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orama_cologne_20050114.jpg

 

今 天,德國科隆五金展的旅途正式劃下了休止符,忙了一個禮拜,看了很多,學的也很多。德國是個勞工意識甚強的國家,初到法蘭克福機場時,行李還因為德國歷年 來最大罷工事件,一時無法提領。一路上也因為鐵路罷工而要撘坐昂貴的賓士計程車回飯店。德國的勞工團體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影響力,需歸功於該國有個統一的勞 工組織Ver.di主導勞工與資方作集體談判。這在許多先進的歐洲國家是常見的,反而在英、美式的資本主義制 度下比較少見。美國雖有像UAW等汽車業的勞工組織,可是尚無一一統性的產業工會。畢竟,勞工主義的始祖馬克斯與恩格斯都是德國人,雖然共產主義最後都在非資本主義的國家如前蘇維埃及中國生根,大部分的歐洲國家均保留左頃的社會福利意識在,這也是一個國家如要保持健康的發展,左右兩腳都是需要的。

 

科隆是德意志第四大城,緊接柏林、漢堡、慕尼黑。城內無紐約般的高樓大廈,亦無巴黎般的浪漫慵懶,整個城市彷彿是為招攬國際展而量身訂做的。市內捷運線四通八達,展覽期間搭乘捷運系統皆免費。科隆市中心人口約40萬人,可是每當有展覽時,整座城需容納約莫其人口數的遊客,如此龐大的人潮湧入該城市,所需的管制及規劃之浩大就可想而知了。其實這也是後現代經濟在走向無煙囪時代後需要邁向的目標,台灣確實可以做為借鏡。


1500px-Köln_-_Altstadtufer.jpg
 

科隆在古羅馬時代期,為該文明在西域的一座堡壘,發跡於38B.C.。因科隆最初為古羅馬的殖民市,故有Colonia之稱,現在陸續在科隆出土的古羅馬遺蹟已填滿了一座博物館。科隆在其歷史上一向被視為軍事的堡壘,某方面而言這也許是他的詛咒,德國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以科隆作為其西線戰場的總部,盟軍在大戰末期將該地幾乎夷為平地,只剩科隆大教堂聳立在瓦堆中。

 

                   400px-Martyrdom_of_St_Ursula_at_Cologne.jpg

 

這 也證明了所謂站在文明一方的盟軍,在戰爭期間,所作之喪心病狂事也不勝枚舉,在盟軍舉辦的紐倫堡大審內,為了不讓自己的軍官被判定相同之罪行,盟軍小心翼 翼的指出德軍所犯的罪行如盟軍亦有犯,就不構成戰爭犯罪的因素;相反的,如果德軍的罪行是單方面的,此舉就構成戰爭犯罪;實在是虛偽!!。 放眼看盟軍在大戰時的行為,德軍幹過的,盟軍皆不為人後,美國在本土內亦有建制類似猶太人的集中營控制日裔人口。盟軍在日、德的幾次主要轟炸行動皆是針對 平民而設計的。東京的房子大部分是木頭與紙漿的建築,炸彈轟過後的廢墟,很快的便轉為大火,歷史學家甚至高度懷疑兩顆原子彈的必要性,日軍在戰爭末期早已 失去反擊甚至抵抗的能力了,兩顆原子彈其實只是美軍實驗性甚至炫耀的舉動。

 

愛因斯坦於爆炸後的感言是澈底的後悔相對論的問世。很多時候,勝利的一方之所以被神聖化,敗方邪惡化,常常是強者的歷史解釋權。古希臘哲學家Thucydes曾說「The strong does as it wishes, as the weak quietly endures」,看來,國際現況自古希臘伯羅奔尼撒戰爭的世界後並無多大的改變。


 250px-Koln-Night-GavinCato.jpg

 

科 隆冬天很乾,我的皮膚因當地氣候的乾燥而被抓破皮。市民的英文程度不如我想像好,市內比台灣乾淨整潔,但很多地方不見得比台灣好;網路普及率低、食物選項 差、常態性罷工、需收費的公廁、氣候乾冷、排外意識高漲等等皆是科隆的缺點。可是遊盪在這個大陸性氣候的國家,勾起我當初住在美國時的記憶,由其獨自一人 流連在安靜的公園中,天空的雁群俯降至湖畔;一個叼著煙老人在湖邊溜狗;旁邊還有對情侶緩步的繞著池塘散步,實在像極了莫內筆下的畫。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