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219-01-Conrad-Seoul-Location  

上週大濕回到兒時發源地之一的韓國,重溫華僑生態的記憶。雖然腦中的片段是由釜山中小學時光所拼湊,但上週是為了幫四叔祝壽,只能在昔日的漢城,也就是今日的首爾短暫的停留5天,釜山則暫留下次造訪。

這次再度回到高麗國,是睽違20年後的契機。如今以嶄新的目光窺視這國度,發現原本吊亞洲四小龍車尾的戰亂地區,於19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後,頓時蛻變為可抗衡美國高科技產業的重鎮。

H_seoul_street  韓國是個十分愛面子的國家,也許靠的與日本較近,所以會讓人產生是否處身在東瀛國的感覺。但與台日相比,韓國街上的CCR比例少了許多。在首爾街道上,幾乎看不到穿拖鞋的行人,除了女性與少數穿著涼鞋的男生以外,幾乎清一色會將整個腳包起來。

這點在台灣剛好相反,也許是氣候使然,穿著輕便彷彿是台灣人的特色,人人一雙夾腳拖的景象再熟悉不過。但在韓國,穿著過於輕便會被認為是不尊重別人。不知何種文化較為先進?但一眼望去,韓國民眾給人的感覺就是比較乾淨、俐落、潮。

30年前相比,感覺高麗棒子們文明許多。還記得之前住在釜山的時候,晚間可常看見喝的酩酊大醉的大叔們,在路邊攤旁扭打成一片。公車上也不時有人兜售產品,如果只看不買,也會招致兇惡的眼神伺候。

但上週再度觀察新一代的韓國民眾後,發現喝酒鬧事的陋習幾乎已成絕響。換來的是韓國人注重禮儀的文化。就算是路上不認識的人,只要稍稍打個招呼,對方一定是先行個禮,然後以尊敬語句回應,著實讓人感覺受尊重。

但有趣的是,一旦對方發覺你不是韓國人,對應的方式也會卸防。傳遞東西時不再以雙手交換,而是採西式的隨意風。也許韓國人的禮貌舉措,也是種文明的壓抑。

首爾市的大樓比台北林立許多,看起來也較為先進、具規模,地下鐵系統也更為密集。但就因為歷史比台北捷運久遠,看起來比較老舊。牆壁是用瓷片堆砌而成,很像公廁款式,地板則看似上了年紀,還有口香糖的痕跡。

Seoul-Subway-L2-2比較有趣的是,車票販賣機可用中文做交易。事實上,整個首爾市彷彿就像個小中國城般,尤其在明洞的飾品街上,幾乎所有店家的銷售員,均會以日文、中文、與韓文輪番上陣向客人打招呼,最後以中文作為再度確認的溝通工具;畢竟,來自對岸的陸客,幾乎包辦整條街的外國觀光客比例。

我好像沒聽聞當地人有嫌過陸客不文明,不確定為什麼,似乎亂便溺的行為,只會在香港與飛機上發生,台灣則是聽聞發生然後跟著起舞。不要誤會,許多陸客在韓國也是挺不『文明』的,會在機場大小聲,於7-11內抱怨刷卡為何不簽名。但始終不會當作一個有賣點的IPO炒作。這點在其他國家好像也是如此。

至於我久而不見的四叔,還是沒改老樣子。一個山東大老粗樣,見到大濕劈頭就要我回釜山跟祖父母上香。我之前有介紹過四叔,他是個十分傳統的韓國華僑,字懂的不多,但就是非常愛國。

這些唸著國民黨過期教科書的老華僑們,不管台灣的政黨已輪替多少次,都深信總統有一天能夠帶領孤軍反攻大陸。過半的華僑持有中華民國護照,四叔住家的牆壁上,除掛著一幅自己也看不懂的《孫子兵法》外,另一幅則是國父遺像與大中國地圖。

但這些卡在兩國邊界的老華僑,對兩邊的社會都難以完全融入。四叔來到台灣除了抱怨天氣炎熱潮濕外,也覺得自己的飲食、口音、教育、生活習慣與台灣南轅北轍。就算持有台灣護照,平均每次來台也待不過一個月。


IMAG1697[2]

(左圖:老媽與正拖著20公斤芝麻上南大門叫賣的山東大漢)

至於韓國,沒當地的身份證,健保、勞保、房貸、選舉制度,也是只看得到、吃不到的大餅。整天透過電視新聞得知目前『暫居』70年的大韓民國輪廓。已超越退休年齡10載的他,每日早上還要挪動逾百公斤的身軀,推個20公斤的拖車,赴南大門市場兜售由大陸與台灣展轉運來的跑單幫貨品。

也許這就是韓國華僑的宿命,寄居蟹的習性,讓大師家族遍及太平洋兩岸6國,又始終與當地文化格格不入。但凡是作個移動『客家』人的好處是,第三者的眼光始終客觀、抽離。

每當本土居民陷入一片混亂時,華僑始終冷眼旁觀;畢竟旁觀者清,不給我健保的好處是,我學會凡是靠自己。你的民族神話與魔術,就留著自己慢慢用吧!

延伸:

來自首爾的山東大漢--

台灣終於輸的快樂了!!南韓自殺率奪冠

東西教育大不同--生活面

鬼月漫談

哥哥江南Style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