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8246216_bac6f20635.jpg  

相較於克里希那穆提,奧修(OSHO)就顯得有趣許多,他猶如靈修界的拉斯維加斯,你在奧修的靈修體系中,實在很難被他所研發的上百種靜修法門中搞厭煩。從密宗譚崔Tantra)、印度拙火瑜伽(Kundalini Yoga)、禪宗靜坐、另類笑禪、深層軟組織羅夫(Rolfing)、一直到心理諮商,樣樣都有,接觸奧修彷彿進入一個靈修大雜燴,或是『宗教吃到飽』餐廳。

有機會到印度Pune的奧修靈修園區的人,都對內部彷彿人間天堂的生態大感驚嘆,如果克里希那穆提是靈修的甘地、那奧修絕對是宗教的川普,他上百支的勞力士、以及90多台的勞斯萊斯,皆令人目結舌。信徒為了能夠讓他開右邊駕駛的名車,甚至將路上的車道改過。據奧修自己表示,他之所以要有那麼多的奢侈品是為了要開個玩笑,因為沒有這些勞力士,富人是不會來的,而財富本來就是靈修的必要條件。

001.jpg fleet.jpg osho.driveby.jpg  

這也跟傳統的宗教有所差異,舉凡耶穌、佛陀、甘地、特瑞沙修女等宗教領袖,皆對財富有很深的苛責、甚至鄙視的心態。耶穌甚至認為一個富人能進天堂的可能性,比一隻駱駝穿過針眼還困難;當然,耶穌本人是否有說過這句話,我們不得而知,但他的廣大弟子卻深信不以。甘地簡陋的只穿一條紗布裹住重要部位。特瑞沙修女則在加爾各答宣言貧窮的美德。

但奧修不吃這套,他認為要進入天堂,就是要在地球時先見到蹤影,否則你無法在任何的經典、聖地、教會、或是廟宇見到伊甸園。他舉出一個很有趣的比喻,就是『左巴佛陀』(Zorba the Buddha)。左巴是希臘作家KAZANTZAKIS, NIKOS之作Zorba the Greek內的主人翁。這本書的內容描述一位生活中僅有酒肉與女色的浪漫之徒,過著猶如義大利般的飲食與肌膚之親生活,生命中充滿愉悅與音樂。

osho-u-r-masterpiece1gb.jpg

但奧修認為僅有左巴還不夠,他在享盡花花世界中一切的感官之旅後,還要有一個靜心的品質,因為雖然左巴的生命很豐富,但過於膚淺;雖然激情,但過於短暫;雖然燦爛,但過於糜爛;所以必須要有佛陀高意識的靜心品質輔佐才恰。他必須要是左巴酒色財氣後的一絲清醒意識;他必須在三摩地的帆布上,漆上唐璜式的色彩才當。如此,天才能與地結合;第一輪的大地能量,才能通向第七輪的千葉花瓣。

所以在奧修的園區中,不難見到所謂的『性靈修』,這也是奧修最令人詬病之處,他遭批評者貼上『免費性愛大師』(free sex guru)的標籤,但從未為此辯護,甚至打趣的道,性愛原本應該就是『自由』(與免費free的英文同意),就是因為人活在壓抑、虛假、假道學的社會中,性愛才會附上價格,甚至遭到鄙視。

這點奧修認為要歸功於神父的德政,因為沒有教會對禁慾的膜拜,花花公子雜誌就不會大賣,從某種程度而言,神父與皮條客有個牢可不言的約定,這兩位其實是密友,因為只有神父限制性愛,皮條客才有錢可以賺,花花公子的書才能夠有價值,想像看一旦性愛被社會允許,誰還要去紅燈區買醉,又有誰要去光顧閣樓?

此外,奧修可以說時史上最飽讀詩書的大師,共十萬多冊。古時候的大師們囿於空間與時間的限制,所以只能對自家宗教體系的經典探索,中國的佛教徒頂多修個儒、道作為輔助。中古時期的天主教徒除了新舊約外,實難閱讀其他經典,或是古希臘哲學,甚至連自家的神秘教派(Mysticism)也鮮少著墨,使得十字若望(St. John of Cross)與大德蘭修女(Saint. Terresa)等天主教最重要的大師級人物的著作乏人問津。

但奧修基於身在現代的社會,左右逢源,古可讀經,今可閱書;東西文化一把抓,科學人文皆浸淫,所以才能研發適用現在人,以及各個文化的靈性追求者的口味。也就是如此,奧修的樂園中幾乎什麼人種都有,所有的經典、法門、途徑皆納入其中,連塔羅牌也可在奧修的網站上找到,奧修甚至是中國呂洞賓『金色花的奧秘』專家。

在其一生最愛的書叢中,除老莊、列子、孔子等死人著作外,他唯一提到的中國作者,也是本師最愛的作者就是─林語堂。共兩本書列入最愛;《生活的藝術》與《吾國吾民》。兩本大師都看破書皮。奧修認為林語堂是個一流的作家,但其基督徒的身份卻徹頭徹尾的腐爛了他。所以林語堂頂多算半個中國人的靈魂,另外一半則被聖經貶價了。

osho reading 01.jpg

克里希那穆提糟糕的演說技巧相比,奧修高明許多。他的開示語尾常常會夾雜如毛筆提勾般的尾音,聽起來架式十足,且充滿韻律。在每個段落中,奧修常引用幾則黃色話點綴,藉以襯托前述演講的內容,也每每能夠做到畫龍點睛之效。

奧修說聽他的演講不能專注在字面意義上,而應該將他的演講當成一個靜心來體驗,他的每個字都是通往深層寧靜的旋律。每句話,都藏有宇宙的波動。所以聽著聽著,也很容易沉入一種很深的安靜中,甚至心智表面的漣漪,也會隨時間的經過而平撫,這就是奧修厲害的地方。 

當然,越厲害的大師,所要注意的地方就越多。我認為奧修毫無疑問的是20世紀最偉大的悟道大師之一,這點連達賴喇嘛也公開贊同過。但就因他的天才特質,也使奧修有著自認與眾不同的價值觀。

他自詡不需要與平常人有共同的遊戲規則,所以才會爆出為了在美國奧瑞岡州建構靈修園區,暗地裡派他的大弟子Sheela將州內小鎮的遊民一卡車一卡車的載入園區餵食,然後在藉他們的身份在鎮內投票,藉以影響地方政府的劃區決定。

最後在使用幾次投票奸計後,發覺此計無法永續,就在一次的選舉活動中,於鎮內的餐廳內下毒,藉以影響當天的投票結果。當然,事後奧修矢口否認所有的參與,全由大弟子Sheela背上法律責任。最後,奧瑞岡的修道院無法如期完成,奧修遂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一堆傾家當產想要追尋奧修的信徒們,傻呼呼的站在原地,眼睜睜見師父袖而去,不帶走一片雲彩。

這就是凡是想皈依大師的後果。靈性導師的崇拜,有如進入一場戀愛般,一開始一定會進入浪漫期,靈性追尋者會『愛』上導師,與其進入更深層的師徒關係。這也是一條必經之路,但就像一切的戀愛,走過浪漫之後,就會回歸到平淡的生活中。

也就是在這時,追尋者會發現上師的一堆人性處,而『大失』所望,這也是盲從一堆『大師』的結果,因為真正的大師就在每個人心中,只是我們喜歡將其投射到外界,所以奧修就說過:『崇拜一切的大師,總有一天他會背叛你的。』

話又說回,難道我們不需大師嗎?

 

相關文章: 

克里希那穆提與靈性革命

論林語堂

坎伯與英雄之旅論莊子

論尼采-1(中時嚴選好文)

龍樹菩薩與大乘佛法釋義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