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Day-Mind-Control-Overview    

濕按:最近又有人把離開中時的記者,當成清流來看。現在離開中時成了潮品牌,可兌換大量讚數。來,濕兒就介紹一下,那些離開中時的媒體良心,他們都怎樣展開「清流」的人生下半場。吃飽的人,請不要閱讀!

報導者到底是個怎樣的媒體?根據這網站所給人的印象,應該是個年輕、清新、無銅臭味,且沒什麼政治髒手介入、不講腥羶色,不好追風向的新媒體。但細觀這網站近來的作為,實令人有不同的想像。

怎說?先從談論這媒體的精神人物何榮幸開始好了。這位前中時清流可真是小弟的菜。當時每日必讀的中時,常可見到這位優質記者的作品,外加報導者董事黃哲斌對反業配的堅持,見到這些前中時們撻伐新老闆蔡衍明的熱情,本人也會「覺青般」的跟著捅幾刀。

跟個迷妹般的濕兒,自2010年追隨這群清流圈,一起痛罵當時的馬政府亂搞業配,沒想到7年過後政黨輪替了,想要一起與黃哲斌們痛罵小英更大規模的業配時,這位老兄突然關臉書了。說是「不想被臉書綁住」,小弟當場傻眼,說好的一直演講到業配消失呢?

那何榮幸呢?這位清流可真不是蓋的,自從離開中時後,立刻投入天下雜誌行列。不久後,就突然跑出吳寶春被馬政府爛教育政策給埋沒的報導。當時,這篇由何所調配的媒體風向球,成功讓準備要開新店、啟動母親節促銷案與上映新電影的阿春,塑造成「悲劇英雄」。

健忘的讀者們,還記不記得2013年天下的一篇替吳寶春打抱不平的業配文報導呢?內容是說吳原本向台灣多所公立大學申請EMBA專案,但因為麵包師的條件不符,因此一一被婉拒。之後造成輿論界的軒然大波,然後呢?

然後發覺「龍係Gay」,這些公立大學紛紛表示,吳從來就沒有申請過這些學校的EMBA專案。中時美食記者王瑞瑤還寫了一篇《吳寶春上學記》的報導,描述當時吳從未申請EMBA的由來。

或許是受到高層與背後經紀團隊的壓力,這篇報導一天不到就被下架,王瑞瑤因大為不爽,只能將原文給原汁原味的以《吳寶春上學記,原文在這裡》擺上她的部落格中(剛剛發現,這篇也被河蟹了,佩服,然後網友說可以在這找到備份,恐怖的網路納粹。同時間,媒體人陳揮文持續於廣播中暗示:「到底什麼樣的人需要『經紀人』」,答案就是要賺錢的麵包師囉。

當時本人恍然大悟,這個所謂吳寶春上學記,就是這位前中時清流與背後的三立經紀公司,一起合掰的「假新聞」,目的在執行一個整合行銷,協助吳寶春賣麵包、展新店、打新書與行銷電影,順便鬥臭當時的9趴政府。這.....就是你們所謂的「媒體清流」。

當然,最後天下與背後的經紀公司整個惱羞成怒,遂以「保留法律追訴權」的名義放大絕,威脅一切想深入調查這起整合行銷事由的閒雜人等。不久後,這起事件就成了羅生門。套一句吳寶春當時的感嘆:「我從來都不希望這事件朝這方向發展!」問題是,你不希望,背後的新台幣團隊可由不得你啊。  

8332630910_f0ab002cfd_b    maxresdefault    

濕兒在此將這兩張極為諷刺的圖片,獻給反核悍將的報導者團隊們!讓鬼島平白燒掉2838億元,沒關係,反正錢多嘛!

何榮幸於是繼續在天下獨立評論培養他龐大的網軍與作者群,最後因理念不同的因素,在痛批馬茸兒到飽後,與前中時專欄作者張鐵志倆,一起攜著大老闆童子賢的更大坨新台幣,創立一個以覺青為主的「報導者」。行徑酷似17世紀橫行在荷蘭的「鬱金香泡沫」。這個泡沫破裂後,據稱原班人馬再度跑去英國又搞了一個「南海泡沫」。

這個「報導者泡沫」,聲稱不會聽命財團老闆的指示,但任何一個媒體工作者都會跟你說,當你手拿別人的錢後,就算主子不主動跟你講編採內容,文章供應者自然會將撰寫路線操作到老闆想要的方向。

就看看童子賢這位「棄藍投綠」的電子大老闆政治屬性,就不難看見報導者會吹何等的國王調子。他於選前力挺林飛帆、陳為廷、黃國昌、柯文哲、太陽花、反核四、島國前進等一堆覺青專屬的政治雜燴。換言之,這位老闆本身就是個「覺醒政治咖」,至少是個很會套覺醒利的市場作手。

如果看看報導者的編採方向,是不是跟主子的立場約100%相符呢?如果不是,各位可在這一段期間,見到報導者以軍公教立場,臧否年改的新聞?報導過台灣因蔡英文就任後,對觀光業造成的衝擊?對國際外交的重創?對兩岸關係的停滯?對福島核食的批判?對都更瞬間轉向的髮夾彎?以及對能源政策的背叛?

沒有,這不成了拜「童意為報意」的具體呈現?大老闆要支持什麼政策,底下的「黨政軍記者」們,就譜出一個美妙的「莒光園地」。這些「另類黨政記者」們,在反核反到掛的同時,對於核電廠陸續的重啟不聞不問。因反核的政治操作,對於廢了核四後所累積的2838億虧損裝聾作啞,什麼都看不到。這可是每戶電費恐多繳5600元的大帳單耶!

如今又因為媒體想更大規模從眾,衝高點閱率而不平衡報導林奕含事件,導致寶瓶文化總編輯朱亞君差一點跳樓自殺。這個因林奕含事件所導致的鄉民正義著實恐怖,目前因這「正義」而輕生的人命有幾條了?報導者的手上是否染了部份的鮮血呢?

但深知這些會因林事件而血脈賁張的觀眾,都屬同一「覺青族群」後,報導者的編輯主管們,就索性一路殺到底,放任底下記者咬人,反正就是先灑狗血再說了。

所以你說,報導者跟中時大老闆蔡衍明有何不同?跟愛灑狗血的壹傳媒有何迥異?跟愛操弄不當政治型態的新聞局有何差別?跟動不動就散布假新聞的總統府有何分野?跟愛製造風向的PTT有何歧見?

沒有,他們都屬類似的媒體巨獸,乘載著本島最庸俗,也最隱晦的文化暴力。這個無中心思想,只愛靠大數據、蘋果供應鏈文化,與消費性意識形態所串連起的媒體,當眾人皆站在風向圈內時,會是個大資產;當風向一旦轉變後,資產就成為負債,同溫層就迅速凍結成小冰河。

見到近來如新頭殼、端傳媒等新媒體,倒的倒、逃的逃、被收編的被收編,這個負債兌現的時日,恐不遠矣。在一個不懂平衡報導的媒體尚未成形前,本人只能默默祈禱,不要再有下一個報導者了。

延伸:

天下獨評真幸福,上架後才禁;反觀批王丹與柯P就

台灣有言論自由、你是否敢自由言論?!

業配人生與九層巨塔

我是大師,我訓旺中!

真的假的?唐鳳這隻政府髒手要伸入輿論勞改營!

果真誘姦假道學,幾天後仍沒人關心這超級性侵案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