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inting of God michelangelo」的圖片搜尋結果

「嗨,大正先生,早阿!」

「喔!你來囉,我正在拍園藝工撈芙蓉。」,在植物園池畔,這位專拍攝鳥類圖片,畫成一疊又一疊素描的先生為大正直一。應該可算是我的同事吧,畢竟濕兒的工作沒辦公室,每日早上從家中,散步至寫稿的地方,都算是我的辦公室,遇到的人,當然都是我同事。

45919559_1990309877723452_3419950825647112192_n  「你知道就在你拍工人的時候,我在拍誰嗎?」

「我,喔?」

「答對了,這叫做大正玩鳥,大師在後!」

大正直一是一位日裔居民,是否有中華民國國籍,我不確定,但他確實愛台灣,討厭日本文化拘謹的那一套。擔任日本報社的東南亞新聞特派員多年後,決定退休於台灣定居。每週會有一至兩天到植物園畫鳥,成為我一個月幾天的「同事」。

「跟你說喔,真正的神畫,鳥會自動飛到面前,給我拍,讓我畫;根本不需要移動位置,捕捉獵物。只要先挑個好地點坐下就好;慢慢的,這個磁場就會吸引到該來的人、事、物」,大正回。

「沒錯,你知道嗎,在印地安人的習俗中,智者會跟在森林迷路的小孩說,『不要找出路,要讓森林去找你』,這應該也是異曲同工之妙吧,畢竟原住民的生活較貼近大自然,與現代人的物質觀相比,有著對生命更靈性的看法。」,我也回。

當然,有著與原住民近距離居住多年體驗的大正,也隨著我分享類似的故事,「你知道嗎,在台灣原住民文化中,有一種叫做『靜射』的概念,就是靜靜的待在一個地方不動,該當你晚餐的獵物,會自動且『自願』的走到狩獵範圍,讓人射中」。

說實話,不確定大正是否說錯,一直在Google中搜尋不到『靜射』二字,但背後的觀點,卻深深吸引我的注意。我也認為這宇宙不是冷冰冰的原子所組成,而是在這些化學物質的背後,有個更高智慧的能量,將萬物縫合在一塊。

45866257_757614497922662_8542869584456187904_n  還記得印度哲學中,有著大梵天(Brahman)與小梵天(Atman)的論點,有點類似上帝與子民的概念。這兩個梵天,時時刻刻都在一個緊密的磁場上溝通訊息,只要小梵天的需求符合宇宙運行的道理,大梵天就會將這需求,雙手奉給小梵天享用。

我想,大正所述的『靜射』,應該就是這道理。這位年過70,依然為單身的阿伯,訴說著自己退休後,一度失去生命重心,如果不是可每天到處畫畫,與來往的路人聊天,他可能早就跳樓了。

「跟你說,王先生,你一定要找工作,我在龍山寺碰到很多人,他們有些不是遊民,有一個甚至是包租公,每個月可坐領幾十萬的房租。但每天早上,他們都跟我抱怨很痛苦,因為不知道要幹麻,生命沒價值。所以喔,你要找工作,不要每天晃來晃去。」

「是啦,我也想找工作,但與職場斷層多年,一時要找個自己喜歡的工作,也不容易。前個月,是有重開104,試圖隨便找個東西做做,打發過多的時間,但第一天,我就拉肚子,覺得跟我的人生價值,有很大落差。畢竟,我是文字工作者,理應到處找故事寫才對啊,而非當郵差送信,或去鬍鬚張端菜。」

 45683751_943867039334851_1070278925013221376_n   不久後,我看到大正的照片盒上,寫著「無神論者」的幾個大字。一般而言,人是不會此地無銀三百兩,如果真是無神論者,為何要寫那幾個斗大的字在寶貝盒上,向路人證明自己是無神論者?

「我讀心理的,我覺得你對大自然充滿神聖的敬拜,也相信『靜射』的道理,應該不是無神論者。一般而言,神代表父親,我覺得你要不是被父親家暴過,就是被遺棄,你對父親或母親的態度是,想要愛,卻得不到,對吧?」

本來靜靜畫著夜鷺的大正,突然被我的這個心理診斷震住,眼中似乎有點泛紅的跟我說,「第二個」

「被遺棄?」我回。

「我爸爸是日本人,來台灣遇到我媽媽這位風塵女子,懷了我後,爸爸就跑走了。我媽因為對我這個私生子很是羞恥,封閉的社會也不允許,所以就把我給送走了,我恨他們,永遠也不想看到他們,跟他們有任何瓜葛。」

「對吧,你因為被遺棄,有著與生命失去連結的焦慮感與憤怒,所以才會有無神論的信仰,而且一般人就算不信神,也不會如此高調把這信仰寫在工具箱上,讓人看到,我認為,你還是有神論者,只是不知如何跟祂靠近。」

「我媽有叫現在的老公讓我去他的工廠打工,但態度很差,一直管我,而且他們只是要利用我,做沒多久,我就離開了。」

「看到沒有?你的內心本能的還是想與媽媽接觸,只是大家的方式都很不好,溝通不良,你認為她在利用你,找個廉價工人,但怎會有人花那麼大的成本,在失聯多年後,把你找回安置,就為了省一小時幾十塊的工錢?說不通。」

我繼續說:「就跟你不信神,卻會花時間把『無神論』貼在工具箱上的道理般,都是有更深一層的情結在背後。其實,你一直都還是想與父母親和解的。或是從他們的嘴中聽到道歉,好讓你原諒他們。」

或許就是這原因,無神論的大正,總喜歡找教會或是慈濟功德會,幫他們免費提供拍照服務。卻打死都不願意跟他們一起用餐。

當然,大正死也不肯承認他對父母的和解渴望,我認為再多花時間說服,或許只是在合理化我對父母親矛盾情結的和解渴望。但如大正所言的『靜射』道理,只要挑選一個安靜的地方,宇宙中的磁場,自然會把訊息帶領給你。

那天道別前,大正突然從地上站起,看著我的眼睛,與我四目相交,說著:「謝謝你」。

延伸:

整個公園都是我在打掃的啦!

為何我那麼失敗? 因為你要當蜘蛛人啊!

吉安知芋獅子吼、顧好腹肚參佛祖

花蓮也有解憂雜貨店,叫風之谷

挑戰靈魂投胎的產道─「投89號」神曲煉獄篇

這世界沒別人

股價

5尺半徑的空間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ccrcw75 的頭像
accrcw75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