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m0460l.jpg   

馬政府在最近發布他不支持國光石化建在彰化的決定,這對環保團體來講是一大捷報,而對石化產業而言,尤以中上游廠商來說是一大噩訊。台灣在60年代以來,石化產業引領經濟發展,台灣一度的首富王永慶就是搭著石化產業的順風車而起,從台灣一路航向美國,在德州、加州、紐澤西州等地皆有據點。

而中油亦是遍佈全球的企業,台灣這個不產油的國家,石化產品出口卻佔貿易項目前茅。然而,就在所謂的『環保人士』的撻伐後而收山,這是喜訊嗎?當然!全是喜嗎?不盡然。

美國暢銷書《侏羅紀公園》作者Michael Crichton在去世前的一本書恐懼之邦》(State of Fear)中談到所謂的『環保份子』,常常夾雜著自己的意識形態,綁架國家政策。書中描述美國一群環保激進份子,為了要掌控世界的價值觀,操弄人類的善意以及對未知的恐懼,藉由高科技改變氣候,導致大量的人死亡,而慢慢的越來越多人相信其環保訴求,整個世界就活在這些偽科學家們所創的『恐懼之邦』。

當然Crichton是使用虛構的背景,以及不存在的科技,藉以闡述他的論點。他認為所謂的『環保人士』常挾著自己『正確』的信念,主導論述方向,而許多這些『環保人士』卻常有著狹隘的偏見,甚至對人類發展有害。

Crichton認為環保主義(environmentalism)已儼然成為一種宗教信仰

這很類似15世紀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holy inquisition),這些好心的天主教徒,為了要拯救南美洲的原住民,活活把不信主的人在十字架上烤熟。我相信,如果將這些所謂的環保人士放在測謊器上測試,大部分的人皆會通過考驗,因為他們的價值深植於心,對於反方的考量,多不大能接納。

Crichton在書末提到他並不是認為氣候變遷是人類自己捏造出來的假議題,他表示環境確實有在變遷,而且顯著部分是人類所造成;然而,與許多環保人士持不同的觀點在於,他不認為氣候變遷會造成物種滅絕(apocalyptic event)的程度,他認為目前環保人士提出的數據並非十分有決定性。

spanish-inquisition2.jpg

                        宗教裁判所

當然,我不是十分贊同Crichton的話。在環保議題的天平上,我是較屬於綠黨論述,然而,我心中的資本基因在看了台灣最近的環保人士杯葛後,肚子總是覺得怪怪的。所以我認為Crichton的書可當作這議題的借鏡。

馬英九前段時間下鄉至彰化與環保人士溝通時,在見到這些人的小動作後,我對所謂『環保人士』的觀感,頓時轉為負面,一個為了彰顯自己的正義感,以及爭取媒體鎂光燈,很多醜態皆會畢露無疑。有人大罵馬英九沒LP,一位女士突然在馬英九發表言論中,在麥克風沒有故障的情況下,強行換下,而換上的卻不能用,讓旁邊的主持人盡其力的趁機羞辱元首,這辯論的調性頓時墮落,失去正當性。

而這些所謂的『環保人士』到底是誰?來歷為何?在國光石化議題暫告落幕後,他們會在那?還會繼續對環保有興趣嗎?那為何不見其對三輕、四輕、五輕一直到台塑的六、七、八輕也持同樣的反對意見呢?

甚至,如果真要反對,台灣幾乎所有有煙囪的工廠都要派幾個環保人士去抗議啊,為什麼不見蹤影呢?答案很簡單,就是『國光石化好消費』。尤其加以反對黨的插花,這議題更顯得如吸食安非他命般亢奮。有趣的是這投資案是反對黨當初的「大投資、大溫暖」計畫。不要懷疑,這就是台灣的政治藍綠皆然

2E24252B0A9F9A4820DABA_Large.jpg  91F98484BF54C6DF41E646_Large.jpg  F200602090852308410136291.jpg  

再加以台灣弱智媒體加持,這議題就持續延燒。喜好腥羶色,又唯恐天下不亂的媒體,見到國光石化議題越演越烈後,也就一起跳下來和稀泥,最好笑的是,媒體最初還因政府提供置入性行銷經費,而買了國光的單,一起跟配合花博的方式為國光石化歌功頌德,一旦置入性行銷的資源用完,或又因業配醜聞東窗事發後,媒體忽然馬上又開始跳入所謂的議題『守門人』角色,幫觀眾把關,伸張正義。

各位,還記得H1N1三聚、有蟲的泡菜、增加20%就業率的ECFA、以及『雜某嫁無尪,雜玻找無工的ECFA』、高捷弊案、貓纜弊案、花博九層塔,怎麼現在都不是問題了?曾幾何時,H1N1不具致命力了?福島核電的輻射量也不用測了?還有公文事件呢?台灣人的記憶力未免也太短了吧!媒體也太缺乏毅力了吧,想一想,還是侯佩岑與小三事件能賺收視率。

5578719429_f25f32f23a_o.jpg  5579305400_9d652f8ff4_o.jpg  

     左邊是自由時報的假新聞,右邊是聯合報,你真以為藍綠有那麼不同嗎?

我不是在為國光石化辯護,而是一個未經深思熟慮的政策,不管結論為何,都不是一個好政策,我不希望一個台灣重要的策略性產業因為一堆政客,以及假環保人士搶鎂光燈而喊卡,不符合程序正義的事情,就算結果是對的,還是算錯。美國南方的基督教保守份子,會為了拯救生命,而去炸墮胎診所,這不是很荒謬嗎?他們的信仰,就算是對的,其作為還能算正義嗎?

環保議題亦然,我雖不主張經濟朝非永續的方向發展,亦不主張公共議題是靠媒體、暴民、偽環保人士、政客、投機份子綁架而擠出。一句古諺語:『正人行邪法,邪法亦正;邪人行正法,正法亦邪。』環保議題太重要了,因此不能只給環保人士獨占,馬英九的懦弱,就在不敢堅持己見,我希望,國光石化的喊卡,是經過深思熟慮,以及通盤考量而得,否則,這又將是另一個『恐龍法官』的父子騎驢事件翻版。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