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well_1984      

『誰要能掌控歷史,就能掌握未來;誰要掌控未來、就能稱霸歷史。』這是大濕的思想神父歐威爾所說的話。之所以要提他老人家,是對應最近教育部將更改高中教科書課綱的話題。很有趣,幾乎每到一段時間,台灣的歷史課本就要更改一次。剛好也刻劃出目前本島尷尬的國際地位。

還記得在台灣讀歷史約莫是20年前的事了,當時是國中,課本裡面教的,當然是『作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再往前推個5年就讀的韓國華僑小學,那裡的大中國教育也是不遑多讓。當地的教科書,是拿台灣過期的二手書來用,內容當然還是『當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這還不打緊,因為韓國華僑,多半是死忠的國民黨員,所以一旦課文中提到『蔣公』與『國父』時,學生就要跟電擊一樣,立即立正。我不是開玩笑,之前剛到釜山的華僑小學,就因為一次錯過蔣公的電擊,下課被全班圍毆,老師則在旁監看。

所以在老高麗那,老國民黨的教條,就是金科玉律。就算不是,也絕不會像台灣那樣風靡『本土化教學』,因為一旦真要本土化,可能當地的人要說『愛山東』了。

IMAG0030[1]  

至少遙遠的蓬萊對韓僑來說,不是蓬萊仙島的台灣,而是山東蓬萊市。所以在我尚未赴美念高中時,所灌輸的身份觀念,全都是要作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直到12年前回台後,『中國人』這三個字,幾乎變成是「髒話」,很多時候在臉書時,不難發現有人會用國罵,但就是不能將『我』與『中國人』這三字劃在一起。所以一旦使用,就跟所有髒話一樣,要用修飾詞帶過,比方說『華人』、『華語』、『漢字』、『漢族』、『東方人』、『亞洲人』,去取代所有與中國文化有關的字眼。

但『中國人』這三字,到底意味著什麼?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害怕它?變成哈利波特中的『佛地摩』,沒人敢喊他的名字。有些人憎恨這三字,是因為一旦提到中國人,就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綁在一起,中國人就失去了文化與歷史的意義,完全與國籍及政治掛勾在一起。但真是如此嗎?是,但僅對一半。

images所謂的中國人,有一半是政治,另一半則是歷史。但在台灣施行『本土化』後,政治操盤手,故意將此字改成完全以政治意含作解釋,好像『1984』小說中的新語(Newspeak)一樣,統治階級為了箝制思想,必須從字面下手,因此『中國』兩字,被剝奪了文化意含,好像基改食品一樣,抽取其中的養分,最後剩餘的,僅剩政治空殼子。

但同樣的,原本中國一字,並非源自華夏文化的特有用語。是一直到孫中山創立中華民國後,因應西方特有的『國家』概念而生的。以前的中華文化,有談到漢、唐、中土、華夏、關中等用語,但沒有『國家』這個概念,因此『中國』兩字,是個新產物,所以不沿用『中國』、或是『中國人』兩詞,也有其道理。

所以國民黨執意採用『中國大陸』來形容對岸,或是民進黨死拉『中國』不放,都有其歷史淵源與道理,但就不是完整的道理。採用中國大陸是呼應兩岸都是孫中山在趕走清朝滿人後,統一贊同的民族、文化、以及政治實體。只是最後在1949年後,不成材的蔣介石失去了比較大的那一塊,所以對岸就成了『中國的大陸』。

而台灣則是中華民國的暫時統治區,所以在二戰後,幾乎所有的盟國都稱台灣為『自由中國』(Free China),而老共則為『紅色中國』(Red China);因此,沿用『中國大陸』並不是錯誤的選擇。

600_103但問題來了,台灣與大陸分割了60多年之久,在日據時代前重疊的時間又短,以致雖然與對岸同文、同種,剛剛也過完同一個農曆年,也同樣用筷子吃白米飯,但就是感覺差別甚巨,甚至大過與美、日、歐等文化的認同。

所以到最後,無法用文化共識解決的問題,只好回歸『國家干預』,用政府權力來撥亂反正。對岸從大陸改成中國、再回歸至中國大陸;日據時代從日本統治、改為日本殖民統治;慰安婦則前面要加個『被迫』。這些議題到最後,恐怕都很難有最終的定論。

為何會這樣?其實所謂的歷史,只不過是國際現況的縮影,兩岸之所以會分治,與戰後美國的態度有關鍵影響。如果當初不是馬歇爾看衰國民黨,執意抽出援華計畫,蔣介石是否會失去大陸還是有得討論。若不是麥克阿瑟那艘第7艦隊,台灣是否已是『紅色中國』亦耐人尋味。

這就來到目前的台灣國際現況了,來看看這個新聞:

 

春節進帳上億紫南宮如世界銀行

南投紫南宮在六天春節假期中,香油錢及還願發財金共進帳上億元,有人「添油香」出手就是卅萬元;捐獻箱中有各國外幣,成了世界銀行,台灣人的傳統信仰,連外國人也瘋狂。主委莊秋安說,這些外幣整理後,會將可以存的如人民幣、美金存進銀行,其他外幣就蒐集起來,日後捐給國際慈善團體。

IMAG0031[1]

也許紫南宮的香油錢,可當作衡量誰影響台灣的大麥克指數。除了新台幣外,這廟中最大的兩種貨幣,就是美元與人民幣,也是唯一廟方願意兌換的貨幣,其他則全數捐出,因為『沒啥路用』。這也是控制台灣總體經濟、政治、文化、以及外交的兩個樞紐。

所以教科書內的定義,必須跟著兩方勢力拉扯而更改。一下老共是匪徒,一下又是合作夥伴;一下不能掛五星旗,一下又歡迎人民幣到訪。我們通常以為自己是個獨立自主的國家,但往往真相是,本島的自主性,恐要比想像中還要虛無飄渺。

 

如果不是多元避稅,我贊成多元家庭

台灣社會三大戲:炒民主、拼經濟、假掰國際觀!

黃色小鴨入侵!!為何不是孫悟空?

金改、洪仲丘、服貿有啥共點?中美新型大國關係

ㄈㄈ尺

林來瘋

不丹的快樂不如丹麥的智慧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