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ock_000005602420XSmall[1]  

離上次寫核四議題約莫又過了1週的時間,想大概更新一下最近的進展。說實話,我在這禮拜中、甚至從1次寫核四議題約莫兩年前)算來,立場並沒有多大的改變。我認為這也是多數台灣民眾的態度,也就是擁核人士與反核人士所支持的立場,很難因最近公佈的資訊,或是某篇文章,而立即的轉變看法。但我要承認,在這段時間補充了相關資料後,我確實在某些論點上有方向的轉移。

最大的轉移點就是在核四的建構過程吧。這個在『309反核遊行』口中所述的『拼裝車』發電機,一旦出庫行駛後,肯定會一一解體;因為核四製作過程雜亂無章、拼拼湊湊,且核四經過不同政黨蹂躪耽擱,20年來,經手的官員與廠商,早就不知去處。

且許多製造過程的經手廠商,因內容複雜、設計粗糙,紛紛不想付出多大的保證,而採切割後再切割的發包程序,如此品質的核四一旦下海出航,肯定會立即下沉。

但說實話,在聽到核四過程的低品質後,雖然一時讓我屏息片刻,多加思索核四的嚴重性,但在過了幾分鐘後,我依然認為核四還是有救的,此話怎說?這還要回到反核人士當初最擁戴的核電專家林宗堯的言論。

在其於公視的訪談中講到,核四的問題確實十分嚴重,但這些問題並非皆為不可逆轉的,如果我沒聽錯,林宗堯甚至比我還樂觀,他認為只要引入外國的獨立檢測專家,以及核13的台灣團隊監督,核四要商轉還是有望的。

但我常常懷疑,林先生如此的挺外國技術,是否猶如我之前所懷疑的老美勢力在後撐腰。這是否是個背後利益所操弄的勒索把戲?但我認為,核能發電人命關天,就姑且把這議題當真,先引進國外的專家吧。但在過程中,我們是否可要求國外團隊將核能技術轉移給我國的核能專家。讓台灣的核能科技可以對美國的戰略目的從此斷奶。

如果仔細檢視台灣的核電歷史,或是細觀整個美國盟友在二戰後的能源策略,會發現這些國家,包括韓國、菲律賓、日本、墨西哥、巴西等的能源政策,都是以美國規劃與操刀。而將這些國家的能源政策給吃的死死的。像之前的福島電廠,就是美國的奇異公司想輸出核能技術,逼迫日本興建的,並將其中的檢測大量省略,以求進度。

我想蔣經國在1980年在規劃核四時,就有想要斷美國核能之奶的打算,而希望將重責大任轉給台灣清大核工與台電來操刀。但畢竟核能的科技非同小可。就連日本的技術也無法比擬美國,所以核四想土法煉鋼的目的,就在這20多年中的停停建建,一路的拖延耽擱,以致慢慢解體。

而如今,核四要重新的檢測,我希望核能技術斷層的問題,能夠一併的考慮到。比方說是否要一味的請美國核能技術人員操刀。歐洲與亞洲其他國家的技術人員是否也可納入,甚至制定『教到好制度』,不要只是等老外幫我們檢測。並訓練出核能檢測的團隊出來。否則核四本來很好的『技術獨立』初衷,就會浪費在這次的危機中,因為任何危機都是最好的學習機會。

這就來到核四未來到底安不安全的問題。說實話,我是持『審慎樂觀』的態度。前幾天搜尋了一下,發現目前有30多個國家有核電廠。其中包括許多愛環保的北歐國家如芬蘭(佔32%電力)與瑞典(37%),所以支持清潔家園,核能還是首選之路。還有面積與我們相似的瑞士(39.5%)、比利時(51.7%)、亞美尼亞(45%),所以不見得國家小,就不適合核電。

 

也包括科技發展比台灣落後的國家,比方說保加利亞、墨西哥、羅馬尼亞、巴基斯坦、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和、克羅埃西亞、南非,也代表說,一國的科技技術,不見得要厲害到有NASA的地步,也能支撐核電。上述的國家,皆沒發生過重大核安事故。許多國家如巴基斯坦、印度、墨西哥、日本、大陸、美國西岸都有巨幅地震與海嘯的歷史,俄羅斯、墨西哥、大陸、美國還有隕石,但沒有阻擋這些國家擁有核電。

許多人拿核四有如拼裝車般的不牢靠當例子。這點也無法說服我,台北捷運以及高鐵在建構時,也是由不同國家的技術所拼裝成,也鬧過一代無法與另一代結合。比方說北捷是由歐系、日系與北美系所結合,高鐵也是這三大地區的複合體,如果外加其中細項工程的參與國家,與外勞施工的狀況,複雜的程度不見得亞於核四。

高鐵在營運之初時,一度被國民黨給鬧到說不敢坐,因為『恐要人命』、『不當白老鼠』;而當時的民進黨反而希望老K不要一味的看衰台灣,現在看來,物換星移的程度實讓人咋舌。現在高鐵除了幾次倒退嚕的囧況外,其他的營運狀態還稱正常,雖然最近有鬧地層下陷的問題,但並非不可逆的死巷。

701050154341767  

但反核人士是錯誤的嗎?我認為不是,而且是必要的手段。就是因為台灣有如此大幅度的反核運動,才會讓核四工程中的魔鬼給一一揪出。但我認為目前所處理的問題,不會是未來核四發生主要核安事故,而是核廢料的處理問題,以及其他較為輕微的核安防範。也就是反核勢力越大,政府監督工程也就越要細心,但我不認為核四會發生311等級的事故。

很多人可能會問,王大師,你不是主張經濟不要一味成長的嗎?為何要鼓勵核四續建呢?原因是我不認為核四的問題沒有轉圜的餘地;再者,世界要朝向清潔能源之路,目前最快、便捷、穩定的科技,就屬核能技術。其他再生能源不是運用過多的土地與資源,再不就是供電量不穩,或是技術上不成熟,一味的斷核電之奶,也會斷掉台灣未來培育核能人才之路,因為我深信,核能技術,並非只是發電而已。

另外,許多朋友指出台灣應該學德國的再生能源政策,他們認為以後的綠能產業會進步到大幅提昇產能,但我也認為,核能技術在未來也會進步到可解決目前核能的死穴,如輻射量與核廢料的處理。

我不認為同樣能夠突破綠能技術的頭腦,無法突破核廢料的存放;但目前的溫室效應確實非常急迫,火力發電既骯髒又昂貴,每年死於採礦的工人光大陸就約1500人,這還沒算石化工業對周遭所造成如酸雨與致癌物等立即影響;這點,問問麥寮的鄉親就知道了。

而且這還沒算火力發電所排放的廢氣會在大氣層內到處亂竄,最後導致的溫室效應,會讓全球幾百大城,與十幾個海洋小國給從此滅頂;所以在評估核四的可解救性、台灣核能技術培育性、以及氣候暖化的急迫性,我看不見核四有一定要停建的必要性。除非最後發現這個電廠的安全性已經無法轉圜,但我直覺的認為這是出自大眾的恐懼感使然。

核能技術的誕生,就像中古時期宗教發現性能量對人類的啟示。性對人類而言擁有很大的力量。所以教宗認為應該要禁止,最後搞出嚇死人的原始性教育。一堆古世紀的民眾對性知識不甚瞭解就開始撻伐、詛咒,甚至導致避孕知識差、非法墮胎、或是浸豬籠等野蠻行徑。

人類是如何走出的?是禁止性嗎?還是瞭解它?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核四與火把

 核能發電與肝功能(中時嚴選好文)

石油峰值危機之啟示- Martenson's Crash Course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