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yp_cartoon_murdoch_1984.jpg  

西方的右翼媒體大亨梅鐸(Rupert Murdoch)於英國的小報事業,在上個星期遭法院起訴。梅鐸的媒體王國『新聞集團』(News Corporation)旗下的英國八卦小報『世界新聞』因涉及竊聽醜聞,宣佈7 停刊。這新聞透露出所謂西方民主與資本世界什麼樣的訊息?在閱讀許多國內的報導後,我發現內容多僅指出『世界新聞』高層的不法勾當,但對於整個西方媒體的運作,以及其深層意義還是沒搔到癢處。

首先,還是回到本案的始點,英國法院最近對世界新聞的前總編輯,亦是英國首相卡邁隆的前發言人,庫爾森(Andy Coulson)因涉入竊聽醜聞被捕。卡麥隆8日宣布將成立公共調查小組徹查整件醜聞,並檢討英國報業的文化與規範。

rebekah-brooks-chief-executive-of-news-international-and-rupert-murdoch-news-corp-chief-executive-attend-the-cheltenham-festival-in-march-2010-pic-reu-73243084.jpg

另外,與梅鐸情同父女的執行長布魯克斯(Rebekah Brooks)亦辭職。這位布魯克斯曾任世界新聞報總編輯,之前在2003年的聽證會時,她坦承這家英國八卦小報曾經收買過警察,並有系統的竊取包括王室成員、前首相布朗、倫敦市長強森、明星休葛蘭等多達3,000人,幾乎無所不竊聽。然而,這個新聞事件能探討的僅為簡單的竊聽事件嗎?

誰是梅鐸?為何他在每日平面報紙一旦出刊,就要賠錢的電子時代裡,執意讓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繼續開印。還記得電影大國民(Citizen Kane)中,媒體大亨凱恩曾說過:『我要讓人民相信,我想要他們相信的鬼東西!!』

citizen-kane-newspaper2.jpg  

這就是媒體惡意操控的本質啊,紐約郵報這個小報在紐約區的政治影響力,可抵一家大企業的百億績效,只要報紙在內容中,扭曲某件事實,除非受害者有同樣的媒體曝光率,否則是很難翻身的。而紐約郵報僅為『新聞集團』其中一粒小老鼠屎而已。

梅鐸這位媒體大亨最初於澳洲發跡,最後慢慢將其事業王國朝央格魯薩克遜國度的英美發展,傳播其保守派信仰,他在美國的福斯電視台(Fox Channel),於小布希無故攻打伊拉克這個弱小第三世界國家期間,進行媒體的形象塑造。當時福斯電台整天敲鑼打鼓,製造海珊將於屈指可數的期間內,把整個紐約炸成蘑菇狀的煙霧,這些驚人的媒體特效、振奮的行軍配樂、與聳動的報導,主要就是由福斯電台抄刀。

另外,福斯電台還有個極端保守右翼的評論員Bill O'Reilly,整天一副鷹派的狠勁,要求美國政府對抗小國要有侵略性,且主動的使用軍事行動,對抗海珊政權。O'Reilly整天鼓動別人的子女去打仗,可是弔詭的自己卻是個逃兵的大學生。

2007-06-14-FNC-TOF-Oreilly.jpg  

 O'Reilly於是靠他那張大嘴,替美國極右翼團體在世界招搖撞騙,引發事端。使本來一向鴿派的美國國民,突然間被嚇到伊拉克軍隊會在下一刻就佔領華府似的,支持出兵的民調被炒高。結果呢?伊拉克有核彈嗎?有人道過歉嗎?一直到現在,這些人還是在那暢所欲言。

而這也僅是稍微不大正經的電子媒體,『新聞集團』旗下還包括正經八百的華爾街日報、Barron's、道瓊公司(Dow Jones Company)與Marketwatch等美國一流財經媒體;在英國則擁有大報的泰晤士報(The Times)與小報的太陽報(The Sun),這些都是可以左右政治決策的指標性媒體,甚至英國首相卡麥倫當初會重用庫爾森,其實都是為了和梅鐸打好關係使然。你難道真以為政府希望獨立的媒體?而媒體又是真正的第四權?請不要天真了好嗎!

過去幾十年來,梅鐸的媒體帝國,在英國呼風喚雨。從柴契爾夫人開始, 歷任英國首相,不論保守黨或工黨,從布萊爾、布朗到卡麥隆,都得向梅鐸磕頭,只有一個例外,柴契爾的繼任者梅傑。梅傑也因此失去梅鐸支持,在一九九七年大選時,慘敗給布萊爾。

6447675-2604685.gif    Rupert Murdoch Cartoon 1.jpg

與其說媒體是監控政府的一個機構,還不如說當代的民主制度是場話劇,政客是演員,而媒體是負責編劇的導演,其控制著老百姓每日所認為的『真實生活』(reality)的詮釋權與製造權,造成所有在電視發生的才是真正的歷史事件,如果沒發生的,就代表不存在;可是,是這樣子嗎?

還記得電影《桃色風雲搖擺狗》(Wag the Dog)中的經典劇情,劇中美國總統為了要平息性醜聞案,就請了媒體操控大師與好萊塢導演,合演一場遠在阿爾巴尼亞的假戰爭。自始至終易騙的老百姓全被蒙在鼓裡,因為這兩位大師所調製出的戲碼實在太逼真了。

其中有代表工人階級的歌手編制愛國曲目,有戰爭英雄風光歸來的橋段(其實是個醉漢),有災難現場(合成的)以及弱小受難者(女工讀生)的悲情,真實事件皆以是否在電視上播出為證,而現實的生活反而成虛假。

wag-the-dog-1997.jpg   

這才是梅鐸事件後所真正值得探討的議題,而非竊聽細節,這些其實都是能見報、能公開討論,有明顯的代罪羔羊部份。而悄悄的隱藏在幕後的政府與企業權力配置及暗盤交易,其實比這還大許多。我們真正應該詢問的是媒體的控制權與所有權。其企業化經營模式,代表著媒體會呈現出權力集團想要你見到的事件片段。

其中的八卦腥羶色事件僅為整個體制醜陋面的九牛一毛,『世界新聞』的停刊也是梅鐸要斷尾求生的權宜之計,因為他深知,在新聞集團的王國下,真正有統治主導權的才不是這些小八卦媒體,而是背後的福斯電影與電台製造歐美文化價值;華爾街日報與泰晤士報操控政經價值;HarperCollins出版社製造知識價值,因為猶如歐威爾所說:『能夠控制現在的人,可以控制過去;可以控制過去的人,就可控制未來。』;而媒體就是那遙控器。

相關文章:

廣告與媒體

業配人生與九層巨塔

業配人生與橘色巨塔

 

       332667358v3_480x480_Front.jpg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