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346-occupy-wall-street-e1316991115773.jpg

我受不了啦!!憋了幾天沒寫,今天終於讓我逮到機會,從公司回家搶回我的言論發表權,而我想評論的議題,當然就是可能撼動全球金融體系的『佔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運動。

常來大師論壇的觀眾們,應該很熟悉我反骨的左派論述。我雖然偶而會批判革命運動的方式,像這篇談論中東的茉莉花革命,以及這篇稍微批判左派始主馬克思的文章,可是總體而言,我還是認為目前的全球經濟環境並非可永續,而且已朝往錯誤的方向很久的時間了。

何謂『佔領華爾街』?我想,目前在紐約證交所的示威群眾也許也很茫然,但是大家卻又會異口同聲的喊上一些沒有排練過的口號。在926時,《資本愛情故事》導演麥克摩爾(Michael Moore)出席紐約的示威活動,他以現場群眾層層的傳聲,當作麥克風。他表示:『美國約有400位極富階級人士,擁有逾半數財富。』

說實話,我認為這數據有點誇大,如果沒記錯的話,應該是1%的極富階層,擁有快半數的總財富,因此以美國3億人口而言,應該遠遠超過400位才對。這在許多摩爾的精彩電影中偶有發生,但我認為是個瑕不掩瑜的小失誤。

但我比較憂心的是這些示威群眾,因多數為年輕人,涉世未深,常常因為享受失序感覺,或反正也沒工作,僅會到場跟鸚鵡般複誦別人喊的話,而缺乏自己主見,使活動失焦。

那何為此項運動的正當性呢?就是這個: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首席經濟師Simon Johnson指出,介於19731985年,美國銀行的企業利潤,從未佔國內企業總利潤的16%;然而到2000年代中期時,此數據狂飆至41%。佔美國總企業利潤幾乎一半。

還有這個:美國金融業的薪資水準介於19481982年時,為全國的99%~108%,而2007年時卻飆升至181%的全國薪資水準。

這個也不錯:與2009年相比,2010年美國家庭平均收入下滑2.3%,來到49,445美元。經通膨調整後的2010年美國家庭收入,比1999年的峰值下滑7.1%2010 年美國家庭收入的平均值,為自1997年以來首次不及5萬美元。

又或許是這個:2010年貧窮率為15.1%,高於200914.3%的水準,也高於2007年經濟衰退影響之前的12.5%。從1998年起,美國家庭年收入後20%的平均所得,每年減少1,0001,500美元,同期前10%的家庭則每年增加 3,600美元,前5%的年增幅更達4,200美元。

還是這個:2012年美國總統大選,每位候選人的競選費用約為10億美元,也就是20億;申請失業補貼人數則為408千人,代表不要選舉,每位失業補助者可以當場拿500美元現金。

不管怎樣,永遠比不上這個:美失業率為9.1%,媲美1929年的大蕭條水準;經濟成長為1.3%,媲美辛巴威水準。但500大企業現金持有量,夠平衡天文數字的美債增幅。

我還可以舉更多,我之前的文章到處是數據,這個講由來這個談電影這個說政府這個批政策這個話人性而這又扯回台灣不管是那個數據,皆顯示一點,就是美式的資本主義,外加經濟全球化後,99%的老百姓皆越活越苦,僅有1%覺得還不錯,可以賺更多些。這點日本趨勢大師大錢研一亦同意我,他甚至出了一本M型化社會的書。

暢銷書作者宋鴻兵在其《貨幣戰爭》中甚至指出,綜觀歐美的歷史,金融鉅子控制著整個西方的戰爭與經濟政策,致使這些先進國家在表面上擁有民主制度幻覺,可是實際上金權政治充斥其中。其中包括拿破崙戰爭、維也納體系、南北戰爭、林肯遇刺等等,皆是猶太人的金融勢力在後操控著。

money war.jpg  

『佔領華爾街』運動一度在剛開始時,未受到主流媒體的報導,很大原因應該可歸咎到媒體集團被後的利益衝突吧,華爾街日報與道瓊資訊服務是福斯集團梅鐸的禁臠紐約時報與企業高層與政府關係融洽、CNN受控於時代華納集團,這些大企業團,都是目前示威群眾想要革命的對象,他們的角色也頗為尷尬。

目前參與遊行的群眾,在政治傾向上較偏左派的民主黨,所以有人稱他們為『左派的茶黨』,可是不要忘記,歐巴馬在2008年的選戰時,其政治獻金大戶,多得是華爾街的銀行呢!

也許是因為這原因,歐巴馬才會在2009年時,這麼阿沙力的通過『問題資產援助方案』(TARP)來紓困這些幾乎搞垮全球經濟的壞蛋,拿的可是目前站在廣場上示威群眾的錢。夠賤吧!!所以馬克吐溫才會說:『政策制定就像灌香腸一樣,見到的過程越少,你的胃口會更佳!』

Regifting-TARP.jpg  

那這些金融大鱷們拿到錢之後呢?多數石沉大海,不知去向,很多被拿來發年終,些許製成『黃金降落傘』,有些又被拿來投資商品市場,像原油期貨啦、黃金市場啦、小麥啦、玉米啦、或是垃圾債券,而這些華爾街的貪婪遊戲到底何時會終止?套一句電影─《華爾街續集》其中金融大鱷與男主角的對話:


男主角:『我發現在市場上,每個人都有個價位可以唆使他收手不幹,我想問你的價位是多少?』


大鱷:『我的價位是…….更多(More…..)』


Wall Street 2  Money Never Sleeps - 2 Wallpaper.jpg  

也就是有這個『更多』,我們也會期望市場將有更多,且更大的泡沫,而社會動盪也將會更多,且更大。這是一個不可能贏的遊戲,因為欲望是無底洞,欲望的達成,也將意味著另一輪的開始。

而最可悲的是,這些大鱷不會輸掉老本,因為有納稅人擔保,他們又有何憂慮呢?而整個地球資源就是大鱷們的賭注,下次如果再聽到非洲因為玉米價格飆漲而鬧飢荒,而麥當勞每晚都要倒掉幾噸沒售出的薯條,不要太驚訝,因為在高盛某樓層的長廊上,有個穿吊帶的銀行家正在喊著:『More~~~

 

延伸閱讀:

革命吧!

大美帝國

從暴君到暴民(茉莉花革命與斷頭台)

論馬克思(第一次搞革命就上手)

從金融風暴反觀資本主義的迷思

《資本愛情故事》觀後感 (Capitalism: A Love Story)

英國為何暴動? 都是標準普爾與美國公債惹的禍!?

梅鐸世界新聞啟示: 眼見不見得為憑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