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9lxj0006  

說實話,在去年7月前,從未聽過《灣生回家》或是相關題材,最初接觸到關於日本後裔的故事,是一個竊盜案。

某日在網路上看到某日裔台人舉辦簽書會時,突然一個低級台灣人,偷了一位名為田中實加的錢包。當時台灣的新聞就以,「『灣生』回不了家作者田中實加皮夾在台遭竊」為標題,好似台灣都是小偷一樣。

這位高級日本人當初表示不在乎皮夾中的錢財,重要的是裡面珍貴的外祖母相片,她呼籲尚未保留自己祖父母相片的台灣朋友們,趕緊進行相片數位化的工作,否則會後悔一輩子。

當然,有如神般的台灣警察,雖在抓真正能撼動百姓生計的大案始終查不出個所以然,但在可炒新聞、炒知名度,業務配合的體裁上,卻進步神速。不出一天,就把台灣小偷給逮個正著。

當然,又過了半年,彷彿哲人伏爾泰稱「神聖羅馬帝國」既不神聖、又不羅馬,更不是帝國般;這位滯台日人,既不是日本人,也沒日本外婆,搞不好,連那個錢包也沒被偷過。

但這的確是很好的事件行銷,連我一個對日本文化不熟悉的大中國沙文主義者,都記得有這故事了。至於那小偷,誰知道他的下落去哪了?搞不好幾個警察收了紅包後,案子也被吃掉了。

wag-the-dog 剛好在同一時間,台灣繼《KANO》的風潮後,教育與政治界興起一股日據歷史的再詮釋潮,許多被壓迫、剝奪、屠殺與血腥鎮壓的歷史被漂白,換來的是慰安婦為自願的、日本殖民是正面的、以及你我都有可能是潛在皇民的大樂透。

於是,就跟大陸製的名牌包包般,就因為在法國貼上LV標籤,最後給硬是蓋上Made in France,售價就從幾百塊人民幣不到的成本,翻轉成上千歐元。但這至少還是LV廠授權的產品,田中實加連日本人都沒授權,就硬是給自己冠上日本後裔的標籤。

這種冠假名的風潮在台也開始流行,什麼藤井樹、妖西的,好似有個日本文化背書,就會增加售價般。但細觀這現象,就是對中華文化的排斥與自卑,所形成的畸形現象。

上世紀初的黑人也有同樣的自卑情節,他們會將頭髮用化學劑燒成直髮,再染成金色。有辦法的男人只交金髮白人女伴,與朋友以「黑鬼」(Nigger)互稱彼此。

在心目中,他們將同文同種的族群,貶低成次級品。將白人的價值內在化,奉為圭臬。這種情況也並未完全消失,只要一位黑人進了華爾街與華府後,會與在華盛頓高中(美黑人菜市場高中名)內的穿著談吐截然不同。

為了對抗台灣文化中的中華DNA,綠營政治生態圈,培育出一種文化替代品,但台灣人中的華人血液卻根深蒂固,該怎麼辦呢?

於是就學了黑人的燙直髮技倆,硬是把日本的文化給橫向移植到台灣,但就因嫁接的不夠扎實,也不有機,於是就成了直接冠假名、讀漫畫、亂依親的怪像。連叫中國也學著日本人稱「支那」。

d263410 明明陳宣儒就可代表自己,本人也不住國外,書商也沒強迫取外文名,卻硬是隔空抓藥式的嫁接了新品種,直到一個謊言,必須以更大的謊言來圓。只是讀者該問的是,確定謊言只僅於此嗎?

為何不問問怎麼台灣的皇民化風潮,都是集中在20142016這兩個選舉年爆發?柯P、蔡英文、李登輝、安倍家族的關係又是什麼?為何反課綱、《KANO》與《灣生回家》等風波都集中在這幾年發酵?為何《KANO》劇組會突然反核?如今卻又無聲無息?

或許這些都僅是政治操作中的一環,目的是進行社會工程(social engineering),等到目的達到後,就沒人會花時間持續那薄薄的謊言。田中的姊姊說的最好:「人生不就是真真假假嗎?」當然,這點是電影人最瞭解的。

社會工程實例教學:

延伸:

韓國人看「撒」回課綱後長嘆:難怪多被統治15年!

戴導,社運尚未成功然後你就跑掉了!

今天拆大埔、明天進政府台式義勇軍進行曲

要轉型正義就要徹底先從二二八開刀

與其爭辯課綱,不如思考誰在暗房中竊笑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