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刊於東森雲論) 

一直很希望能讓世界看見台灣的「中華台北」,819日在一連串的陳情抗議、混亂驚訝中度過。雖目前對多國選手遭阻撓入場的訊息仍舊不明,但許多媒體皆口徑一致,將矛頭指向反年改人士「不夠禮貌」的抗爭,以致丟臉丟到國外。

而此時多家媒體的鏡頭都帶到一位手比著「YA」的老外選手,於是在一片「莫宰羊」的無知之福中,度過了一個有趣的夜晚。很可惜,沒有媒體訪問這些國際友人知不知道當晚舉旗的歐吉桑們到底在不爽什麼。

當然,也不會有政府官員或媒體記者幫他們解釋。這些人就跟4年前的希臘、西班牙、義大利與葡萄牙等歐洲的反撙節人士,或是底特律的汽車工人般,他們憤怒自己一輩子為這國家做牛做馬後,突然宣告退休金被砍,還被特定的政黨與媒體醜化成「米蟲」。

我想,如果把這故事跟現場的歐美運動員解釋,他們恐怕會一起響應台灣的「被撙節」族群,指控台灣政府「嫖完不給錢」。因為在這貧富差距日益惡化的地球村中,是有很多國家了解這種苦處的。

更諷刺的是,陳抗團體裡有一群手拿iPad、背包裝著台啤與泰迪熊的「太陽花」族群,同樣也是在歐美深陷於反撙節苦難時,索性靠著目前執政的政客叔叔與阿姨,一併躍入國會與行政院內棲息,而且一占領就是好幾週。

如果跟這些老外解釋,他們抗議的目標連他們自己也不清楚,好像是跟「退回服貿」有關,但訴求總是前後矛盾也不徹底落實。尤其他們闖入立法院的第一件事,就是嚷嚷著要開冷氣、乾台啤、打打卡,一堆一天班都沒上過的「孩子們」還在地毯上直接便溺。我想,這群老外可能會接著追問更多訊息。

t1larg.protest.afp.gi  或許他們會問:「Are you kidding me?他們應該是要捍衛自己工作多年的退休金吧?」此時記者有可能沮喪的說:「不是的,您所說的是目前在外面按喇叭的退休人士;而我說的孩子們多半是學生、延畢生,或是『閃兵』份子。很多人還挖到金礦,日後成為某新政黨主席與立委,政治利多套很大。」

老外選手可能會繼續問:「Oh no!沒關係,你說的這些『屁孩們』,應該很有正義感,會幫目前在外面冒著人身安全的軍公教人員,一起捍衛他們被國家偷走的權益。因為,在我們義大利,就是這樣合作的。」

可我想,此時台灣的記者恐怕會滿臉通紅的解釋:「Oh, I am so sorry!這群『太陽花』小朋友就是叫外面那些『米蟲』的人。本來這些退休人士也不擅長抗議,而且因為他們都是公務員,原本陳抗一到下午5點就會準時散場。但正因小朋友們喜歡酸他們『死公務員』,反激出他們的抗爭細胞,於是成了現在這狀況。」

當然,上述都是假設性的對話,如果真想要讓全世界看見台灣,是否要把這些來龍去脈辦個國際記者會向全世界說明?而且還要跟他們說,這群「太陽花」參與者在鬧了快一個月的占領活動結束後,除了少數幾個沒背景的學生遭輕判外,剩餘有背景的煽動者不是當上黨主席、立委,就是結婚有警察圍事,就連曾伸鹹豬手的小男孩還一度想選國會議員,目前打算出國深造。

至於世大運外這些為國家賣了一輩子血汗的歐吉桑們,下場就是年金被砍、名聲遭抹黑。守法一點的被人罵孬種,激進一點又被說「不禮貌」、「丟臉」,如今還得以現行犯被法辦,宛如回到戒嚴時代。政府還像中國共產黨般出來定調:「在國家辦國際性活動時抗議,讓人民丟臉。」

當然,就在全國被這「台灣共產黨」與「台版文革花」的風向吹拂一陣後,似乎已經沒人記得台灣還有個2%上下的備轉容量率,尤其台灣那天才剛鬧停電。反正有了一個醜聞後,當前政府總有能力創造出新的危機好蓋過舊危機。也多虧這些專門監督在野黨與人民的孩子們了!

 延伸:

820後 勿讓台淪「肺癌家園」

韓人看了年改後嘆:國力弱,難怪要活吞日本核食

收拾了軍公教之後 下一個就會輪勞工

欠林北扁的公民不服從

台積電、鴻海、聯航、總統府員工都該加入八百壯士!

年金抗爭要成功 得抓幾個狗官入獄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