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ie hall love fades」的圖片搜尋結果

「喵嬸,為何我那麼失敗?」

 

「因為你要當蜘蛛人啊!」

 

看到這句話時,我笑不出來,兩行熱淚已直直流下,滴在鍵盤上;淚眼盈框是唯一能形容心情的字串,但有再多的話語,都無法刻劃出離別的傷痛。

「錯的人、錯的事,錯的時間,加上錯的心態。」是上一則Line的對話,對象不是喵嬸,是Bruce。因失戀的苦澀,讓我見人就抓,看人就問。

Bruce如是回著我稍早的問題:「以旁人看,你覺得我這次翻船,是被對方玩弄了,還是我不知珍惜,誰的錯多?」

當然,失戀時,最繞不出的五里霧就是「誰的錯」、「為什麼」、「怎麼會是我?」

但我說過這句話:「我其實不認為我們會繼續走下去,跟妳在一起,是用來氣我前妻的工具。」,就在一起約會的一個月後。

她當時聽完,也是一樣淚眼盈框,兩行熱淚直直滴下;但她說:「喔,沒事啦,我只是在為我阿公哭,他前個月過世。」語畢,我鬆了一口氣,認為我們無須認真,只要玩玩就好。但心想,怎會在那刻想起阿公?

一個月後,發覺世上沒所謂玩玩的事情,電影 friends with benefits 最後always ends with lovers in    tears。很多時候,不知不覺,對另一個人的依戀,就這樣悄悄的竄入心中,只要幾通電話沒回覆,就如同世界末日般煎熬。

「annie hall love fades」的圖片搜尋結果所以在一次的旅途中,我問這位小我快兩輪的嫩妹:「我們到底是什麼關係。」她說:「不知道。」她是攤在沙發上如是回覆,像極一個不想上課的小學生般,所以我知道再如此逼問她,後果都是一樣的肉包子打狗。

不久後,小妹妹把我家裡的鑰匙寄回,信中寫了一句:「不要以為自己是受害者,別忘了,是誰先說要氣前妻的?」

沒錯,這句話正中我要害,是我只想玩玩在先,是我嫌人不夠成熟在先,是我不敢給承諾在先,怎麼最後陷入愛情的泥淖後,失去的不安全感會大大戰勝了我的理智,突然要求對方給個承諾?這好不像我啊。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關於這段八個月的戀情,我問過幾個seafood級的人物,一位10分鐘要價1500元的許姓seafood警告我,跟我說一旦離開她會對我「不利」。因此原本就覺得這段戀情不夠扎實的我,不敢對另一機會輕易嘗試。

於是懷恨在心,暗地裡四處批評這位seafood。我還記得第一次見這位seafood時,是因離婚後的焦慮症,讓我無法專心寫作下去。seafood跟我說,要治好焦慮症,唯一方法就是「建構關係」。

我當時不以為然,認為要克服心理問題,唯一方式就是要靜坐修煉,這位seafood連忙搖頭,甚至透露出一點心虛的氛圍。他說自己晚上需要另一個人陪睡,不然就無法入眠。

 

也是等到幾個月後,我去諮商了這位seafood的大徒弟,才知道老人家其實也很壓抑,自己羨慕我,可以跟粉絲談戀愛,不須被婚姻的牢籠禁錮住,所以才要我好好的待在關係中,不能離開,否則會「不利」。

「annie hall」的圖片搜尋結果「王先生啊,你要知道,所有seafood給的建議,都是給自己的建議,人家位高權重,婚前又有一些醜聞需喜事沖淡,他看到你與小20歲的粉絲在一起,當然會給你如上師般的建議,不讓你多方嘗試。否則會對自己的生意『不利』,你懂了嗎?」這位徒弟級的seafood跟我說道。

原來如此,seafood的話不能盡聽。我也問過小妹妹為何要離開我,回去找他的舊識。她的回應是:「你每天講那些陰謀論,搞的我快瘋掉了。那些疑神疑鬼的東西,用在中美貿易戰或許有87趴正確,但用在我們的關係上,不但錯誤連連,結局就是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那我說的正確嗎?」我問。

 

「錯的離譜,你根本被迫害妄想症!」她答。

 

但我不知道,就算我猜錯其中幾個可能性,如今她還是回到舊男友身旁,至少這是她老弟跟我說,也至少能證明他們在暗通款曲。今天的臉書上,也見到她外國男友的頭像,有了兩人多年前的合照。

怎辦,我的行徑怎那麼像個中二的小屁孩,沒安全感,又受傷的內在小孩,四處找代罪羔羊,到處找犯罪的蛛絲馬跡。但拼湊出的故事,卻都破綻連連,能夠講出一個時段的為什麼,卻無法拼出整段關係的真相。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伍迪愛倫在電影《安妮霍爾》中,失去了女友安妮後,恐慌症發作,四處問人為何安妮突然跑掉了?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甚至有個情侶說他們繼續在一起,是因兩人腦袋都裝漿糊,沒法想出什麼問題抱怨。

最後,終於有個老兄說了一句最中肯的話,因為 love fades,沒錯,所有的事情,終將逝去,更何況愛情呢?片尾,伍迪愛倫自嘲的舉了一個故事。有天一位老弟跑到心理醫師那抱怨老哥瘋狂的舉動,他說老哥以為自己是一隻雞。

心理師不解的問說為何不將老哥帶來諮商,反倒是自己跑來;弟弟回道:「因為我在等他下蛋」。等待愛情的我們,好比等著下蛋的老弟,行為充滿荒謬,卻總盲目期待下蛋的那刻。

延伸:

恐慌症!

問你喔,為什麼叫王大師?

妮霍爾

花蓮也有解憂雜貨店,叫風之谷

挑戰靈魂投胎的產道「投89號」神曲煉獄篇

這世界沒別人

不知的智慧

三五自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ccrcw75 的頭像
accrcw75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