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因某不知名的緣由,突然腦中傳來一串魔音,要我,點進去、點進去、點進去。

到底是點進什麼啊?沒什麼,我前伴侶的IG。一個美麗、可愛,偶爾冷酷,但執著於未來的小妹妹。就在點入她的生活照後,發現她如今已是俏麗,又俐落的女人樣,我很開心。

她已脫離之前的稚嫩樣,有著成熟的美麗,但也不難發現些許歲月所帶來的蒼寂。瞪著照片發呆許久後,突然感受到自己深埋的慌張。

我發現自己一直沒進步,看似大步邁進的步伐,卻又那麼的不踏實。我深深懷疑到底是哪裡走錯了。

我不安於室的個性,就意謂與前妻,女伴們的關係難以永續。我必須無止盡陷在失落中,陷在被別的男人搶走我另一半的永恆循環中。問題是,這都是我一手促成的,我根本就是導演、編劇兼演員。

當前妻對我死心踏地時,我把她推開;當女伴願意為我離開男友時,我嫌她幼稚。當......我有任何跡象進入穩定關係時,我始終會逃開。

因為我怕無法給出愛,我對愛的遭遇是如此的缺乏安全感。

 

****************************************************************

 

記得,大概5歲吧,年紀太小了,數字只是個模糊的印記。只記得當時很冷,全身被浸泡在冰冷的水池中。這是我社子的老家,當時在屋內的浴缸,周遭都是冷冰冰的水。

壯碩的手,把我的頭給紮實的壓在浴缸中。我起初想裝勇敢,與權威對抗;但冰冷的水,已從鼻孔、嘴巴,甚至眼睛的縫隙,鑽入體內。全身湧入無法言喻的恐慌,或許我焦慮的因子,就是在此時種下的吧。

手是我爸的,他想「證明」他才是「老大」。抱歉,他可能想證明他才是「老爸」,因為他也不確定。與媽媽的關係,多半是吵鬧,甚至打罵。老媽為了氣他婚後想休了她,於是讓他戴綠帽。

至於有沒有戴,或只是想看似戴綠帽,已年古不可考了。反正老爸吃的這個悶虧,無法跟其他人傾訴,他只能用男人最原始的憤怒,與最赤裸的暴力,將肚裡的窩囊氣,朝最小,最無辜的身上發。當時就是我,一個他也不確定是否為親身骨肉的「兒子」。

「drowning」的圖片搜尋結果這大概就是我對親人的初體驗,一個想淹死我的父親;一個自慚到不知躲到何處的母親;一個想嚇死我,一個無法保護我。或許知道無法當好榜樣,所有條件都不到位,這兩位前五年把我送給對我有無條件愛的姑婆養,讓我至少五年的童年有溫度。

每當我看前妻,或是前女伴的相片時,都會觸發我這股「快淹死」的窒息感。一種渴望愛,卻又極度驚恐的焦慮。我身體學到親密關係的體驗,竟然與這些負面經驗牽扯在一塊,也難怪長大後,無法與他人發展穩定關係。

因為我害怕愛,我害怕讓人靠近我,我無法確定誰對我好,誰又會傷害我。

如今過了40多年。我可以直覺的感受,父親是愛著我的;他用性命換取的財富,讓我在無穩定收入時,至少還有個房屋能變現。我知道母親也是愛著我的,在無止盡的言語霸凌,她依然希望我每週能回家吃午餐。

也感謝目前正讀著這串字的你們,讓我的遭遇有人目睹,做見證。讓如鯁在喉的焦慮、受困的情緒,挪出空間釋放。

我時常想,之所以會如此想打倒權威,似乎與原生家庭的遭遇有關;最初的權威帶給我如此負面的體驗,教導我永遠也無法信任當權者

父母就是有缺陷的人,他們不完美,就跟我也很糟糕一樣。救贖的道路只有一條,原諒他們,因為原諒別人,也是原諒自己。

 

********************************

 

如今再看一次妳漂亮又俐落的OL打扮,覺得好棒。我知道當時我如此說時,妳總認為我在敷衍妳;一年過後,我不含一點的虛矯。感謝妳在我最黑暗時陪我的那八個月,沒有一刻是虛度的。我愛妳,更祝福妳找到內心的快樂。

 延伸:

當路走到了盡頭,怎辦?

你為何遲遲無法前進?談談人生劇本

幫別人,就是幫自己;因為我還在學

關係已結束,但愛依然還在

為何我那麼失敗? 因為你要當蜘蛛人啊!

恐慌症!

花蓮也有解憂雜貨店,叫風之谷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YouTube的雲端,按下訂閱鈕就對啦!(但姊會神秘沒收)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