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_cartoon_global_economic_disparity_hurwitt_large.jpg

 

如果我斗膽的挑戰大家,問你們最近世界發生了什麼大事,你們會答什麼?歐債危機嗎?歐巴馬的就業計畫嗎?巴勒斯坦入聯嗎?日本那個笨新首相嗎?宋楚瑜無的參選行為嗎?小S當媽媽嗎?還是Hold住姊的「一秒變格格」?我認為都不是,而且媒體也不曾深度解析過,我認為一件應該撼動社會,卻悄悄的從各國媒體眼前溜走的事件,就是大家膜拜已久的資本主義制度,已慢漫步入墳墓中了。

這個跡象要怎看呢?在上個月美國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所發布的年度簡報中的數據顯示,與2009年相比,2010年美國家庭平均收入(Median Income)下滑2.3%,來到49,445美元。該調查報告顯示,經通膨調整後的2010年美國家庭收入,比1999年的峰值下滑7.1%,2010 年美國家庭收入的平均值,為自1997年以來首次不及5萬美元。

social-mobility.gif  

官方公布的2010年貧窮率為15.1%,高於2009年14.3%的水準,也高於2007年經濟衰退影響之前的12.5%;華爾街日報甚至稱這個現象為美國家庭收入「失落的十年」。

除了這些悲慘的數字以外,從1998年起,美國家庭年收入後20%的平均所得,每年減少1,000到1,500美元,同期前10%的家庭則每年增加3,600美元,前5%的年增幅更達4,200美元。美國社會已成為「富者越富、窮者越窮」的不公社會;也是因為上述原因,美國紐約在17日才會發動「佔領華爾街」的類阿拉伯之春運動。

  634520008385667500919a101k2.jpg  

但如果細觀所有已開發、或是高度開發中國家,如台灣等亞洲四小龍,會發現貧富不均的問題不僅只有美國獨享。

新加坡稍早的大選,也是因為國內的貧富差距日益擴大,才使行動黨於2011年5月大選得票率創獨立以來新低,而星國已算是資本主義發展的模範生,更遑論歐美這些疲弱的經濟體,尤其以英、美為最,這些資本主義的老大哥們,都因國內日益嚴重的分配不公,導致社會的動盪與矛盾。

英國自2010年的大學學費調升後,抹殺中產與貧窮階級學生唯一在這「富者越富、窮者越窮」的資本遊戲中翻身的機會。自此之後,社會不公的矛盾,又於2011年8月再度被挑起,產生全國性的非理性暴動。而在印度方面,示威領袖Anna Hazare帶領約2.5萬名示威者進行為期15天的絕食,對抗的就是造成社會分配不公的貪腐問題,以及啃蝕窮人階級財富的高通膨率。

6a00d8341d417153ef0120a81ca163970b.jpg cartoon-wage-stagnation.jpg 

如此的M型社會現象,在台灣也是不遑多讓。跟鄰近的南韓、香港、新加坡相比,台灣工資水準皆吊車尾,可是台灣在財星500大排名的25位富豪,1年增加的 財富,超過104萬領基本工資勞工14年來增加薪水的10倍;但基本工資從1997年到2007年間,橫跨兩個政黨執政卻皆無相應調整。

再看產業發展對環境造成的影響,國內政策常呼籲國民應節能減碳,可是用電量最大的卻是工、商業用途,一般私人用電量,與大企業相比猶如天壤之別。

目前台灣的民生用電,僅佔總用電量的20%,電力的主要使用者,來自於工、商業用電,以及電廠自用電量。工業用電中,石化、鋼鐵、水泥、造紙及人造纖維產業,消耗掉台灣總用電量的25%,但其中所創造的GDP,卻僅佔4.5%。

企業財富並沒有平均分配給員工,更遑論全體國民、甚至全世界人民,因為工業區所排放的黑煙、晶圓代工所浪費的水資源、食品商所使用的塑化劑、航空業所排放的廢氣,這些都是要全球人民共同埋單,任誰也逃不了。

bagley.jpg  

在經濟學,這個現象稱作「外部效應」(Externality),意指1個公司的行為,直接影響他人的福祉,卻沒有承擔相應的義務或獲得回報。大企業所製造的外部效應成本,經常被經濟學家所忽略。所以企業應繳的稅收,常被低估。

而最近如火如荼上演的歐債危機,以及稍早2008年的金融風暴,皆是自由市場機制對債務的失控所致,而掌管債務健全的3大信評機構,卻無法盡到把關責任,甚至為收取私人企業的評級費用,隨意捏造償債能力報告,導致利益衝突與道德風險。這些種種資本主義所衍生出的亂源,著實讓人不得不贊同末日博士羅比尼(Nouriel Roubini)所云:「資本主義受阻咒了嗎?」

我認為,現在爭吵資本主義的良窳看似過時,但絕非不貼切,這個體制造就美國如羅馬帝國般的超富水準與軍事力量,同時間也促成老美擁有已開發國家最高的嬰兒死亡率,以及高升的城市犯罪率。在目前9.1%的高失業率當下,美國企業獲利依然可觀,光是蘋果(Apple) 1家公司的現金持有量,就足以償還美國兩黨吵得不可開交的國債定期償還金額,其中之矛盾,確實可趁此機會深慮。

架在高空中自由落體的飛機,在雲端上時,乘客看這架飛速的載體有如正在飛行般,但是在快降落至地面時, 赫然發現面前的景象直直進逼,方才瞭解飛機並非遨遊在空中,屆時已為時已晚。


                        cartoon_191119t.jpg 

延伸閱讀:

《資本愛情故事》觀後感 (Capitalism: A Love Story)

ㄟ,馬政府!5啪太少啦!! 台灣基本工資概論

看不見的手;如果你還在相信的話!(量化寬鬆QE3現象)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