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d_GroupThink2  

我常常有種直覺,一種聞到臭味,就會想丟掉雞蛋,而不會整顆吞下的直覺。這種能力其實不難鍛鍊,因為通常有個顯而易見的線索,環繞在臭雞蛋的周遭,這個現象就是幾乎毫無異議的『群眾效應』,讓一個議題,呈現一面倒的追風潮。我這次不是說核四,因為說膩了;我想說的就是最近從電視、報紙頭條、副刊、專欄、一直到社論的議題內容:吳寶春現象。

很多時候,報紙看久了,就會培養出一些看關鍵字的訣竅。比方說今天的新聞,這位小吳跟大家說,除了台灣本地的大學不讓他讀EMBA,而新加坡國立大學正在跟他招手外,遠在美國還有兩間『不具名』的大學,正對小吳獻殷情。然後再細看些,發覺這個新聞來源,竟然是『經紀人!』我其實很少看到一個麵包店老闆,需要僱用經紀人。我老爸開餐廳,他也沒有經紀人;經紀人的角色又是什麼?而且這位經紀人還會『私自』跟媒體透露消息。(後記:小吳的經紀人負責三立電台節目製作,於新加坡享有廣大人脈

37413

我怎知是私自透露。因為根據小吳最近對媒體放話,他很後悔對社會製造困擾,因為他不想要開『吳寶春條款』先例。於是一整天必須『閉關』,連馬總統來電也不接,因為這並非他的『本意』。既然是如此,那這位經紀人放風的行為,他當然不會批准,但………..你相信嗎?沒有當事人的OK,經紀人真有決策大權嗎?

一個新聞能夠見報,一定有它的程序。比方說之前的反核四運動,是柯導一系列『我是人、我反核』運動的醞釀,然後加上之後在309遊行當天落跑的陳藹玲、林志玲、以及小S等人的promote後,才慢慢見報、炒大。那小吳的新聞呢?是怎樣見報的?

 

           7779817-3029498  

這幾位在309時,誓死要防台灣擁核,但突然落跑的明星們,現在對人魚線比較有興趣了;也許他們感興趣的,一直是另外的東西

在今天下午發了一則詢問的臉書PO文後,一位網友告知這則新聞是來自《天下雜誌》中,之前因看不慣《中國時報》荒腔走板新聞倫理後,打算出走的何榮幸作品。但我想問的是,他又是怎麼知道吳寶春遭政大與中山的EMBA拒絕的?他又如何知道新加坡大學正在面試他的?有人偷偷放在他的抽屜嗎?還是天上掉下來的?

小吳目前正在準備考試,也代表說,他很有可能會在不久後,前往新加坡就讀,那為何那麼湊巧,小何即時在此時追到這則新聞?另外,新加坡大學又是如何知道小吳被台灣的大學拒絕?我只知道,星大最近在台灣很夯,彷彿做了一個免費廣告,但是.....是免費的嗎?(後記:原文中,有指出新加坡國大於天下雜誌刊登廣告

這些都是閱聽大眾,以及台灣媒體應該主動問的問題,也就是新聞專業的『Ask the right question!』朋友,您們有作到這些最基本的功課嗎?我的判斷是,這則新聞不是記者主動追擊的,而是被『餵食的。』

在新聞專業中,有個概念叫做『Cui Bono』,這是拉丁文,英文是『To whose benefit?』,也就是『誰受益了?』在國外的媒體中,每當負責任的記者對於一件看似撲朔迷離的案件,發覺難以解開謎底時,常常會問兩道程序性的問題,一道是『Cui Bono』;接下來就是『follow the money』,也就是緊追資金流向。

intro  

第一點,誰受益了。我想,原報導也許有點解答:

 

走進會場,主持面試的兩位新加坡國立大學(以下簡稱新國大)商學院教授,劈頭就問:「你的公司有什麼發展前景?」

 

吳寶春早有準備,這是他過去幾年,心中想了不知多少遍的問題:「我的高雄麵包店,去年營業額將近兩億台幣,未來發展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是六月將在台北開第二家分店,」停頓了一下,他很清楚,面試教授期待更大的願景,「第二階段,我將在新加坡、東京、上海拓展海外分店。

 

看到兩位主考官點了點頭,吳寶春猜想,在「企業主格局」這關,已經初步通過考驗,心情也稍微篤定一些。(來源:天下雜誌)

 

喔~~原來小吳在六月時,準備要開店喔。但這不是會耽誤到崇高的『求學』嗎?但在聽到很多前輩說,EMBA根本不是求學的地方,而是認識『人』、建立『關係』的社交場所後,我就釋懷了。那,這應該就不會耽擱小吳『追求學問』的目的了。

然後我又再想,只開台北店,新聞有必要鬧到總統府那麼大嗎。我再看下去,有點豁然開朗的感覺。原來在開完台北店後,還將準備在『新加坡、東京、上海』拓展海外分店。朋友,這時,您是否有點春夢初醒的感覺呢?能夠進入新加坡大學的EMBA,是否很合海外拓展的策略呢?在那邊可建立的關係,可不少呢!星大也做了一個免費廣告。雙贏!!後記:小吳還將於最近推出電影、通路商搭配產品配銷、產品代言、節目活動等等

  

         i2152995

 阿潔說小吳最近上報的相片,都好沙龍照喔,感覺像在準備一系列的宣傳

我們國內的新聞又是如何的follow這個案件?馬總統、教育部、高雄市長、台大、政大,又是如何追著這個新聞跑?這是純粹的教育問題嗎?台灣最迫切的教育疏失,是EMBA的錄取率嗎?EMBA是扎好學問馬步的地方嗎?各類大學或研究所不是比較適合?我認為,EMBA已經成為賣文憑的學店,這才是教育的問題。

也就是說,教育已經失去『傳道、授業、解惑』的功能了,而是服務『商業活動』的工具。這才是教育的腐敗、教育的墮落,而不是能否讓吳寶春進入EMBA,因為在我看來,學校是尋求真理的地方,是『fact-finding』的場所,而非僅為職業介紹所、更非『牽猴子中心』。

聽聽這位媒體操縱專家的觀點(可惜沒中文翻譯)受訪者是這本書的作者:被新聞出賣的世界:「相信我,我在說謊」,一個媒體操縱者的告白

但我們的學校,感學好像就是朝培養『訓練有素的狗』方向走;成功的教育國民,無法在許多直接、又大辣辣的媒體操作中,看不見最直白的真相。比方說在同一天的報紙內的這則這則這則這則、與這則新聞,這篇由飛利浦企業所好心提起的『關心睡眠』運動,在21日的工商日報中,還大辣辣的做了半個版面,呼吸終止症怎麼突然變得比賽普路斯倒債事件還重要了?我只知道呼吸輔助器是個極大的商機。

            12e51483d6fe1015  

連相片都懶的換,這個好像是戒菸宣傳照吧?我只能說,最近趙舜可能很缺錢

我怎知道的?因為我一度打鼾聲過大,被阿潔叫去醫院檢查;而結果因不過門檻的呼吸指標(之後證實根本誇大數據內容),被醫院強勢兜售這個產品過,一個至少要5萬元起跳(醫院則一直推銷我7萬元的)害我的保險費無端的大漲,所以我記憶非常深刻。或是這則房地產新聞

這些都是我們的從小到大所灌輸的資本化教育,把我們調教到無法辨識真相的問題。教育部內?有人care嗎?反壟斷集團們,工商屬於旺中集團喔,不是你們最痛恨的敵人嗎?怎麼都沒人作這些更有意義的新聞把關呢?卻只會上電視、拉布條、爭名氣

就算要讓優秀人才能夠進入學堂內,也不是像如今的『頭痛醫頭』式的補救法,而且這道補救法,充滿針對權貴與名人的客製化程序;況且,我認為這個新聞事件,根本與教育無關,而是媒體『出菜過程』的大哉問。

不知到最後,如果小吳事件,搞到像大S家族因要promote『俏江南』,而大搞結婚,大家會作何感想?而且小吳的例子還扯到國家整體的教育政策喔,這是何等神聖?豈能容忍商業的操作?如果社會發現被耍弄了,自己『知的權利』被出賣了,還會對教育問題那麼感興趣嗎?閱聽大眾,又失去了什麼?我們以後還會對諸如核四、TIFAECFA、軍購、SARS、都更、廢死等媒體所傳撥的重大議題當真嗎?

90115190615836

還記得前幾年,全球公認最有效的行銷手法,就是澳洲大堡礁的『管理職缺』。該國政府願意花半年300萬元的高薪,尋求『錢多、事少、環境優』的工作人員。世間真有那麼美好的工作?最後大家發現,這其實是澳洲觀光局的宣傳手法,世人皆讚嘆利用如此低成本,搞出高收益的效應。

但至少,那個行銷手法,沒有運用到國家機器、沒有佔據新聞版面、更沒有導致社會嘩然,且重點是:大家都知道這是『行銷噱頭』;那我們呢?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吳寶春之廉價教育作品

廣告與媒體

反核四與反壟斷,猜三字

台灣無媒體壟斷,只有思想沙漠

維基解密證實台灣是美國的一郡

為何都沒擁核的聲音?

核四與火把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