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uremberg Trials were the biggest farce of modern history.

前幾篇文章大概已解釋病毒的「不存在性」PCR檢測的陷阱,以及接種疫苗後不可逆的傷害。這篇試圖尋找新冠騙局的解方;我發現,如果連問題的定義都錯了,肯定就會被逼到牆角中,目前多數的疫苗論述就是如此。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