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spa  

我的經驗是如此,就是閱讀新聞時,不能只看內容寫什麼,不然讀者經常會失焦。我舉個例子,在照明學中,有分兩種不同的光源;一種為『泛光燈』(floodlight),另一則為『聚光燈』(spotlight);前者功能是將環境普遍照亮,使周遭一目了然;後者僅將強烈光源集中在某一熱點,但周遭的虛實,常會消失在黑暗中。一般而言,統治階級,會希望你用聚光燈視力注意新聞。

在美國波士頓爆炸案發生後,如果不稍加注意些,會很容易的失去整體趨勢。比方說今天CNN這個美國中央電台,希望將爆炸案的思考點帶往何處?

 

              How terror can breed through social media

London (CNN) -- The days of would-be terrorists needing to travel to far-off camps to make contacts and learn how to build bombs is rapidly receding. Social media forums like Twitter and Facebook provide a ready made Rolodex of sources -- dig further online, mine those contacts further, gain admission to private chat forums and eventually you will find instructions for bomb making.

 

這則新聞主要提及波爆案,是基於社群網站過於寬鬆的管制使然。涉嫌人的兩兄弟,就是經過social network複雜的管道,經常『瀏覽』恐怖組織網頁。但迄今為止,這些所謂的『反美』或是『恐怖活動』細節,通常都是美國的情治單位如FBICIA、以及CNN等管道拼湊,甚至餵食出。且細節多為穿鑿附會的混搭在一塊。

但媒體並沒有一一檢視關聯性,且陳述社群網站對反恐的正面意義。而當局過快的壟斷『恐怖活動』解釋權,比方說這起兩兄弟案屬『恐怖活動』,而Sandy Hook則僅是『槍擊事件』。此外,我們始終沒有聽到當事人的親口自白;一個老哥已死、一個老弟仍在戒護就醫中;所有的陳述,都是經由當局利用書寫的方式轉達,連一張相片或是原手稿也沒有。然後左哈(老弟)則被關在監獄醫院中,誰知道老大哥每天都在餵食他什麼東西。

洗腦大餐 但我認為這都不是重點;重要的是,為何美國媒體硬要將這起事件,與網路的監控搞在一起。不是已經說是一起『單獨的犯罪事件』嗎?怎麼現在突然又要跟網路安全搭上邊呢?是不是因為這起危機,很好消費?這起危機,又是否跟好萊塢拿手的技倆,有異曲同工之妙?注意,有點血腥:解釋1解釋2

來,我們試著用泛光燈的注意力,重新審查這起事件的來龍去脈。就在去年差不多的時間點,當時美國國會因想推監控網路智慧財產權的法案—SOPA未果,因此將相關法條的陳述細節模糊化,從新包裝成CISPA法案闖關。(CISPA註解

雖然一時在眾議院過關,但囿於參議院主要以民主黨為主,使法案闖關困難重重。因為就連一個假民主國家像美國,也要裝一下有自由派的元素在。於是歷經一群伸張『網路淨土』的自由鬥士杯葛後,最終於參議院駁回,其中最有名的鬥士就是電腦天才亞倫·斯沃茨(Aaron Swartz)。 

 

但不要高興太早,CISPA的利益牽涉實在太大,任何想操控民意與利益的集團,都想染指這項法案。因為CISPA賦予企業與政府在截取個人隱私上,幾乎是無可抗拒的權力。

比方說,我奇異(GE)只要懷疑某甲的言論有傷害該企業的營運,GE就有可逾越搜索令的權力,要求臉書、TwitterGoogle、微軟、以及PTT(沒錯,網路無國界,就算是台灣的內容,也會受限)的營運者,交出敏感的個人資料。而政府的染指,就更不用說了,你很有可能會無緣無故,標示成『恐部份子』。

而就當你以為只有主動書寫的內容會曝光在企業與政府的鷹爪下,你也許可再將泛光燈照在今年3月時發生的一起網路戰。這起戰爭是由一家位於日內瓦的機構叫SpamhausCyberBunker,兩網路公司打起。最後,CyberBunker的其中一員工,27日在西班牙遭活逮,不知這傢伙下場又會如何。

      電視沒有新聞,電視是演藝圈!!(Network)

Spamhaus自稱是過濾垃圾郵件的非營利機構;但實際上,這家公司被指控過濾許多『不應被篩選』的內容,也就是在充當『思想警察』。當然,這家企業內部的政策,一般人是不容易瞭解的。但從兩家公司的網路戰,可大到拖慢全世界的網速而視,我就認為值得詢問下去。但媒體卻停在『聚光燈』模式,不讓背後的勢力曝光,讀者只能繼續從相關細節中拼湊。

之後又拼湊到什麼?就是416日時,波爆案突然爆發,然後國會趁此時機,偷偷通過CISPA法案。真是方便;那……那位網路鬥士Aaron Swartz跑哪去了?不是應該出來說說話嗎?沒想到,正要google時,發覺我錯怪他了,他不像台灣的反壟斷集團,在要反年代併壹電視時,突然要考期中考。Swartz居然在2013年1月時『自殺了!』,原因是有『憂鬱症?!』

他老爸認為Swartz是個樂觀、進取的年輕人,怎麼想也猜不到他會突然自殺。也許是『被自殺?』藉以殺雞儆猴?不要以為這個可能性不存在,如果你看美國歷史,一堆想挑戰貨幣與軍事霸權的總統像Andrew JacksonGarfield、林肯、甘迺迪都有此經驗。而想挑戰能源霸權的像發明家Tesla,以及挑戰國際霸權的領袖像格瓦拉、卡司楚、查維斯、海珊、格達費,不是神秘離癌、就是死於非命,再不就是動不動被炸。

今早在打開電腦後,發現新聞指出波爆涉嫌人的母親來到美國,持續跟媒體說那位曾出現在媒體前的裸體男生,就是他兒子,也是左哈的哥哥;不是好好的嗎?怎麼會在下一秒陣亡在槍火中?而另一篇稿源則說弟弟左哈根本沒有槍枝,哪來的開火?而既然中彈,又怎會從藏匿的船艇中穩健的爬出,然後又很巧的子彈穿喉,讓他無法答辯。但這些,都不是媒體希望你去注意,以及詢問的議題。

IMAG0185媒體也不希望你去詢問,為何金價會在同時間大跌,賽普勒斯原本要賣黃金的假新聞,突然又在價格大跌後,消失在媒體的雷達中。彷彿是目的達到後,啥也沒發生過似的。 

媒體不希望你去問,原本希望從中東撤兵的美國,突然又因敘利亞藏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當下,很有可能派兵攻打。且這個敘利亞網路軍真討厭,駭進美聯社的Twitter帳戶內,搞得道瓊盤中時大跌。這又可一魚兩吃,老美可藉此機會既打實體戰,又打網路戰。

當然,敘利亞不產油,所以絕不是進攻重點,還記不記得邪惡軸心啊?除了伊拉克與北韓外,還有那一國呢?此外,全國已經陷入混亂的國家,真有能力駭進你老美媒體內?而目的又為何?說不通啊!

然後,媒體又在同一時間,呈現美國盟友在此時,受到一系列的恐怖攻擊,包括網路戰。美國國務卿又在同一時間於東亞(包括台灣)、中東,基於區域危機與反恐策略,在那兜售武器與駐軍。這一系列的布局,才是應該注意的。

IMAG0149 IMAG0200

也許你會問我,那大師,這麼龐大且分散的資訊,到底我們要注意什麼big picture啊?這點我其實在貨幣大戰3部曲中已提過21世紀的國際博弈,已經不像過往人類歷史僅有槍、斧頭、以及石頭砸人腦袋的技倆,那會太費力,且不符合CP值。而是三種新策略:網路、貨幣、以及實體戰爭的交叉運用。前兩項打頭陣,最後一項清理現場,最終達到戰略目的。

  IMAG0169      IMAG0204  

我們的政府,就是偷偷摸摸的趁這種『創造型』危機中,通過這些法案來限制您的自由、控制您的人生

但這需要如『泛光燈』的注意力,才能見到全局。但我們的教育、我們的媒體、以及意見領袖,都希望我們用『聚光燈』的眼力,分析個別問題。這樣,才能達到權貴運用魔術師常搞的『失焦的藝術』(the art of misdireciting attention),叫你乖乖的繳稅付無人轟炸機、F-16 C/D,且限縮你在網路上的言論自由。 

                     世界沒有國家,只有現金流(Network) 

因為一旦CISPA法案過關,搞不好這篇文章就會無緣無故在網路上消失,而老大哥,也會想知道目前在看這一行字的人,您的生活習慣為何;因為臉書與Google,早都幫你分析好了;而微軟Windows的每日update,也把『god knows what?』傳給『god knows who?』你會不會懷疑,為何臉書突然在2010年大增使用率。而當時又推出什麼電影,這個電影公司又是由誰經營?好萊塢、媒體、以及美國政府歷年來的關係又是如何?這是一個什麼生態圈?

zuckmeme2

如果我們不用獨立自主的思考,並用泛光燈的模式交叉分析,很多事件的思考,就會限縮在某狹隘領域內,你就永遠也無法見到更大的藍圖。你就有如孫悟空,翻滾在如來神掌內。翱翔在無際的網路時,以為自己很厲害,早已脫離無知的狀態;怎知,這一路翻來,我們全在政府與主流媒體的神掌中打轉,而自以為了然。卻沒有發現,一切的路標,早已幫我們定好。無知的羊群,只是跟著柵欄走到屠宰場而已。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台美爆炸案是恐怖攻擊?想懂國際大事,請忘了你的教育!

全球貨幣大戰(上):序曲

金慘跌、波市爆、兩伊災、東亞鬧;豈皆單獨事件?

當你關心北韓時,這新聞偷偷溜過:美監獄絕食事件

林益世弊案、美牛戲碼真諦:台灣也有光明會? 

自由,平等,博愛;如果你相信的話!(維基解密現象)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