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order-last-dance  

(原刊於論壇新浪潮)



自從亞投行於上個月31日截止報名以來,中國可說在國際舞台上,擊出一記耀眼的得分安打。美國的傳統盟友一一倒戈,連最死忠的戰友日本,國內官員也紛紛提出未來須慎重考慮加入的可能性。

美國的執政官員目前則仍嘴硬,迄今為止國內不乏看衰亞投行的哨音。總統歐巴馬亦未對這項21世紀最龐大的投資案表達有建樹的說法。美國政府的官方說詞,仍脫不了亞投行內容不夠透明、會計制度失真等說詞,甚至有聲音批評亞投行將淪為中國稱霸歐亞的私器。

但美國如此的指控,著實印證西方國家所職掌的兩大國際機構:世界銀行(WB)與國際貨幣基金(IMF)近一甲子來,令第三世界國家詬病之處。前者慣例以美國人為主席,所採取的政策偏向華爾街利益;後者則以歐洲人為總裁,自從歐債危機爆發後,IMF只對解決歐債危機有興趣。

因此,美方對亞投行的批評,剛好自掌嘴巴。雖然世銀的任務為協助未開發國家發展,但該機構遭反全球化人士批評為「新殖民主義」的工具。異議人士認為,世銀常與西方大企業合作,對第三世界國家進行「結構性調整」(Structural Adjustment)的剝削。

AIIB研究顯示,1960年時,全球最富有的5國與最窮5國相比,「收入差距」(Income Gap)為30:1。在經過世銀的「調整」後,此數據在1998年時攀升至74:1;在1985至2000年期間,全球每天生活費用不到1美元的人口增加18%。就連美國國會的聯合經濟委員會都坦承,世銀的計畫僅享有40%的成功率。

這些問題,美國官員並非毫無所知,美國與其盟友的日本,之所以對亞投行抱持極不友善的態度,追根究底,還是深懼美元獨霸的地位終將不保。尤其所謂的「升息」論調,至今仍不見蹤影,市場開始擔心殷切期盼的「復甦行情」,終將成為海市蜃樓。也許升息神話猶如某些教義般,「只能喊,但不能做」。

聯準會與華爾街投行吹噓好一陣子的升息策略,眼見將在6月見真章,怎知剛公佈的3月非農就業新增人數,跌破所有專家的眼鏡,成長幅度比預測少了一半。好不容易漲破100點的美元指數,立即被打趴,瞬間跌落至96點,美元也再也沒進入100點大關。

反觀上證指數本週則一度突破4,000點大關。港股則受一帶一路利多的激勵,長假後的首日開市爆出2,500億港元成交量,創歷史新高,恆生指數大漲3.8%,一舉來到26,236點,改寫2008年5月以來高點。

the_awesome_stupidity_of_replacing_larry_summers_with_a_ceo「一帶一路」與「亞投行」所帶來的商機與話題效應,也讓沒包袱的美國前政府官員敢陸續說真話。美前財長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本週投書表示,美國對亞投行的態度,見證已喪失全球經濟新秩序中的霸主地位。他認為,中國所建構的亞投行倡議,是自「布列敦森林會議」以來,最為撼動國際地基的事件。

台灣比美國稍微強些,我國政府在截止報名當天,透過陸委會遞交意向書。意料中的是,反對黨以及幾個面熟的社運團體趁機練兵,大肆抗議政府矮化國格。但透過兩岸的國內組織聯繫,為兩岸往常的慣例。對岸雖由國台辦接文,我方不也是以陸委會接待對方的訪問團?何來矮化之有?

重要的是,未來審理台灣入亞投行的名稱為何。如果以APEC、WTO與奧運模式的「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加入,要說政府刻意矮化台灣國格恐站不住腳;畢竟,如果「中華台北」不妥,難道台灣要一併退出WTO?拒參APEC?杯葛奧運?

然而,如果台灣以「中國台灣」(China, Taiwan)的名號加入,這就有失中華民國的自主性,屆時反對黨與幾位熱愛鎂光燈的社運組織,在強力杯葛才有依據。不管如何,台灣在加入亞投行的時間雖稍晚,但也不失為「平衡各立場」的妥協。

比上遲遲加不進來的日本,台灣仍握有相對優勢,但比起韓、澳、新加坡等與中國積極接觸的國家而言,台灣則稍嫌綁手綁腳;未來,政府仍須拿捏我國與美國及中國之間微妙的利益平衡,其他無厘頭的抗爭,就當作茶餘飯後的娛樂吧。

延伸:

亞投行:中國制定世界新秩序,台灣挫咧等!

亞投行證明:太陽花一年,共虧全台20年營養午餐!

葛老:美退QE!不如看老共、黃金與馬雲

服貿耽擱虧掉一座核四!能跟太陽花討嗎?

萬曆447年:賴清德登大位、中國高鐵穿世界

《貨幣之死》閱後感:你該預備的金融崩盤7徵兆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