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york-times-internet-censorship-fake-news-mainstream-media  

(刊於東森雲論)

因政府罔顧年金義務而抗爭的繆德生上校,5日終於拔管離世。本想等翌日閱讀更全面的新聞,好瞭解這個死訊的前因後果時,卻發現號稱新聞自由的寶島台灣,居然沒一家報紙刊出這新聞。我們與中共,又有很何差異?

抱歉,應該有一則。翻開《聯合報》的奧斯卡典禮、核二重啟、中共人大、民進黨內鬨、侯友宜參選、婦聯會調查等新聞後,會突然在第四版左下角的一隅,發現一支iPhone大小的相關簡介。

當然,其他三大報是連一個郵票大小的待遇都沒。電子媒體則是匆匆來個跑馬燈;網路則在事發當下,有幾個像樣的提及,隨後又被掩蓋住。在繆上校失足後的幾天,網路排序還置頂一則《蘋果日報》的「繆德生與隊友「有心結」?網友分析這4點」」的惡意臆測。這報導純屬看圖說故事,內容缺乏事實根據。

更有趣的是,Google一下繆上校的照片,網路彷彿是被數位政委給河蟹般,一張悲慘的失足照都沒,內容多半是繆生前的生活照與記者會。這教人懷疑,這個政府是否動員國家力量,試圖沖淡這悲劇?

(有看到左下角,那塊iphone大小的報導嗎?這是這一段時間以來,台灣4大報唯一繆上校的新聞)

還記得4年前的洪仲丘事件嗎?與繆相比,這是一位體重過胖,因違法攜帶手機關禁閉,最後因熱衰竭而死的事件。當時的媒體對洪的報導可謂五星級待遇。還記得各大電台「邪惡之眼」的瘋狂重播嗎?

光是這個如「彗星撞地球」等級的畫面,就讓范佐憲遭輿論定罪,更遑論事後的紙媒、網媒、PTT與臉書的瘋狂洗版。最後還有政論節目的同場加映,台灣在一週內,醞釀出「萬人送仲丘」的抗爭嘉年華,還捧起柯文哲、顧立雄、洪慈庸、九把刀、柳林瑋等政治暴發戶。

同時間,李登輝的國案密帳案卻被搓掉了。更不用說後續反課綱學生大林的輕生事件,當時的媒體也是如肥皂劇般密集報導,直到一起「打拼」的夥伴們被抓包吃熱炒慶祝頭七,媒體也就只好冷處理。

這如此天壤地別的媒體待遇,代表繆上校的死不具社會意義、也沒新聞價值嗎?不!與前兩位對現任執政者有莫大「政治資產」的悲劇相比,繆上校的死訊確有龐大的「政治負債」。繆所抗議的是政府因設計不良、經營不善、利益輸送導致上兆財富遭吞蝕的犯罪事實。

與洪及大林相比,這個政府不會從繆的死訊中撈到政治利多,也無法對財團交待,甚至還要背負上兆元的年金義務,因此這新聞被河蟹了。反觀洪與大林的死訊是值得放鞭炮的「政治大熱透」,因此媒體從第四權的角色,直接跳躍至「啦啦隊」等級。

1439102054-1300295863_n  那此時此刻都在播放什麼新聞呢?蔣公靈柩遭潑漆的事件!說也奇怪,這群台獨小朋友,不知怎的如此容易破入慈湖陵寢,大搖大擺將靈柩給「潑好潑滿」,還有餘裕錄成影片。憲兵與管理員也攔的有氣無力,似乎是排練好般。不久後,繆上校的新聞就被蓋過去了。

這樣說來,本人似乎在說,台灣有一股勢力,想要合力掩蓋繆上校的悲劇,好讓幾兆的年金義務導入資本市場,否則快因美股修正而崩盤的台股,也會因未來沒這幾兆年金倒貨,而邁入「市場末日」。

不要以為這是危言聳聽,因為這就是目前執政黨的政策方向。民進黨說是因年金會壓垮財政,因此才要搞年改。但事實上是,台灣財政的確不佳,但這個政府在此困窘之際,居然對股市的當沖與股利減稅,獲利大財團。換言之,財政困窘根本只是藉口,事實上,這個政府只是將繆上校等年金權利人的血液,輸入資本階級的體內。

這點就值得勞工與年輕人注意了,年改看似一場世代正義的改革,實際上是利益重分配的工程,將財富從軍公教勞等中、下階級的血管中抽乾,慢慢的輸入大企業的口袋中。

否則請解釋,為何要設計年金制度?為何要將年金投入資本市場?為何要用四大基金救股災?為何當沖與股利税被調降?為何證所稅被河蟹?還有最重要的,為何繆上校的新聞連洪仲丘與大林的小數點還不到?

如果洪仲丘的死,淹沒了上一個政黨的生存;那繆上校的拔管,代價又該是什麼呢?

延伸:

惠台,就因傻傻把你當一家人

幫垂死繆德生送給唐鳳的一封信

二二八是場政治養套殺!

別再P彭總兩顆大LP了 全民囤紙他沒錯?

逼人生殖器外露! 為何不先關唐鳳?

大砍年金的蔡蟲,卻靠年金救肥貓!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