主義者,但當時尚未有現代經濟的概念,當時的小政府,恐怕與現在的自由市場機制不盡相同。我甚至認為他會對資本主義不以為然。這可從他在塵囂生活一段時間後,突然想切斷世俗聯繫,一個人跑到Cancord市的Walden Pond湖畔旁,一邊撰寫《湖濱散記》(Walden Pond)。一邊浸淫於大自然中。

他認為一般人所謂的生活根本不是生活,只是汲汲營營,追尋一堆虛無飄渺的假目的。他不想在見造物主之前,發現自己從來沒活過。他要吸吮生命的蜜汁『suck the mellow out of life』,選擇的方式是在湖邊蓋一木屋,與鳥唱歌、與天鵝嬉鬧、與魚群共舞、與春風蕩漾。他絕不羨慕華爾街債券銷售員的忙碌,對梭羅而言,多半的人僅是活在自己『安靜的絕望中』(quiet desperation)罷了。

walden  

梭羅就如他筆下所述『聽自己鼓聲行進』(march to your own drummer)的人,他感嘆世人對他人的眼光過於在意,反而失去自己的聲音。像他這種有膽子聽自己鼓聲而行進的人,選擇在中年時期離群索居聽鳥叫、看侯鳥遷徙,甚至拒繳稅金遭逮捕實在不多見。

多半的人一旦聽見自己內在的鼓聲時,常裝聽不到,忽略自己更真實的自我,物化自我形象。到最後,追尋的只剩下社會給予的掌聲,可是別忘了,社會可以給你的,他自然會輕易的取走。老子不是有說過嗎:『將欲歙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強之;將欲廢之,必固舉之;』

happiness-henry-david-thoreau  

社會想要控制你,必先吹捧你,將你放在雲端上。這些工具包括身份、地位、財富、以及鎂光燈。而一旦上癮後,就發覺被奴隸化了。試問,你敢離職嗎?敢在大家談論廢話時,不加入嗎?敢在社會臧否善人或弱者時,插手捍衛嗎?

梭羅鼓勵我們為何不嘗試聽一下自己的鼓聲呢,就算你的速度比人慢又如何?就算你的思考比人拙又如何?就算你的算術比人差又如何?就算你的薪水比人少又如何?別人可能贏一時的利益,但輸的可是一世的靈魂。馬太福音1626節不是有說嗎?『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

對於敢聽自己鼓聲的人,分享一段《湖濱散記》的內容:

 

一個人若能自信地向他夢想的方向行進,努力經營他所想望的生活,他是可以獲得意想不到的成功。他將要越過一條看不見的界線,他將要把一些事物抛在後面;新的、更廣大的、更自由的規律將要開始圍繞著他,並且在他的內心建立起來;或舊有的規律將要擴大,並在更自由的意義中,得到有利於他的解釋,他會拿到許可證,生活在更高級的秩序中。

 

"if one advances confidently in the direction of his dreams, and endeavors to live the life which he has imagined, he will meet with a success unexpected in common hours. He will put some things behind, will pass an invisible boundary; new, universal, and more liberal laws will begin to establish themselves around and within him; or the old laws be expanded, and interpreted in his favor in a more liberal sense, and he will live with the license of a higher order of beings."

   

阿甘的行徑恐怕不會受到這社會的賞識,但活出的價值卻不會減少一盎司;華爾街交易員的生活生受大眾媒體愛戴,可是在年過耳順時,恐怕只有狗窩內的阿福共伴;『聽自己鼓聲行進』看似簡單,但做起來,總讓人緊張的東張西望。朋友,你有多久沒聽自己的鼓聲了呢?

 

                      HenryDavidThoreauQuote

「如果一個人無法跟上同伴們的腳步,很可能他聽見的是另外一種鼓聲,那麼,就讓它隨著他所聽見的節拍去吧。」-----梭羅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