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on-industry  

之前寫了一篇評論慰問金的文章;順便一提台灣目前的經濟問題,其實不在軍公教,而是不公的產業利益分配狀況。我隨即在文章提到張忠謀在Christopher Sims這位諾貝爾講得主的大師論壇中,到處撒野、告洋狀;聲稱台灣的匯率比起競爭對手韓國來,高了30%。然後張老抱怨了一下,表示高了30%成本,如果是個企業CEO,早就會被Fire了,我們的央行行長有盡責嗎?

但囿於工作的關係,沒時間回覆,所以我想在這篇中抒發我的看法。我看到本人的臉書中,有許多網友有極端分歧的看法。我瞭解許多挺張杯杯的讀者,對於張老的為人十分推崇。這點我也毋庸置疑的按讚。畢竟,人家為了準時赴會,會搭台鐵趕高鐵。家財萬貫的台積電董事長,能夠做到這種一般富豪做不到的事,十足不簡單。而且,張老企業家的風範,也不像郭台銘那樣變態,逼自己員工小便要呈黃色,張忠謀則帶頭叫員工時間到就要下班。

13512271897535939003  

但上述的特質是基於張老身為企業家仁慈的一面,小弟我實在欽佩。但如果在一個納粹集中營,再仁慈的納粹軍官,他還是在助紂為孽。抱歉,我可能講得太極端了,太民粹了。明明一個台積電的優良事業,怎麼會成為納粹集中營呢?如此的類比,實有失比例原則,以及公允性。畢竟,TSMC養活了2萬多員工,且公司旗下的股東人數更是數倍,怎能說是集中營呢?

我想講的是一個基本觀點的錯誤,一旦走岔,則後面的條件子句就全盤錯下去。這個岔點,就是政府有必要要幫產業看管成本的謬論。注意喔,我是說有『必要』。當然,政府應該「協助」企業撙節成本;從利率、匯率、勞工法規、以及基礎建設,樣樣政府都有可施展的空間。

尤其是勞工的技術培訓,政府能做的就是制定好的教育體制,培養出一個有思考能力的人。這樣,一個國家才會富強,人民素質才有保障,而所謂的『競爭力』是副產品,是個跟隨一個有智慧社會因應而生的副作用。無論如何,政府沒有『必要』幫助產業,尤其在此作為,恐與社會利益違背時。

i2042491  

這跟一般產業的認知有差,我不相信一個人必須是個『有競爭力』的人,尤其是「企業競爭力」。如果你看人類歷史,我們有生存能力、有繁衍能力、有辨識能力、有合作能力、有溝通能力,但要符合「大量生產」的高「企業競爭力」,目前為史上頭一遭,人類從未那麼累的從事非必要的生產活動,本人認為工業革命算是罪魁禍首。

我們突然被教導要在勞動市場上,證明自己的「價值」,要一分鐘打50字、一小時包50個漢堡、一天處理1000通抱怨電話。對不起,根據美國開國元勳傑佛遜所言,人類的價值是「自證」的(self-evident),無須證明給老闆看。如我表舅所說:「難到為了要證明自己是男生,還要脫褲給人看嗎?」

aBXqT  

但不知為何,這個社會,動不動就叫我們證明自己的價值。量化的標準,又是一堆死板的經濟數字。教課書這樣寫、老師如此教、媒體依樣報、政客四處叫,突然間,所有的國民被教導要「共體時艱」、要「拼經濟」、要「愛國」、要…….「維持匯率弱勢」????這是哪門子的事啊?怎麼可以從共體時艱,突然與維持匯率弱勢化成等號。甚至,為何人民的福祉,要跟資本家的福祉也劃上等號。又為何要共體時艱?

關於匯率與消費者的博奕,我之前寫過,本文不再贅述。我只是很好奇,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機制,或是心態、甚至是教育,讓一般的百姓會有如此的認知。要將企業的利益與百姓掛勾。他們都是一樣的嗎?張忠謀在論壇中提到,台積電是上市公司,負責任的對象不是普羅大眾,而是股東。但張老忘記說,TSMC7成的股東是外資,這些幾乎都是法人、或是大型投資機構,我們要犧牲全民的購買力,去補貼這些人的獲利嗎?

再者,張老要台灣的央行與南韓比,但我們真要跟他們比嗎?你知道南韓的高自殺率嗎?知道他們的高財閥壟斷率嗎?高貧富不均水準嗎?高物價水平嗎?高債務比嗎?最近不是流行江南Style,裡面都在唱什麼?這些現象,很多都是韓國藉著大政府策略,幫助幾個大企業茁壯而造成的後遺症。一旦台灣也讓台幣急貶,大部分看這篇文章的讀者,都會受害;而不會受害的族群,根本對這些內容不感興趣。

1315206623-458941553  

更何況,台灣已經是個匯率操縱國,我們不是匯率自由的國家喔,台灣的匯率政策是區間浮動的;也就是說,央行其實已經在外匯市場上,看當期的出口資料,到處買賣美金,好讓出口企業能夠因優惠的匯率,而更加成長。

能夠讓那些科技企業搭配前幾年才通過,又讓營所稅降至17%的『產業創新條例』。這個低稅率水準,幾乎跟新加坡與香港這兩個沒偏遠地區、以及軍隊的城市國家一樣低。而基準利率也來到戰後最低水位,還好我們沒有健全又有高流動性的國債市場,不然我們也會學老美、小日本搞個無限量QE的量化寬鬆,成天舉債印鈔票。

5545498-2318870 cg1  

這些所謂對經濟『好』的措施,如果細看對小老百姓都是禍害。低稅率導致高負債比(看歐豬)、低匯率導致高進口價(看阿根廷)、低利率導致大泡沫(看金融海嘯),甚至高GDP也會導致分配不均(看柯林頓與台灣錢淹腳目時期)。但我們在電視上、報紙上、以及課堂上,通常不是這樣教,大學教科書甚至是同一批企業所寫得。

現在連我尊敬的張忠謀,都要趁諾貝爾獎得主來時告洋狀,但他也不做一下功課,Sims與另一位得主Sargent,這對大小S我去年就寫過了,是理性預測學派,主張小政府政策,怎麼會為你的低匯率政策背書,唉!!

7458335-2925263  

我們其實都活在一個大假象內,一個大泡泡中。真實世界的運作模式,根本並非我們想像的。我們看到的富比士雜誌對有錢人排名的財富,僅是冰山一角,一個可以見光的部份。但真正財富不會讓你看到的。你知道瑞士銀行內到底有多少錢嗎?根據預估,約莫32兆美元,甚至有些預估的數字為50兆美元。

而全球實體經濟頂多60兆,代表有錢人的「黑錢」,就幾乎是全球人民用血汗的工作產出一樣多。如此的財富差距,就是靠著現今的經濟學理論,五鬼搬運式的將財富往資產階級挪。這些包括銀行的部份準備金制度、利差技倆、衍生性金融產品;奢侈品、智慧型手機的高毛利率;以及現代廣告噱頭,製造假性需求。

2003-11-03-swiss-bank-account-200226  

對不起,要闡述我的看法,也為了要引起你的注意,我的筆觸有點民粹,但不失要領。我很悲觀的要說,我們其實都是生活在一個,自己需要掏腰包付錢的『高價監獄』中;而付錢的方式,其中一項就是補貼台積電的匯差成本。如此看來,你還能接受嗎?

 

P.S. 以下為當日諾貝爾大師論壇中,某高姓員工嗆張忠謀摘要,小弟剛好在場,紀錄會中漏網之魚:


那位嗆張忠謀的高姓先生,自稱是前台積電員工,目前是「無業遊民」,他是在張忠謀向Sims抱怨台灣政府往往對匯率的調控,不像南韓那樣積極的時後,突然鼓掌,然後受到注意。

起初Sims在聽到張忠謀抱怨匯率的時候,隨即反駁張忠謀的看法,認為要看總體物價水平才能判斷,政府不應該支援『某些產業』而已,最後氣氛僵硬,張忠謀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就讓剛剛那位嗆他的員工說話。

最後高姓員工越嗆越大聲,直接指台積電在台灣坐享比英特爾還要低3倍的稅率後,現在居然有膽敢在抱怨政府的匯率太高;這時,張忠謀在聽到高姓員工的評論後,突然不悅的喊:『It’s not true! It’s not True』

這位員工隨即逼問那到底各是幾啪,張答到TSMC是13%,Intel則為20多;這位員工就說:『那不是還是很多?』Sims好像也有點頭。此時開始可以聽到大會內傳出笑聲。

高姓員工隨即表示:『政府的功能是確保全民的福祉,台積電享有比英特爾少2倍的稅率,還要叫老百姓犧牲自己福祉,購買高價進口、原物料、油電產品,去補貼些大出口企業,這不符合公平正義?』

這時候幾乎全場都在拍手,張忠謀也倍感尷尬,他直說:『最近很多人,都一直對大企業扣大帽子,且社會氛圍興起要對社會整體做出貢獻,但企業要為股東負責。』

Sims於是說道:『要接著這些人後面評論很困難,他認為這是台灣的『家庭糾紛』,所以不應該多說。』但Sims覺得一個經濟學者,還是要以穩定物價穩定為己任。

會後,一堆記者圍在那位高姓前員工旁問話,只聽到他大喊:「張忠謀應該多學學GE的Jack Welch,應該及早選好接班人,因為他越來越糊塗了。」但我看今天報紙,也沒有記者報到這部份。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區區200億軍公教慰問金算啥;要抓,就抓大一點!

錢、謊言、金本位

誰偷了你的人生?

到底誰在統治我們國家?

與其吵基本工資,不如玩大一點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