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tim-mentality  

今天是二二八,記憶所及,應該沒寫過這議題的文章。70年前的慘痛歷史,多數人沒參與到,但70個年頭過後,這個在大眾口水中有明顯『壞人』與『受害者』的紀念日,往往成為政治動員的好利器。

昨晚跟太座到永康街吃飯,逛到公園處時,發現本土團體口中『大魔頭』的蔣公銅像,被人拿噴漆塗上類似『屠夫』的字眼,確切用語已不重要,大概就是很會殺人者的意思,還順便還在屠夫臉上打個大叉叉,寫上勿忘二二八。

 

同時間,又在新聞上看到台獨團體,在中正紀念堂與全台各地的蔣公銅像前,蛋洗『緬懷領袖』。看來,選後喧騰一時的『放阿扁等同族群和解』、『太陽花讓台灣超越藍綠』等話術,幾個月後回顧,依然是天邊彩虹。

說實話,二二八的確切原因與傷亡,現在依然無法下定論,但能夠確認的一點是,這個悲慘的事件,已成為多個政治人物與市長人選,對外吸收選票的好文宣,酷似猶太人在好萊塢中對『受害者』三字,有著神聖不可侵犯的獨享權。

228-01 當然,過了同樣是70多載後,猶太人在全球可說是實質的統治階級,一手把持著歐美的新聞、娛樂、金融、政治等領域,甚至成了巴勒斯坦區,最大的劊子手。以色列的回教徒,從開國的9成人口,如今剩下2成不到,分佈在幾個破碎的小區域間。但好萊塢依然對大屠殺議題難以抗拒,宛如成為得獎保證。同時間放任西方媒體醜化回教徒不理。

如將聚焦拉高些,叫我的火星好友阿福北塔,看台灣的二二八事件,他會學到什麼?我想,這位名字酷似靈骨塔的火星小子應該會感嘆,台灣兩個真正的『外島人』在500年中,踩在原住民的屍堆上,畫著各自的角頭,嘴上卻霸佔本島的權狀不放。

如今,就在台灣島被漢人強佔的5個世紀過後,原住民人口剩下3%不到,比巴勒斯坦人還悲慘,卻連一個原住民的紀念日也沒有,整個歷史彷彿空白,能彌補僅有星光大道衛冕者寶座與職棒薪水供遮羞。他們的屠夫,默默的被政客的『受害者話語權』給偷渡到教課書外。

 

來自遠方的阿福北塔,深覺二二八在本島的唯一公約數,應該只剩放個連假到劍湖山與UNIQLO,稍加從慣老闆的魔爪中溜過。

除此之外,二二八只是個政治奢侈品,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延伸:

國軍納粹制服風暴

白玫瑰運動證明一個泰國人等於1/4個日本人

禁食抗爭等同道德核彈

寶島外勞政策:窮到只剩地板

從暴君到暴民(茉莉花革命與斷頭台)

梅鐸世界新聞啟示:眼見不見得為憑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