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p.jpg

不要以為你可以為愛帶路,因為,愛若覺得你夠資格,它自會為你帶路。你們要站在一起,但不要靠的太近;因為廊柱分力才能撐起神殿。-《先知》

初步曲:論愛情-阿潔與我


紀伯倫在《先知》中,用他沾滿醉意的詩篇,預言著歸鄉的船隻到來,迷失的靈魂們,隨著內在的神性呼喚,搭上這艘汪洋中的大船,將我們載往一度渴望歸去的故鄉。船隻上坐滿一同伴行的旅客們,旅客中有家人,老師、朋友,愛人,每個人都呼喚著彼此內心的大海,驅策著航向心中的故鄉。

阿潔與我的蜜月期,在第2個月進入權力的爭奪賽。我倆常在爭奪著彼此時間的掌控權,慢慢的淡忘了在淡水初適的時光。認知中,愛就是不斷的激情,與不斷的美好。所謂的愛是出自我個人所編撰出的符號與象徵。我執著於阿潔的高學歷與可愛外表,愛與阿潔在一起時,消失的孤獨感。我愛的是,可以抓住某種東西,忘記寂寞。愛對我來說,就是「我很優越,我不寂寞」

每當與阿潔有爭執時,就試著用自己的理性架構去說服對方,壓過對方。在內心深處,總是要保護自己不可喪失的權益。在每一次爭吵過後,總要讀些男女相處之道的書籍,在腦中建構一幅對與錯的思想藍圖,當內容可以對應我既有的歧見時,就會特別記下來;有相逕違處,我馬上嗤之以鼻,好像心中早已有一套是非版本刊載在那,書籍僅是藉口罷了。

artwork012.jpg

發覺我所認知的愛是一種擁有、一種執著、甚至是一種比較。我喜歡在每一次的溝通後,逼阿潔同意我的觀點。深惡她在一個觀點的分歧上顯露不悅。我認為對方的不悅既是非理性的行為,深信舉的範例越多、說越多的死人哲學,就越代表是對的。知識已形成了隔絕了與阿潔的業障磚塊,而她的身上,滿是被死人磚塊丟擲到的瘀青;我的心,早已不在事件上了。

還記得某夜,與阿潔在中正紀念堂爭執誰比誰愛的多,但諷刺的是,成敗點卻是誰比對方愛的少,就可任自己擺佈;那夜,同樣映著對面大門的光點,淡水的記憶卻蕩然無存,心中只剩下征服對方的焦慮與惶恐。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兩個相愛的人,怎麼會因為時空的不同判若兩人。所言之愛又為何週期那麼的短,痛苦、猜忌、質疑、征服、是非卻是那麼的多。

紀伯倫在《先知》中如此的定義愛:


當愛召喚你時,追隨他,
雖然他的道路艱難又陡峭。


當他的雙翼擁抱你時,順從他,

雖然隱藏在他翅端的劍也許會刺傷你。


當他對你說話時,相信他,

雖然他的聲音可能會破碎你的夢,如同北風蹂躪了花園。


因為正如愛給你加冠,他也將你釘在十字架上。即使他會

呵護你的成長,他同樣會修剪你。


正如他昇上你的頂端,愛撫你在陽光中顫動的最幼嫩的細枝,

同樣他將降到你的根部,搖撼你緊抓著大地的根。


父母親所灌輸的愛,與8點檔所編織出愛的戲碼,彷彿是在教導一種將對方物化,可攜式、可操控式的框架。這愛時而充滿衝動,時而充滿猜忌,唯一不充滿的是一種「自足感」。有人說愛很簡單,也有人說愛很複雜,可是很少人會簡單明瞭的說「就是愛」。一堆人花時間定義愛,一堆人花金錢去買愛,可是我卻依然徘徊在恐懼中質疑愛。

gibran09.jpg

 在另一處,紀伯倫如此道著愛:


愛不給什麼,只給予它自己;他不取什麼,只取自它自己。
愛不佔有也不被佔有;

因為愛是自給於愛的。


當夜,我與阿潔在中正紀念堂爭執完畢後,一如往常,沒得到任何結論,兩人一同回家,好似在表面上,我們彼此折磨對方,可是宇宙仍督促著我倆航向前方。大船已出港,駛返遠方故鄉,心中悸動的不安,惟勇氣使我茁壯;到家的那一天,才知一路上有妳的伴航。最後,我再以紀氏之詩句結尾,期共勉之。

 

愛除了成全它自己,沒有別的欲望。

可是,如果你在愛的同時還有慾,讓這些作為你的慾吧;


去融化,像一條奔流的小溪,對著靜夜唱它的旋律。

去領略過多的溫柔所引起的痛苦。

去被自己對愛的了解所刺傷;並且自願而快樂地流血。

在黎明時懷著想飛的心情醒來,感謝有另外一天去愛;

在午后憩息時默思愛的狂喜;

在黃昏時懷著感恩的心回家;而後

在心中為自己所愛的人祈禱,並且吟唱一首讚美詩,然後


安穩沉睡。


論愛情-追尋與我(整合篇)



        KahlilGibran1.jpg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