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0089l.jpg      

《別人即是地獄》,這是法國哲人沙特(Sartre)說過的話,這句話的份量不亞與尼采的《上帝已死》。在21世紀的後現代社會,我們已不需要被告知天上那個留著滿臉白鬍,面目慈祥兼和藹可親的白人父親形象早已過時;全能又全知的上帝,已在前幾個世紀給埋在宗教博物館內,可是沙特的這句話,應取而代之,當作新時代的座右銘。

昨天大師這個中時的忠實讀者,跑去報社舉辦的徵才活動,中時所屬的旺旺集團最近釋出350個職缺,公司還大張旗鼓的在平面跟電子媒體強勢宣傳,且與行政院勞委會合辦這場擴大徵才活動。旺旺集團確實幫了吳內閣在就業的數字上添色不少,難怪政府也想搶著分一杯羹。

一大早,中時大樓前就擠滿了排山倒海而來的應徵者,初步估計,一個時段的人潮就逾千人,官方說法是一整天來了3,000,可是我卻認為更多,不管是3,000或是一萬,現場的人潮,跟我可獲選的信心成反比,心想橘色巨塔的資歷再如何,現在還是要重新洗牌,與平均小自己10歲的積極有為青年相比,大師著實感到日落西山。

排了1個小時的長龍,準備換我上場。原本以為在職場上已有某種程度上的超脫跟沉穩,可是當主考官把我的履歷翻開,來回過目時,我的緊張跟心虛頓時湧起。


「嗯,金融業?你今天要應徵的職缺,跟你之前的跑道差很多耶,王先生。」

「歐,沒錯,我之前是在金融跟貿易業,但是我發覺我的性向其實是比較屬於文字工作方面,所以我想即時懸崖勒馬,搭35歲的末班車,趕緊換跑道。」從我的聲音中,可以很明顯的聽出口吃跟心虛。

「那為何現在才想轉行呢?」

「歐,其實,我之前都在國外,我在台灣的工作經驗其實也只有4年而已,所以我認為時間點還好,對了,我現場準備了自傳跟一些個人作品,都是得過貴報社嚴選好文的殊榮(殺了我吧,我怎們用這種不要臉的字眼),請您過目一下。」


我既慌張,又語無倫次的回著主考官,一手漫無章法的在旁搜尋著稍早前印的一大疊履歷跟作品(印了快70張,只用了10張不到),紙張被我笨手笨腳撒的滿椅都是,心中想著卻是我怎麼那麼緊張,不是已是大師級的人了嗎?


「這是我根據金融風暴所撰寫的評論跟一篇小說類型的文章,請您過目。」

「嗯,我們要的是跑外縣市的記者耶,您的大作都是時事評論,或是創作類型,我們可能用不到耶。你對於跑外縣市能接受嗎?而且薪水會大幅少於你的前職喔?」


我當場心涼了一半,當主考官跟我講解職缺內容,與我所預期的越來越遙遠後,真不知要如何應對,況且,之前根本沒申請什麼其他工作,已孤注一擲的全壓寶在中時的記者缺,無論如何,只好說……….


…….沒問題啊,我認為找份工作,最主要是適合自己的興趣,薪水跟地點,我願意全全配合。」我講話語氣,很明顯的是在裝積極,薄薄的一層自信粉底,在主考官目光一轉後,就被現場的電風扇給吹落滿地。


答完後,我真想跟自己說「媽的!你遜斃了,不是離開巨塔的時候抱著滿腔抱負跟熱血嗎,怎麼成了今天這幅德性?還全全配合勒。」


「好啦,很佩服你的勇氣,會來試一下,我們會先看看,如果有適合的職缺,會在通知您。」主考官補了一句,我想也是最後一句了。


「砰~~」一聲槍響,我聽到了國際共通「你落選了~~」的暗號,這打擊,不下小松小柏送給余祥銓的轉大人禮物。我隨即就把散在一旁的紙堆,跟吹落滿地的自尊收一收,準備打道回府,繼續埋到王大師論壇的虛擬開示世界內。

人真的很奇怪,常常會在失意時,在腦中捏造一個完美的自我形象做補償,這形象牢不可破、堅不可催。有人把自己當作是拯救者,有人把自己當成是萬人迷,我則把自己當成是超脫的王大師,可是當別人的探視鏡一窺內在的究竟時,所有形象常會肢解,原本在巨塔離職前的意氣風發,當換到一個陌生環境,一個自己已年老體衰的戰場時,別人的眼光,化成了自己的地獄。


              hell os 
other.jpg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